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41章

作者:卧龙生

李中慧一皱眉头,道:“什么事?”

那女婢道:“万松谷外,来了一批人,那领头人自称剑王子,不待小婢通报,就闯了进来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你们为何不出手拦阻?”

那女婢道:“他武功高强,出手伤人,婢子们又奉命不能施下辣手,只好让他冲进来。”

李中慧道:“现在何处?”

那女婢道:“已然闯入谷来,只怕就要闯来大厅。”

李中慧举手一挥,道:“知道了,你去吧!”

那女婢应了一声,奔出厅门。

矮仙朱逸冷冷说道:“什么人这样大胆。竟敢自称剑王子?”

周簧道:“剑王之子,自然是要号称剑王子了。”

林寒青心中暗道:那剑王子败在西门玉霜的手下,心中不服,要回南海搬请父母,参加黄山大会,找回他失去颜面,怎的能来的这般快速。

忖思之间,突然步履声响,四个金甲武士,当先而入。

在四个金甲武士之后,紧随着一个衣着华丽,身躯高大的少年。

林寒青目光一转,瞧了来人一眼,果然是那剑王子。

剑王子昂首阔步,行入大厅,见厅中百道以上的森寒目光,一齐投注着他,不禁为之一呆。

他目光转动一下,已瞧清厅中人物,个个都是内外兼修的高人,那股不可一世的傲气,顿然消失甚多。

李中慧冷笑一声,道:“剑王子,见了本座。怎不见礼?”

剑王子打量了李中慧一眼,看她小小年纪,高居首位,当下说道:“李姑娘是何身份?”

韩士公怒声喝道:“当今武林盟主。”

剑王子眼看厅中百只以上的眼神,都微带忿怒的望若他,不禁为之一呆,抱拳说:“剑王子见过盟主。”

他身躯虽然高大,但言语间却不脱稚气。

李中慧道:“你来的很快,令尊、令堂可曾来了吗?”

剑王子道:“小王回程之中,遇见家父、家母的彩舟,故而中途折返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令尊也来了?”

剑王子道:“小王兼程而来,家父母随后就到、快则明日可到,晚也不过三天。”

矮仙朱逸突然接口说道:“令尊的名号是?”

剑王子道:“小王号称剑王子,家父自然叫作剑王了。”

朱逸道:“我问他的姓名,难道他姓剑名王不成?”

剑王子道:“子不言父讳,小王纵然知道,那也不能随口说上。”

朱逸怒道:“如是老夫非要你说呢?”

剑王子冷冷说道:“你是何许人物,敢对小王如此无礼?”

朱逸道:“连你老子也不敢对我如此说话,你这娃儿竟敢如此无礼!”

剑王子厉声喝道:“你这小矮子,如此对待小王,那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举手一挥,两个金甲武士,立时分向矮仙朱逸扑了过去。

朱逸冷笑一声,双掌一分,虚空按出。

不见他如何运气作势,却听两个金甲武士们闷哼一声,齐齐向后退了三步,手捧前胸,蹲了下去。

这矮仙朱逸在江湖之上走动,有如见首不见尾的神龙一般。人人都知他武功高强,可是很少人见过他出手伤人,此刻见他出手一击,有着如此的威势,竟使两个金甲武士,齐齐重伤当场,都不禁为之一呆。

剑王子眼看两个金甲武士,被人举手一击,就蹲了下去,心中虽然震惊,但面子却是难以下台。右手一抬,抽出了背上长剑,冷冷说道:“报上名来,小王剑下不伤无名之人。”

朱逸冷笑一声,道:“好!老夫先把你教训一顿,再找你父亲理论!”

桑南樵突然向前一步,横在两人之间,冷冷说道:“咱们到此,为了相助李盟主,岂可自相残杀?”

朱逸道:“这娃儿小王小王的,叫人听得很不舒服。”

桑南樵道:“小不忍则乱大谋,你朱矮子也是久走江湖的人物,难道连这一点也不明白?”

矮仙朱逸,骄气横生,不论对任何人,都不卖帐,唯独对桑南樵,却是有着甚乡的忍耐,竟然不再和他争吵,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桑兄说的是。”

目光转到剑王子的脸上,冷笑一声,道:“大人不记小人过,老夫不与你一般见识,这笔帐记到令尊头上了。”

桑南樵独目闪光,望着剑王子道:“你怎么说?”

剑王于缓缓把宝剑还入鞘中,道:“小王亦非好勇斗狠之人。”

眼看一场火并的风波,却在桑南樵两句话中平息下来。

李中慧两道清澈的目光,移住到剑王子的脸上道:“剑王子,你来此作甚?”

剑王子道:“小王来此参与大会,见识一下中原武林高人。”

李中慧道:“那是说和我们作对来了?”

剑王子道:“那倒不是。”

李中慧道:“为敌为友,在令尊末到之前,想你也难作主意。”

林寒青低声说道:“盟主领袖天下武林,自然要得有人所难及的气度,不论他来意如何,也该让他一个坐位。”

李中慧略一沉吟,道:“剑王子,不论你来竟如何,但既然到了我黄山世家,总该以礼相待,请坐吧!”

剑王子目光流动,四顾了一眼,缓缓坐了下去。

李中慧道:“这番惊扰,打断了朱老前辈未完之言。老前辈请继续说下去吧!”

矮仙朱逸道:“如是令堂不肯出来,老夫说了也是白说。”

李中慧呆了一呆,不知该如问答复才好,正当难间,瞥见母亲一身白衣,面色冰冷地走了进来。急急说道:“家母来了,老前辈有什么话,可以说了。”

矮仙朱逸回顾了李夫人一眼,缓缓说道:“久违了!”

李夫人冷冷说道:“什么事,非要见我不可?”

朱逸道:“西门玉霜不知从何处打听出现断剑夫人的下落,邀她来此助拳。”

李夫人道:“我早已知道了。”

朱逸道:“什么人告诉你的?”

李夫人道:“不论什么人说的,都是一样。”

朱逸一皱眉头,道:“怕那李东阳故去之后,夫人一直是未有过一次笑容,使昔年的黄山故友,都不敢再来黄山世家了。”

李夫人神色冷漠地说道:“只有这两句话么?”

朱逸道:“在下千里而来,只为传此一讯,却不料夫人早知道了。”

李夫人两道锐利的目光,缓缓由朱逸的脸上,移往周簧身上,说道:“他如不是交了你们这几位好朋友,也许还好好的活在世上。”

转过身子,缓步而去。

李中慧急急说道:“母亲留步。”

李夫人回过身子,冷冷说道:“什么事?”

李中慧道:“天下英雄、各派掌门,都对母亲十分敬仰,还望母亲留此商讨大局。”

李夫人道:“你已经带给我很多烦恼了,难道还觉着不够吗?”

目光转到剑王子的身上,道:“这人是谁?”

李中慧道:“剑王子。”

李夫人脸色一变,但一刹那间又恢复了镇静之容,冷冷道:“你自称剑王子,令尊定然是自称剑王了。”

剑王子道:“不错,家父正是剑王。”

李夫人肃然的脸上,闪掠一抹杀机,道:“令尊可是也要参与这场黄山人会吗?”

剑王子道:“家父和家母都将亲身来此。”

李夫人道:“那很好。”不再理会剑王子,转身而去。

桑南樵冷冷对朱逸说道:“朱矮子,李夫人来过了,你得到了什么结论?”

矮仙朱逸道:“唉!自从李东阳故世之后,李夫人越变越怪了。”

桑南樵道:“照老夫的看法,就咱们厅中之人,只要人人奋勇,不畏死亡,那是足可以和那西门玉霜对抗了。”

目光转往李中慧的脸上,缓缓说道:“李盟主,老朽有几句话,不得不先行说明,免得盟主调动人手,有所不便。”

李中慧道:“老前辈尽管请说。”

桑南樵道:“老朽今日到此助战,并非因为你是盟主身份,不论何人,主盟武林,都和老夫无关,我已是退休之人了,所以闻讯赶来,完全是先主遗命,在老朽的眼中,你还是玄皇教主,因此,老朽带了玄皇教中精锐而来。”

李中慧点点头,道:“这个我知道。”

桑南樵道:“知道就好,你在调配人手方面,可把玄皇教算作一股独当的一面力量,由老朽率领拒敌。”

李中慧道:“老前辈豪情侠肠,一诺丁金,实教晚辈佩服得很。”

桑南樵独目神光一闪,缓缓说道:“你已为天下英雄推为盟主,自是无暇再兼顾玄皇教中事务,先教主死后老朽更是万念俱灰,这次大劫过后,不论玄皇教还有多少活着之人,你也该召集他们聚集一堂,宣布解散玄皇教,你是教主身份,别人无此权力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好,就依老前辈的高见。”

桑南樵不再多言,缓步退到一侧。

厅中群豪,不解内情的人,心中暗暗忖道;“原来那玄皇教是桑南樵在主持,那是勿怪神秘难测了。”

李中慧一双清澈的双目,缓缓由大厅中群豪脸上扫过道:“诸位之中,哪一位还有高见,还请提出。”

她一连问了数声,不闻群豪相应,立时高声接道:“哪一位觉得我李中慧年纪幼小,难主大事,不愿从我之命,听我之令,请先行说明。”

厅中群豪,相互望了一阵,久久无人接口说话。

李中慧道:“好!诸位既然如此捧我,此会到此为止,容我思虑了诸位高见宏论之后,再妥拟拒敌之策,分别转达诸位。”

厅中群豪的目光,一齐投法到李中慧的脸上,久久无人接口。

李中慧微微一笑,道:“大敌当前,还望诸位能够同心齐刀。共御强敌,黄山世家,人手不多,如有接待不同之处,望各位多多包涵。”目光一掠李文扬,接道:“诸位如有什么需要,请找家兄。”离开首位,缓步出厅而去。

林寒青已得了白惜香的嘱咐,西门玉霜未犯黄山之前,暂时不要去见母亲。心中虽然焦急,但也只好强自忍耐下去,离开大厅之后,直回听松楼。

白惜香迎到了楼梯口处,柔媚一笑,道:“李中慧如何决定?”

林寒青道:“此刻还无人知道她心中计划,但她似是已胸有成竹。”

白惜香捧过一杯香苦,缓步走到了林寒青的身侧,柔言说道:“喝杯茶,休息一下,再慢慢告诉我。”

林寒青接过香茗吃了,把厅中群豪商议的拒敌之事,仔细的讲了一遍。

白惜香站在林寒青的身侧,一直很用心的听着,直待林寒青说完经过,才微微一笑,道:“李中慧已有她自己的主意,她要振作起盟主的身份。”

回身行到一张木椅旁侧,坐了下去,接道:“目下的情形,表面十分平静,实则是十分混乱,错杂的恩怨,使这场黄山大会变的异常微妙,这是一项智和勇的决斗。”

长长吁一口气,又笑道:“林郎,好好的用心练那天雷三掌和乾坤一剑,我要你在这场黄山大会之上,一鸣惊人,使天下英雄感觉主宰江湖命运的人,又从女子手中,交还了男人。”

林寒青口齿启动,似要问话,但却被白惜香摇手拦阻,抢先说道:“不耍多问,你现在不能分心,知道的越少越好。”

林寒青微微一笑,道:“在下悉听姑娘安排。”

白惜香道:“当然啦!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,难道还会害你。”

数日时光,弹指即过,林寒青独处一室练习剑掌,全神贯注,不知几度日落日出。

这日,天色初前时分,白惜香推门而入,笑道:“林郎,练习的怎样了?”

林寒青道:“已觉出有些进境。”

白惜香道:“那很好,今日也许要你一显身手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怎么?今日已是黄山大会之期?”

白惜香点头说道:“不错,李中慧在这几日中,似是突然增强了很多信心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为什么?”

白惜香道:“因为她一直未来看我。”

林寒青双目盯住在白惜香的脸上瞧了一阵,只见她苍白的脸上,微泛起了一层红晕,精神似是好了很多。微微一笑,道:“近来,你身体好一些吗?”

白惜香道:“嗯!好了很多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你虽然武功大进,但知道内情的人,实是不多,李中慧也不会对你重视,不会给你重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1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