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10章 人猿之间

作者:卧龙生

上官琦虽然从未见过此等猩猩,但也能辨识出是一只幼猿。

那幼猿不但异常胆小,而且十分机警,但却又似掩不住好奇之心,一面不时地停下张望,一面仍然惜那长藤向下滑落。

上官琦暗暗想道:“我不但身受重伤,而且数日未进饮食。这头金毛猩猿,看去虽像一头幼猿,但也有两尺多高,只看那神气的样子,定然有甚大气力……”

心中忖思之间,那金猩猿已缓步向他走来,正待挣扎坐着,准备抗拒,突然脑际灵光一闪符号学的发展有一定的影响。 ,忖道:“这条绝谷之中,除了一片潭水解渴之外,任何食用之物均无,纵然不遇什么凶险,也难逃活活饿毙之危,倒不如装作不知,看这头金毛幼猿如何对我?”一念好奇,索性闭上双目.调匀呼吸,静静地躺着不动。

只觉一只毛茸茸的怪手,轻轻在脸上一触,立时缩了回去。

上官琦微微启开双目望去,只见那金毛猩猿远远地站在五六尺外,半屈半伏,圆睁着一对火目,凝神相注。

足足等待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,重又缓步走了过来。只见它一面摇动着金光闪闪的猴头,一面伸出长臂,向上官琦摸去。

上官琦虽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,但眼看一只毛手向脸上触摸过来,心中也不禁生出厌恶之感,赶忙又把双目紧闭起来。

但觉一只毛手在脸上触来摸去,初时甚觉厌恶,过了一阵,心中逐渐平静下来,只觉那毛手触在脸上,十分柔软,厌恶之心顿消。

逐渐地那毛手由脸上向身上移动,遍及全身,而且力道也较前加重了很多,全身舒畅无比。

忽觉那毛手缩了回去,上官琦睁眼望去,只见那金毛猩猿,转身又向那石壁之处奔去,手攀葛藤,迅速绝伦地向上爬去,片刻之间,已到那突出石壁之后不见。

上官琦目睹那金毛猩猿去后,心中反而生出了惘惘之感,盼望着那金毛猩猿,重再出现,时把目光投到那突出的石壁之上。

大约过了有一顿饭工夫之久,但见突石上金光闪动,那金毛猩猿,果又攀藤而下,而且连续出现了四个之多,每个金猿的身上,都背着一大捆葛藤。

四只毛猿下落之势,异常快速,眨眼间落到实地。这次不再犹豫,一齐向上官琦身侧奔去。

上官琦心中讨道:“这几头金毛猴子,也不知存的什么用心,反正留在这山谷之中也要饿死,倒不如看它们如何摆布于我。”

心念一转,心中甚感平静,闭着眼睛动也不动一下。

但听四个金猿,绕身而走,口中吱吱乱叫,似是争执什么一般。

上官琦早已把生死之事看淡,心中毫无惊畏之感,反而觉得在这等大山绝壑之中,人迹罕至之处,能有几个猴子相陪,已是件十分难能之事。

只觉手脚似被牵动,身子也被抬了起来,心中虽然甚想睁开眼睛看看,但又怕把四个金毛猩猿吓跑,强忍着好奇的冲动。

但觉手臂、双腿之处,突被绳索一缠,紧接着全身都被索绳捆起,不禁心头大吃一惊。睁眼看时,只见四个金毛猩猿,各自手执葛藤,挥起毛臂,不住在自己身上缠绕,赶忙暗中运气,想把绕身葛藤震断。哪知一提劲,伤脉立时剧疼难忍,心中暗暗一叹,忖道:“完了,这四个金毛猴子,看去虽然生得甚是灵巧,但它们究竟非人,不知要如何摆布我了?”

四个金毛猩猿的动作甚快,片刻之间已把上官琦全身缠满了葛藤,合力抬了起来,向那断崖之处奔去。

上官琦虽然睁着双目,但那四个金毛猩猿似已不再怕他,毗牙裂嘴,吱吱怪笑,放下了上官琦,相对跳跃起来,手舞足蹈,似是十分高兴。

大约过有一盏热茶工夫,忽听其中一猿,长啸一声,跃起四五尺高,抓住那突岩之上垂下来的葛藤,手足并用,向上攀登,动作迅快。眨眼之间,攀登到百丈以上的突岩之处。

另一猿紧随而上,余下的两猿却把那垂下葛藤,牵了过来,和上官琦身上缠捆的葛藤,结在一起,仰首长啸。上面两猿,闻得啸声,立时收起垂藤。上官琦的身子,随着向上升去,片刻之间,己升高三四十丈。

回头下望,只见谷底双猿,翘首仰视,不禁哑然失笑,暗道:“想不到我上官琦竟被几头小毛猴子这般摆布起来。”

但觉上升之势逐渐加快,忽然眼前一暗,耳际怪声不绝。定神看时,只见自己已仰卧在那突岩之后一个石洞入口之处。

这座石洞十分宽大,深入约二丈友右,即向右面转弯过去,因洞口被那突出石岩挡住,人在谷底之中,极不易看得出来。

两只金猿拖上上官琦后,似是甚觉吃力,相对倚在洞口石壁之上休息,神情却又似十分快乐,不时吱吱而笑。

忽闻连声长啸,传了上来。两猿闻得啸声之后,才似想起还有两个同伴留在谷底,由上官琦身上解下葛藤,放了下去。

片刻之后,留在谷底的两个猩猿,也攀藤上来。四猿相会,又相对跳跃一阵,抬起上官琦,直向洞中走去。

上官琦暗中留神石洞形势,只觉洞中十分干燥、深大。四猿抬着他转了四五个弯,才停了下来。

这是一座两间房子大小的石室,地上铺着异常柔细的干草,躺在上面,如卧在绣榻之上一般,十分舒适。四猿把他放好之后,忽然一齐转身,争先恐后地向外奔,你推我拉,争先恐后,看得上官琦暗感奇怪。

不大工夫,四个金毛猩猿,又一齐走了回来,来得和去势相同,个个要抢先而入。直待走到上官琦身边之时,才一齐停了下来。但见毛臂晃动,每个金猿都把手中拿的桃子,送了过来。

上官琦数日夜未进饮食,眼看着那又大又白的桃子,早已馋涎慾滴,但因双手仍被葛藤捆着,却无法伸手去接。

这金猿虽然生性灵巧,但究竟非人,过了近一顿饭的工夫,才有一头金猿发觉了上官琦双手仍被绑着,奔了过去,放下手中桃子,扯断了绑在上官琦手上的葛藤。

上官琦略一活动双手,抓过摆在地上的桃子,大口吃了起来。只觉甜香可口,味美无比,连着几口,把桃子吃得只余了一颗桃核。

另外三猿见状,齐齐把手中桃子,放在地上,转身向外奔去,一面吱吱大叫,似是心中甚为快乐。

上官琦腹中饥饿,一口气把四个桃子,尽都吃了下去。腹中饥火顿消,精神也好转了不少,闭目休息一会,自行动手把身上葛藤解去。

他扶着石壁站了起来,绕洞走了一周,伤脉虽未减轻,但行动尚无大碍。只是不能运气,一身武功尽失,暗自叹道:“在这等深山绝壑中,失去了武功,纵然不被什么虎豹之类猛兽伤害,也是难以出这绝壑……”

心中正忖思间,忽觉眼前一阵金光闪动,一只奇大的金猿,疾奔而入。

此猿高可及人,全身金毛闪闪生光,长臂过膝,火眼金睛,头上金毛如发,直垂腰际,形状威武,异常吓人。后面相随的四个小猿,只不过到它腰间高低。

上官琦呆了一呆,暗自惊道:“这金毛猴子好大!定然有甚大气力,内伤未愈,决难打得过它,看来只有任它宰割了。”

那高大金猿突然伸出手来,口中吱吱低叫,好似对人说话一般。

上官琦不解兽语,但见它指手画脚,也不知说些什么。

金猿似是甚有耐心,一遍不通,又连做带叫地比划了一遍。

上官琦聪明过人,心中也逐渐平静下来,待那金猿比划到第五遍时,他居然看懂了一半。当下微微一笑,转过身去,走到石壁之下,躺在一片柔和的于草之上。

那巨大金猿,看到上官琦躺下之后,伸出长臂一挥,四个小猿立时退了出去,然后它自己也缓步退了出去。

上官琦看得心中甚感奇怪,暗道:“这猴子似是甚有灵性,既然让我休息,那就不如放心大胆地好好睡它一觉再说。”当下紧闭双目,沉沉睡了过去。

这一觉睡得甚是香甜,醒来时天已人夜,满室昏暗。

他觉着精神好转了甚多,除了不能运气之外,一切都和常人无异。他举手轻轻在头顶上击了两下,开始思索眼前这特殊的境遇。目下武功既失,想出这立壁如削的绝壑,甚少可能,但也不能就这样的和几个金毛猴子守在一起,糊糊涂涂地生活下去……

忽然间心念一转,暗暗忖道:“这山壁石洞,上不见天,下不靠地,草木不生,五谷不长。这几个猴子刚才拿给我的桃子,分明是异常新鲜之物,不知是从何处取得,难道这山洞之中,还有密道通往外面不成?”

人在绝望之际,常常想出甚多足以慰藉自己之事,以激励求生之心。上官琦这般一想,忽觉生机大增,求生之心,顿时加强了不少。

他在数日夜中连番惊遇了很多闻名已久、但却难得一见的武林高人和很多机诈凶险人物,手段之辣,阴毒惨酷,兼而有之。这使他对世道人心、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关系,都有了戒心,对事之心,也不似初出道武林时的躁急。虽然觉出这几个猴子,定有什么秘密通路和山下相接,但他却不肯轻举妄动。

时光匆匆,转眼之间,上官琦在这石室之中,已渡了旬日时光。

在这十日之间,那巨大金猿很少在石室之中出现,倒是四个金毛小猿,经常给他送来甚多水果之类的食用之物。

这日天色人夜时分,忽见那巨大金猿带了四个小猿,奔入室来,抓住上官琦一只左手,不停摇动,口中吱吱乱叫,神色之间,似甚惶急。

上官琦虽然和这几头金毛猿,相处了半月之久,对它们的动作习性,已不似初来之时那样陌生,但这些兽声兽语,还难完全了然。只是觉得巨猿和四头小猿神情急促异于往常,如不是遇上什么惊险之事,定然有什么重大的欢乐情事。

只觉那只巨猿抓在手上的力道,愈来愈重,叫声愈来愈急,只好站起身来。

那巨猿见他站起身子,叫声立时停了下来,松开上官琦的手臂。转身向外走去。

上官琦略一犹豫,随在那巨猿身后。四只小猿,已和上官琦相处得十分熟习,紧随他身侧而行。

他虽然早已想好了探查这石洞的隐秘计划,但因一身武功尽失,行动迟缓,只怕被那巨猿发觉,人兽之间,语言难通,引起误会,无法解释,只有耐着性子等待。一面暗中试行运气,试图恢复武功,纵然武功难复,但如能和几个金猿相处时间再久一点,人兽隔膜逐渐消减,不致引起几头金猿的误会时,再设法一探这石洞,是否有通达外面之路,哪知事出意外,竟被那巨猿把他由石室中拖了出来。

他因武功全失,行动不似过去灵活,跟在那巨猿身后,向前走去,左转右曲,连转了七八个弯,形势突然开阔起来。

那巨猿突然长啸一声,纵身直向前面跃去。

夜暗如漆,很难看得清楚前面的景物,只能隐隐约约瞧出前面形势突然开阔了甚多。看那巨猿向下跃落的情形,似是前面开阔之处,陡然地低了下去,只见那巨猿,金毛闪了几闪,消失在黑暗之中不见。

上官琦暗暗忖道:“看那巨猿向前跃去的情形,前面可能低陷甚深。我眼下失了武功,难提真气,无法施展轻功提纵之术,跌将下去,什伯要摔个筋断骨折。”当下放慢了脚步,缓缓向前走去。

果然向前走了大约一丈左右之后,地势突然向下陷去。

低头望去,只见那深陷之处,大约有丈许高低,心中暗暗忖道:“我已失去武功,如若跳将下去,非要摔倒不可……”

正在忖思之间,只见那四个较小的金猴,齐齐跃了下去。

上官琦看那四个小金猿,毫不避忌危险的跳了下去,忽然激起了豪壮之气,暗道:“我上官琦难道连这四个小毛猴也不如么?”

当下一咬牙,纵身跳了下去。

只听“蓬”的一声,摔在地上,跌得头晕脑胀,双耳长鸣不绝,全身痛楚难当,足足过了一盏热工夫之久,才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凝神看去,那金毛巨猿,和四个小猿,早已跑得不知去向,伸出双手,撑在地上,吃力地站起身子。只觉触手之处,十分松软,原来地上竟然是土地,不禁精神一振,暗暗忖道:“此处到处坚石,既然有了土地,定然长有生物,想来那四个金毛小猿送给我食用的桃子,极可能就是生长在此地,说不定这一道幽谷,可通达绝壑之外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0章 人猿之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