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07章

作者:卧龙生

素梅、香菊二婢心知姑娘病势沉重,死亡不过是早晚之事,但两人又不愿说出一个死字,却用睡眠之称,代替死亡之意。

香菊那红里透白的粉颊上,不觉间也淌下两行泪水,低声说道:“要是姑娘睡着了,我就留在那里陪她了。”

素梅点点头道:“好吧!我们尽量的拖延时间,直到不能拖,如若那西门玉霜万一离去,我就到石室中去留看你和姑娘。”

这几句听来平淡之言,但却是人性最崇高、最纯真的友爱表现。

林寒青虽然是默默无言,但他内心中却是感慨万分,只觉巾帼中情操友爱,万胜须眉千倍。

香菊举起衣袖,拂拭下脸上的泪水,嘴角泛起了一个平静的微笑,没有畏缩,没有留恋,那该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笑容,充满了真和美。

她微微的摔动了一下衣抽,柔和说道:“梅姊姊,林相公,我去了,你们多多保重。”

缓步登楼而去。

素梅望着那逐渐消失的背影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其实,此刻的言语,已然多余,生离死别之苦,无声胜有声。

林寒青黯然叹息一声,站起身来.道:“我去和那西门玉霜扯谈几句。”

他很想安慰素梅几句,但觉世间所有的言词,都无法表达他的心意。只好忍了下去。整整衣冠,缓步对西门玉霜行去。

西门玉霜端然而坐,微闻双目,目光下只见那粉额泛红。娇艳如花。

她似是已入了忘我之境,林寒青行近了她的身侧,她仍是若无所觉。

林寒青停下脚步,缓缓在她对面坐了下来,低声叫道:“西门姑娘。”

西门玉霜睁动了一下微闭的双目,笑道:“嗯!有何指教?”

林寒青道:“你守在埋花后,坚不离开,可是想看看白姑娘的尸体?”

西门玉霜眨动了一下大眼睛道:“怎么?她已经死了么?”

林寒青故作轻松的笑道:“还没有,她说过,要为你多活几年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我相信她是当代武林第一才人,但我不相信她真能改变变死亡命运。”

林寒青心中暗道:她武功、才智.无不强我甚多,如是没有一些根据,和她胡诌,只怕要露出马脚,必得说出事实才是,当下说道:“你既然料定那白惜香非死不可,可知她患的什么病?”

西门玉霜怔了一怔,道:“不知道,但那总归是一种绝症,无法救葯的绝症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这未免太笼统了,如是姑娘想知道,在下倒可以奉告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好吧!我洗耳恭听就是。”

林寒青道:“白姑娘患的是’三阴绝脉’。”

西门玉霜双目圆睁道:“‘三阴绝脉’与生俱来地绝症,纵然华陀重生,扁鹊还魂,也是难以疗治得好。”

微微一笑,接道:“前日我瞧她气色,已然浊透华盖,正是寿限已尽已证。”

林寒青冷冷接道:“西门姑娘的见识来免太过肤浅见了。”

西门玉霜笑道:“你胆子很大.就不怕激怒我么?”

林寒青道:“在下据实而已,有根有据,纵然激怒姑娘,亦是在所不计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士别三日,刮目相看,倒要听听你的高见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姑娘说的不错,在所有使书葯胁之中,都无疗那“三阴绝脉”之法,但姑娘却忘怀下一件大事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什么大事?”

林寒青道:“姑娘何以不肯从武功上去揣摸疗治之法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什么武功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有一本武功秘籍,不知姑娘是否读过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不用卖关子了,一口气说完吧。”

林寒青要放意造成她的气慎、惊异、焦急,以分散她的心神,掩护那香菊的行动,但又知她才慧超人,太过拖延,恐她生疑,当下接道:“‘九魔玄功录’姑娘可曾知晓?”

西门玉霜柳眉耸扬,凝思片刻,道:“未曾瞧过。”

林寒青哈哈一笑,道:“这么说来,姑娘可算是孤陋寡闻了。”

西门玉霜脸色一变,似想发作,但却又突然忍了下去,淡淡一笑道:“就算我孤陋寡闻,就教相公的高明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好说,好说,姑娘顾名思义,就该知晓那九魔玄功录,是由九人合著的一本秘籍,九人各录记一种绝技,但却环环相扣,自成一家,只是那武功太过阴毒,白姑娘且知其密,不愿修习,宁可让病势蔓延而死,但她此刻却又改变了主意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为什么改了主意?”

林寒青道:“为你!她不愿让你造劫武林,为所慾为,才决心修习魔功,以疗绝症,准备留下性命。观察你的作为,你如敢放手造劫,她就出山卫道,置你死地!”

这些话,都有所本,林寒青说来自然是下场直气壮。

西门玉霜听其言词,察其神色,那是确无半点虚假之情,不由心中不信,心中虽然暗暗惊震,但表面之上,却有能保持着镇静之害,淡淡一笑,道:“白姑娘千算、万算,却有了一处失算,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如若我把握她这一失之机,纵然她巧计千余,你将付之东流化作泡影。”

林寒青吃一惊,心中暗道:不知我那里讲露了嘴,被她听出破绽,这女魔头当真难以划付的很。”

心中念头转动,口中扣是忍不住问道:“白姑娘从来算无遗策,她让你不能证实她死亡之前,决不敢随便害我们,这话对是不对?”

西门玉霜淡淡一笑,道:“你和那两个丫头,联起来也难挡我十招,杀之不武。留之无害,杀与不杀,也不用费我心思。”

林寒青原想避开白惜香失算之事,但他终又忍耐不住,说道:“不论你心中想法如何,你不敢下手伤害我们,总是事实,白姑娘那里失算了?”

西门玉霜霍然站起,道:“我在她魔动未练成之前,可以搜杀于她。”

林寒青道:“白姑娘早有防备,藏了起来,你如何能够搜得着她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埋花居弹丸之地,我就不信搜她不着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不信你就试试看、反正在下和素梅、香菊两位姑娘,已知非你之敌,口含速效毒葯,随时可以死亡,你却存心在我们身上逼供,那是白费心机。”

西门玉霜脸上一片严肃,两道税利的目光,四下投注。

林寒青大为提心,暗道:如若被她瞧出香菊的身影,那就完了。

西门玉霜仔细打量了四周形势之后,突然微微一笑,道:“林相公,你可想恢复原来的英俊面貌么?”

林寒青突然纵声大笑道:“怎么?姑娘可是觉得硬来不行,改用软功么?可是我林寒青顶天立地,软硬不吃。”

西门玉霜接道:“我要和你一起离开此地。”

林寒青奇道:“为什么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我要运集无数水柴,堆满这埋花居,烧它个三日五夜。”

林寒青吃惊,暗道:这办法果然恶毒,如若浓烟由那洞口透入石室,白惜香柔弱之躯,岂不要活活被那浓烟熏死?

西门玉霜毁去了林寒青的面貌,想不到却为自己带来了一个极大的难题,加她无法从林寒青脸上,瞧出他神情变化,这也是西门工霜始料未及。

但她究竟是聪明绝世之人,良久不闻林寒青讲话,立时冷笑一声,道:“这办法很好吧?”

林寒青道:“好什么?你烧焦了这埋花居的山石,也烧不着白姑娘。”

西门玉霜说:“我不信烧她不死,难道藏在湖水下面么?”

林寒青道:“你……”

突然警觉,住口不言。

西门玉霜笑道:“怎么?我猜的不错吧?”

林寒青心知和她多说一一句话,就可能多泄一点隐密,索性住口不言。

西门玉霜微微一笑.道:“我要调集一百只,一千只木船来,满载石灰,把这埋花居四周的湖水,烧成沸滚,看她还能在那里逃命?”

林寒青心中暗道:“那石堡厚,纵然烧滚了湖水,也无法烧到那白姑娘。”

西门玉霜不闻林寒青答话,心中暗自发急,冷笑一声,接道:“我一面烧山,一面烧湖,不论藏在何处,习练那九魔玄功,也得三五日以上时间,才有小成,三五的时间,已经足够我西门玉霜用。”

林寒青轻轻叹息一声道:“白姑娘对你处处宽大,你为什么这样恨她,非要置她死地而甘心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改一个字,你们从就说对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改一个什么字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置她死地而后甘心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你很怕白姑娘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为什么这样问我?”

林寒青突然放声大笑起来,声震长空,荡漾在山谷中。

西门玉霜眨动了一下大眼睛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林寒青道:“白姑娘当真是料事如神,这些事都在她预料之中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什么事外?”

林寒青道:“她告诉在下,你表面对她愈尊敬,杀她之心愈切。当时在下还为西门姑娘解说,唉!想不到此刻在下都亲耳听到姑娘要杀她之言。”

西门玉霜一跃而起,怒声喝道:“你胆子不小,竟然在我面前施诈!”

放腿直向那小楼所在奔去。

林寒青默算时间,那香菊早该进入石室,如若自己随后追去,反将露出马脚,索性坐在地上不动,暗中却留神着那小楼内的举动。

西门玉霜奔入厅中,只见素梅一个人,手捧长剑,当厅面坐,不禁心头火起,冷笑一声,道:“那丫头那里去了?”

素梅缓缓放下手中长剑,道:“去见我家姑娘去了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白惜香现在何处?”

素梅道:“天涯海角,天上人间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你要作死,还是觉着我不敢杀你?”

素梅道:“不用劳驾.我随时可以咬碎口中毒葯。”

素梅、香菊、林寒青这等不畏死亡的勇气,却把个智计百出的四门玉霜,闹的毫无主意,暗中运集功力,准备突然出手。

因为,她只有极短暂的一刹机会,必需在一出手,就点中素梅的要穴,使她没有机会咬碎口中的葯物。

素梅似是已瞧透西门玉霜的心意.突然站起身子,纵身一跃,倒退出五尺开外,冷冷说道:“只要你一抬手,我就咬碎口中的葯物自绝而死,不用想我会留下性命,受你折磨。”

西门玉霜突然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白惜香对你们很好么?”

素梅道:“视我们如同姊妹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因此你才这般死心竭地的为她效忠。”

素梅道:“何止是我,凡是我家姑娘属下、友人,都甘心为她效命。”

西门玉霜一皱眉头,道:“林寒青呢?”

素梅道:“我想他也是如此。”

西门玉霜已知难有下手机会,突然翻身向外奔去。

原来她忽然想到,出其不意的点中林寒青的穴道,再设法严刑迫供,逼他说出白惜香停身之处。

她有着充份的信心,只要有机会能够使他们失去死亡机会,以那惨酷的分筋错骨法,定能迫他们招供,只是阻止他们吞服毒葯那一刹时机,却是很难把握得注。

她不能冒险,因为杀死这三个人,毫无补益。徒然和白惜香结下了不解之仇。

付思之间,人已奔近了林寒青。

她尽量使自己变得平静,若无其事,相距林寒青还有丈余左右,就堆下满脸笑容,放缓了脚步。

只听素梅的声音,遥遥传了过来.道:“林相公,小心啊!”

林寒青霉然警觉,一跃而起。冷冷说道:“站住,你如再住前欺进一步,我就立时吞下毒丸。”

西门玉霜停下了脚步,笑道:“你如死了,有谁传惜那白姑娘?”

笑语中暗运指力,陡然点出一指。

林寒青早已有备,西门玉霜一扬手腕。立时向分侧闪去。

他虽然避开了要豁大穴。但右臂却仍然被那西门玉霜的指力点中,踉跄的打了一个转身,左手疾劈一掌,高声说道:“素梅姑娘,多多珍重,告诉白姑娘给我报仇!”

咬碎口中毒丸,吞了下去。

西门玉霜却作是何等迅快,点出一指后,人已跟着冲了上来。但她却被林寒青劈出的一掌力一挡,待她引开林寒青的掌力,林寒青已咬开含在口中的毒丸吞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