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33章

作者:卧龙生

李中慧微微一笑,道:“家母为人,一向凛然难近,但对你之好,不但使我们做她子女的心中生差妒,而且是叫人难以相信。”

这时,追云、捕风已然行近身侧,齐齐欠身对李中慧一礼,道:“见过姑娘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不用多礼了,我要请你们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追云欠身说道:“小姐只管吩咐,小婢理该效劳。”

林寒青突然站起身子,道:“姑娘,在下亦愿追随一行。”

李中慧道:“西门玉霜已倾全力而来,我身为武林盟主,自然是不能避刀畏剑,此去凶多吉少,林兄又何苦冒此大险?”

林寒青道:“正是姑娘的人手不够,在下才要相随效力。”

李中慧目光转注到白惜香的脸上.道:“白姑娘意下如何?”

白惜香望了林寒青一眼,道:“带他去吧!西门玉霜不会杀他。”

李中慧道:“那就借重林兄了。”

林寒青低声对白惜香道:“姑娘好好照顾天鹤道长,在下去了。”

白惜香道:“我有一句话要告诉你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什么事?”

白惜香道:“你要多用心机,少用武功,西门玉霜武功高你很多,如讲打,你决然打她不过。”

林寒青若有悟的嗯了一声,道:“西门玉霜为人多智,除了姑娘之外,只怕无人能够对她用谋。”

白惜香忽然微微一笑,道:“你也成,你不必多用心机,只要对她和善一些就是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对光不早,小妹要去了。”

白惜香道:“慧姊妹多多保重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多承关心。”

言罢,带着追云、捕风二婢,转身行去。

林寒青举步追去,紧随在追云、捕风二婢之后。

李中慧心中似是很急,一路上提气疾奔,一语未发。

片刻工夫,已到了万松谷口。

抬头看去,谷口处一片平静,那守在谷口的小翠,已然率人退走。

这时,太阳偏西,大约申初光景。

李中慧自小在万松谷中长在,对万松谷中的一草一木,无不了了如指掌,只见左转右折,一路奔行,片刻间,已然在万松谷外,兜了半个圈子。

但见山风拂动野草,哪有一点人踪。

林寒青暗暗忖道:西门玉霜如若在万松谷外,埋伏下高手,转了这呒多地方,怎不见一条人影?

李中慧突然停下脚步,跃攀上一株巨松之上,四面瞧了一阵,飘落实地。

林寒青低声问道:“姑娘可曾瞧出一些端倪吗?”

李中慧摇摇头道:“如若他们在万松谷出谷所在,埋下几个暗桩,看到咱们出来之后,分别以约好的暗号,通知他们,全部隐起身来,自是不易找到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武当弟子,和江东五义在何处受到西门玉霜伏兵袭击?”

李中慧道:“就在此地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武当弟子和江东正义,既非束手待毙,必有搏斗的痕迹,咱们不妨仔细瞧瞧。”言罢,凝神流目四顾。

只听女婢追云叫道:“这里有很多血迹。”

林寒青奔了过去,果见山石上,有很多干了的血迹。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大概不会错了。”

忽听李中慧高声说:“西门玉霜,你既能作这等卑鄙之事,何以不敢现出身来,和我相见?”

语声甫落,微风飒然,一条人影,由一株大树上疾落而下。

李中慧冷笑一声,道:“西门玉霜……”

那人影脚落实地之后,一直是背对着李中慧,且声转过身来。

李中慧凝目望去,哪里是西门工霜,竟是守在万松谷的小翠,不禁一皱眉头,道:“原来是你。”

小翠淡然一笑,接道:“我家姑娘还未到黄山,倒劳你李姑娘挂心了。”

李中慧柳眉一扬,慾待发作,但突然又忍了下去;笑道:“江东五义和七个武当门下弟子,也是你截杀的了。”

小翠淡然一笑,道:“如是这笔帐要算在我的头上,我小翠也不嫌多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姑娘此言何意?”

小翠道:“我说了,李姑娘也是不肯相信,那还不如不说的好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你说说看。”

小翠道:“我说江东五义和武当派七位道长,自相残杀而死,你相不相信?”

李中慧略一沉吟,道:“只要你能说出一个可信的理由,我自会相信了。”

小翠格格一笑,道:“理由么,说出来只怕你要笑掉大牙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说说无妨。”

小翠道:“争风吃醋,奇怪吧!七个全真道长,五个自号侠义的人物,为了一个女子,自相残杀起来,不是很可笑吗?”

李中慧道:“那女子可是姑娘你吗?”

小翠道:“小婢长的这般丑怪,七位全真道长和江东五义,自然是不会为我拼命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如要相信的话,除非是你把那姑娘请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姑娘如不让我等见识,那是自承信口开河了。”

小翠微微一笑,道:“两位如若一定要见识一下。那也并无不可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好!我倒是想见识一下那西门玉霜究竟有多少花样?”

小翠目光转注到林寒青的脸上,道:“李姑娘是女人,见见自是无妨,林相公乃男儿之身,最好是用不看见识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在下自信还有一点定力。”

小翠突然探手从怀中摸出一支短笛,接道:“贱妾先为两位吹上一段曲子听听如何?”

李中慧正待出口拒绝,小翠已放在口中吹了起来。

那笛声十分奇怪,初听之下,别扭无比,但听上一阵之后,那蹩蹩扭扭的声音,渐渐使人觉得习惯,不似初入耳时,那等难听。

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,李中慧突然怒声喝道:“这有什么新奇之处,还不快些停住。”

小翠不理会李中慧的喝叫,仍然不停的吹了下去。

林寒青心中暗道:这声音奇怪,那小翠何以会乐此不疲,其间只怕是大有原因。

付思之间,鼻息间突然闻到了一股腥臭之气。

转目望去,只见无数奇怪形状的长虫,分由四面八方而来,已然将几人团团围在中间,不禁大吃一惊,道:“蛇!”

小翠陡然停了短笛,缓缓说道:“不错,蛇!万松谷附近十里之内的各种怪蛇,都已经被我招来,此刻,在你们四周五十丈方圆,都已经聚满了各种毒蛇。”

李中慧突然格格一笑;道:“西门玉霜的手下,除了弄蛇之外,只怕也无法再用出什么惊人之技了。”

小翠冷冷说道:“四位只要移动一步,我立将驱使各种毒蛇,分由四面八方,攻向诸位了。”

林寒青仔细看去,果然四周密密层层,都是毒蛇。不禁心头火起,怒声说道:“姑娘招来这多怪蛇,把我等困在此地,是何用心?”

小翠笑道:“那女子命叫蛇姬,如是四周无舵,她就如离水之鱼,不见兴致,四周集蛇愈多,她就愈见妖媚了。”

林寒青奇道:“有这等事?”

小翠道:“我这就招她来此。”

李中慧低声对追云、捕风说道:“两位清查看一下出路,咱们不能被她蛇群所困。”

二婢四顾一眼,应道:“小婢们开路,姑娘随后。运剑护身,闯出蛇群,当非难事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在下之意,不可造次。”

这时,小翠已然转身而去,昂然从蛇群之中,缓步行过。

群蛇虽亦昂首吐舌,望着小翠,但却没有一条当真的扑上。

只见小翠摆柳腰,片刻间,已走的踪影不见。

李中慧缓缓转过脸去,望着林寒青道:“林兄有何良策,脱此围困?”

林寒青道:“兄弟之意,不宜冒险,目下咱们四周的毒蛇,总在万条以上,人与蛇拼,未免是有些划不来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林兄之意呢?”

林寒青抬头望着三丈外一株巨松,道:“三位之中,哪一位轻功最好?”

李中慧望了追云一眼,道:“你和捕风哪个好些?”

林寒青道:“姑娘能否跃上那巨松?”

追云打量了那巨松一眼,道:“大概可以攀住松枝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好!姑娘请跃上那株巨松,然后用一条丝带,垂下松树,在下等可借那带子游荡之力,可把我等带到那巨松之上。”

追云流目四顾,只见四用蛇群蠕蠕而动,昂首吐舌,跃跃慾试,不禁心头骇然,暗中提聚真气,双臂一振,冲天而起。

飞起去两丈左右之后,突然一长柳腰,悬空翻了一个跟头,双臂一张,抓住了一根松枝,借势跃上松树。

这当儿,四周的蛇群,已然缓缓向前移动,似是要择人而噬。

追云迅快的解下腰间丝带,握在手中,高声说道:“哪一位先上来?”

李中慧望了林寒青一眼,道:“林兄先上吧。”

林寒青眼见蛇群愈来愈近。探手从怀中取出了参商剑,道:“姑娘先上去吧。”

说话之间,追云已然把手中丝带,投了过来。

李中慧道:“不用推辞了。”纵身而起,抓住丝带。

追云腕上加力一带,李中慧借力一个翻身,跃上松树。

林寒青目光转到捕风脸上,道:“姑娘上吧!”

捕风也不推辞,飞跃而起。

追云疾快的投过来手中丝带。

捕风一伸手,抓住丝带,跃上松树。

林寒青一提真气,正待飞跃而起,突然一产冷笑,传了过来,道:“林相公,不想死就站着别动。”

林寒青停下身子,缓缓转过脸去,只见小翠站在三丈外一块大石之上,当下冷冷说道:“姑娘可是觉着这区区蛇群,当真的能够伤得了我林寒青么?”

小翠缓缓说道:“那巨松周围,五丈内再无衔接的松树,你如登上了巨松,岂不是隐身绝地了么?”

林寒青冷冷说道:“那总比站在蛇群之中好些。”

小翠道:“林相公如肯相信小婢之言,那就听我吩咐,缓步走出蛇群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如是在下不相信呢?”

小翠道:“那是自取死路,怪不得小婢了。”

这时,四周的蛇群,已然愈来愈近,逼到林寒青身边四五尺处。

但闻李中慧高声说道:“林兄,快些上来。”

喝叫声中,抛过丝带。

林寒青纵身而起,左手抓住丝带。

李中慧右手加为一拉,带起林寒青的身子,疾向松树之上飞去。

这当地,突然寒芒一闪,一道白光,疾飞而来,寒芒过处,斩断了丝带。

丝带虽断,但林寒青已然借那丝带收动之力,直向松树之上飞去,左手一探,抓住了一条松枝。

只听嗤嗤两声,两柄飞刀,破空而来。

林寒青一挥手中参商剑,当的一声,击落一柄飞刀,但另一柄飞刀,却疾飞而过,斩断了林寒青手握的松枝。身子直向松树下的蛇群中落去。

就在林寒青身子向下坠落的同时,李中慧已由松树上疾飞而下,人还未落实地,长剑已然扫出,白光闪动之中,血雨纷飞,三方圆中的毒蛇,尽为长剑斩断。

这时,林寒青双脚刚好落地。

李中慧急道:“快些跃上松树,再商拒敌之策。”说话之中,当先腾身而起,飞上巨松。

林寒青紧随着腾身飞起,翻上巨松。

只听小翠的声音,传了过来,道:“林相公,小婢已尽了心力,相公不肯听小婢之言,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。”

林寒青冷笑一声,接道:“你的好心,我已经领教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是又怎样?”

小翠道道:“小婢料想到。诸位被毒蛇所困之后,很可能避到那巨松之上,因此,早已在巨松之上,洒上奇毒,此刻,四位只怕都已在不知不觉中为奇毒所伤。”

李中慧仔细瞧去,果然发现那松叶层中,有很多白粉末。

追云深手入怀,摸出一个玉瓶,倒出四粒丹九,林寒青、李中、捕风各一粒,自己也吞下一粒,说道:“这是夫人炼制的避毒丹,三位快快服下。”

小翠不闻几人答应,立时又高单说道:“诸位不妨运气试试,当知我小翠之言不虚了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我等你十声锣响,如是诸位还不肯弃剑就缚,别怪我小翠手段毒辣了。”

林寒青摇摇头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3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