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30章

作者:卧龙生

行出谷口,李中慧突然放缓了脚步,理一下望前散乱的长发,慢步向前行去。

只见谷口五丈左右处,并排横立着一群服色不同的大汉。

衣分四色,每色五人,金黄衣着的佩剑,银白衣着的背刀,铁灰色衣着腰围较鞭,天蓝色衣着的手执虎叉,四五二十人;分站了四个方位。

李中慧目光转动,扫拣了几人一眼,缓缓说道:“哪一位领队,请来回话。”

只闻一个娇脆的言音,应道:“李盟主有何见教?”

那并列大汉身后,缓步走出一个青衣佩剑的少女。

李中慧秀眉微耸;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青衣少女道:“婢子小翠。奉西门姑娘之命而来。”

李中慧冷笑一声;道:“西门玉霜遣你来此,用心何在?”

小翠微微一笑,道:“我家姑娘要小婢守在万松谷口,等候她的指示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我已和西门五霜约下了决战之期,彼此恩怨,届时一齐清算,何以她不守约言,先行遗派你事人到此?”

小翠道:“小婢奉命行事,不敢多问,至于我家姑娘和李盟主相约之言,那就非婢子所知了。”

李中慧冷笑一声,道:“你可知道,如是约言破坏,那是个什么样的结局?”

小翠道:“这个婢子就不知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我可以告诉你,那便是立刻展开一场血战。”

小翠道:“小婢来此之时,我家姑娘曾赐以二十名精锐高手,但她亦告诉小婢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不许擅自出手,亦不能退缩逼敌,损了我梅花门声誉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如是我此刻下令屠杀你们,必将授予那西门玉霜的口实,但你们守在我万松谷口,亦非我黄山世家所能忍耐。”

小翠淡淡一小,道:“盟主之意呢?”

李中慧道:“立刻撤走,免得约期未到之前,先闹出流血惨剧。”

小翠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多谢盟主盛情,但小婢未得我家姑娘指示之前,实不敢擅自离开,还望姑娘原谅。”

李中慧脸色一变,道:“当真不走吗?”

小翠道:“我等未曾侵入万松谷寸地尺土,实是不能算侵犯,你们黄山世家,李盟主如若要问罪兴兵,那也是无名之师。婢子奉我家姑娘指示,对于你李盟主一定要谦恭有礼,不能冒犯到你,但如姑娘逼迫过甚,婢子也只好拼命保命了。”

李中慧冷笑一声,道:“好一篇狡猾的辩词,和那西门玉霜同出一辙,你率领高手,封锁我万松谷口,竟然还振振有辞。”

小翠道:“黄山世家现有界门,我等从未入侵一步,李盟主总不能不承认吧?”

李中慧目光转动,果然发现耶小翠的人手,未曾入侵黄山世家地界一步,心中暗暗忖道:这丫头不但狡猾善辩,而且还十分细心,心中念转,口中却冷冷说道:“西门玉霜要你率领属下高手,约期之前,赶来黄山,是何用心?”

小翠道:“我家姑娘指命小婢在此接待她邀请之人。”

李中慧长长吁一口气,默不作声。

林寒青却忍不住接口说道:“西门工霜还要邀人助战?”

小翠秋波流转,溜了林寒青一眼,道:“如若小婢的记忆不错,你该是林相公了?”

林寒青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
小翠缓缓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密封函件,道:“我家姑娘告诉小婢,公子乃事外之人,既不属我梅花门,也不是李盟主的辖下,虽然身在黄山世家,但亦是客居地位,不知对是不对?”

林寒青沉吟了一阵,道:“你有什么事,尽管说吧!”

小翠道:“如是婢子说的不错,我家姑娘这里有一封密函奉呈相公,但如林相公已投身黄山世家,那还是不看此函的好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为什么?”

小翠道:“我家姑娘说,如林相公已投效李盟主的辖下。再接这封密函,恐怕有通敌的罪名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他是客居地位。”

小翠双手托起密函,递了过去,道:“李盟主说你是客居地位,想是不会错了。”

林寒青接过密函,只见上面写着:“面呈林寒青相公亲拆。”

林寒青望了李中慧一眼,沉声对小翠说道:“此函可以立时拆阅么?”

小翠道:“我家姑娘说,就算林相公私下拆阅之后,也会告诉那李盟主,因此,也不用避讳什么了,随你以何时何地拆阅。”

林寒青面色肃然,缓缓打开密函,瞧了一遍,登时脸色大变。

李中慧那一对盈盈秋波,凝住在林寒青的脸上,似是要从他神情变化中瞧出他的心事。

李中慧低声说道:“那信上写的什么?”

林寒青缓缓折好书信,低声说道:“咱们回去之后,姑娘再看不迟。”

李中慧是何等聪明人物,立时有所警觉,那封密函可能是西门玉霜鬼计,也可能言之有物,当下一笑,沉声对小翠说道:“今天日落前,你必须撤走,天色入夜,还在此地,就别怪我下手毒辣了。”

小翠淡淡一笑,道:“婢子记下就是了。”

李中慧面色冷俊,抬目一看,只见一只彩蝶,展翅飞了过来,当下一扬右手,日光下银芒一闪,那彩蝶突然跌落地上。

原来,李中慧袖中暗藏了一支飞蜂针简。

林寒青凝目望去,隐隐可见那彩蝶身上,有很多洞穿的小孔。

小翠脸色一变.道:“堂堂黄山世家.竟然也用梅花针这样的毒辣暗器?”

李中慧道:“此物比起梅花针来,更要强上十倍、百倍,在夜晚中施用起来,纵然是西门玉霜亲身临敌,也未必能够避开去。”

小翠柳眉耸动,慾言又止。

李中慧回身对八个女婢,说道:“你们守在谷口,如若天色入夜之后,他们还不离开,就用飞蜂针对付他们,一律格杀!”

八个女婢欠身应道:“小婢等领命。”

李中慧接道:“但在日落限期之前,亦不要侵犯他们。”

当先举步,行入谷中。

林寒青紧随李中慧的身后.八个女婢并肩断后,也缓缓退入谷中。

小翠望着李中慧的背影,啐了一声,仰脸望天。凝目沉思。

那飞蜂针的威力恶毒,惊人无比,小翠自知难以抗拒,但又不甘心就此撤走,一时间犹豫难决。

且说林寒青行入谷中之后。突然急行两步,说道:“李姑娘,那小翠会不会如眼撤走?”

李中慧道:“谅她不敢拖延,使我不解的是她们来此必有原因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这万松谷中,可有一个水脉通过吗?”

李中慧道:“什么事?”

林寒青道:“那西门玉霜提到……”

李中慧道:“她可是要掘水脉,淹我黄山世家?”

林寒青道:“她函中说道,如那水脉被掘,整个万松谷将变成一片汪洋,但那要掘水脉的并不是她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不是她,是哪一个?”

林寒青道:“这个,她信中没有提过,但你如若不知水脉之事,去同夫人,定可知道。”

李中慧缓缓说道:“可否让我瞧瞧她的信?”

林寒青探手从怀中摸出密函,叹道:“她信上,还说了很多不相干的事,但那是胡说八道,姑娘不用信她了。”

缓缓把密函速向李中慧的手中。

李中慧接过密函,启封瞧去,只见上面写道:“书奉林相公寒青足下,妾闻黄山世家中,珍藏天下难免奇葯,李夫人又为当代第一奇人,不但武功绝伦,而且医道精深,尤过贱妾,必可葯到伤愈,使相公复健康,贱妾为相公贺。”

李中慧谈然一笑,道:“她很关心你。”

凝目向下望去:“贱妾闻李夫人昔年情场受挫,历经数十年,创痛犹在,对子女的事,向不多问,但贱妾却以为母女天性,一旦大难临头,必将动慈母之情。

“李夫人参与其事,使贱妾所操的必胜之局,有了大变,因此贱妾不得不求雨绸缎,旱作准备,临时邀人助拳。

“贱妾满怀仇恨,杀机已动,这一场恶战,想到定当是凶残绝伦,李中慧必将以盟主之名传今天下、召集各大门派高手,会集于黄山世家。万松谷中行将尸横遍地,血流成渠。”

李中慧一皱眉头,道:“看将起来,西门玉霜已然决心造成一场大杀劫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姑娘往下看吧。”

李中慧接下去看,只见写道:“放眼天下,贱妾自信少有敌手,白惜香聪智绝世,但武功有限,贱妾已施下毒手,毁了她的武功,黄山世家纵有奇葯,也只能挽救她不死于贱妾毒手之下,白惜香伤你甚重,我就算杀了她亦不为过。”

李中慧冷哼一声,道:“自拉自唱,她和你毫无瓜葛,用不着她来为你报仇。”

林寒青心中暗道:“此时何时,还有心情来生这些闲气吗?”

李中慧似是已然警觉,继续向下看去。

“贱妾本当遵从相公之功,息隐山林,不再和武林中凡夫俗子,但父母死亡的血海深仇,一直耿耿难忘,说不得只好有负相公,相公如能跳出是非圈子,不为贱妾助力,亦不必为李中慧所用,置身于事外,看这场龙争虎斗,贱妾如能幸报大仇,自当谒相公负刑请罪。”

李中慧叹息一声,道:“原来她对你情意甚深。”

林寒青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那西门玉霜心机阴沉,满怀着怨毒仇恨,这些话如何能够相信?”

李中慧继续向下看去,只见写道:“兵不厌作,愈诈愈好,彼因为敌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贱妾原可掘动黄山水脉,水淹黄山世家,片刻间可使屹立武林百年来盛名不衰的黄山世家,尽毁于滚滚洪流之中,那李夫人纵然有通天彻地之能,也无法和那大自然的洪流抗拒。一夕祸变,万松谷将尽成汪洋。但贱妾又觉着此举大伤恕道,何况相公养伤于黄山世家,承人恩泽,洪流无目,自不能对相功格外施情,一念及此,决心弃简就繁,以贱妾身负武功,和那李夫人一较长短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哼!她不掘黄山水脉,原来是怕把你也淹死,好多情啊!好仁慈啊!”

林寒青叹道:“李姑娘向下看吧!西门玉霜虽然不掘黄山水脉,但却有人要加害黄山世家。”

李中慧满怀幽怨地瞧了林寒青一眼,继续向下看去。

“贱妾虽有仁慈之急,但江湖上却尽多恶毒之人,据贱妾得到密讯,有人正计划借这混乱之局,黄山世家分心于贱妾之时,乘机暗下毒手,掘动黄山水脉,一举间淹没黄山世家。

“究其用心,一则想嫁祸践妾,一则其人必和黄山世家有怨岔,借此混乱之机,一报前仇。此乃一石二鸟之计,还请相公转告李中慧刻意防范,以免造成恨事。

“相公进此一言,无疑救了黄山世家百余人的性命,偿还疗伤之情,足有余裕,相公也可辞离黄山世家,西归探母,置身于是非之外了。”

“窗外风雨,一灯如豆,恨纸短情长,难述相思万一,叹妾身家仇如海,慾罢干戈不能,搁笔黯然泪下,不胜依依。”

下面草书一行。‘西门玉霜敬上。”

李中慧看完了这一封绵绵长信,不禁一皱眉头,缓缓把书信交给了林寒青,道:“你可要听她之劝,离开我们黄山世家?”

林寒青道:“此事不急,目下要紧的是如何防止他人破坏黄山水脉,姑娘可知道那水脉所在么?”

李中慧道:“贱妾似曾听家母说过,但我却不知那水脉何处,必得请示家母,才能决定主意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此事重大,不容拖延,姑娘最好早些去见夫人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好吧!”

加快脚步向前行去。

林寒青紧随在李中慧的身后,行到客厅,说道:“姑娘去见夫人,在下在厅中等候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家母不是对你很好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这个,在下就不知道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林相公如若能和贱妾同往晋见家母,最好能让家母瞧瞧西门玉霜的来信。唉!家母十几年来,一直养息于太上阁中,对俗凡之事,从不过问,黄山世家中大事,小事,都由那王婆婆一手处理,贱妾心中实无把握,能说动家母出手,过问此事,西门玉霜把家母视作劲敌,固是她的聪明,亦可见她的自视之高,如有相公同行,转述那西门玉霜的狂傲之气,也许有助激起家母争胜之心。”

林寒青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