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27章

作者:卧龙生

素梅闭上双目,喃喃自语道:“但愿是天见怜,使我家姑娘伤势早愈,小婢就算折损上几十年的阳寿,也是心有所甘。”

庞天化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两位姑娘但请放心.那李夫人医道之深,庞某人是望尘莫及,她既然害应施救,定有把握。”

二婢相互望了一眼开齐对庞天比一礼,悄然退了出去。

庞天化目注二婢背影,轻轻一叹,暗道:这两个丫头,对待主人,倒是忠诚的很,想到那白情香相救群豪之事,亦不禁为之黯然神伤。

素梅、香菊去后不久,又一个青衣女婢推门而入,欠声说道:“林相分已经送入静室,恭请庞庄主疗治他的伤势。”

庞天化道:“有劳姑娘带路。”

青衣女婢应了一声,转身而行。

庞天化随在那青衣女婢之后,穿过一重庭院,到了一处幽静的跨院中。

青衣女婢推开室门,道:“林像公就在这座静室之中。”

庞天化缓步入室,只见李中慧默默然站在一张木榻前,望着林寒青呆呆出神。

庞天化有趋榻前,李中慧仍似不觉,连头也未回一下。

庞天化轻轻咳了一声道:“李姑娘,林像公的伤势如何?”

李中慧缓缓问过头来,清澈的双目中。闪动着晶莹的泪水,缓缓说道:“他和白惜香倒是天生的一对。”

庞天化看她眉宇间清是伤感之情,一时之间,不知如何接口才好,望了仰卧在木榻上的林寒青一眼,却未接口。

李中慧微微一笑,道:“庞庄主,我有一事相托,还望不要推辞才好。”

庞天化道:“老朽力能所及,自然是全力以赴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你如疗治好林寒青伤势,他对你走然十分感激。”

庞天化道:“盟主可要我庞某挟恩求报吗?”

李中慧接道:“庞庄主误会了,我只是请求庄主做个媒人。”

庞天化道:“媒人?给何人做媒?”

李中慧凄凉一笑,道:“林寒青和白惜香。”

庞天化道:“老朽一生之中,从未做过此等事情,真不知如何开口,从何处说起!”

李中慧道:“中要庞庄主答应,如问措词开口。自有我来安排。”

庞天化双目中神光闪动,凝住在李中慧的脸上.缓缓说道:“盟主处处为人设想,难道就不想想自己吗?”

李中慧黯然一笑,道:“这场大劫过后,我如能侥幸度过,我要把武林盟主之位,让给那神判周簧。从今之后,摆脱江湖生涯,息隐于深山大泽只中,唉!此刻,我才体会到我那可怜母亲心情,她如何能够欢笑起来呢?”

庞天化心中暗道:这些姻娩之私,儿女之情,我庞天化可是一点也体会不出。

“庞庄主主,贱妾这不清之求,还望赐允才好。”

她一向说话,虽非自称本座,亦是用个我字代表,但此刻,却突然自称残妾。

庞天化望了李中慧一眼,心中暗道:今日我如答应下来,那就算铁案入山,日后她心中后悔,只怕难再改口。

庞天化喜爱医道、武功,一生独身,可算得从未尝过情爱滋味,但他半生出入江湖,察额观色之能,自有丰富经验,李中慧那几句话,虽然说的诚恳,但却非由衷之言。

那是一种充满哀怨凄凉的牺牲。

庞天化沉吟了一阵,道:“白姑娘重伤垂危能否疗治疗好,还难预料,林寒青亦尚在昏迷不醒中,此事来免言之过早,再晚几日不迟,也容老朽仔细的想上一想。

李中慧道:“好吧!庞庄主想想吧,此事虽小。但却关系着今后武林大局。”

庞天化接道:“这个老朽就想不明白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我李中慧既承推作武林盟主,目是该为今后武林大局着想,目下和那西门玉霜决战,还未开始,也算言之过早。”

庞天化道:“盟主请说,老朽洗耳恭听。”

李中慧叹息一声,道:“目下武林有两大祸患,一个是西门玉霜,另一个就是那白惜香,西门玉霜羽翼已成,势难善罢,只能以杀止杀,双方苦凭武功,一决生死,如是这一战,西门玉霜胜了,霸主武林地就不用谈了,武林之中,自然要唯她之命是从。”

庞天化道:“这一点盟主不用多虚,那西门玉霜武功虽高但如说她能够抗拒当世大部高手联合之力,老朽还是有些不信,这一战,难免有触目惊心的惨重伤亡,但落败的将是那西门玉霜无疑。”

李中慧苦笑道:“如是我等侥幸得胜,那就余下了白惜香这个祸患。”

“以两人才智而论,白惜香要胜那西门玉霜十倍,给她三年时间,必可崛起武林。那时,江湖上只怕再难找出一个和她抗衡之人,不出一年,必将为她统治。”

庞天化想了一想,道:“不错,如是白惜香作孽起来,为害之烈,自然是忙过那西门玉霜。”

李中慧道:“防她为害,现有两策,一是趁她昏迷未醒,连同她随身二婢,一齐剪除,除此之外,只有把她嫁给林寒青了。”

庞天化道:“就算她嫁了林寒青,但她如为害江湖,岂不仍是一般?”

李中慧道:“那就不会了,一个入嫁给了心上情郎,那就野马上笼,再也做不出惊天动地的事来。前一策虽是釜底抽薪,永绝后患,太过修酷。我所不敢,何况,白惜香还有救过我和诸位之恩,思前想后,只有后面一策可取了。”

庞天化道:“盟主说的是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你给他疗伤吧!我不打扰了。”转身缓步而去。

庞天化望着那李中慧的背影,举步如拖重铅,流露出无限寂寞凄凉,禁心中一动,暗道:如若她不是武林盟主,那是自然不用为武林大局着想了。只因她荣任了盟主之位,不得不牺牲自己,忍受那凄苦哀伤。

想到伤感之处,亦不禁为之黯然。

但闻室外,传进来李中慧的声音,道:“庞庄主请多多费心了。”

庞天化应了一声,关上房门,解开林寒青衣服,查看了他前胸伤势,默运内功,攻取林寒青命门穴,助他行血加速。

他内功虽然深厚,但这等真气疗伤之举,最是耗消其元,半个时辰后,庞天化已是汗出如雨。

但疗伤正值紧要关头,势难罢手,只好咬牙苦撑下去。

正感后力不继之际,突觉一只手伸了过来,顶在背心命门穴上,一股热流,直入体内。

耳际响起了王婆婆的声音,道:“老身奉了小姐之命而来,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庞天化顿觉热流汹涌攻入体内。心中暗道:瞧不出她竟有如此深厚的内功。

又半个时辰,林寒青全身经脉皆见行血和流动的真气,带出了胸中的淤血,张嘴吐出两大口紫色血块。

庞天化移开抵在林寒青后背上的右掌,道:“林相公,此刻不能开口说话,好好的闭目养息。”

就在庞天化右手移开林寒背后背的同时,庞天化背上的手掌,也同时离开。

庞天化还未来得及回头瞧看,耳际间已同起了一阵破空之声,回头望去,一条人数疾快的穿门而去。

林寒青缓缓睁开双目,望了庞天化一眼,慾言又止。

庞天化扶着林寒青的后背,让他躺了下去,道:“为了救你之命,李姑娘费尽了苦心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道:“你伤势重而无损,目前情形很好,调息得宜,三五日即可复元,你要牢牢记住,未得老朽之命,不能开口说话,好好的养息两个时辰。就可以服用葯物了。”

言罢,转身而去。

林寒青在庞天化细心调治之下,复元甚快,两日后,已觉精神大复,但心中有着无数疑窦,庞天化却一直不让他开口说话,自己亦不离开病室一步。

第三日中午时分,林寒青再也忍耐不住,暗中一提直气,忽挥手劈出一掌,直向庞天他胸前拍去。

庞天化骇了一跳,匆忙间,右手推出,接下一掌,怒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林寒青微微一笑,道:“老前辈不用生气,在下想试试武功是否已经恢复。”

庞天化冷冷说道:“这一掌至少有三百斤以上的劲道,又是击向老夫前胸要害,如是老夫应变不及,只怕早已伤在你的手下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这么说来,晚辈武功已经恢复了。”

庞天化道:“难道你一点也觉不出吗?非得拿老夫试试不可了?”

林寒青道:“晚辈亦是早觉到武功恢复,但不知老前辈何以一直限制晚辈闭目静养,不许开口说话?”

庞天化怔了一怔,道:“好啊!你竟然和我动起心机来了。”

林寒青站起身子,深深一个长揖,道:“晚辈心中有很多疑窦,思解不透,但老前辈又限制晚辈甚严,不许妄发一言,情非得以,出此下策,还望老前辈不要见怪才好。”

庞天化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你可知道,老夫为何限制你不许说话?”

林寒青道:“这个晚辈不知。”

庞天化道:“老夫亦知你心中有着甚多疑窦,但却怕你问将起来,老夫亦是无能回答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老前辈知道的告诉晚辈,不知的晚辈自是不敢相强。”

庞天化道:“你问吧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这地方可是老前辈的避尘山庄?”

庞天化摇摇头道:“非也!非也!此乃黄山万松谷黄山世家。”

林寒青道:“黄山世家,我怎会到了此地?”

庞天化道:“你和白惜香伤势奇重,老夫无能为力,李姑娘特地把你们带来此地,请她母亲为你们疗伤。”

林寒青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原来如此,不知白姑娘伤势如何?”

庞天化正待答复,忽然心中一动,住口不言,一双眼睛却盯在林寒青脸上瞧着。

林寒青脸色一变,道:“怎么?可是那白姑娘已有不测之祸?”

庞天化一皱眉头,道:“她很好,不过伤势较你为重,虽得李夫人施救,仍未完全复元。”

林寒青松了一口气,道:“那九魔立功,实是当世中最坏的一种武功。”

庞天化莫名所以地奇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林寒青道:“那白姑娘本是很好的人,只因习练那九魔玄功,才会性情大变,倒行逆施,胡作非为。”

庞天化道:“原来世间还有这等奇特武功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在下亲眼看到那九魔玄功的秘录。和那白惜香逼着西门玉霜和李中慧练习那等怪异的武功。”

庞天化好奇之心大动。忍不住问道:“这么说来李盟主和西门玉霜都会那九魔玄功了?”

林寒青道:“幸好我瞧出情势不对,出手点了她们穴道,入魔不深,才算来被那魔功困扰。”

轻轻一叹,道:“唉!那白惜香纵然伤势痊愈,但魔功仍在,仍然是一样的胡作非为。”

只见室门人影一闪,李中慧举步入室,微笑道:“林兄好吗?”

林寒青一抱拳,道:“多谢盟主相救。”

李中慧道:“那推举盟主之时,林兄并未参加,不用以盟主称我了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本该早来探望林兄,只因白姑娘的伤势,始终未见好转,见了林兄,害怕无法交代,不敢前来。”

林寒青急道:“现在呢?”

李中慧眉宇闪闪过一抹凄凉的笑意,道:“现在好了,家母为咳白姑娘一直忙了三日夜,总算把她由鬼门关中拖了回来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她现在清醒了?”

李中慧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哀伤,脸色一沉,转过头去,道:“小青何在?”

一个青花女婢,应声而入,道:“婢子在此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带这位林相公安看看那位白姑娘。”急奔出室而去。

庞天化望着李中慧远去的背影,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林兄弟,你伤了她的心。”

林寒青呆了一呆,道:“我要告诉你一件事……”

只听那青衣女婢接道:“婢子为相公带路。”

林寒青苦笑一下,道:“防患未然,不能让她完全清醒过来。”

庞天化道:“原来如此,可要老朽陪你一行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老前辈医道精湛,同行更佳。”

这时,那青在女婢已然行出了室外。

林寒青举步出室,随在那女婢身后而行,庞天化紧随在林寒青的身后。

穿过两重庭院,到了一座花本环绕的院落之中。

那青衣女婢把他俩领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