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涯侠侣》

第09章

作者:卧龙生

林寒青只觉那西门玉霜目光中,若似挟带着无数的毒针、利箭、看得心中大感不安,突然转身向舱外冲去。

只听一声娇叱道:“下去,寒光闪动,一片剑幕,封住了舱门。

林寒青被那绵密的剑光,迫得急跃而退,回落舱中。

西门玉霜突然说道:“不许拦他。”

目光转达到林寒青脸上,道:“婢子无知,林郎不要见怪,快些出能去吧!”

林寒青呆了一呆,道:“你为什么不杀了我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我如要杀你,也不用等到现在了。”

林寒青默默无语,船舱中静的可听到彼此的心跳之声。

突然间,船身起了巨大的波浪,挟着两声娇叱。

显然,守在甲板上的二婢已和来人动上了手。

林寒青突然坐了下来,道:“我不走了!”

西门玉霜脸上一片严肃,看不出是喜么是怒?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为什么?林郎,你知道,今日我取胜的机会很小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你有很多杀我的机会,但你却放过我,我今日舍命陪君子。”

但闻蓬然一声,船舶的壁板,又裂了一个大洞。

耳际间,响起了周簧的声音,道:“西门姑娘,老朽的条件并不苛刻,姑娘如是再不答应,可别怪老朽等要倚多为胜了。”

西门玉霜一坚柳眉儿,道:“林郎,你说我今天要不要破戒杀人?”

林寒青怔了一怔,半晌答不出话。心中却暗暗忖道;如论她眼下的处境,那是非要杀人不可,此情此景,谁也难属守那不开杀戒的诺言,除非愿意坐以待毙。

只听舱外一阵急促的金铁交鸣,紧接着扑通一声,似是有人冲上了甲板,和二婢动手相搏,有一人受了伤跌入水中。

林寒青无法判断出什么人跌入了水中,但他却感觉到,西门玉霜的处境,愈来愈是险恶了。

转脸望去.西门玉霜仍然是呆呆的站着,看不出一点惊慌,也瞧不出一点怒意、忧愁。

她像一座雕刻的美丽神像,对生与死的大事,也是那般的无动于衷。

突然船身波动,似是忽的升起很高,紧接着又落下来。

溅飞起的水珠,由那破裂的船壁间,飞了进来,弄湿了西门玉霜的衣衫。

林寒青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要坐以待毙么?”

西门玉霜冷若冰霜的脸上,似是突然被一股暖流溶化,绽出一缕微笑,道:“你说,我应该怎么办呢?”

林寒青道:“你应该设法逃走。”话讲出口,突然觉得不对,但已无法更改了。

西门玉霜道:“怎么,你不希望我死了?”

林寒青紧闭嘴巴,不再接口,心中暗道:“不管情势如何,我最好是不要说话了,此情此景,她不仅应该反击,就算因而杀人,那也不能算错,可是,我不能鼓励她……”

快艇外面,情势紧张,四大武林高手,以深厚的内功,催动起重重波浪,冲激着西门玉霜的快艇——

原来,周簧等四人,各和西门玉霜对了一掌。发觉她的武功果然高强,非同小可!四人心中明白。单打独斗起来,那是毫无取胜的机会。眼看西门玉霜进入船舱之后,久久不肯出来,心中更是狐疑不定,不知她又在要什么花招?

船艇内,却是另一番境界,男女相对,彼此都默不作声。

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西门玉霜突然开口说道:“林郎,我不愿就这样死去。”

林寒青眨动了一下眼睛,心中暗道:你死了,江湖上少了一个混世魔王,苍生有福,万人庆幸,那有什么不好,但此活万万说不出口,嗯了一声,仍不接口。

西门玉霜道:“唉!林郎,我平常从未想过的事,在这生死危难之中,竟然都想到了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什么事?”惊觉到不该说话时,话已说出了口。西门玉霜道:“我觉的一个人,不论男人女人,一旦成了人人钦敬的英雄,或是人人痛恨的魔王,那就永远伴随着寂寞,我是如此,白惜香也是如此……”

林寒青嗯了一声,慾言又枝节。

西门玉霜接道:“你不信我的话?”

林寒青道:“那白惜香除素梅、香菊,常守身侧之外,很少和人往来,埋花居有如一座冷藏活人的坟墓,那确实寂寞得很,再加上她体弱多病,如若说她寂寞,确实不错,至于姑娘,也就寂寞,那就是大笑话了,你统率千百部属,人人唯你马首是瞻,一呼百诺,这寂寞由何而来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正因如此,我比那白惜香更不如了,那白惜香还有依林寒青怜她、惜她,可是我呢?”

林寒青接道:“你有千百属下,数不清的闺中腻友,你妖媚绝纶,笑倾城国,真不知有多少英雄人物,拜倒你石榴裙下,难道你还不满足么?”

这几句话,说的声音虽是婉和,但却满含着讽刺以讥笑。

西门玉霜微微一笑,道:“你骂吧!骂得不解恨,你就再打我一顿。”

她长叹了一口气,道:“不错,表面上我有着千百属下,数十美婢,行踪所至,有如君临天下,受尽了恭维,推崇,但近我之人,对我都是敬畏寒常,他们对我一言一笑,一举一动,无不是极尽馅媚。从不敢对我有丝毫的反抗……”

林寒青接道:“好煞气啊!好威风啊!”

西门玉霜凄凉一笑,道:“不要讥讽我,听我说下去,他们不是把我看作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!就是把我视如神明一般,从来没有人把我当作个人看待。”

林寒青本想再讽刺几句,但见她那满脸黯然忧伤之色,就不忍再说出口了。

西门玉霜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我幼小之时,受了孤苦无依之苦,历尽了人世间的艰辛苦难,因此,出道之后,对人伸手,毒辣异常,不论是什么人,我都不愿去信任他,也不敢去信任他,必得想出一个办法,把他置于我控制之下,而后甘心。因而我不择手段的去学习各种武功,平常之日。一呼百诺,为所慾为,也不觉得什么,现在这生死关头之间,我忽然觉得自己缺少了些什么东西,现在我才发觉了它,也寻得了它。”

林寒青道:“你发觉了什么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发觉了我是一个女人,只有你才把我当作一个人来看待。”

林寒青纵声大笑,良久不停。

西门玉霜奇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林寒青道:“西门姑娘的手段,当真是叫在下佩服,你想要我甘心情的陪你葬身湖底,也用不着这种方法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你不信我的话?”

林寒青道:“不信,一字一句也不信,我瞧你还是不用说了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你可知道你为什么不信我的话?”

林寒青倒是未想到她会有此一问,半晌答不出一句话来。

西门玉霜道:“可要我告诉你?”

林寒青道:“好!倒是得领教!领教!”

西门玉霜道:“那是因为我太强了,我的武功智谋,样样都强过了你,所以。不论对你如何真实,你都不肯相信,如是变得弱一点,楚楚可怜,你也许会觉着应该挺身而出,甘心护花……”

林寒青接道:“你若变的弱一点,也不会在江湖上制造事端,惹起风波了。”

西门玉霜长叹一声,道:“这就是英雄的生活,充满着寂寞!”

门听舱外传来一个尖厉的声音,道:“姑娘多多保重,婢子去了。”

这短短两句话,一个字比一个字低,显然是那婢子受了重伤,拼尽余力,向西门玉霜告别,最后一个字声音微弱,简直难以听到。

西门玉霜黯然说道:“林郎,这是最后的机会了,走!我送你离开小舟。”伸手牵着林寒青衣袖,直向船外行去。

林寒青道:“我已答应奉陪姑娘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为什么?你一点也不喜欢我,如是死后同葬湖底,作了鬼,岂不要天天吵架。”说罢遂掀开软帘,跨出舱门。

只见一个青衣女婢,手舞长剑,正和金拂道长恶斗,打得激烈绝伦。

那青衣女婢,身上已然负伤数处,满身鲜血,但仍是奋勇不退。

板的边红上,横卧着一个青衣美婢,脸上血肉模糊.连五官亦看不清楚。

林寒青心中一动,暗道:“这些人自负侠义英雄,也手竟是如此毒辣!”

只听西门玉霜低声叱道:“住手!”

那青衣女婢闻声收剑,倒跃而退。

金拂道长攻势正猛,一个收势不住,金拂侧的扫了过来。正中那女婢左臂,一条左臂登时衣袖碎飞,血肉模糊。

那女婢本已身负重伤,全凭一般勇锐之气,苦战不退。如何还能受得惨重的一击,侨胞一降穗动,摔了下去。双目中流爆出无限痛苦,因目望着西门玉霜道:“姑娘,婢子不能……”言意未尽,人已晕了过去。

西门玉霜望望重伤女婢,脸上一片冰冷,缓缓道:“金拂道长,如非她收剑而退,你这一招,何能伤得了她?”

金拂道长脸上微观愧色,略一沉吟,道:“这一招虽是伤不了,但她已难再接十招。”

西门玉霜双目中冷芒暴射,缓缓扫掠周簧等人一眼,轻轻说道:“林郎,你该去了。”

林寒青摇摇头道:“我不走了。”

西门玉霜目光凝注在周簧的脸上,肃然说道:“他不是我梅花门下人,你们和我为敌,不论咱们这一战如何,你们不能伤害他。”

林寒青还未来得及接口,周簧已高声说道:“咱们答应姑娘,决不伤他。”

西门玉霜道:“周大侠,-诺千金,我相信得过。“目光转注到金佛道长身上,道:“你认为十招之内,定然能够杀她么?”

金拂道长道:“不错。”

西门玉霜眉宇间泛起杀机,道:“你可要讲行试试?”

金佛道长奇道:“她已经重伤晕倒,毁去一臂,如何能够再战?”

西门玉霜道:“梅花门的属下,只要有一口气,就有再战之能。”

金拂道长道:“我不信。”

西门玉霜冷冷的说道:“不信就当面试给你看。”突然一挥左手,抓起那青衣女婢,右手迅迅快的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瓶,打开瓶塞,倒出两粒红色丹丸,捏开那青衣女婢的牙关,把两粒红色丹丸,投入她的口中。

金拂道长一皱眉头,慾言又止。

只见西门玉霜一掌拍在那青衣女婢背心之上,低声说道: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”

那青衣少女突然睁开双目,苍白的脸上,也同时泛起一片艳红之色。

林寒青吃了一惊,暗道:“这女婢受伤甚重,难道当真的还能再战成?”

只见那青衣女婢服下两粒葯物之后,精神突然振作起来。失去神彩地双目中,也突然泛起了清朗的光芒,缓缓转过脸来,望着西门玉霜道:“姑娘有何差逍?”

西门玉霜伸手一指金佛道长,冷冷说道:“那道长伤了你的身躯,毁了你的前程,你既然要死了,为什么不向他报复?”

那青衣女婢应了一声,道:“姑娘说的是。”伸手捡起了地上长剑。

她脸上泛起异样的红彩,手中横着长剑,满身鲜血,看上去十分恐怖!

金佛道长暗生震骇,暗道:“她受伤如此之重,难道真能再战么?”

付思之间,那青衣女婢,已然欺身而上,长剑一抖,勾起两朵剑花,分刺金佛道长两处大穴。

金佛道长手中金拂横裹扫上,疾向长剑之上卷去。

在他想来,那女婢身受数处要伤,纵然服下了灵丹妙葯。也是难当自己金佛一击。这挥尘一卷,定可把她手中长剑震掉。

那知事情竟然大出金拂道长的意料之外,那青衣女婢,竟然不闪不避的硬接一招。

金拂道长腕力一震,那青衣女婢长剑竟然未被震开,不禁大吃一惊,暗道:“这丫头的力量怎的比未伤之前,大了许多?”

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间,那女婢长剑推出,幻起一片剑花,挡开了那金拂道长的要害。

她的内力也突然增强了甚多。剑风疾急,划空生啸。

金拂道长和那青衣女婢连拼了二十余招,仍是无法取得半点优势,不禁大感奇怪,暗道:“不知她服用的什么葯物?怎的内力突然增强如此之多?”

原来那金佛道长微力甚强,金佛尘虽然是柔软之物,但攻出的力道,却是强猛异常,这青衣女婢未受剑伤之前,剑势一和金拂尘相触,必然震荡开去,但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涯侠侣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