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06章

作者:卧龙生

素梅仔细的把舱中搜了一遍,仍是不见人迹,不禁犹豫起来,暗道:这棺木之中,是否是夫人遗体,很难预料,如若不是夫人遗体,我把它运入理在居岂不是中了西门玉霜的诡计,如是弃置不管,又怕是夫人。

她久年追随白惜香,智慧增长甚多,但对西门玉霜此举的用心,仍是无法猜想出来,暗暗叹息一声太学,设庠序,以利于政治统治。著作存《董子文集》、《春 ,忖道:此事只有姑娘能够解得其之谜,偏巧她又熟睡未醒。

只听香菊的声行传了过来,道:“素梅姊姊,那舱中可有棺木么?”

素梅遥遥应道:“有。”

香菊道:“那棺木中可是夫人的遗体?”

素梅道:“棺木上写了夫人名号,但究竟是与不是,却是难以料断。”

香菊道:“你不会打开瞧瞧么。”

素梅道:“棺木已经封了起来。”

香菊道:“我上船瞧瞧再说。”

素梅心知香菊来了亦是白来.她年纪较小,见识不如自己广多。

付思之间,香菊已登上木舟,直入舱中。

此女稚气未脱,尚保持一片纯洁,见得那棺木上的字迹,不禁流下泪来,扑身拜倒地上。

素梅右手一伸,抓住了香菊左臂,道:“快些起来,这棺木中是不是夫人遗体,还难预料,也许是那西门玉霜的诡计。”

香菊一挺而起,拭去脸上泪痕,道:“不错,别要我白哭一场,那棺木之中不是夫人,那才冤死了。”伸手抓住棺盖。。

正待暗运内功,打开棺盖瞧瞧,素梅突然伸手接住香菊玉腕,道:“菊妹不可造次。”

香菊茫然说道:“不打开瞧瞧,如何能够知道内情?”

素梅道:“咱们先把棺木运入埋花居中再说。”

香菊缓缓放开手,道:“好吧!姐姐见识,一向强过小妹。”

两人一齐动手,把那小舟划到岸边,把棺木抬上岸去又把小舟谁离水道,任它飘去。

林寒青望了那棺木一眼,慾言又止。

素梅低声对香菊说道:“发动机关,那西门玉霜既然知晓了咱们居住之地,难保不会再来。”香菊伸手在一块巨石后面一推,登时响起一阵轧轧之声,但很快的又恢复了平静。

林寒青看水道不见异样,不禁大奇,问道:“机关发动了么?”

素梅道:“这机关设在水底和两壁石问,虽然发动了,亦是看不出来,但如有人或部支经过水道,自会触上机关,船毁人亡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伸手接在棺木之上,接道:“如有人躺在棺木之中,岂不是轻易混了进来么?”暗运真气,借势把内力传入棺木之中。

素梅接道:“这个小婢亦曾想到,但又害怕这棺木中万一是夫人遗体,如任它飘流湖中,沉入水底,岂不是终生大恨么?”

林寒青隔木传力,觉不出棺木中有何反应,不禁心中一动,暗道:“那西门玉霜为人,阴毒绝伦,她既然白惜香视作劲敌,必慾除去而后快,但又为白惜香气势震骇,不敢随便出手,说不定真的会找上玄衣龙女,暗施毒手,一念及此,不觉间由心底泛起一缕寒意,这西门玉霜既摇找上白惜香的母亲,又何尝不能到北狱枫叶谷去,找上良己母亲?”

香菊眼看林寒青扶着棺木,呆呆出神,一语不发,忍不住说道:“喂!你发的什么楞,咱们三个人,难道还怕她一个人不成。”

林寒青缓缓取开放在棺木上的右手,道:“那西门玉霜诡计多端,武功高强,咱们三人也不是她的敌手,两位姑娘要小心一些才是。”

香菊眨动了一下大眼睛,道:“打什么紧,我们打开棺木之前,早些准备,只要发觉她不是夫人,就立刻施下毒手,给她个措手不及。”

她自信这几句话,说的十分聪慧,故意把声音提得很高,想使那棺木中人一起听到。

素梅、香菊,年龄虽然相差无几,但性格却是大不相同,素梅老成持重,显得十分成熟,香菊却是稚气未脱,一派突或纯洁。

林寒青也不知她想的什么法子,唯恐多言泄密,也不再多追问。

但见两人抬着棺木,一口气行到竹楼前面,把棺木放在一片空地之中。

香菊一翻腕,唰的一声,抽出背上长剑,递向林寒青道:“你拿着。”

林寒青接过长剑,还未来得及问她,香菊已转身奔入室中。

片刻之后,手中拿着一个铁凿出来,说道:“素梅姊姊,你和林相公各执长剑,守候棺旁,我来开棺木,如是棺木中不是夫人,你们就立刻把他乱剑分尸。”

她自觉这办法想得十分妥当,也不管林寒青和素梅是否同意,扬起手中的铁凿。划开密封,暗支内力,唰的一声,掀起棺盖。

凝目望去,只见棺木中躺着一个青衣妇人,乱发覆面,掩去了眉目,无法看得真切。

香菊伸手探入棺木中,正待拨开那青衣妇人脸上的覆发。突听素梅娇声喝道:“香菊不可。”

香菊缩回手来,道:“怎么啦?”

素梅道:“如若这人不是夫人,你这般冒险伸手去,必将被她扣住脉穴,那岂不是使我们无法下手了么?”

香菊道:“姊姊说的不错。”

素梅暗运动力,长剑探入了棺木之中,用那森寒的剑尖,拨开那青衣妇人脸上覆发。

林寒青和那玄衣龙女,匆匆一面,记得不甚真切,但素梅、香菊应是一望既知,哪知事情竟然是大出人意料之外,只见两人四道目光,盯在那青衣妇人脸上瞧看,良久一语不发。心中好生奇怪,忍不住问道:“这是不是白夫人?”素梅手中的长剑,剑尖仍然指着那青衣妇人的咽喉要害。香菊一皱眉头,道:“有些像,但又有些不像。”

林寒青奇道:“怎么?你们不认识白夫人么?”

香菊道:“谁说不认识了,只是不能确定这人是不是?”

林寒青暗道:“那有这样笨的人呢?身为人婢,连夫人都不认识?”心中突然一动,道:“在下不方便查看好人遗体,你们两位查查看她有没有伤痕。”

香菊道:“如是受的内伤,瞧不出来,又该如何?”

只听素梅冷冷接道:“不用瞧了,这人不是夫人,快些合上棺盖,将棺木和尸体,一起烧了。”

香菊不知素梅是故意用的诈语,当真应了一声,伸手拉棺盖。

素梅看她当真的推动棺盖,心中暗暗叫苦,但又不能立时把诈语揭穿,只好抽回长剑。

就在香菊将要合上棺盖时,突觉一股强猛之力,直冲而上,香菊只觉双腕一麻,棺盖激飞而落直飞上七八尺高。

紧随道那飞起的棺盖,跃飞起一条人影。

待那棺盖蓬然摔落实地,棺木旁却悄然站着一个活生生的青衣妇人。

只见她扬理一下散乱长发,笑道:“死丫头,好很的心啊!想活活把我烧死。”目光一掠林寒青,道:“嗯!你竟然恶得下心,袖手旁观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果然是你,西门玉霜。”

西门玉霜伸手在脸上一抹,恢复了本来面目,笑道:“不错啊!我没有见过玄衣龙女,只是听人说过她的长相,扮得不太像。只好用头发覆在脸上,想混充一下,想不到却被你们瞧了出来。”

林寒青冷冷说道:“白姑娘今天不见客,你混来此地作甚?”

西门玉霜咯咯大笑,道:“嗯!是不是病的不能动了。”

林寒青心头以震,暗道:“这女人果然厉害,正是白姑娘一位劲敌。”

幸好他脸上五颜六色,疤痕纵横,虽然有些惊愕之情,也瞧不出来,略一沉吟,答道:“白姑娘学博古今,技拟天人,斗智斗人,你都非她之敌,她不见你,只不过……”

西门玉霜冷锐的目光,一直盯在林寒青双目之上,接道:“不要避开正题,答非所问,告诉我那白惜香是病势流量呢,还是已经死了?”

香菊怒道:“我家姑娘好好活着,你为什么要咒她死了?”

西门玉霜微微一笑,道:“那最病势沉重了?”

素梅、香菊,都知姑娘近来病热转剧,林寒青心中更是明白,白惜香随时随地可能气绝而死,是以,西门玉霜这等单刀直入的一问,三人一时打都不知如何回答?

西门玉霜仰起脸来,望着碧天,笑道:“你们也不用在我面前施诈了,其实不问你们,我心中也明白,白惜香决然活不过今明两天。”

林寒青暗自忖道:“白惜香身染绝症,只要是精通医理之人,都该看得出来,但如说能够算准她死亡之前,那就非同小可了。但西门玉霜却能一言道破,届非毫厘不差,但看情形,大变确在她预言之中,此人既是有如此能耐,不知何以竟不敢和白惜香当面动手,其实她只要一掌一指之力,即咳把白惜香置于死地了。”

只见西门玉霜淡淡一笑,道:“你们三个合起来,也不是我的敌手,这一点,你们都该有自知之明,还不收起兵刃,难道真想和我打一架么?”

香菊道:“我如早知是你,就该把你我到湖中才是。”

西门玉霜笑道:“可惜现后悔已不及了。”

林寒青当先弃去手中长剑,道:“她说的不错,咱们合起来,也不是她的敌手,两位姑娘,也不用再存侥幸之心。”

素梅缓缓丢了手中长剑,道:“你装死混入埋花居来,究竟面何用心?”

西门玉霜笑道:“带我去见姑娘,再说不迟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我等已再三说明,白姑娘今夭不见客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那她何时见客?”

素梅道:“你明日再来就是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往返劳累,不如我留在这里等她一夜。”

香菊怒道:“厚脸皮,那有强留强住的客人?”

西门玉霜脸色一变,冷冷说道:“小丫头,口舌干净一点,惹得我动了怒火,有得你苦头吃。”

她娇美绝伦,艳丽无匹。笑时媚态横生,发怒时却别有一股震慑人心的气度,双目中暴射出的神光,有如冷电中夹着霜刃,逼射在香菊脸上,只瞧得香菊打了一个冷颤,垂下头去,不敢多言。

林寒青眼看已成僵局,生恐香菊出言不慎,招惹起这个女魔头的杀机,急急接口说道:“好!你如若不怕激怒白姑娘。尽管留在此地就是。”

西门玉霜怔了一怔,道:“她在何处?”

林寒青道:“未得白姑娘允许之前,不便奉告。”

西门玉霜笑道:“我如答应了她的要求,岂不是化敌为友了么?”

林寒青心中暗道:“她连番挫折在白惜香的手中,心中实已对她在着极深的畏惧,如若能够动用恰当,或可畏服这个女魔头,使她不敢擅发野性。”

心念转动,突然想起了三十六计“自欺欺人”,忖道:我必得先欺骗自己,才能装作的维妙维肖,使她相信。

西门玉霜看他久久不言,若有无限心事,忍不住说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林寒青长叹一声,道:“白姑娘确实病的很重。”

素梅、香菊齐齐一惊,四道目光中,充满着惊恐,望着林寒青。

西门玉霜回顾了二婢一眼,挥手说道:“你们两位下去吧,我要和林相公谈谈。”

素梅一螫柳眉儿,道:“林相公,你……”林寒青生恐她说得了嘴,泄去隐密,破坏了自己的计划。急急接口说道:“西门姑娘,此来并无恶意,两位姑娘清退回去吧!”

香菊还待讲话,却被素梅一把拉住,回身而去。

林寒青目睹二婢去远,才长叹一声,接道:“据白姑娘告诉在下,她必得三日静养之后,才可从死亡之中。挣得生机,唉!不过,据在下所见,只怕是生机茫茫,难有希望。”

前几句话,意在布谋,后两句却是字字出自肺腹,但感双目一阵酸楚,涌出两眼泪水。

西门玉霜默然不言,一对秋波,却不停在林寒青脸上转动,良久之后。才缓缓说道:“她说话之时,脸上神色如何?”

林寒青心中暗道:“此人聪慧绝伦,这简简单单一句话,必有深意,不知要如何回答才好。”

西门玉霜接道:“据实告诉我,我就可以告诉你她能不能由必死中取得生机。”

林寒青只怕迟延时间过久,引起她的怀疑,随口答道:“谈话声音很低,神情一片黯然。”

西门玉霜颦起了柳眉儿,道:“仔细想想看,是不是这付模样?”

林寒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