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32章

作者:卧龙生

玄衣龙女道:“够了,为娘的只能说这些了,她如愿认你,自然会告诉你昔年的往事,如是她不肯认你,我儿跪求在她的身前,也是枉然。孩子,你要好好珍惜自己,为娘的去了。”

白惜香急急叫道:“母亲留步。”身子一侧,向旁侧倒去。

她体能未复,全凭一阵激动之气,挺身而起,站立稍久,人已不支,向旁侧倒去。

玄农龙女快速回身一跃,伸手抓住了白惜香道:“孩子,你的身体愈来愈坏了。”

白惜香急急的喘了两口气,道:“娘啊!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玄衣龙女道:“我不能告诉你准是你亲生母亲,这和名节有关,为娘如是告诉了你,对你对人都无好处,孩子,你聪明绝世,自然会想到为娘的苦衷。”

白惜香缓缓流了泪来,道:“娘啊,我那母亲可是李夫人吗?”

玄衣龙女道:“我知道你会这般问我,孩子,可是我怎么说呢?”

白惜香缓缓躺了下去道:“唉!娘有苦衷,孩儿不多问了,但请问娘一件事,还望母亲答应。”

玄衣龙女道:“你说吧!”

白惜香道:“娘可否留在这几多陪孩儿几天?”

玄衣龙女沉吟了一阵,道:“为娘的本该留下陪你,可是你是否想到你那父亲,如果为娘的不在他身边,只怕他……”

白惜香长长叹息一声,接道:“母亲说的不错,你该去陪爹爹,爹爹性孤僻,很少朋友,他很寂寞。”

玄衣龙女道:“不错,你爹爹很少与人相处得好。”

白惜香缓缓闭上双目,道:“母亲去吧,恕女儿不送了。”

玄衣龙女叹道:“孩子,多多保重,我如能劝你爹爹回心转意,说不定,我们还转来黄山世家看你。”

白惜香道:“女儿不孝,数年来都未能在二老膝下。稍尽孝心,但得我身体好转,必将助爹爹一臂之力,我要使他放开胸怀,好好的做人,快快乐乐,不再有忧苦烦恼。”

玄衣龙女道:“我相信我儿有此能力。”

白惜香道:“但愿母亲一帆顺风,能劝得爹爹回头。”

玄衣龙女长叹一声,慾言又止,缓缓转身而去。

白惜香望着母亲背影出了室门,才缓缓闭上双目。

且说林寒青受白湘一顿羞辱,大步直回静室,闭上空门,和衣倒卧在木床之上,心中暗自盘算道:“黄山世家的盛名,百年来一直震荡武林,但也似藏有无限的隐秘,对这一世家的人人事事,多熟识一些,就似乎多知道一些隐秘。”

他无法想出个所以然来,但却隐隐感觉到江湖上的恩恩怨怨,似乎都和这一武林世家,有上一些或多或少的关系。

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,室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。

林寒青缓缓起身,开了房门,只见李中慧满脸肃然之色,缓步而入。

她打量了静室一阵,勉强一笑道:“打扰林兄休息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不妨事,姑娘有何见教,但管请说。”

李中慧缓缓坐下去.道:“天鹤天人和你交情很深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见过几面,谈不上什么交情,但我对他的武功为人,一直是敬慕得很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你可要见见他吗?”

林寒青听出口气不对,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,那天鹤上人可是遇上了什么危险?”

李中慧点点头,道:“他伤的很重……”

林寒青急道:“现在何处?”

李中慧道:“太上阁外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可是伤在令堂的手下吗?”

李中慧道:“不错,他强闯太上阁,击伤拦阻二婢,家母才出伤他。”

林寒青沉吟了半晌道:“当今武林之世,除了令堂之外,也许无人能伤他了——”

语声微微一顿,道:“是那天鹤上人要见我呢?还是姑娘自作张?”

李中慧道:“自然是天鹤上人了,他伤的很重,强提一口真气,压制住伤势,保持清醒,定然是有着很重要的事情要见你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那就有劳姑娘带路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时间无多,林兄请随小妹来吧!”转身向外行去。

林寒青紧随在李中慧的身后,急步而行,直奔太上阁。行至太上阁外,李中慧突然停下了脚步,扬手一指,道:“在那里了。”

林寒青抬头看去,只见花丛环绕的大树下,盘坐着天鹤上人。

林寒青急急奔了过去,只见天鹤上人背靠在树干之上,微闭双目,道袍上血迹殷然。不禁心头黯然,轻轻叫道:“老前辈。”

天鹤上人微微睁开双目,望了林寒青一眼,道:“你来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晚辈得知老前辈受伤之讯,匆匆赶来。”

天鹤上人道:“你坐下,我有话要对你说……”

张嘴吐出一口血来,打断了未完之言。

林寒青道:“老前辈内伤甚重,此刻不宜开口,还望多多静养。”

天鹤上人道:“我伤的很重,就算能够不死,只怕一身武功,也将付于流水,从今之后,将成为一个残废之人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老前辈内功精深,只要稍事养息,必可尽复神功。”

天鹤上人苦笑一下,道:“贫道并不留恋这一身武功,如是贫道不解武事,也不会落到今日这般下场了。”

喘息了两口气,接道:“贫道死不足惜,但却有两桩心愿未了,这黄山世家,贫道实在想不出可托之人,只有麻烦你林兄弟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道长有何吩咐,但管请说,只要我力能所及,是无不从。”

天鹤上人道:“贫道自然不会白白托你,当有酬报之法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晚辈理应效劳,别谈什么酬报了。”

天鹤上人缓缓从怀中摸出一个锦袋道:“这锦袋之中,装了数十年来的江湖秘辛、恩怨,你要好好的保管。”

林寒青收好锦袋,道:“要晚辈转交何人?”

天鹤上人道:“为你所有了,上面的记述,大部分为贫道亲目所睹,纵非眼见,亦都经过贫道求证。十之八九不会有错……”

又喘息口气放低声音,道:“这虽非是什么武学宝典,但它的重要,却有过之,千万不可泄漏,稍泄口风,立时招致杀身之祸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晚辈记下了。”

天下鹤人道:“西门玉霜为报父仇,不惜造成杀劫……”

突然住口不言。

这些时日之中,林寒青已是大有进步,闻声警觉,回头望去。

只见李夫人一身蓝衣,缓步行了过来。

她举动飘逸,一面游目赏花,直待行到两人身前三尺左右之处,才缓缓停了下来,两道冷电的目光,投注在林寒青脸上,冷冷说道:“你来此作甚?”

林寒青转脸过去,只见天鹤上人闭着双目,头靠在树身之上,似是已经沉沉睡去,只好答道:“晚辈和这位天鹤道人,乃是旧识。”

李夫人道:“他派人叫你来的?”

林寒青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李夫人道:“他派的是什么人?”

林寒青心中暗道:那李中慧是她的女儿,说出来当是无妨,当下说道:“李姑娘。”

李夫人道:“慧儿这丫头的胆子不小。”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他找你来此,定是有着很重大的事和你商量了?”

林寒青忖道:这李夫人十分精明,如若是想骗她,自然非易,当下说道:“看来好像如此。”

李夫人冷笑一声,接道:“你外表忠厚,内里姦诈,这些手段,在我面前施展,未免有些可笑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说的句句实言。”

李夫人缓缓伸手出去道:“拿过来吧!”

林寒青心中一惊,轻咳了一声道:“什么事?”

李夫人道:“天鹤上人交你之物,我已经瞧到了,难道你还想骗我?”

林寒青心中暗道:“那天鹤上人交我锦袋之时,寄望是何等殷切,我岂了负他所托。”

心念一转,把生死置诸度外,淡淡一笑道:“老前辈瞧到了什么?”

李夫人脸色微变道:“你虽是我女儿的朋友.但如激怒于我,我也一样杀了你。”

她风姿清越,气质高贵,但全身上下,却笼罩着一团冰冷之气,平时和颜悦色,就使人望之生畏,此刻微带怒意,更有着凛凛神威。

林寒青提气壮了一下胆子道:“老前辈就是杀了晚辈,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。”

李夫人冷笑一声道:“杀了你,你也不会拿出来是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晚辈确未收到什么。”

李夫人道:“那我要搜查你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夫人不信,尽管请搜。”

李夫人突然高宗叫道:“追云、捕风何在?”

但闻两声娇应,两丈外花丛中,突然跑出了两个青衣女婢,各佩长剑,疾奔而来。

李夫人谈谈说道:“此刻,你还有一个机会,如若是被二婢搜出凭证,那时,就悔之无及了。”

林寒青心中念头轮转,难作主意,口中却说道:“老前辈一定要她们搜查晚辈,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。”

李夫人回顾了二婢一眼,道:“动手搜他。”

二婢齐齐应了一声,左面一婢右手疾出,点向林寒青右肩井穴。

林寒青一闪避开,冷冷说道:“李夫人!”

李夫人淡淡说道:“什么事?”

林寒青道:“搜查晚辈那也罢了,难道一定要点晚辈的穴道吗?”

李夫人缓缓说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大丈夫头可断,血可流,志不可屈,夫人这般羞辱晚辈,晚辈就难以接受了。”

追云、捕风二婢,听得李夫人接回答话.立即停下手来。

李夫人冷笑一声,道:“难道你要动手反抗不成?”

林寒青长吁一口气,道:“宁叫血染花丛,也不能受此羞辱。”

李夫人道:“好,你很有骨气,如若你能胜过追云、捕风二婢,那就不搜你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刀剑无眼,二婢伤了在下,那还罢了。如若在下出手伤了二婢,如何是好?”

李夫人道:“你伤了她们,那是怪她们学艺不精,如若你杀死她们,那是怪她们的命短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如果夫人不怪罪晚辈,晚辈就放肆一次了。”

李夫人回顾了二婢一眼,道:“这位林相公武功高强,生死要靠你们自己了。”

二婢应了一声,玉腕齐起,测的一声,抽出长剑。

林寒青心中暗暗叹道:“想不到黄山世家之中,竟会有如许众多复杂的问题?”

忖思之间,突闻一个细微的声音,传入耳际,道:“这两小丫头,都是李夫人亲手调教出来的徒弟,剑术精深,非同小可,适才曾和贫道动手,你要多多小心。”

林寒青心知是天鹤上人,强忍伤势施展传音入密之术,暗下警告,哪里还敢轻敌,右手探怀取出参商剑,道:“二位姑娘是一齐上么?”

左面一婢应道:“林相公一个人,我们姊妹是一齐出手,林相公有十人,也是我们姊妹两人。”

林寒青抱元守一,道:“好,两位姑娘请出手吧。”

左面一婢长剑一挥,一招“凤凰三点头”,闪起三朵剑花,刺向林寒青的前胸,林寒青短剑疾起,横向剑上封去,就在短剑扬起之际,右面一婢一招“白鹤剔翎”斜里刺来,林寒青心中暗道:“这两个丫头配合之势,果然佳妙。”

疾快退后三步,避开剑势。

林寒青避开剑势之后,已知道遇上劲敌,今日之势,除了胜得二婢,那李夫人自持身份,不致和自己动手,只怕是别无生机了。

心念转动,立时又疾扑而上,挥剑攻击。

二婢双剑并出,分由两侧攻来,竟然以攻迎攻。

刹那间剑花错落,双方展开了一场凶猛的恶战。

林寒青和二婢一接上手,已知胜算极微,一面谨慎拒敌,一面揣摸记于胸中的天龙八剑,施用拒敌。

他对那天龙八剑,虽然不甚熟悉.但那玄绝一代的奇奥剑法,自具惊人威力,每当陷入危恶之境,常借天龙八剑解去了危险。

双方恶斗了数十合,仍然保持了一个不胜不败之局。

李夫人眼看二婢双剑联手,仍然无法胜得林寒青,不禁心头火起,冷笑一声,说道:“你们施用煞手,只要不伤了他的性命就行。”

二婢齐声相应,剑势突然一变,攻势更见凌厉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