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38章

作者:卧龙生

林夫人道:“她比母亲如何?”

林寒青怔了一怔,道:“母亲是说哪一方面?”

林夫人淡淡一笑,道:“武功才智,为娘的是无法和她比了,自然是说年岁了,你瞧为娘和李夫人,哪一个老些?”

林寒青道:“如若母亲要孩子据实而言,那李夫人确比娘年轻多了,不过,李夫人内功精深,驻颜有术,不可同日而语了。”

林夫人接道:“为娘的小了李夫人两岁,如若不是为娘的自废武功,和那李夫人一样的苦苦求进,此刻,不但不会比她老,只怕武功不比她差,至少是在伯仲之间。”

林寒青吃了一惊,道:“是娘自废了武功?”

林夫人道:“不错,娘自应了武功……”

林夫人目光凝注在林寒青的脸上,道:“不但娘自废了武功,而且还误了我儿,如是我儿不受娘拖累,今日武林,定有儿一席之地。”

林寒青茫然说道:“母亲啊!孩儿是越听越糊涂了,母亲可否说的详尽一些?”

林夫人淡淡一笑道:“孩子,你一定要知道内情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身为人子,不知生身之父,叫孩儿还有何颜在武林之中走动?”

林夫人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为娘的自废武功,用心就在希望能摆脱江湖生涯,找一处安静之地,定居下来,埋名隐姓,那知人算不如天算,为娘的虽然自行废了武功,但却仍是无法安静下来,而且几乎丧命在几个毛贼之手,幸得你那恩师,及时赶到,救了咱们母子住命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母亲说了半天,仍未说出孩儿生身之父是谁?”

林夫人的脸上突然一阵青,一阵红的变化不已,显然,她心中亦正在剧烈的搏斗。

林寒青偷眼看去,只见母亲双目之中,泪水盈眶,哪里还敢多问。

足足过了有一盏茶工夫之后,林夫人才长叹一声,举手拭去双目中的泪水,黯然说道:“孩子,你一定要知道?”

林寒青道:“孩儿十数年来,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。”

林夫人道:“我原想不告诉你,但此刻形势不同,我就是想瞒你,只怕也瞒不了好久时光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母亲啊抵是孩子的生身之父,不论他是何等何人,都应该让孩儿知道才是。”

林夫人再也无法自禁,双目热泪,夺眶而出,缓缓说道:“孩子,纵然为娘告诉了你,他也未必会承认你是他的骨肉。”

林寒青呆了一呆,忖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呢?”

双目凝注母亲脸上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林夫人道:“孩子,为娘的都告诉你吧!你以后怨娘也好,恨娘也好,你虽有生身之父,但却无父之名。”

林寒青只觉突然被人在胸前打了一拳,几乎晕了过去,良久之后,才缓缓说道:“那人是谁?”

林夫人突然把两道森寒的目光,移注到林寒青的脸上,道:“你恨他?”

林寒青道:“他欺侮了娘,又弃之不顾,我自然是恨他了。”

林夫人摇摇头,道:“不能怪人家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不能任那人,那是怪娘了?”

林夫人点点头道:“不错,应该怪娘。”

林寒青再也无法支撑,双目中热泪滚滚,夺眶而出,沉声说道:“母亲啊!快些告诉我那人是谁,孩儿快要疯了。”

林夫人缓缓从怀中摸出一方白绢,拭去脸上泪痕,说道:“二十多年前,江湖上有三个才貌绝世的少女,虽然不是同胞妹妹,但相敬相爱之情,虽至亲骨肉,也是难以及得了。”

林寒青拂去脸上泪痕说道:“娘是其中之一?”

林夫人点点头道:“不错,武林中都是称三仙子,为娘排行第二,那位大姐,就是你见过的李夫人了。”

只见人影一闪,李夫人推门而入,冷冷说道:“住口!”

林寒青转眼望去,只见李夫人面如寒霜,眉宇间除隐活动杀机,不禁心头暗中运气,准备保护母亲。

林夫人却是神色镇静的抬头望了李夫人一眼,道:“大姐姐!什么事啊?”

李夫人冷冷说道:“谁是你的大姊姊了!”

林夫人道:“我自废武功之事,你是早已知道,此刻你如想杀我,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。”

李夫人缓缓说道:“我如存心杀你,岂容你活到今天。你认为你待在北岳枫叶谷中,我就找不到你了吗?十几年前,我已得到你的消息,我对你已经是够宽大了。”

林夫人望了林寒青几眼,道:“这二十年来,我一直没有背弃誓言,把昔年之事,说给我的儿子听,但眼下情势不同,整个武林同道,面临大劫,咱们姊妹之间的恩怨怨怨,也正面临着总结,我这作娘的,不忍再骗他!”

李夫人道:“不行,咱们相约有言,一生一世,都不许再提起昔年之事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,突转冷厉,道:“你还记得吗?这誓言是何人提出?”

林夫人道:“小妹提出。”

李夫人道:“你自己立下的誓言,如今体自己又要破坏吗?”

林夫人道:“我只想告诉自己的儿子,而且据实而言,决不为我自己辩护一句,我让他知道,他的母亲,是一位很坏的女人,夺人所爱。”

李夫人摇摇头道:“算了吧!过去的事,何苦还去提它……”

仰起脸来,长长吁了一口气,接道:“我本已立志不问江湖中事,纵然我生养的儿女,也不想管他们了。但现在,我却改变了主意,不忍再看下一代也隐入终身痛苦之中。”

林寒青突然接口说道:“晚辈堂堂男子,如不知生父是谁还有何颜生于人世,家母……”

李夫人接道:“孩子!你如知道了,又能如何?除了痛苦之外,于事何补?”

林寒青道:“生身之父亲情是何等深重,纵然为匪为盗,在下亦是不能不认。”

李夫人摇摇头,道:“孩子,你已成人了,上一代的恩怨,下一代最好别管。”

林寒青道:“父债子还,古有名训,林寒青身为人子,岂有不管之理。”

李夫人道:“你管得了吗?不论武功才智,你们这一代,都无法和一代相提并论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不过有两个人,不在此限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夫人可是说的白惜香和西门玉霜?”

李夫人道:“不错,正是她们两个,你自信比起她们如何?”

林寒青道:“晚辈武功才智,虽然不及白姑娘和西门玉霜,但堂堂七尺之躯,豪勇之气。总是不错输给她们。”

李夫人目光移注林夫人脸上,道:“你的儿子很固执,看来只有你劝阻他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在下只问问我生身之父,难道……”

林夫人高声说道:“孩子,不要说了。”

林寒青眼看母亲脸色胀红,珠泪盈眶,那里还敢再说,立时住口不言。

李夫人冷冷说道:“最好让他出去。”

林夫人对李夫人,似是心中有着很大的畏惧,望了林寒青一眼,道:“孩子,你出去吧!我要与你李伯母谈谈。”

李夫人道:“言重了,这称呼我可是担持不起。”

林寒青突然把目光凝住在李夫人的脸上,缓缓说道:“我母亲不回武功,纵然昔年有开罪夫人之处。还望夫人多多担待,夫人如是定要问罪,晚辈愿代父母受过。”

李夫人道:“你有几条命,一会儿代父替罪,一会儿代母受过,我如要杀你们母子,那也不用等到今日了。”

林夫人厉声喝道:“你当其是长大了,连为娘之言,也不肯听了?”

林寒青道:“孩儿怎敢。”

转身大步而去。

他心中怀着无限迷惘和痛苦,出了室门,守在夹道中的女婢,一直把他送出了太上阁。

一陈山风吹来,挟带着幽幽花香,扑入鼻中。

林寒青仰天长长吁一口气,神志陡然一清。

只听一阵步履之声。传了过来。李中慧急奔而至,望着林寒青,道:“林兄,西门玉霜退走了?”

林寒青道:“退走了。”

转身向前行去。

走了一阵,激动的心情,逐渐的平复下来,心中暗暗忖道:我母亲为什么要自废武功,为什么那样害怕李夫人,这其间自然是有原因。

只听脑际间,闪过母亲的声音,道:“我要告诉自己的儿子。他母亲是个很坏的女人,夺人所爱……”

一缕怀念,自林寒青的心中泛了上来,暗道:难道我那母亲夺了李夫人的所爱,才使她们三个情同骨肉的人,反脸成仇?她们三个妹妹,除了母亲和李夫人之外,还有一人。又是谁呢?那人此刻何在?只觉疑窦重重,便上心来,苦苦思索,竟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他呆呆站着,思索了良久,才想到白惜香,目下所有的人,仍是只有白惜香,可以帮助他解决心中之疑。

心念一转,急急向听松楼跑了过去。

只见香菊手执长剑,挡在楼梯口处,双目中满含怒气,似是要喷出火来。

看到香菊的怒容,林寒青的神志,反而清醒起来,缓缓说道:“香菊姑娘。”

香菊两道满含忿怒的眼神,投注在林寒青脸上,瞧了半天,才道:“林相公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
香菊道:“你跑哪里去了?”

林寒青道:“在下有点要事而去,白姑娘好吗?”

香菊冷冷说道:“就因为你走了,几乎客的姑娘走火入魔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劳你转告白姑娘一声,就说我有要事求见。”

香菊凝目思索了一阵,道:“别人一定不行了。但你林相公,却是叫小婢为难了,你替我守住楼门,我上去瞧瞧着,姑娘能不能够见你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有劳姑娘了。”

香菊轻轻叹点一声,道:“不用说客气话了,只要你好好待我家姑娘就是了。”

林寒青听的怔在当地,不知如何答复。

幸好香菊也没有让他回答之意,转身上接而去,片刻之后。匆匆下楼,满脸歉疚地说道:“对不住啦!林相公,姑娘此刻不能见客,只好等子时过后再说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好吧,在下就在此地等候吧。”

这半宵时光,在林寒青记忆之中,特别漫长,好不容易才等到子时过后。

香菊似是一直很留心着林寒青的事情,子时过后不久,匆匆奔楼来,道:“姑娘清醒了,相公可以登楼去见她啦!”

林寒青应了一声,随在香菊身后,步上了听松楼。

只见白惜香容光焕发。一身白衣。端坐在一张木椅之上。

木桌上烛火熊熊,照得满室通明。

林寒青行前一步,抱拳一礼,道:“恭贺姑娘,大功圆满。”

白惜香道:“香菊告诉我,让你等了很久?”

微微一笑,接道:“在这五日之中,一定发生了很多事,你可是遇上了什么困难?”

林寒青叹道:“一言难压……”

白惜香道:“人生不如意的事,常常是十之八九,不用太过伤感,慢慢的说给我听吧。”

她的口吻,充满着慈爱,但却又那么强劲有力。

林寒青抬起头来,望着白惜香,缓缓说道:“白姑娘,在下遇上了一件为难的事,要请教姑娘。”

白惜香哧的一笑,道:“可是有关你的身世吗?”

林寒青呆了呆,道:“这个姑娘如何知道?”

白惜香道:“说穿了一点也不稀奇,李夫人和我谈过。不过,粗技大叶,不够详尽,你如有事问我,那就得说得详尽一些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当下把自己所知内情,尽都告诉了白惜香。

白惜香听完之后,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你只是想知道生身之父吗?”

林寒青怔了一怔,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白惜香道:“都是你的长辈,你如是了然了又能如何?如若说大错全由令堂所铸,你又将如何处理?”

林寒青呆了一呆,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

白惜香微微一笑,道:“不用这个那个了,整个武林的劫难,都和你们几家上一代怨怨有关,李中慧因缘际会,取得盟主之位,无意中把整个江湖的正邪消长,和你们几家的私人恩怨合而为一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不过,这也不是巧合,你们上一代积结的思想,下一代顺理成章的又把它承担起,而且你们上下两代之间,一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