《天涯侠侣》

第22章

作者:卧龙生

白惜道:“好!治给你们瞧瞧。”

双手在林寒青前胸上一阵弹动,林寒青突然睁开了双目。

西门玉霜道:“白惜香,我们照你吩咐,练过十遍之后呢?”

白惜香道:“我退出江湖,不再过问你们的事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只怕你说了又是不算。”

白惜香道:“难道要我立誓吗?”

李中慧道:“最好能立个重誓,以增我等一点信心。”

白惜香道:“如是两位之中,有人邀请我重入江湖。那又该如何?”

西门玉霜望了李中慧一眼,暗道;如是真的有人请你,决然非我。

只听李中慧道:“如若真是我等求你,那就又当别论了。”

白惜香道:“除了你们两人之外,别人请了我也不管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好!就此一言为定,小妹就是非死不可,也不会再求你白惜香了。”

白惜香双手又在林寒青身上弹动了一阵,林寒青突然站起了身子。

只听白惜香道:“两位习我魔功十遍,白惜香如不退出江湖,天诛地灭!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三花聚顶.气起督脉。”

西门玉霜说道:“我不信世间当真会有自促死亡的武功。”

白惜香笑道:“自然是不会了,我白惜香在短短半年时光中,能够从一个不解武事的人,练到如此成就,就是靠此等速进奇功,两位只管放心练习就是。”

说话之间,斜斜举起了左手,接道:“各位请学我模样。”

说完,突然微微一笑,又道:“这一招叫做‘拈花微笑’,右手平胸,五指半屈半伸。”

西门玉霜和李中慧只好依照她模样施为。

但白惜香左手缓缓折回,按在前胸,前身缓缓向前探出,笑道:“我这魔功,每一招都有着一个艳丽动人的名字,这二招名叫‘西子捧心’。”

说话之间,微微一颦柳眉儿。

西门玉霜、李中慧同时感到凝聚在督脉的真气,突然逆向胸前冲来,而且来势汹汹,莫可遏止,不禁一皱眉头。

白惜香不容两人有思考的机会,立时又变换招式,口中说道:“快看这一招。”

右手举起,左手托在右肘之上,侧身斜斜向右侧倾去,接道:“这一招叫作‘倚栏待君’。”

西门玉霜、李中慧在真气逆冲之下,情绪未稳,不觉间依照施为。

只觉那逆向前胸的真气,突然间折入奇经,但去势缓慢,若有若无。

白惜香突然举起双手,高举过顶,纤指相结,翻身放在脑后,道:“这一招叫作‘贵妃伤春’。”

这时,李中慧和西门玉霜在白惜香连番摆布之下,似是已无法控制那流动的真气,觉着由奇经重又折回十二重楼,直逼玄关。

白惜香微微一笑,双手突然向前伸出,道:“这一招叫‘送君千里’。”

紧接着脸上一变,肃然接道:“最后一招名字不雅叫作‘地狱有门’。”

双手突然一收,变着外转,缓缓站起。

西门玉霜和李中慧,依言施为,站了起来。

白惜香道:“两位有何感觉?”

西门玉霜冷冷说道:“不过尔尔。”

白惜香道:“这是第一遍,如若两位能够再作几遍,我白惜香就要退出江湖了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又有什么不敢?”

突然林寒青高声叫道:“两位不可中了她激将之法!”

可借他说的迟了一步。两人已然一招招的作了下去。

哪知一作之下,竟那如渴骥奔泉一般,一口气运了下去,直待做完了地狱有门,才停了下去。

白惜香微微一笑,道:“第二遍了,再作八遍。你们就算大获全胜。”

林寒青急叫道:“两位姑娘万万不可上了她的当,她这九魔玄功,乃一种极为恶毒的工夫,只要习过之后,那就永远无法歇止,终日要习此武功。”

白惜香只是微微冷笑,并未干预林寒青泄露隐秘。

西门玉霜道:“林兄,如若白惜香能够练习,我们为何不能习得?”

林寒青道:“详细内情,我就不知道了,但却知道这武功不能练习,两位千万不可因一时的好胜,中了她的诡计。”

西门玉霜只觉腑内的真气,在经脉中胡审乱撞,大都是平日里,真气难以到达的经脉,不禁心中微生震骇,暗道: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练武还会当真的练出重伤毛病不成?

凝目望去,只见李中慧紧颦柳眉,看样子李中慧身受的痛苦,似是并不在自己之下。

只听白惜香说道:“如若两位觉出身体不适,那就请快些运气调息,免得真气定入奇经,凝结成伤。”

李中慧似是首先抵受不住,依照白惜香传授的招式,作了起来。

西门玉霜勉强忍耐了一阵,亦不自禁的照样习练起来。

白惜香回顾了林寒青一眼,笑道:“你可瞧见了吗?”

林寒青冷冷说道:“瞧见什么?”

白惜香笑道:“她们都已经情不自禁了。”

林寒青冷笑一声,突然放腿向李中慧行了过去。

他心知此刻,如想阻止两人,只有一个方法,那就是先点了两人的穴道。

白惜香怒声喝道:“站住!”

林寒青停下脚步;道:“什么事?”

白惜香道:“你如想妄动她们两人,那是自寻死路了。”

林寒青心中暗道:此刻如若不救两人,只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。一面运气戒备,防备白惜香突起流袭,右脚大跨一步,左手却疾向李中慧肩头穴道拍去。

白惜香怒喝道:“试试我的夺魂梭子的滋味如何?”

林寒青身子一闪,闪旁避开。

回头看去,竟是空无一物,不禁一皱眉头,正待喝问,忽觉有一股暗劲,撞了过来。

林寒青猝不及防,吃那暗劲撞的踉跄退了四五步,才站稳脚步。

白惜香一掌震退了林寒青,冷冷说道:“就凭你这点武功,难到还能救得两人吗?哼!不自量力。”

林寒青暗中一提真气,觉得伤处,并不严重,还有再战之能,当下说道:“西门玉霜和李中慧,与你何仇何怨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们?”

白惜香笑道:“她们两人,都是我的情敌啊!她们两个人死了之后,你就非得娶我不可。”

林寒青冷冷说道:“就是世上的女子全部死去,我也不会娶你。”

白惜香道:“为什么?我哪里不如人了?”

林寒青道:“似你这般恶毒的女人,人人视如蛇蝎,就是你美艳人寰,也无人娶你。”

白惜香笑道:“怎么,难道除了你.我就嫁不出去了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也许这世上有着千千万万的人娶你,但我林寒青却是不敢领教。”

白惜香缓缓站了起来,盈盈一笑,直对林寒青行了过来,说道:“你怎么忘记了咱们过去的山盟海誓,你已答应娶我了。”

烛光下,只见她脸上情爱横溢,一对圆大的眼睛中,暴射出无限的深情。

一瞬间,白惜香似是恢复了过去的娇弱柔媚,漫步行来,心中似有着无限娇怯。

林寒青呆了一呆,道:“白姑娘。”

白惜香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什么事?”

林寒青道:“你现在清醒了吗?”

白惜香道:“我一直很清醒啊!”

林寒青道:“那就快些放开她们吧。”

白惜香柔和的目光,移住到西门玉霜的脸上,瞧了一阵,缓步向前去,将要行近西门玉霜身前时,突然举起双手,捧住小腹,缓缓蹲了下去。

林寒青大步行了过去.伸手扶了白惜香,道:“白姑娘,你怎么了?”

白惜香缓缓抬起头来,道:“我很好。”

右手一挥,推开了林寒青。

林寒青目光一和白惜香目光相触,不禁一呆。

原来,白惜香那柔和的目光,此刻,突然间又恢复了恶毒神色,脸上是一片冰冷,目光中是一片恶毒。

林寒青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白姑娘……”

白惜香冷冷接道:“怎么样?”

林寒青道:“你不是答应放了她们吗?为什么又改变了主意?”

白惜香闭上双目,肃然而立,不答林寒青的问话。

林寒青心中大为奇怪,暗道:这人怎么了,忽喜忽怒,冷热无常。

仔细瞧去,日见白惜香胸前微微起伏,似是正在运气调息。

林寒青心中一动,暗道:看起来,她似是正在运气调息,她自习练那魔功之后,人性完全改变。和过去的白惜香已然全不相同,我何不趁机会,出手点了她的穴道,然后再作打算。

心念一转,悄然问白惜香行了过去。

他心中明白,此刻白惜香的武功,已非自己能敌,如想一击成功,必得施行暗袭,目下情势起急,此举虽非光明,那也只好权宜行事了。

缓步逼近到白惜香的身侧,白惜香仍是毫无所觉,当下举起右手,一指点了过去,正中白惜香右肩井穴。

白惜香身子摇了两摇,一跤向下倒去。

林寒青迅快的伸出手去,接住了白惜香的身体。缓缓放了下去。

回头望去,只见李中慧和西门玉霜,仍在不停的习练白惜香传授的武功,心中大生震骇,暗道:这九玄魔功如此厉害!大步行向李中慧,点了她的穴道,又转身点了西门玉霜的穴道。

只见两人停下动作,向后倒了下去。

船舱突然静了下来,只余下荧荧火烛,相伴着林寒青。

林寒青长长叹一口气,缓缓吐了出来,望着三个侧卧在船舱的少女,心下暗自想道:目下武林中的诸般纷争,都在这三位姑娘身上,我如能狠得下去,把这三位姑娘,一齐抛入江中,虽然未必能使武林中的纷争全平息下来,至少不似现在这般尖锐……

但转念又想:三女都对自己有着很大恩德,很深的情谊,就是李中慧和西门五雷习练白惜香的魔功,也是为了拯救自己,但眼下唯一可杀的人,是这白惜香了。

只觉脑际中灵光闪动,又一个新的念头,泛上心头,忖道:西门玉霜挟绝世武功,和惊人才华,网罗了无数高手,准备在武林中造成一番杀劫,唯一能使她心生畏惧的,就是白惜香,如若我杀了白惜香,天下再无她畏惧之人了,那时,她为所慾为,整个的武林道上,再也无人能阻止于她,定要被她闹一个天翻地覆,尸骨如山,血流成河,留下白惜香的性命,可保江湖上一种微妙的均势,那西门玉霜心有所惧,就不敢闹得太厉害了。

至于说那李中慧,除了名心过重,稍嫌自私之外,更是想不出该杀的理由了。

心念一转,只觉三人无一可杀,无一该杀,不禁为之茫然,长叹一声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这江湖间的是是非非,当真是难以辨别。”

只听舱外传进来香菊的声音,道:“姑娘啊!风停雨收,秋月重明,但江流仍是湍急,浊浪滚滚,一望无际,不知置身何处。”

林寒青心中忖道:白惜香习练魔功,练的性情大变,香菊、素梅,不知怎么样?”

大约是香菊不闻白惜香回答之言,新中动了怀疑,接道:“姑娘啊!刚才风浪甚大,不便打开舱门,此刻风浪已小,也好让素梅姐姐进入舱中,敷点葯物。”

林寒青一皱眉头,暗道:我如不应,只怕要启动二女的怀疑之心,如若相应,又恐露出马脚。

正为难间,突闻砰然一声,舱门突然大开,香菊长发被散,衣服滴水,手执长剑冲了进来。

林寒青一提气,手握参商剑把,凝神戒备。

香菊目光转动,打量了舱中形势一眼,道:“林相公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林寒青道:“我点了她们三人的穴道。”

香菊奇道:“你点了她们三个人的穴道,”

林寒青道:“不错,姑娘如是不信,那也只好由得你了。”

香菊茫然说道:“真把我瞧糊涂了。你点了她们三个人的穴道,究竟给哪个帮忙啊?”

林寒青道:“在下谁也不帮。”

香菊颦起了柳眉儿,道:“唉!你又把我说糊涂了,快些解开姑娘穴道,问问她就明白了。”

林寒青横跨一步,拦住了香菊的去路,道:“不行,此刻谁的穴道,也不能解。”

香菊道:“为什么?”

林寒青道:“她们三人,只要解开一个人的穴道,另外两人非要被那人杀死不可,因此在下不许你解开那白姑娘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