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102章 众叛亲离

作者:卧龙生

连雪娇停下脚步,回顾了群豪一眼,道:“诸位请在此地稍候。”返身入林而去。

群豪都对她倾服,个个守候在杂林外面,不敢擅人。

上官琦凝目望去,只见那耸立林木中隐隐可见一角茅屋,似是住有人家,连雪娇直向那茅屋中走去。

等候约一顿饭工夫之后,连雪娇才奔返杂林。

这时,她装束已换,青帕包头,一身劲装,背上斜背了一支长剑。足登小蛮靴,腰挂革囊,更显得婀娜多姿,英气逼人。

上官琦手捧着惊魂刀走了过去,说道:“姑娘兵刃!”

连雪娇望了那惊魂刀一眼,道:“你带着用吧!”

上官琦还待推谢,连雪娇已拔步而行,一面说道:“咱们快些去吧,再晚了只怕要误大事。”放腿奔行,速度渐快。

她这一走,群雄尽皆相随而行。

这时,四外的号角突然静止下来,郊野寂然,听不到一点声息,只有群雄的脚步声划破了沉寂。

奔行约七八里路,连雪娇突然放慢了脚步,道:“诸位请隐起身形。”

这是条荒凉大道,两侧生满了杂草,放眼平川,除了伏身躲在那杂草之中,别无掩身之处。

连雪娇一声令下,群豪只好纷纷隐入路侧那荒草之中。

上官琦心中纳闷,暗暗忖道:“此地形势辽阔,毫无险要可据,如若拦截那滚龙王于此,先失去奇袭之效。”

只见连雪娇探手从革囊之中摸出一个金哨,放入樱口,吹出了一种尖厉刺耳的声音。

片刻之后,遥见数条人影,由正西方向直奔而来,速度奇快,眨眼间己然清晰可见。

连雪娇收了金哨,闪伏在草丛之中,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心,正巧和上官琦并肩而卧。

那疾奔而来的人影,很快地到了群豪隐身的草丛之处。

上官琦暗暗摸出惊魂金刀,准备一出手就伤人,因为这草丛中隐避的人很多,来人不用搜查,只要稍微仔细地看上两眼,就可以看出上官琦藏身之处。

来人的脸上一色的蒙着黑布,只露出一双神光炯炯的眼睛。

上官琦暗数来人,正好五个,看衣着神情,都非穷家帮中之人,正待暗中招呼袁孝一齐出手,忽见那正中一人,举手在头上划了一个圆圈,缓缓解下面上黑纱。

连雪娇轻轻一扯上官琦的衣袖,低声说道:“起来。”当先起身,迎了上去。

上官琦也只好紧随着站了起来,右手横着金刀,随在连雪娇的身后。

但见连雪娇左手在脑前挽了一个手式,五个人齐齐拜了下去。上官琦暗暗忖道:“这连雪娇出身滚龙王府,自是熟知王府各种联络记号。这五人此刻虽敌友难辨,但看样似无恶意。”

只听连雪娇问道:“王爷的大驾呢?”

那居中一人答道:“驻驾在五里之外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为什么不走了呢?”

那居中大汉道:“王驾本己深入,但发现有变之后,立时撤退了十里。”

连雪娇道:“现在停驾何处?”

那大汉道:“坐守纯阳宫,分令调援。”

连雪娇玉手一挥,道:“你们去吧!”

那大汉应了一声,五人齐齐站起,返向来路行去。

上官琦低声问道:“这些人,可都是忠于姑娘的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我对他们,都有过救命之恩……”

上官琦暗暗忖道:“看来她是早已在滚龙王府中埋下眼线了。”

只听连雪娇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可惜费尽我心机的八面埋伏,竟然是难以诱敌中伏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如若咱们尽起埋伏高手,逼向纯阳宫,滚龙王是否会亲身出战?”

连雪娇道:“虽然可逼他亲自出手,但那是一场胜负难料的混战。”

说话之间,忽见正北尘土飞扬,几匹快马急奔而来。

当先一人,灰衫长髯,正是穷家帮帮帮主欧阳统,他身后随着背带飞叉、腰排飞刀的五个灰衣大汉。

这正是唐璇费尽了千辛万苦为穷家帮训练出来的精锐,八英四十八杰中的八英,但八英已折其二,一个重伤未愈,只有五人可以用以出战。

连雪娇迎了上去,欠身说道:“见过帮主。”

欧阳统翻身下马,颔首说道:“不用多礼。你月来奔走涉险,本座时时挂念……”

连雪娇接道:“妾身劳师动众,却未能有所建树,上有负帮主厚望,下无以慰帮中弟子,更愧对唐先生遗命保荐,想来汗颜无地。”

欧阳统道:“滚龙王凶恶险诈,神出鬼没,武林同道无不侧目退避,任其宰割,短短月余之功,已扭转劣势,抢尽主动,使那滚龙王疲于奔命,此等才气,岂是常人能及?唉!唐先生壮志未酬,遽尔西归。留下了一局残棋,如非姑娘挺身而出,当此大任,当不知武林中要闹成何等模样了……”微微一顿,接道:“姑娘需要的人手,本座俱已带来候命。”

连雪娇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滚龙王未近王府,已警觉有变,立时退守纯阳宫,传令调集援手,致妾身一番心血白费了。”

欧阳统道:“滚龙王机智过人,岂可以常敌看待?他既退守纯阳宫,咱们是否也要变更原计,和他在纯阳宫前决战一场。”

连雪娇沉吟了一阵,道:“困兽之斗,必出全力。如若尽出咱们帮中精锐,和他硬拼,只怕是玉碎之战,何况贱妾料想,这一战纵然能尽歼滚龙王的护驾卫队,也未必能擒得那滚龙王。”

欧阳统道:“姑娘之意呢?”

连雪娇道:“非至最后关头,咱们不能以帮中弟于和那些服过*葯之人硬拼。”

欧阳统点点头道:“这话不错。一切听凭姑娘调遣,自本座起,一律遵令行事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帮主身份尊贵,乃一帮龙头,岂可随便听人之命?”

欧阳统道:“如有必要,我也要一样出动临敌。”

连雪娇望了身后五人一眼,道:“这五位可也是咱们帮中弟子么?”

欧阳统道:“八英只余六人,一个还重伤未愈,难以临阵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妾身想挑带一批人手,赶赴纯阳宫一探虚实。”

欧阳统道:“本座可否同行?”

连雪娇道:“不敢有劳帮主。”声音突然转得十分低沉。欧阳统点头一笑,策马而去,留下了五人听候调遣。

上官琦目注欧阳统背影去远,微微一叹,道:“兵贵神速,咱们即刻动身如何?”

连雪娇道:“你急什么;还怕没有架打?”略一辨识方向,举手在头顶上,划了一个圆周,隐身在草丛中的人,纷纷站了起来。

上官琦四顾一眼,说道:“此行纯阳宫,只不过想一探那滚龙王虚实,人多碍事,反足以暴露身份。属下之意,不如就目下之人中选出几个,随侍同行。”

他想到此行或许难免一场恶战,人手一多,反有顾此失彼之虑。

连雪娇微微一笑,道:“不劳费心,我自有成竹在胸。”举步向前行去。

上官琦碰了一个软钉子,说不出是何种滋味,默然随在连雪娇身后行去。

他如未入穷家帮,仍是客居身份,早已拂袖而去,但此刻却是无法意气用事,因为两人在帮中身份悬殊,连雪娇纵然叱骂他一顿,也是极为平常的事。

群豪奔行了一阵,遥见几处殿脊、屋角,突出于一片丛林之中。

连雪娇突然停了下来,目注五英,说道:“你们就在此地停下,布阵待敌,接应我们。”

这五英追随唐璇甚久,不但武功上都有着很深的造诣,尤精合搏之术。八英同出,固是可配合得天衣无缝,就是两人三人联手,亦都有独到之处。一听吩咐,立时散布成一座阵势。

连雪娇道:“果然训练有素的惯战之士。”又转身向前行去。

又行十余丈,连雪娇又留下锡木和左右二童。

走近杂林,又留下天木和金元道。

这一来,只余下连雪娇、上官琦和袁孝三人。

人林不足丈余,立时由几株大树后闪出了几个黑衣劲服之人,手执单刀,拦住了去路。

连雪娇一拱手,道:“请上禀滚龙王,就说昔年王府郡主、眼下穷家帮中的文丞连雪娇,有事求见。”

那居中而立的黑衣大汉打量了连雪娇一眼,道:“稍候片刻,容我通报。”回身急奔而去。

连雪娇回顾了上官琦一眼,柔声说道:“还生气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属下不敢。”

连雪娇笑道:“你可曾穿上天蚕丝衣?”

上官琦想到数番得宝衣救命,当下欠身说道:“穿上了。”

连雪娇道:“那很好,我也穿有宝衣。如若滚龙王变脸动手,不用分心于我……”顿了一顿,接道:“设法照顾你袁兄弟。”

上官琦只觉心中突然被人扎了一刀般,垂首说道:“属下记下了。”

连雪娇道:“百年人生一觉梦,万里河山一局棋。你想开些……”

上官琦缓缓抬起头来,道:“我想得很开。”忽然和袁孝那两道炯炯的目光接触,不禁心头一震,暗道:“上官琦啊!上官琦,你既已舍己为人,立意促成袁兄弟和连雪娇,如今眼见好事将成,你怎的又动儿女心肠呢?”

他振奋起精神,轻轻咳了一声,对袁孝微微一笑,道:“袁兄弟。”

袁孝道:“大哥有何吩咐?”

上官琦笑道:“等一会,咱们就可能见到滚龙王了,也将陷入他那重重的围困之中。”

袁孝道:“是啊!可是我一点也不害怕。”

上官琦道:“滚龙王那人阴险刁恶,是个大大的坏人。”

袁孝道:“我知道。”

上官琦道:“等一会万一要和那滚龙王的属下动手时,你不要顾忌大多,放胆用出全部本领来,也让滚龙王见识一下。”

袁孝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重大事情一般,接道:“大哥,那不是要杀伤很多的人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不错,但如不杀别人,别人就要杀你了。”

袁孝道:“小弟记下大哥之言。”

说话之间,一个黑衣人急急跑了过来,道:“王爷有请三位纯阳宫相见。”

这纯阳宫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占地约二亩大小,除了前后院子之外,共有三重殿院。

那黑衣人带着三人穿过了第一重的庭院,到了二重大殿。

殿外有一个高出地面不足两尺的平台,用青石堆砌而成,工程似是不小。

平台上一张宝座坐着身着青袍、身披黄色斗蓬的人。

这人给了连雪娇太深的印象,她不用细看,只见到那神情,那衣着,已然认出是滚龙王。这滚龙王这次大胆异常,身前身后连护卫之人也是不见。

连雪娇左右回顾一眼,举步向平台之上走去,扬手一挥,道:“穷家帮中文丞,见过王爷。”

滚龙王冷冷说道:“很好,你竟然继承了唐璇的衣钵,而且还出任了穷家帮的文丞。”

连雪娇道:“我再以女儿身份,拜谢父王的养育之恩。”

滚龙王道:“女儿要和她父王作对?”

连雪娇道:“情非得已,事出无奈,还得父王大度包容。”

滚龙王突然一挥手,抓向了连雪娇的右腕。

连雪娇人虽拜倒,却是暗中留神着滚龙王的一举一动,看他挥手抓来,立时一提真气,退后五尺,仍然保持着半屈双膝的下拜姿势。

滚龙王冷笑一声,道:“好啊!你的武功是大有进步了。”喝声中扬腕一点,点向了连雪娇。

连雪娇右袖一拂,扫出一股暗劲,一挡滚龙王的指力,人却横向左侧移开五尺,说道:“父王已亲手在女儿身上下了附骨毒针。这等恶毒之物,在父王想来,那自然是无法可救了,自然该认为他养育的女儿早死去了!”

滚龙王冷冷道:“但你还好好地活在世上,并未死去,而且处处和我作对。”

连雪娇跃身而起,笑道:“我已拜谢过养育之恩,咱们父女的情意已绝。”

滚龙王冷笑一声,道:“你的胆子不小。”

连雪娇笑道:“今后咱们将是生死的对头,各凭武功、机智,决战于疆场之上。”

滚龙王道:“你以为自己还能平安地退出这纯阳宫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你可知道善者不来?我如无备,岂敢轻易闯来此地?”

滚龙王突然站了起来,缓缓转过脸来,两道冷森的目光凝注在连雪娇的脸上。

一张毫无表情、毫无血色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2章 众叛亲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