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26章

作者:卧龙生

李中慧伸手指着山下一片翠故,道:“那就是万松谷了,咱们走快一点,在喜垂落之前;就可以进入谷中了。”

素梅道:“姑娘尽管放心赶路,婢子们还可以勉力追随。”

李中慧黯然一笑,道:“辛苦两位了。”放开脚步而行。

行到万松谷口,素梅、香菊,已经有些娇喘吁吁了。

只见两座对峙山峰。夹着一道峡谷,入口处大约有丈余宽,但入口之后,却是十分辽阔。

一块丈余高的青石,耸立谷口之处:写着“黄山世家”四个大字。

旁侧两行小字,写的是:“行人下马,入谷解剑。”

素梅犹豫了一下,道:“姑娘,婢子们身怀兵刃,可要留在谷外边么?”

李中慧道:“和我一起来,不用解剑。”缓步进入谷中。

黄山素以松奇闻名天下,万松谷更是奇中有奇,但见两侧石壁中,生出奇怪松树,有如人形,有如猿像,有如卧虎,有如盘龙,千奇百怪,包罗万象,直叫人目不暇接。

庞天化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老朽那避尘山庄,曾移植百松园,但加比起这万松谷中的奇松,直如霄壤之别,老朽今天是大开一番眼界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万松谷后,有一座大千园,乃我黄山世家。数代经营而成,里面的奇花异树,可算得应有尽有,幼年之时,常和家兄,游玩于大千园中,常常乐而忘返,这番大劫过后,我将摆筵大千园,使天下英雄,一睹黄山世家的数代心血建立起的花园。”

庞天化道:“但闻姑娘一番言语,已经是不禁令人神往了。”

谈话之间,已然深入了谷中百丈左右,景物忽然一变。

只见一排排修剪整齐的松墙拦道,夜色中隐隐可见亭台阁。

只听一道响箭,划空而去,逐渐远去,消失。

李中慧微微一笑,道:“守门四将,最是淘气,不要惊到了诸位,请稍后片刻……”

话还未完,遥闻虎啸传来,紧接着一阵怪风,急袭而至。

两个黄毛巨虎,陡然间由那林木丛中,急奔而至。

李中慧娇声叱道:“佳宾来故,还不给我退下。”

两只巨虎,似是通灵一般,望了李中慧一眼,伏下身来,低啸一声,双双转身而去。

素梅心中暗道:她说的守门四将,大概就是指这两只老虎而言,但明明只有二虎,何以称作四将?

心念转动之间。突闻嗤嗤两声,两个高逾六尺的金毛怪物,由林木中跃了出来,拦在道中。

香菊吃了一惊,暗道:这样大的猴子,当真是罕闻罕见的了。

只见李中慧举手挥动了两下,说道:快下去,要他们掌灯迎客。

两个金毛巨猿同时咧口一笑,转身急奔而去。

李中慧望着两只巨猿背影,道:“原来黄山世家,只有两只守卫,巨虎,这两只巨猿,还是家母近年收伏的。据家母讲,这两个怪物,力大无穷,力能生裂虎豹,也不知从何处跑来了黄山。”

庞天化道:“老朽识得,那两个怪物,名叫狒狒,形虽似猿,但却非同猿种,出没于云、贵边区一带深山大泽之中。”

香菊道:“我说呢,我随我家小姐跑了很多名山,就没有瞧到过如此大的猴子呢,不知它们如何会跑到黄山?”

庞天化道:“这个老朽就不知道了。”

讲话之间,突然红灯亮起,直向几人停身之处行来。

庞天化抬头看去,只见两个青衣少女,高举红灯,迎了过来。二婢年龄相若,都在十六七岁左右,一见李中慧立时奔了过来,欠身叫道:“小姐回来啦!”

李中慧点点头,道:“我有嘉宾同来,要他们打扫几间客房安顿嘉宾。”

二婢中右面一婢,应了一声,转身而去。

左面一婢高举着手中红灯,当先带路。

李中慧低声问道:“这些日子里,老夫人可曾开关问过事?”

那女婢摇摇头,道:“没有,自小姐和少爷出游之后,老夫人一直没有离开过太上阁,府中大小事情,都由王婆婆处理。”

说话之间,人已穿行过几道林场花畦,行到了一座大厅前面。

只见一个六十左右、满头白发,手执木杖,一身蓝衣裙的老妇人,当门而立,身侧两个青衣女现高举白绫宫灯,缓步迎下石阶。

“不知姑娘回府,老身未能远迎,姑娘恕罪。”

李中慧对那老妇人甚是恭敬,还了一礼,道:“这些日子,辛苦王婆婆了。”

王婆婆笑道:“老身理当为夫人和公子、小姐分劳,怎敢当辛苦二字。”闪开身子,让开大道。

李中慧回头望了庞天化和素梅、香菊一眼,道:“庞庄主和两位请吧!”

庞天化道:“盟主请。”

李中慧淡然一笑,当先入厅。

王婆婆虽未拦阻庞天化和二婢,但却紧紧皱起了两道长眉。

几行人大厅,二女把林寒青、白惜香放在椅上。女婢送上香茗。

王婆婆扶杖而入,低声说道:“老身已传命府下为小姐备了晚宴。”

李中慧抬头望着高用大厅正中的一盏巨型宫灯,说道:“劳请婆婆,传令下去,要府下多备酒菜,三五日内,将有大批同道,到咱们谷中作客。”

她早想到,王婆婆听了这番话后,脸色一定十分难看,是以说话时,不肯看她。

果然,王婆婆听得脸色大变,满头白发,微微颤动,重重咳了两声,道:“这个可要先行禀告夫人吗?”

李中慧道:“不用了,如是我娘怪罪下来,由我承当就是。”

王婆婆长长叹了一口气,道:“老身领命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还有一事敬烦王婆婆,到太上阁去,看看我娘,就说我有要事求见。”

王婆婆道:“如若夫人坐息未醒呢?”

李中慧凝目思索了一阵,道:“那就明天吧!不过,你先取一瓶续命七宝散来,我这两位朋友,伤势很重必得奇葯之力,才可保得性命。”

王婆婆吃了一惊,道:“取一瓶吗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不错,取一瓶来。”

王婆婆道:“据老身所知,那续命七宝散,只余下两瓶不到,盖世奇葯,世所难求,姑娘你……”

李中慧缓缓接道:“家母坐息未醒,家兄远行未归,咱们黄山世家,该由哪个做主?”

王婆婆呆了一呆,道:“自然是该由小姐做主。”

李中慧道:“这就是了,邯就去取一瓶续命七宝散来。”

王婆婆欠身一礼,道:“老身遵命。”扶杖缓步而去。

庞天化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老朽有几句不当之言,不知是该不该问?”

李中慧道:“不要紧,你问吧!”

庞天化道:“这位王婆婆,在你们黄山世家中,似是握有甚力权柄,据老朽所见,她对我等不速而至,似是并不欢迎,此事盟主也不用为难,如是确有不便之处,我等可移居万松将待命也是一样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不必了,那王婆婆,自幼就在我黄山世家,已厉数十年,家兄和我,幼小都因她带大,对她谦让一些,也就是了,她却是一位甚明事理之人,此时心中或有不悦,但过上几日就好了。”

那王婆婆举动,看上去,似很缓慢。但事实上,却是快速异常,就在几人说上几句话工夫,她已重现客厅。

只见她缓步走向李中慧的身侧,右手中托着一个玉瓶,说道:“小姐,继命七宝散,已经取到。”

李中慧取过玉瓶随手交给了庞天化,道:“庞庄主大约已经知道这七宝散的功效,就不用我解说了,就请庄主酌情让他们服用一些,待明晨我见家母之后,再作主意。”

庞天化看那玉瓶之上,还加盖着黄山世家的密封。伸手接了过来,道:“此葯效用神奇,白姑娘和林相公得老朽灵葯之力,虽经长途跋涉,伤势却无变化,似是用不着这等名贵葯物。”

李中慧道:“那就先由庞庄主收存着吧,有得需要之时。庄主作主施用就是。”

庞天化缓缓把玉瓶收入袋中,道:“如非必要,老朽决不动用。”

李中慧回顾了王婆婆一眼,道:“婆婆,替他们安排好了宿住之室么?”

王婆婆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安排好了,不劳姑娘费心。”

李中慧起身对庞天化道:“如是两人伤势有变化,要她们叫我一声。”

庞天化道:“老朽记下了。”

两个青衣女婢,举灯行了过来,道:“小婢们替诸位带路。”

黄山世家,屋宇连绵,都依自然的山谷形势筑建而成。

庞天化和林寒青,素梅、香菊和白惜香等,分别被带入一座自成院落的静室之中。

女婢燃上烛火,说道:“诸位请稍息片刻,小婢们立刻送上晚餐。”

庞天化一挥手,道:“有劳两位姑娘了。”

一宵无事,匆匆而过。

次晨天色一亮,庞天化刚刚起身梳洗,一个青衣女婢,叩门而入,欠身一礼,说道:“我家小姐有清庞庄主。”

庞天化略一沉吟,道:“有劳姑娘带路。”

青衣小婢转身而行,带着庞天化直入大厅。

李中慧换穿一袭淡绿衣服,绿衣绿裙,薄施脂粉,谈扫峨眉,眉宇间隐泛现出一层忧虑,但她仍然面带笑容,起身对庞天化道:“庞庄主,和我同往一行,晋见家母。”

庞天化轻咳了一声,道:“老朽已久闻李夫人之名,渴幕拜见,但不知方不方便?”

李中慧道:“不要紧……”

起身带路而行。

庞天化紧随在李中慧的身后,穿过几排花畦、林墙、到了一处林木葱茂的所在。

翠绿的枝叶中,隐隐透现出一片白色粉墙。

李中慧缓步踏上了一道两尺宽窄的石级,一面低声对庞天化道:“这就是家母居住的太上阁了。”

庞天化轻轻应了一声,未再多言。

原来,他突然感觉到这葱翠林水环绕中的白色阁楼中,有着一片使人窒息的宁静、肃穆。

上完了一十三级自石级梯,到了一应紧闭的大门前面。

只见白发萧萧的王婆婆,当门而立,一脸严肃之色,冷漠说道:“你娘答应了见你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多谢王婆婆。”

王婆婆仰起脸来。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不过,此刻时辰还未到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我在室外等候。”

王婆婆两道锐利的目光,一直通现在庞天化的脸上。

庞天化被她看的心中大觉不安,偏过头去,不敢和她目光接触。

出奇的寂静中,不知过去了多少时光。

一声轻微钟声,由那紧闭的水门内,传了出来。

王婆婆身子一闪,道:“你可以进去了。”

李中慧举步行近木门,双手轻推.木门呀然而开。

庞天化犹豫了一下,紧随在李中慧身后而入。

目光转动,只见一座空荡的大厅,除了四张松木椅子之地,别无陈设。正面壁间,写着四个大字:“太上忘情。”

庞天化心中暗道,这李夫人对待自己的女儿,闯禁也如此森严,母女之情,这般淡漠,“太上忘情”四字,正是当之无愧。

年头转动之间,瞥见厅壁一角处,缓缓走出来一个中年妇人。

李中慧快步迎了上去,拜伏于地道:“女儿叩见母亲。”

李夫人淡漠一笑道:“你起来。”

庞天化抬头看去,见那李夫人一身白衣,未施脂粉,但却掩不住原有的美丽,看上去不过二十六八的年岁,心中暗暗忖道:那李冬阳已死十余年,算年岁,这李夫人至少也有四十七八、五十左右。

只听李中意低声说道:“庞庄主,请过来见过家母。”

庞天化大行两步,一抱拳,道:“四像林避尘山庄庞天化,见过夫人。”

李夫人轻轻嗯了一声,道:“庞庄主请坐。”

她每一句话都很简短,生恐多说一个字。

庞天化道:“老朽谢坐。”依言生了下去。

李夫人目光转注李中慧的脸上,缓缓说道:“你见我有什么事?”

庞天化心中暗道:“好像她们母女之间,有加相识不久的朋友一般,这李夫人竟然连一句慧儿也不肯叫。”

李中意道:“女儿无事,不敢惊扰母亲。”

李夫人道:“什么事?快些说吧!”

李中慧道:“女儿被推作当今武林盟主。”

李夫人淡然一笑,道:“那很好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