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101章 妾意绵绵

作者:卧龙生

出得滚龙王府,上官琦依言西行五里,夜色中水光闪动,竟到了一个水湖岸旁。

这座水湖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占地约有五亩左右,水中生满了荷叶。

上官琦站在岸边,默默出神,形势变化,显然和那大汉说的不同。

他原想两人是受了连雪娇的嘱咐,接应三人出险,但此刻,他不得不重作考虑,也许又是滚龙王安排下的诡计罗网。

他凝目沉思了片刻,说道:“金兄、大师,两位可精通水性?”

荷叶深处,传过来一声娇笑,道:“不用精通水里功夫,上船来休息一下吧!”

天木大师举起手中禅杖,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但闻木桨拨水之声,一艘小舟由那阴暗的荷叶深处滑了过来。

月光下,清晰地可见到一个青衣少女,长发披垂,双手缓缓摇桨而来。

金元道道:“上官大侠,滚龙王手段毒辣,无所不用其极,切不可中了他的诡计。”

上官琦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劳两位费心,这一位是接迎咱们的人。”

说话之间,那青衣女已纵身一跃而上。

上官琦指着天木大师,道:“这位乃少林一代高僧,天木大师父。”

转手又指着金元道道:“这位金兄,是济南府大英雄。”

那青衣女落落大方,点头对天木大师等一笑,道:“两位苦战半宵,定然十分辛苦,我已为两位备好了酒饭、衣物……”两手互击两掌,荷叶深处,又驶出一只小舟。

操舟之人身着劲装,背月而立,看不清面貌年岁。

天木大师低声说道:“上官施主,这位女施主是……”

上官琦接道:“穷家帮中文丞。”

天木大师和金元道都被滚龙王囚入了毒室数十年,对江湖中事早已隔阂,是以穷家帮主之名,文丞、武相,却是从未听过,当下一抱拳,道:“多谢款待。”纵身跃上小舟。

那劲装大汉,立时又运桨驶舟,没入荷叶深处。

上官琦道:“这两人武功不弱!”

青衣女接道:“小舟上已备好香茗、细点,你连日苦战,备极辛劳,此际不谈公事,咱们行舟赏月,过一夜安静的生活。”突然伸出纤纤玉手,拉住上官琦的手腕,跃上小舟。

两人联袂而起,落上小舟,果然,小舟中已摆好了香茗细点。

这青衣女正是连雪娇,但她此刻已完全一副渔家女的打扮,青衫长裤,高高卷起一双裤管,露出了玉肤冰肌,浑圆的小腿,长发散垂肩上,随着夜风飘飞。

只见她手拿双桨,划了两下,小舟穿入了荷叶丛中,驰向湖心。

水波荡漾,明月皎洁,连雪娇缓缓放下双桨,扬手理一下散垂的长发,笑道:“这点心,都是我亲手作的,你吃点看看,是否可口?”

上官琦依言吃了一块,果是甜香兼具,不禁连声赞道:“姑娘手握兵符,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临阵搏敌间,豪气犹胜男儿,设谋行略,更愧煞七尺之躯,却想不到还能作得这手好点心。”

连雪娇盈盈笑道:“你是由衷赞美呢,还是信口开河?”

上宫琦道:“自然是由衷之言。”

连雪娇缓缓仰起脸来,望着当空皓月,低声说道:“人生几回月当头,今宵咱们要尽欢而散。”

上官琦呆了一呆,道:“姑娘你……”

连雪娇银铃般的笑声响荡在耳际,接道:“明月良宵,岂可无酒?”探手从舱下取出来一个玉瓶,接道:“上官琦,你敢喝么?”

上官琦一挺胸道:“在下虽不善饮,但也不能辜负盛情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?”

上官琦被激起了豪壮之气,道:“大不了断肠毒葯。”

连雪娇微微一笑,玉指轻弹,一寸长短的玉瓶口,应手飞入湖心,手一抬,仰脸喝了一大口。

娇丽如花的连雪娇,此刻一反平日的姻静,放声娇笑,媚态横生,长发飘风,一派豪放神情。

上官琦一时间呆在船上,不知如何是好。

连雪娇仰脸又饮下一大口酒,道:“人生几何,对月当歌,可要听我一阕《长相思》?”

上官琦凝目望去,只见连雪娇粉颊泛起醉人的红晕,秋波流转,缓缓解开胸前的对襟衣扣,不禁吃了一惊,伸手夺过了她手中玉瓶,低声说道:“这瓶中究竟是何物?”

连雪娇媚笑道:“酒啊!”

上官琦果觉一股酒气,由那玉瓶中直冲上来,香气扑鼻沁心。

连雪娇左手掩住了前胸,眨动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,笑道:“你可敢喝下一口?”

上官琦道:“有何不敢!”举瓶喝了一大口。

连雪娇笑道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酒?”

上官琦道:“不知道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九转女儿红。”

上官琦道:“没有听说过,大不了醉我今宵。”举手又喝了一大口。

连雪娇笑道:“酒能乱性,此酒尤凶,你不能再喝了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区区一瓶酒,岂能使我上官琦迷失本性?我不信。”举手倾瓶,尽皆喝下。

连雪娇慾待阻止,已自不及,心中大急道:“一杯九转女儿红,钢铁亦化绕指柔,你喝了大半瓶,怎么得了!”伸手去抢玉瓶。

她心中早已深印上官琦的影子,面对着日夜索绕在心头的情郎,九转女儿红提早发作,右手去势一偏,抓住了上官琦的右腕。

上官琦一和玉指相触,感应顿生,只觉一股热力由丹田直泛上来。

这热力来势奇猛,刹那间过穴穿脉,遍及全身,血脉贪张,脑际间一片混饨。

连雪娇急道:“我本意要助长你的功力,却不料反害了你……”

她的神志还保持着清醒,说话也还能说得清楚,但那抓在上官琦右腕上的纤纤玉指,却是愈来愈紧。

九转女儿红强烈的葯力作怪,上官琦逐渐地迷失了自己。

他缓缓抬起头来,两道眼神,暴射出强烈慾焰,望着连雪娇。

突然,他反手握住了连雪娇的两只小臂,猛然用力一拖,连雪娇樱咛一声,整个娇躯,被上官琦抱入了怀中。

连雪娇神智还保持一种迷惆的清醒,内心中隐隐记着不能造成大恨,铸错终身,但她心中尽管是记着,娇躯却是依偎在上官琦的怀里,不肯挣扎。

酒性葯力,似乎是逐渐淹没了两人的人性,使他们忘去了自己……

小舟失去主舵的舵手,被夜风吹出了荷丛,飘荡在湖心。

碧波荡起了涟筋,月白风清。

一声长啸传来,使那神智已将迷乱的连雪娇突然恢复了一点清醒。

那熟悉的啸声,她虽然在迷乱中,亦辨出来人是谁。

水中反映出一个美丽的影子,长发散乱,衣襟尽裂,露出了玉肤冰肌。

她羞涩地拉一下衣襟,伸手点了上官琦几处穴道,理一下散乱的头发,高呼一声:“袁兄弟。”

一条人影,踏波而来,眨眼间已登上小舟。

来人正是袁孝,转动一双圆圆的眼睛,望了连雪娇一阵,又瞧瞧上官琦,道:“我大哥怎么了?”

连雪娇似是被袁孝吓醒了几分酒意,道:“他吃醉酒了。”

袁孝道:“咱们让他好好地睡一场吧!这些时光中他一定很累。”伸手向上官琦穴道上点去。

连雪娇横手一挡袁孝的右手,道:“不成,我已经点过了他的穴道。”

袁孝微微一笑,道:“好吧!咱们就坐在这里陪他。”靠着连雪娇坐了下来。

连雪娇勉强压制下去的被葯力引起的慾念,重新炽烈起来,不自禁地把娇躯向袁孝怀中靠去。

袁孝伸出粗健的手臂,紧紧地搂住了连雪娇。连雪娇挣扎了两下,但她如何能挣脱袁孝的神力?何况她并未用出了全力挣扎。

纯厚的袁孝,脑际间早已盘旋着这美丽的倩影,但因连雪娇平日的庄严,使他不敢妄动亲热之念,此刻玉人在怀,娇缨低喘,哪里还能控制得住,不禁低下头去,亲了一下连雪娇的樱chún。

连雪娇饮下的九转女儿红葯酒葯性已发,如何还能禁受得起袁孝的这亲热的挑逗?刹那间慾念上腾,心如火焚,不克自持,双臂一张,紧紧地抱住了袁孝。

要知此时,连雪娇已被那发作的葯性冲乱了神智,根本已失去了辨识上官琦和袁孝的能力。

这是个可悲的错误。浑厚的袁孝,平日里早已为连雪娇绝世姿容倾倒,但连雪娇对他却是忽冷忽热,莫可捉摸。有时,她感袁孝的相救之情,对他十分温柔;有时,她想到因他和上官琦引起的错综复杂的纠纷,对袁孝又异常的忿恨。连雪娇情绪的变化,形诸于外,就变成了那种忽冷忽热的态度。

这态度,给了袁孝莫大的困扰,也控制了袁孝的忧喜。

此刻,连雪娇投怀送抱,极尽娇柔,一阵阵少女的幽香,沁人袁孝的心中,这幽香燃起了袁孝的*火,他大胆地撕去连雪娇的衣服。

皎洁的月光,照着一个玉肤冰肌的美丽身体。

袁孝潜在心底的恋情,有如一头奔放的野马,扑向连雪娇。

小舟起了一阵剧烈的波动,溅起一片湖水,洒落连雪娇的脸上。

连雪娇吃那冰冷的湖水一激,神智陡然清醒过来,看全身衣服,已尽被袁孝扯去,心中又羞又急,扬手一掌,疾向袁孝穴道之上点去。

这当儿.袁孝早已失去了控制自己能力,焚身*火,使他失去了理性,眼看大功将成之际,连雪娇突然挣扎起来,不禁心中大急,伸手一指点向了连雪娇的穴道。

两人同时出手,点向对方穴道,此际两人都已无能封架对方袭击,彼此都被点中,同时晕了过去。

小舟上,没有了一点声息,也失了舵手,随着夜风,飘流在湖面上。

不知是过去了多少时间,上官琦首先醒了过来。

原来连雪娇点上上官琦的穴道时,用力甚微,是以上官琦酒力一消,立时自行运气活了穴道。

这时,月亮已沉落西山,天地一片黑暗,只是满天的寒星闪烁。

上官琦揉揉眼睛,坐了起来,抬头望去,不禁心头大震。

这震动,包括了惊骇、忿怒和一股莫名的忧苦。

他探首把面孔在水中浸了一下,使神智更清醒些。

湖水冰冷,使他仅余的一点酒意亦被激醒,仔细看去,只见连雪娇几乎全躶的身体呈现在星光之下,左手玉臂,环绕在袁孝的颈间。

那袁孝身上的衣服,也大部脱去。

双双交颈并卧。

一缕妒意,由心底直泛上来,他站起身来,长长吸一口气,脑际间闪掠过一抹杀机。

他缓缓举起了掌势。

只要他掌势一落,连雪娇和袁孝都将丧命在他的掌力之下。

往事像闪电般一一展现心底,他想起自己由数百丈的峭壁上,被那滚龙王打下悬崖,他想起袁孝的母亲,那孤苦、寂寞、多病的老妇人,对自己是那样亲切、爱护。

上官琦黯然长叹一声,无尽的恩怨和妒火,都在这一声长叹中随风而去,脱下了身上的外衣,掩盖在两人身上。

黎明的夜暗,逐渐退去,东方天际,泛起一片鱼肚白色。

湖上的景物,也逐渐的显得清晰。

上官琦仔细看去,两人似是睡意正酣,不禁心中一动,暗道:“这湖中荷叶深处,不知埋伏着多少人,如若让别人看到他们两人这等景象,连雪娇岂不要失尽那文丞的尊严?”伸手推了袁孝一下,道:“喂!袁兄弟,快些醒醒,天要大亮了。”

两人睡得香甜,竟然不闻呼叫之声。

上官琦心头懊恼,忖道:“哼!你们睡吧!我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就是。”

他虽然尽量想使自己心情平静,但那潜藏心底的一缕妒恨之火,总是难以消失,脑际间那连雪娇的倩影也愈来愈觉得清晰。

他站起来,又不忍离去,心中同时思忖:这一幕春色旖旎的景色,如若被穷家帮中的人瞧见,只怕连雪娇再也无颜在穷家帮中发号施令,还有谁来消灭那滚龙王的狂焰……

为公为私,自己都不能坐视不管。

仔细看两人睡状,虽然姿态亲密,但却似是被人点了穴道,这一惊非同小可,心中一缕妒念,顿然消失,双掌齐出,拍活了两人穴道。

上官琦心中明白,如若自己留在这小舟上,那是个何等尴尬的局面!是以在两掌拍出的同时,人也一跃而起,离开小舟,施展出“登萍渡水”的上乘轻功身法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1章 妾意绵绵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