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36章

作者:卧龙生

李中慧一身青衣,身佩长剑,正待忙着迎接宾客。林寒青望着那身被黄色袈裟的老僧,心中暗道:这些人定然是少林僧侣了,久闻少林派乃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,看上来气势果然有些与众不同。

付思之间,忽闻一个高昂的声音,传了过来,道:“武当派掌门,亲率八大弟子赶到。”

林寒青转头望去,只见谷口来路上,鱼贯行来了九个中年道长。

当先一人,留着五络长髯,面如古月,道袍飘飘,一派仙风道骨。

只见李中慧缓缓转过身子,迎身上来,那当先的道长突然停步,稽首一礼,说道:“姑娘可是李盟主?”

李中慧微微一笑,道:“李中慧,道长是……”

那道人稽首微笑道:“贫道武当派玄鹤天正子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原来是武当掌门人,为武林中事。有劳道长跋涉风尘,千里赶来,实叫李中慧难以安心。”

天正子道:“盟主令召,贫道理该应命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掌门人请入谷中坐吧。”

天正子微微一笑,道:“贫道久闻万松谷的大名,今日有幸,得能如谷瞻仰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掌门人身份尊重相是不能经常在江湖之上走动了。”

天正子道:“盟主言重了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日下敌势如何?敝派接得盟主之,已先行派了部分弟子赶来万松谷听候造派,不知是否已经到了?”

李中慧道:“西门玉霜已率领部分人手,赶来此地,也许在这两三日内,就要动手交锋了。”

天正子道:“这么说来,大战已是迫在眉睫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不错,幸好道长和少林派中高僧,都已赶到。”

天正子道:“适才那身着黄色装裟之人,可是少林派掌门人吗?”

李中慧道:“正是普航大师。”

天正子道:“难得,难得,就贫道记忆所及,那普航大师已然三十年未离过少林一步,这一次竟然能亲身赶来,足见盟主的威望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承诸位看得起我李中慧,本应是感激不尽。”

目光一转,瞧见了林寒青,接道:“道长请入谷中待条,略息风尘,明日午时,集会研商对敌大计。”

天正子道:“贫道还有一事,请教盟主。”

李中慧道:“道长只管请问。”

天正子道:“除了少林之外。不知还有哪些门派高手赶到?”

李中慧道:“九大门派,少林和贵派是最先赶到之人。”

天正子道:“除了九大门派之外呢?”

李中慧道:“已有各方豪雄四十八位赶到,现在我万松谷中小息。”

天正子合掌道:“打扰盟主了。”

大步向谷中行去。

只见谷内闪出两个青衣女现欠身迎客,带路而行。

李中慧缓缓行到林寒青的身前,道:“你回来了。”

林寒青只觉她似乎突然和自己陌生了很多,怔了一怔,道:“回来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你又见到西门玉霜了?”

林寒青道:“不错,姑娘何以得知?”

李中慧淡淡一笑道:“这不是很简单吗?如若你不遇上那西门玉霜早该回来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李中慧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她可是又劝你,早些离开这万松谷,找一处安静之地,跳出江湖是非,是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西门玉霜十分自负,大言不惭,这一战她有着必胜把握,看样子,似是已无和解的余地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武功之上,有不得毫厘之差。岂是口舌上能够决定胜负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西门玉霜怎么说。在下就怎么转告姑娘,姑娘信与不信,在下就无法左右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这些话,可都是那西门玉霜口中说出的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除了那西门玉霜之外,在下还见到一个人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什么人?”

林寒青道:“西门玉霜约请的助拳之人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你可知道他的名字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知道,他叫程石公,满头白发,长垂及腰,手中钢杖不下百斤,生性暴躁,出手就要杀人。”

李中慧喃喃自语道:“程石公,程石公,好熟的名字啊……”

林寒青道:“据在下所知,那程石公似是已有二十年以上未曾来过中原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家母定然认识他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不错,他正是因为令堂而来,似乎是很多年前,他曾和令堂动手相得过一次,那程石公败在令堂手中,因此,对令堂记恨甚深,这次重入中原,旨在报昔年之仇。西门玉霜邀他,只不过是一个媒介而且。”

李中慧闭目思索了一阵,道:“最好你能去见我母亲一面,把惊过之情,仔细地说给她听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在下也有此意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西门玉霜似是已决心造成杀劫,在下虽然苦口相劝,但却招致一顿讥讽。”

但闻一个宏亮的声音,传了过来。道:“峨眉派掌门人驾到。”

李中慧道:“白姑娘现已移入听松楼,你先去看看她吧!我还要迎接客人。”

林寒青一抱拳道:“姑娘辛苦了。”

大步向谷中行去。

巨松下一个青衣女婢,闪了出来,道:“林相公要到何处?”

林寒青在万松谷留住时间虽不很久,但大部份女婢,都已和他相熟。

林寒青道:“有劳姑娘带我到听松楼去。”

那女婢应了一声,当先行去。

听松楼僻处在万松谷一座悬崖之下,四面古松环绕。红砖砌成的高楼,突出四面古松之上,绿叶掩映中,可俯瞰万松谷中景物。

那女婢带着林寒青登上石级,立时转身而去。

林寒青抬眼看去,只见楼下木门紧闭,正待举手拍门,木门已呀然而开,尤带稚气的美婢香菊,满含笑容的当门而立,不待林寒青开口,就抢先说道:“快上楼去,我家姑娘早已等得不耐烦了。”

林寒青一面举步登楼,一面说道:“什么事啊?”

香菊道:“这个我就不知了。”

关好木门,抢先带路而行。

登上了三层楼梯,转入了一间布设清洁的雅室之中。

白惜香拥被而坐,长发散乱的被垂在肩后。

林寒青目光一转,退向室角一张松木椅处。

白惜香拍拍木榻说道:“坐近一些,我没有气力大声的说话。”

林寒青大步行了过去,说道:“在下……”

白惜香摇摇头,接道:“先听我说。”

林寒青轻轻咳了一声,把话又咽了回去。

白惜香道:“你瞧到了西门玉霜,她没有伤你,但却冷言热语讽一顿,是不是?”

林寒青听得瞪着一双星目,道:“姑娘如何得知?”

白惜香道:“她要借你之口,转达她心中之言?”

林寒青接道:“那就不对了。我瞧她是已下定决心,造成一场杀劫。”

白惜香道:“她可曾提到了我?”

林寒青道:“提到了,她说大战迫在眉睫,你也是回天之术。”

白惜香冷冷接道:“西门玉霜太低估我白惜香了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林相公,我求你一件事情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只要力所能及,在下无不答应。”

白惜香道:“求求你替我护法五日,我将尽五日工夫,练成一种对付西门玉霜的武功出来,让她见识见识我白惜香的手段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区区五日之内,能练成什么武功?”

白惜香道:“我不但要那西门玉霜大吃一惊,而且也要让那李夫人震骇一下。”

林寒青茫然说道:“白姑娘,你是在说笑话呢,还是说的真真实实?”

白惜香道:“字字出自肺腑,句句是真实之言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好把要我如何替你护法?”

白惜香道:“你守在第二层楼内,不论任何人都不许登楼,包括李夫人和李中慧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好吧!在下就替姑娘护法五日。”

白惜香道:“在这五日之内,你不许离开二楼一步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就依姑娘之意。”

白惜香道:“素梅、香菊,在这五日之中,要助我练功,不能帮你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在下一人足够了。”

白惜香道:“就是这么办了。你去吧!”

林寒青满脸怀疑之色的望了白惜香一眼,缓缓转身而去。

香菊悄然随在林寒青的身后,直下二楼。低声说道:“林相公你答应了替我们小姐护法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是啊!刚才你不是已经听到了吗?”

香菊一跺脚步流下泪来,道:“你为什么要答应她?”

林寒青茫然说道:“哪里不对了?”

香菊道:“你可知道,她练过这次武功之后,那就非死不可了。”

林寒青怔了一怔,道:“有这等事?”

香菊道:“我几时骗过你了,唉!你连我的话也不信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果真如此,在下自是不能答应她了。”

转身向上行去。

香菊一伸手抓住林寒青道:“你不能去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为什么?”

香菊道:“你如去告诉姑娘,她定然知道是我传话给你。那时她非得把我杀了不可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这么严重吗?”

香菊道:“你不知我家姑娘,她外表看起来弱不禁风,但内心却好胜的很,你这样激她,她自然是受不了啦!”

林寒青道:“姑娘之意.应该如何才是?”

但闻素梅的声音,传了过来。道:“香菊妹妹,姑娘要你快些回来。”

香菊顾不得再答林寒青的问话。转身急奔而去。

林寒青望着香菊的背影,转眼消失,茫然出神了一阵。坐在楼梯正中。

茫茫然中,不知过去了多少时光,突然一阵步履声传了过来。

抬头看去,天色已然入夜,一条人影,正举步向上行来。

林寒青霍然站起身子,道:“什么人?”

只听一个娇脆的女子声音应道:“是林兄吗?小妹李中慧。”随着答话,人已到了林寒青的身前。

林寒青右手一伸,挡住了李中慧道:“李姑娘要去何处?”

李中慧道:“去见白惜香。”

林寒青摇摇头,道:“不行,白姑娘现在不见客。”

李中慧怔了一怔,道:“为什么?我有要事,非得见她不可!”

林寒青道:“不行就是不行;她现在无法见客。”

李中慧一皱眉头,道:“怎么?可是病情严重了吗?”

林寒青略一沉吟,道:“白姑娘交代在下,五日之内,不许任何人登楼惊扰她,在下答应了替她护法,自然不能徇情。”

李中慧星目风光,望了林寒青一阵,道:“林兄能够阻挡我李中慧,只怕无法阻拦家母。”

林寒青道:“白姑娘交代过我,任何人不能登楼,那自然包括令堂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素梅、香菊呢?”

林寒青道:“两人侍候白措香,那自是又当别论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一定不能上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除非李姑娘把我林某杀了,或者点了我的穴道,使我没有抗拒之能。”

李中慧道:“林兄说的太严重了。”

转过身子,缓步下接而去。

一宵易过,李中慧竟未曾再来打扰。

林寒青十分忠于职守,一夜就守在楼梯之上。

晨光中,只见两个青衣女婢娜娜而来,送上早点。

但二婢留下早点退下,林寒青却又发起愁来。心中暗道:白惜香练武功,总不能练的连饭也不吃,这早点如何替她送上。

付思之间,身后传过来素梅的声音,道:“林相公,有人送来早点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早点已被在下留下,但不知要如何送上楼去?”

素梅道:“小婢来取。”

急步奔下楼来。

林寒青递过早点,低声问道:“白姑娘要在五天内练出制服西门玉霜的武功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素梅脸色肃穆,缓缓道:“自然是真的了,我家姑娘几时说过假话?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早点要冷了,小婢走啦。”

缓步登楼而去。

四日时光.匆匆而过,林寒青四日夜中,一直守在那楼梯口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6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