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40章

作者:卧龙生

白惜香道:“你如肯听我良言相劝,在我们几人之中,你会有最为圆满的一个结局。”

西门玉霜接道:“讲心机,我决然不是你白惜香的敌手。”

白惜香冷冷说道:“听我说下去,不要接口!”

西门玉霜呆了一呆,不再言语。

白惜香道:“首先告诉你一件开心的事,我已经活不过一月。”

林寒青急急说道:“当真吗?”

白惜香道:“字字句句,都是真切之言。”

西门玉霜格格一笑,道:“嗯!白姑娘如是真的死了,这份相思之苦,只怕是够你受了。”

白惜香道:“别说风凉话,我虽活不过一个月,但至少还可活二十天,你和黄山世家之约。我还可以赶得上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你死了之后呢?”

白惜香道:“李中慧心目中别有情郎,只好把林寒青交给你了。”

西门玉霜微微一笑,道:“交给我,你白惜香、李中慧也舍不得啊!”

李中慧冷冷说道:“我已经有了丈夫,如若小妹能逃过这次大劫,立刻就可以请姐姐喝喜酒了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我瞧你很少有这等机会。”

林寒青突然站了起来,道:“我林寒青乃堂堂六尺男儿,你们……”

白惜香摇着手道:“你不要接口好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为什么?我林寒青又不是物品,岂能由你们送来送来送去。”

白惜香道:“唉!这是我们四个人的事,如若我们是两男两女,那也不用这样麻烦了,可惜的是只有你一个男人。”

西门玉霜突然格格一笑,道:“物以稀为贵。”

白惜香摇摇头,道:“不要取笑他。听我说正经事。李中慧情有所寄,我白惜香不过有一月好活,算来算去,只有你们两个人,不把他交给你,应该交给谁呢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如是你的话句句真实,那也得等到黄山大会之后。”

白惜香接道:“姐姐错了,黄山大会之后,江湖上面目全非,小妹以必死之身,为武林中尽点心力,把一场悲惨的杀劫,化为一片祥和喜气,能看你和李中慧,都有着美好归宿,小妹死也瞑目泉下了。”

西门玉霜霍然站起身子,道:“谢谢你一片好心,我西门玉霜是感激不尽。不错,我确实倾心林寒青,但我西门玉霜却不同于别的女人,我不能为了他放弃我父母大仇不报,既不能而全其美,只有择其一而行,我答应你一件事。你死了之后,我将会尽我之能,为你心中情郎效命,让他风云江湖,主盟武林,那时的西门玉霜,将隐身幕后,为他策划,我是个他武林霸业的助手,闺阁中的贤妻,我已言尽于此。咱们不用再谈了。夜寒露重,妹妹身体不好,也该早些回去休息了,姐姐就此别过。”

言罢,转身而去。

白惜香望着西门玉霜的背影,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想不到她竟是如此固执。”

李中慧起身说道:“咱们回去吧,她既然决意一战,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。”

白惜香回顾了林寒青一眼,道:“委屈你了。”

林寒青本想说几句难听之言,但见白惜香满脸愧疚,一片幽凄,竟是难再启齿,微微一笑。道:“此刻,你总该明白了吧,那西门玉霜对我林寒青,谈不上什么情意。”

白惜香茫然地望着夜空。自言自语地道:“上一代三个绝世才女,留下的恩恩怨怨,还未收尾,难道故事还要重演不成?”

李中慧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有些不同,这不能怪我们,你已经表现了最大的气度。”

白惜香摇摇头,道:“西门玉霜有词凭仗,竟敢这般坚持一战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她处心积虑,准备了很多年,自然是有些计划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咱们也该回去。”

白惜香道:“唉!我满怀热诚而来,想不到竟是落得这般下场。”

缓步向前行去。

李中慧低声对林寒青道:“快去扶住她,要用你缕缕柔情,留住。”

林寒青一时之内,不解她言中之意,道:“留住她?”

李中慧道:“不错,如是她真心不愿死去,也许她还有求生之法。”

瞥见白惜香身子一歪,横向一侧倒去。

林寒青急跃而上,一把抱起了白惜香。

白惜香微微一笑,道:“我小时,常常晕倒地上,很久不省人事,醒来看看,竟然躺在床上。这些年来,香菊、素梅和我寸步不离,我已经很久没有跌跤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这样大了,如何还能跌跤?”

白息香黯然一叹,道:“纵然富有四海,锦衣玉食,像我这样的人,活着也是无味的很。”

林寒青心想说几句慰藉之言,但见李中慧紧随身后,只好忍下不言。

三人匆匆回到了万松谷,只见大厅中火炬通明。人影闪动,云集甚多人物。

李中慧低声说道:“又来了助拳之人,林兄请送白姑娘上听松楼,小妹要去招呼一下来人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你是盟主身份,自然该去。”

遂送白惜香直回听松楼。

白惜香伸手从枕下取出一个羊皮册子,道:“你不用走了。”

林寒青吃了一惊,道:“为什么?”

白惜香道:“住在楼下,先看这本书,明日,我开始传你武功,你要澄清心神,不务旁思,尽七日工夫,大概可以成了。”

林寒青摇摇头,道:“在下不比姑娘的才气,七日时间,我可是无能练成绝技。”

白惜香道:“我用金针刺穴之法,助你速成。”

林寒青想到她常把金针刺入穴道之中。以求恢复体力的事,不禁为之一呆,半晌说不出话。

白惜香道:“怎么,你可是很害怕吗?”

林寒青道:“我怕不成。”

白惜香道:“不成也得成,你如不能练成绝技,不但无法在这场大会之上扬眉吐气,而且也无法救出令堂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这和家母何干?”

白惜香道:“如是西门玉霜获胜,结局之惨,那是不用说,但如是李夫人胜过了西门玉霜,她决然不愿把昔年之秘密泄露于江湖之上,自然不会放令堂再离开黄山世家,就像回我母亲一般。一生被囚于黄山世家……”

林寒青呆了一呆,道:“当真?”

白惜香道:“自然是不会错,这次黄山大会,如若能够化为祥和,不但可挽救一次武林浩劫,且可使上一代结的恩怨,一齐化去,但如是一动刀兵,那就难望有美好的结局,不论谁胜,都将产生出唯吾独尊之心。那就难说了。”

林寒青想了一阵,道:“姑娘说的不错。”

白惜香道:“想想此事关系着令堂的安危,想想此事关系着我的生死,你就会用心学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这和姑娘的生死,也有关系吗?”

白惜香道:“为何无关?你如能在黄山大会上扬眉吐气,控制大局,不用我出来,我或可多活两年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当真吗?”

白惜香道:“我几时骗过你了,不过,我只能多活两年。”

林寒青哈哈一笑。道:“两年已经够了。”

白惜香道:“你真要娶一个整日与葯为伍的妻子?”

林寒青道:“嗯!我好好的爱惜你两年。能有两年时光和你相处,我已很满足了。”

白惜香道:“两年时光,弹指即过,以后呢?”

林寒青道:“以后么,我将常伴卿侧。”

白惜香接道:“可是我已经死了啊。”

林寒青微微一笑,道:“我知道你不会死,你将为我活下去,纵然你真的死去,那也不过是你的躯体离开了我,你的音容笑貌,将永远的活在我的心中。”

白惜香脸上笑容如花,双目中却含蕴着两眶晶莹的泪水,道:“我很快乐,但也使我想到了那李夫人的痛苦,因此,我要劝你一件事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什么事?”

白惜香道:“日后如若咱们控制大局,不论令堂受了何筹委屈,咱们也不能对付那李夫人。”

林寒青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好吧!届时我听你吩咐就是。”

白惜香微微一笑,道:“那很好,你现在可以先看看这本书了。”

林寒青满脸欢愉之色,打开书本,仔细的看了起来。

白惜香坐在一侧相陪,神态十分娴静。

那书班很薄,不过一顿饭工夫,林寒青已然看了一遍。

白惜香捧起—杯香茗,缓缓说道:“先吃一杯茶,休息休息,再告诉我的情形。”

林寒青接过香茗,吃了下去,缓缓说道:“这里面的文字,很深奥,我有些看不明白。”

白惜香道:“你才看了一遍,自然是不明白了,再仔细看上两遍,我再慢慢的解释给你听。”

林寒青又继续看了下去。

话不重叙,林寒青在白惜香鼓励之下,一口气把那本武功秘册,读了十几遍。

渐渐的对那记述的内容,增了很多了解。

白惜香合上书册,微笑说道:“现在你要受苦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受什么苦?”

白惜香道:“现在。你要一个人坐在房子里,关起门窗。仔细想想这本书中的内容,如是有不解之处,那就反复推敲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如是仍然想不懂呢?”

白惜香道:“你可以懂得很多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好吧,那就试试着。”

白惜香伸出手去,握着林寒青的左腕,道:“你要一个人孤独的呆在房子里。停上一十二个时辰,不能吃饭,不能喝茶,要全心全意的想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区区一十一二个时辰,弹指即过,算不得什么。”

白惜香道:“十二个时辰之后,我再来看你,那时,你已经熟诵全篇,纵有不解之处,亦必有着很深刻的印象,那时,你再问我,我陪着你一面讲,一面练习,我想六天时间,应该是足足有余了。”

转身而去,顺手带上木门。

林寒青果然依照白惜香的吩咐,仔细思索起来。

七日时光,匆匆而过,白惜香在这七日之中,果然是极尽温柔的对待林寒青,劝他鼓励,无微不至。

第八日午时光景,林寒青竟在白惜香谆谆劝勉之下,熟记下那册子记的天雷三掌和乾坤一剑。

白惜香眼看情郎绝技有成,心中十分高兴,微微一笑,说道:“天雷三掌和乾坤一剑,虽是剑掌至高奇学,但也是最为恶毒的剑掌,有此霹雳手段,必须有慈悲心肠,此刻你虽有小成,但功力火候,都还无法发挥出八成威势,这种武功,如能巧妙运用。可以激发出生命中很多潜力,此后你还要随时习练。”

她一口气说出很多话来,累的喘息不止。

林寒青道:“记下了,这几日来,累苦了你,此刻,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

白惜香道:“七日来,李中慧四度派人请你去前厅议事,都为我挡了回去,今晨她亲自赶来,要你正午时分,赶往前厅。我已代你答应她,此刻已到正午,你快些去吧!”

林寒青道:“在前厅议什么事?”

白惜香道:“大约不外研究对付那西门玉霜的办法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听说这见日中,黄山世家。又来了很多的人,看来黄山这一仗是打定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西门玉霜太过狂妄自负,不肯罢手息争,那也是没法子的事。”

白惜香道:“最好暂时不要泄露出你习练天雷三掌和乾坤一剑的事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这个我知道。”

白惜香道:“刚那你就快去吧!我要去休息一会了。”

缓步而去,林寒青离开了听松楼,急急奔向前厅。

只见大厅桌椅排列,坐满了人,李中慧身居高位,流盼四方。

林寒青目光一转,只见神判周簧、皇甫长风,以及青云观主知命子、李文扬、韩士公等,都已赶到。

只见李中慧微一颔首,道:“林兄请这边坐。”

林寒青大步行了过去,果见李中慧左边两三尺处,有着一个空位,当下自行落了座位。

只听厅门口女婢喊道:“少林掌门大师和武当掌门道长驾到。”

这两大门派,一直主宰江湖数百年。其掌门人的受人尊重,又非其他门派可比了。

林寒青凝目望去。只见一僧一道,并肩而入。

那僧人身被黄色装裟,长眉入鬓,神态庄严。令人望而生畏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0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