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42章

作者:卧龙生

两人边走边谈。不觉间已到万松谷大厅外林墙之边。

李中慧停下身子,回头欠身说道:“已经到了,姐姐请入,厅中坐吧!”

西门玉霜停步不前,四下打量了一眼,道:“这四周纵横林墙,隐隐含八卦之位,可是令堂植下的吗?”

两人言语所指天南地北,根本是格格难入。

李中慧淡淡一笑,接道:“这些林墙都是极难长成的龙松,已有百年以上时间。”

西门玉霜不再多问,举步在向大厅之中行去。

大厅中数十张八仙桌,都已摆上了酒菜。

李中慧道:“妹姊请邀随来的高人入座吧,每一桌上,都有小妹这边四人奉陪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同桌而饮,酒菜相迎,乃是小妹该尽的地主之谊。”

西门玉霜抬头四顾,道:“我该坐哪一席?”

李中慧扬手指着靠后壁一席,说道:“姊妹自应尘首席,小妹奉陪。”

西门玉霜摇头说道:“如是照着姊姊的意思,咱们此刻还是在各出绝招的生死关头,这些酒席,未免是太麻烦了。”

李中慧淡淡一笑,也不答话。

西门玉霜直奔第一席首座客位,自行坐了下去,问道:“李盟主!这桌上,除了你我之外,还有何人?”

李中慧道:“妹姊请就所属中,再选三人入席,小妹再决定奉陪之八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令堂来不来?”

李中慧道:“家母于酒宴之后,自会现身相见。”

西门玉霜低声对身后随行小婢,吩咐了两句,一个女婢转身疾奔而去。

李中慧低声说道:“姐姐请哪些人坐此首席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除我之外,还有断剑夫人、程石公、五毒宫主。”

李中慧一皱眉道:“五毒宫主也来了吗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五毒宫天下皆知,但见过五毒宫主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了。”

李中慧道:“那五毒宫主,可是叫百毒仙子?”

西门玉霜摇摇头,道:“不是,百毒仙子不过是五毒宫主座下的三大弟子之一。”

李中慧心中暗道:这西门玉霜果然厉害,五毒宫主竟也被她请到了。口中却道:“沾姊姊的光,今日让小妹开开眼界,会会高人了。”

西门玉霜微微一笑,道:“李盟主准备要何人奉陪?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还有几句话,姐姐得事先说明,别要出了事,又怪姊姊我了。”

李中慧心中暗道:这西门玉霜又不知要耍什么花样了?当下说道:“什么事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断剑夫人、五毒宫主和那程石公,都非我的属下,对我而言,他们都是客席地位,我对他们的约束之力不大,而且这几人的脾气很坏,因此,你在选陪客时,还望多多别留心一下,万一他们在宴席之上,想起一两种助兴的花样,陪客接不下来,可别怪姐姐我事先没有说明。”

李中慧道:“多谢姊姊关照了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不用客气,你好好的想想人选。”

李中慧回顾了身边追云一眼,道:“去请矮仙朱老前辈和玄皇教的桑老前辈……”还有一人却是沉吟难决。

追云知她话来说完,只好在一旁等候。

李中慧正感为难当地,突闻一个娇脆的声音接道:“小妹也是嘉宾,怎的竟不为我安排一个席位?”

西门玉霜转眼望去,只见白惜香手扶在素梅肩上,缓步行了过来。

她也不待李中慧起身相让,大步行到首席之上,靠着李中慧坐了下来。

西门玉霜望了白惜香一眼,只见她容光焕发,气色竟然比过去好了甚多,心中暗叫奇怪,口里却笑道:“白惜香,你终能冲破了死亡之关,看你气色,恐怕要丧命百岁了。”

白惜香笑道:“好说,好说,都是你西门玉霜之赐。”

西门玉霜听她直呼自己姓名,心中微生怒气,冷笑一声,道:“你气色虽然不错,但印堂晦暗,只怕立刻有杀身之祸。”

白惜香笑道:“生死由命,小妹也不放在心上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你看的很开啊!”

白惜香道:“舌敞chún焦,劝不醒执迷不悟之人,小妹只好来凑凑这场热闹。”

李中慧看两人词锋相对,深恐吵了起来,急急说道:“有什么话,待酒席过后再谈不迟。”

白惜香举手对身后随行的二婢一挥手,道:“此刻没你们的事了,你们去吧!”

二婢应了一声,齐齐向后退去。

追云仍在李中慧身侧,眼看白惜香坐了下去,只好低声问道:“只请那朱、桑两位老前辈来?”

李中慧道:“不错,快快去吧。”

西门玉霜望了李中慧一眼,道:“李盟主,白姑娘坐在这里太危险了。”

李中慧明知故问,淡淡一笑,道:“什么危险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白姑娘没有自卫之能,别人也还罢了,但那五毒宫主,满身剧毒,如若他要开上一个玩笑,伤了姑娘,岂不是桩大大憾事。”

白惜香微微一笑说道:“嗯!这倒不劳西门姑娘费心了,方一我被那五毒宫主所伤,那只怪小妹学艺不精,死而无撼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说的好生可怜,你弱怯怯的,看上两眼,就叫人忍不住心生怜惜,如是受了毒伤,叫我这做姊姊的如何忍得下心?”

林寒青早已得了白惜香的授意,不待李中慧下令,就抢在紧邻首座分侧一座席位上坐了下来,耳闻西门玉霜处处羞辱白惜香的话,心中大是气岔,暗道:你明知她身体娇弱,又为何这般激讽于她?

只见白惜香举手理了一下秀发,柔媚一笑,道:“西门姑娘可知士别三日,刮目相看这句话吗?等一会那五毒宫主要放用毒物,小妹就抓他过来,给姊姊瞧瞧。”

西门玉霜看她神色镇静,毫无不安之状,似是已经胸有成竹,道:这丫头如此镇静,真叫人难测高深了。

付思之间,只见追云带着矮仙朱逸和桑南樵,大步行了过来。

这两人一个奇矮,一个满脸疤痕,和几个美艳绝伦的少女坐在一起,大不调和,显得美者愈美,丑者愈丑。

朱逸是一脸冷漠之色,落座之后,一直抬头望着屋顶,美色当前,竟是不瞧一眼。

桑南樵微闭独目,正襟危坐,似是老僧入定一般。

秀逸端庄的李中慧,风情万种的西门玉霜,以及那娇柔动人的白惜香,早已使大厅中敌我群豪,大部分看得心放摇摇,但坐在三女身侧,鼻息间可闻香泽的十方老人桑南樵和矮仙朱逸,竟是瞧也不瞧三人一眼,这两人定力之深,也算得举世少见了。

李中慧道:“妹姊的人,怎的还不来入座?”

西门玉霜微微一笑,道:“急什么呢?我已说过,这三人都不是我的属下,对姐姐的话,也未必肯听,等一会他们若冒犯了盟主,还请多多包涵。”

说话之间,瞥见一个青衣女婢带着三个奇装异眼的人,走了过老。

当先一人,白髯白发,手执拐杖,正是那程石公。

居中一人头挽宫髻,身着一件又宽又大的紫袍,面色苍白,背插长剑,看上去叫人无法分辨出是男是女。

西门玉霜微微一笑,道:“诸位只怕都闻名已久,这位就是那五毒宫主了。”

李中慧站起身子,微一颔首,道:“宫主请坐。”

那非男非女,头挽宫髻的人。冷笑一声,也不答话,大模大样的紧随程石公坐了下去。

最后一位是身着绿衣的中年妇人,面目娇好,但却一脸冷若冰霜的神情。

西门玉霜笑道:“这位是大名鼎鼎,武林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的断剑夫人。”

李中慧一欠身,道:“久闻大罢了。”

断剑夫人冷冷地望了李中慧一眼,道:“你是李东阳的女儿?”

李中慧道:“不错,晚辈名叫李中慧。”

西门玉霜格格一笑,道:“当今的武林盟主。”

断剑夫人冷冷说道:“老身已息隐甚久,武林盟主也好,江湖盟主也好,都和老身无关。”

李中慧尴尬一笑,想不出回答之言。

断剑夫人不闻李中慧回答,淡淡一笑,又道:“令堂身体好吗?”

李中慧道:“托老前辈的福,家母很好。”

断剑夫人道:“那就行了,要是她得个急病死了,老身岂不白跑这一趟?”

李中慧一皱眉头,道:“老前辈纵然和家母有些过节,但也不能在背后出口伤人。”

断剑夫人缓缓坐了下去,道:“伤了她又将如何?”

李中慧道:“背后出口伤人,岂不有失老前辈的风仪。”

断剑夫人双目中神光电闪,逼住李中慧脸上,冷漠地说道:“待会儿杀了令堂之后,再好好的教训你语无论次。”

西门玉霜伸手指着白惜香,道:“这一位白惜香姑娘,绝世才女,盖世英雄,李盟主敢召开英雄会,全在这位白姑娘策划之功。”

白惜香微微一笑,也不答话。

五毒宫主看了白惜香一眼,道:“难得的很,等一会我向白姑娘讨教一二。”

白惜香仍是微微一笑,默然不语。程石公伸出右手按在桌面之上,怒道:“有什么好笑的?笑得老夫恼起了,敲了你满口牙齿。”

西门玉霜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白妹妹,你笑的太迷人了,难怪这位程老前辈动火。”

白惜香道:“多谢两门姊姊夸奖。”

李中慧眼看五毒宫主、断剑夫人,各具怪癖,再要拖延下去,只怕是难免冲突起来,回头对身后女婢追云说:“吩咐群雄就坐。”

追云应了一声,高声说道:“盟主有令,请诸位入座。”

聚会于黄山世家的群雄,听得追云之言。依序入座,但随着西门玉霜的人,却是不肯听从,仍然站着不动。

李中慧望了西门玉霜一眼,道:“酒菜将冷,诸姊妹下令他们入席吧!”

西门玉霜回顾了身侧一个婢女,道:“告诉他们,李盟主的盛情,咱们不能辜负,请他们入席吧!”

那女婢应了一声,探手从怀中摸出一面绣有梅花的小旗,摇挥着说道:“西门姑娘有令,请诸位入席。”

一声令下,群豪皆遵,纷纷入席而坐。

西门玉霜望着李中慧道:“什么时候,妹妹能使我这梅花旗指令的群豪,尽告听你之命,你这武林盟主,才算名符其实。”

白惜香道:“那一日为期不远。”

西门玉霜淡淡一笑,道:“不知何年何月?”

白措香道:“慢则明日午时之前,快则今日日落时分。”

西门玉霜:“我看只怕未必。”

白惜香笑道:“但愿小妹幸未言中。”

李中慧端起酒杯,道:“四位贵宾,都是百年难遇的英雄人物,小妹先敬一杯。”举杯一饮而尽。

断剑夫人举起杯子沾了沾chún,就放了下来,西门玉霜和程石公,却各自干了杯酒。

五毒宫主望了眼前酒杯一眼,道:“这种淡酒,喝来无味得很。”伸手从袍袖之中,取出一条活生生的蜈蚣,放在酒杯之中。

那蜈蚣全身油光,放入酒中之后,整杯酒立时变成了紫黑之色。

五毒宫主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连那条活生生的蜈蚣,也一齐吞入了腹中。

李中慧看他生吞毒物,有如吃面条样的简单容易。心中大是骇然,暗道:“此人不知练的什么毒功,如此生食毒物?”

只见那五毒宫主,又从袖中拿出一条蜈蚣,曲指一弹,送到了白惜香的杯中,道:“这位姑娘才慧绝世,想来是无所不能,在下理应先敬一杯才是。”

白惜香望了酒杯一眼,酒色已然变成深紫色,淡淡一笑,道:“小妹未曾学过生食毒物的武功,吃了下去,只怕当场毒死。”

五毒宫主冷冷说道:“如若一个人,命中注定了要被毒死,不吃毒酒,也要被毒物生生咬死。”

白惜香笑道:“你看看小妹命中是怎样一个死法?”

五毒宫主道:“我瞧你该中毒而死。”

白惜香举手理一下鬓边散发,正想伸手去拿酒杯,突然一支手伸了过去,抢去白惜香面前酒杯。道:“老夫试试看这蜈蚣之毒,是否能真的要人之命?”

林寒青抬头看去,只见那端着那杯毒酒的人,正是十方老人桑南樵。

只见他举起酒杯,咕嘟一声,连酒带蜈蚣,吞了下去,缓缓把酒杯放在桌上,道:“我还当蜈蚣之毒,足以制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