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08章

作者:卧龙生

林寒青看她神采飞扬,忍不住问道:“什么事啊?”

西门玉霜笑道:“我要使武林中人,打消那冤怨相报的传统。”

林寒青接道:“设想虽好,佳策难求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简单得很,如若使他们后辈中人觉着死的应该,那就打消了报仇之念。”

林寒青暗道:这话倒是不错,但父母之仇,不共载无,如若杀了一个人的父母,又使他认为父母死的应该,此事岂是容易的么?

但闻西门玉霜接道:“千百年来,武林中有不少自负才能之士,梦寐以求,想统一武林,领袖江湖,但却无一人能得成功,我阅读那些枭雄、才人的遗书手记,或是武功秘籍,有不少确然该有大的成就才对。自他们知宿愿难偿,终归失败,而且有些功败垂成,自处更为痛心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娘娘可是想继往开来,建立起武林霸业么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你可是觉着我难当大任?”

林寒青道:“当年那些枭雄、才人,谋动之初,又何尝不是自觉算计周到,兼及细微,一发动必将成功,但却无一人的能耐得以完成心愿,成就霸业。”

西门玉霜笑道:“那是他们犯下了几椿难逃败亡的大错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姑娘就自知不会犯么?”

西门玉霜笑道:“当然,我借重了他们的经验,自己岂会再犯。”

林寒青道:“时势变迁,今昔不同,姑娘阅古制今,只怕是不合时宜。”

西门玉霜笑道:“看不出你倒是一位胸含韬略的人物……”她格格大笑一阵,道:“不过,不劳代为费心,我早已有所准备,分头并进,各有所专,武林霸业,指日可持。”

林寒青接道:“如若白姑娘看不惯你的狂傲残酷,激起她的怒火,出面和你争霸,你可是相信她当真能修成魔功,延续性命么?”

林寒青道:“那白惜香无所不能,生死大事,只怕也难不了她。”

西门玉霜沉吟了一阵,道:“就算她幸有所成,保得住命,我也不用再怕她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为什么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她胸罗之博,对慧智谋,确然在我之上,但她的武功,难以挡我一击。”

林寒青道:“这个何以见得?”

西门玉霜笑道:“你还要替她掩饰么?”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我好不容易,布置了一场英雄大会,使群豪云集徐州,在我预计中,那与会之人,一半被杀,一半为我收胁,但却被白惜香横理插手一搅,使我苦心的计划,毁于一旦,我当时被她处处抢去先机的锐锋一唬,竟然不敢和她为敌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不错啊!她确实比你强的很多。”

西门玉霜笑道:“可惜她身罹绝症,灵葯难求,非死不可了,退上一万步讲,就算她修习魔功,确能脱出死亡之动,但也不是三五月可登大成,我有着很从容的布置时间,等她出道江湖,已是时不我与,无可奈何了。”

林寒青暗道:白姑娘当真是算无遗策,传艺李中慧阻扰于她,使她无法快成霸业。

只听西门玉霜接道:“何况,在她魔功未成之前。我还有足够的时间,搜杀于她。”

林寒青心知此人,心思灵巧,和她说话愈多,漏出的机密也愈多,倒不如多听少言,当下说道:“你和白姑娘,都是当今武林中一等人才,斗智、斗力,都非别人可以插手,在下不作态论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那该谈谈你了。”

林寒青怔了一怔,道:“谈我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不错,你虽非这一场改造武林之战的主脑,但却是一位不可缺少的人物。”

林寒青哈哈一笑、道“言重了,咱们为姑娘所擒,杀剐悉听尊便,自是不用谈了。”

西门玉霜笑道:“你的价值如若是一杀了之,那我也不用费尽心血来拢络你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哈哈!我林寒青还有这大的用处,倒是大出了我意料之外,倒得要领教、领教了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好!咱们也不用绕弯子抹角了,干脆说明了,你考虑考虑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好!姑娘尽管清说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简单的很,只要你助我一事。”

林寒青道:“那要看什么事了,如是在下应该的事,但凭姑娘吩咐,如是不该的事,纵然姑娘把我林某人粉身碎骨,也别想要我答应。”

西门玉霜笑道:“从没有一个男人,在我西门玉霜面前,像你这般倔强。”

林寒青道:“大丈夫有所不为,我林寒育自知武功、才智难以和姑娘匹敌。但还有点骨气。”

西门玉霜格格一笑,道:“别把话说的太僵了,你可知道,我有无数的方法,可以使你就范。”

林寒青纵声大声,道:“姑娘如是威吓在下,咱们不用谈了,姑娘有什么毒辣手段,尽管施展就是。”

西门玉霜脸色突然一变,冷笑一声,道:“找死!”霍然站起了身子。

林寒青知道她要对自己施下毒手,暗中运气,扬起右掌,只要西门玉霜一有举动,立时将以极快速的举动,自碎天灵要穴而死。

凝目望去,只见西门玉霜满脸怒容,望着舱外。

林寒青心中一动,暗道:“难道那白姑娘别有安排不成?”

顺着她目光瞧去,只见两艘快艇,裂波分浪而来,不禁纵声而笑。

西门玉霜回顾了林寒青一眼,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林寒青道:“看起来,你比起那白姑娘,仍然是棋差一着。”

西门玉霜冷然一晒,道:“你认为来的是白惜香?”

林寒青本在张口大笑,听完活,不禁一怔,再也说不也声。

西门玉霸道:“你何想见识一下我的武功么?”

林寒青暗道:“即然不是白姑娘,不知来的何许人物?”

只听西门玉霜娇声喝道:“停下来。”飞驰中的快艇,突然停了下来,西门玉霜却缓步向舱外行去。

行近舱门边处,突然反手一指,点了过来。

她出手奇快,林寒青警觉不对时,已就是闪避不及,但感肘间“曲池”穴上一麻,右臂软软垂了下来。

西门玉霜快加矢风,身子一转,香风拂面,已到林寒青的身前,一把抓住了林寒青的左腕,笑道:“咱们出船去,会来人。”说完之后,纤指伸出,又点了林寒青背上一处穴道,使他口齿无力,以防他咬舌自尽。

林寒青已全无反抗之能,被人牵着手走出舱门。

这时,风轻波平,水面如镜,两艘快艇,也减缓了行速,逐渐迫近。

西门玉霜神态轻松,依偎在林寒青的肩,俏目转动,流览着四周景物,似是对那逼近的两艘快艇,根本未放心上。

林寒青穴脉受制,无能抗拒,只好任那西门玉霜摆布。

这是一幅很不调利的画面,那西门玉霜星目朱chún,美艳无匹,林寒青却是丑怪的很,脸上五颜六色,疤痕斑斑,相依相偎,一个极丑,一个极美。

两艘快艇已然逼近一丈开外,自动的停了下来,除了可见操舟摇槽的大汉之外,一切都平静异常,不闻半点声息。

林寒青心中暗暗忖道:这两艘驰近的快艇中,不知是何许人物,竟也是这般沉得住气。

他这些日的历练,阅历大增,心知越是临事镇静的人物,越是难以对付的强敌。

凝目望去,只见两艘换艇不但紧闭着舱门,连窗门也用布幔遮起。

西门玉霜目注湖波中反映出人影,微微一笑,道:“林郎,对白惜香从中作媒,要我嫁给你,唉!但那丫头用心难测,我有些惴摸不透。所以,我不敢答应她。”

林寒青被她点了“人迎”、“天鼎”两穴,以防他咬舌自尽,心中虽然有话,却也是说不出口。

只听西门玉霜接道:“林郎,只怕那白惜香尸骨已寒,念在她从中为媒的份上。咱们也该去祭奠她一番才是。”

忽然间,响起了林橹拨水之声,又是两艘快艇由后面弛了过来。

西门玉霜回目一顾,脸色微微一变,但不过一瞬间,又恢复了镇静之容。

四艘快艇,组成了合围之势,把西门玉霜的一艘快艇围在中间。

林寒奇心中暗道;不如何人,安排下这样一个局面,西门玉霜如若不会水底工夫,她武功再强,也是不易对付今日之局。

忖思之间,忽见左首快艇上舱门启动,缓步走出来一个脸黑如铁,颊间带有一道痕发的老人,竟是名震武林的铁面昆伦活报应神判周黄。

西门玉霜目光一掠周簧,恍如不见,娇声说道:“林郎,你被那白惜香囚在埋花居中,一往数日,实叫我牵肠挂肚的放心不下。唉!你怎么不说话呢?可是仍在思念那已死去的白惜香么?”

只见右边快艇舱门启动,走出一个长袍佩剑老人,正是六星塘老庄主南疆一剑皇甫长风。

林寒青心中暗道:“好啊!前后这两艘快艇,是周簧和皇甫长风,后面那两艘快艇中,不知来的是何许人物?但想来不会太差。这等水面上交手,那要各凭真才实学才是,花招、诡计,都难施展。”

那周簧和皇甫长风,都还不知,林寒青遭受毁容的事,看那西门玉霜和一个面貌费丑的男人,相依相偎,心中大感奇怪,但两人年高德重,尽管心中奇怪,却也不清多问。

但见后面两艘快艇上舱门大开,走出来一僧一道,那和尚身被黄色架裟,身于干枯瘦小,两道白眉,长过两寸,垂遮双目,两手合十,站在甲舨上。

那道人青色道袍,长髯修躯,手中提着一柄金色的拂尘。

林寒青不识两人,但见这一僧一道举止的凝重,气度沉稳,即知是大有来历的人物。

西门玉霜伸出纤纤玉指,暗自解开林寒青身上的穴道,低声说道:“来人个个武功高强,动起手来,只怕我无能兼顾到你,还你自由,你要自己珍重了。”

只见周簧一抱拳,道:“西门姑娘,还记得老夫么?”

西门玉霜冷然一笑,道:“剥了你的皮,我也认得出来。”

周簧脸色一变,要待发作,但却又突然忍了下去。

皇甫长风道:“区区无名小卒,姑娘想是早忘去了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南疆一剑皇甫长风,对么?”

皇甫长风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
那身被黄色架裟的枯瘦和尚,道:“久闻姑娘见识广博,不知是否认得贫僧?”

西门玉霜眨动了一下圆圆的大眼睛道:“少林寺硕果仅存二僧之一长眉罗汉天平,对是不对?”

天平长叹一声,道:“姑娘果然渊博,老僧已三十年未离篙山本院一步,姑娘竟能一语道出,佩服,佩服。”

那青袍道人道:“姑娘可识很贫道来历?”

西门玉霜冷然一晒,道:“金佛道长,你手中高举标帜,生怕世人不识,哼!不知你害不害羞?”

金拂道长谈谈一笑,道:“姑娘好厉害口齿。”

周簧重重咳了一声,道:“姑娘既能一口道出我等四人来历,足风高明,但不知肯否给我等一个薄面?”

西门玉霜仰望天色,道:“如若我猜功不错,该是还有一个人来。”

周簧道:“什么人?”

西门玉霜:“李中慧。”

周簧微微一怔,还未及答话,西门玉霜又接口道:“别礁这等简单的事,如若不是那李中慧从中主谋,只怕你们还想不出来。”

金拂道长拂动了一下手中的金拂,道:“周兄,这位西门姑娘既是无意和解,那就不用谈了,还是从武功上分出强弱生死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好!你们是一齐上呢?还是车轮战法?”

这四人无不是江湖上德高望重的人,西门玉霜这等讥讽之言。顿使四人面红耳赤,半晌答不出话。

原来,这四人都是受那李中慧安排而来,李中慧事先曾经说明,‘西门工霜武功高强,如若个别和她动手,只怕是难以胜她,但被西门玉霜抢着先机拿话一激,四个人反而不好承认,一时间,不知如何答应才好。

良久之后,还是周簧接口说道:“如若照那李姑娘的意思……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你们是一齐出手?但如不照那李中慧意思呢?”

周簧道:“咱们分别领教姑娘武功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好!随便你们如何,联手齐战,单打独斗,均无不可,我一概奉陪就是。”

金佛道长冷冷说道:“贫道先来领教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