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104章 攻心为上

作者:卧龙生

连雪娇这次却带了袁孝先走,留下上官琦率领着天木大师、金元道,准备随时出手接应锡木和左右二童三人。

上官琦看了一阵,低声对天木大师道:“咱们最好不用再伤人了,使他们少一分准备,也好一出手就攻他们一个迅雷不及掩耳。”

又退了十余丈左右,已可见五英各自抱着兵刃,排成了一座阵势。

只听连雪娇低声说道:“你们快些退入阵中来休息一下,也好留些余力反攻。”

左右二童和锡木大师应声退入阵中。

五英立时挥动兵刃,接住黑衣卫队打了起来。

上官琦暗中一数那黑衣卫队,余下的已不足三十个人了。

在适才一番苦战之中,黑衣卫队连伤在金元道和天木大师以及左右二童和袁孝等的兵刃、指掌之下,不下十人之多,如若一齐出手,一鼓作气,尽歼残敌,看来是并非难事。

这感觉,又大大地增强了连雪娇的信心,这次纵然不能一举歼灭滚龙王,至少亦必大挫他的气焰。

连雪娇两道冷厉的目光,缓缓由天木、锡木、金元道、左右二童等脸上扫过,缓缓问道:“你们都可以再战么?”

群豪齐声道:“可以再战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好,既是如此,你们准备出手吧!不论什么歹毒的武功、暗器,都可放手施展,伤的人越多越好……”目光一转,扫掠过上官琦和袁孝接道:“你们不用出手,准备着对付滚龙王。”

上官琦低声问道:“你可是准备要一举擒住那滚龙王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但愿如此,那可以省掉不少气力,也可以为武林保留下不少元气,但只怕此愿难偿。我虽然从他学过武功,但却无法预测他武功高强到何种程度。咱们三个人合力战他,只怕亦是没有必胜把握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如若适才在纯阳宫中的一战,滚龙王已出全力,今日合咱们三人之力,倒是不难和他一决胜负。”

连雪娇道:“纯阳宫中的一战,最好的收获是使滚龙王失去了盟主武林的信心,也使我对他消除了久年积威的畏惧。从此刻起,我才真正可以放开胆子,各凭智能,和他决战于疆场之上。这样使他原来多疑的性格更多猜忌。”

上官琦点头一笑,道:“那是咱们今日的一战,先击败了滚龙王的信心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不错,他失去了一份信心,咱们就增强了一分致胜的信念。攻心为上,不只是只让敌人斗志松懈,强我战志,虽弱亦强。”

这时,左右二童、天木、锡木、金元道都已调息复元,举起手中兵刃。

袁孝突然站了起来,道:“我先去杀两个黑衣卫队。”

他天赋特异的体质和那股剽悍之气,常人无法及得,虽然是受伤很重,但却能在很快的时间内调息复元。

连雪娇暗暗一皱眉头,道:“你的伤势如何?”

她身为统帅,权威甚重,心中虽想阻袁孝出战,但却是不便出口。

袁孝心中充满了欢喜之情,豪气飞扬他说道:“我好了,不信我去杀两个黑衣卫队给你瞧瞧。”说笑中飞跃而起,直升起两三丈高,半空中旋身一转,身如巨乌下扑一般,直向那黑衣卫队落去。

上官琦只看得不自禁一声长叹。

连雪娇道:“你叹什么气?”

上官琦道:“我比袁兄弟多学了十年武功,但成就却是难以及他,而且相差悬殊。如若袁兄弟能得你细心看顾,必将是一位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的一代武学宗师!”

连雪娇笑道:“他天赋特异,轻功和那股剽悍之气,平常人确难望其项背,可惜的是只能练阳刚之功,无能学阴柔之力,如若你肯苦心揣摩上乘武功心法,二十年后,他倒未必能胜得过你。”

说话之间,袁孝已扑人黑衣卫队之中,震耳长啸中,双拳连环劈出,震退了四个攻来的黑衣人,双手易拳为抓,分抓住两个黑衣人的衣领。

这时,周围的黑衣人重又合围而上。

袁孝抓起了两个黑衣人,大喝一声,横抡击出,合围的黑衣人,被迫得纷纷向后退去。

袁孝提住两人衣领,大喝一声,跃回阵中。

细看两个黑衣人时,早已是奄奄一息。

连雪娇冷冷望了袁孝一眼,道:“你这般不守令谕,擅自行动,如若按帮规行事,早该重骂。姑念初犯,准允戴罪立功。”

袁孝原想这般生擒两个黑衣卫队中人归来,大大地出了一次风头,定然会受到连雪娇夸奖一番。在他的感受之中,实无事可比连雪娇的夸赞,更为受用。

哪知事实大出了袁孝的意料之外,连雪娇不但没有夸赞,反而重重地申斥了一顿。

袁孝有些心灰意懒,一股怨气,尽落在两个黑衣人的身上,双手暗用功劲,掌心劲力忽发,但闻两人齐齐地轻咳一声,心脉俱为震断。袁孝双臂一振,把两人的尸体抛了出去。

左右二童当先发动,联袂冲出,先声夺人,两剑交出,刺伤了一个黑衣人。

紧接着锡木大师、天木大师、金元道,纷纷出阵,冲入了黑衣卫队之中。

五英久经训练,不但合搏之技配合得精密异常,而且沉着、坚毅,胜不骄、败不馁,虽是大局已稳操左券,但几人兵刃交错,布成的严密攻防,仍是和初动手时一般无异,毫无懈怠之感。

连雪娇只看得暗暗赞道,这唐璇当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,他以一介书生,不通武事,但却能调教出来这等沉着、善战的勇武之士。欧阳统那般的器重于他,言听计从,实非无因。

但闻连声的惨叫传来,不绝于耳。抬头看去,只见血肉溅洒,断肢横飞,一片惨不忍睹之象。

原来群豪冲入黑衣卫队之中,各出绝学,展开了一场惨烈的搏杀。

那些黑衣卫队,虽然都是从江湖上高手中挑选而来,但他们久为葯物所制,不但武功难以精进,而且日渐衰退,反应亦难如平常之人的灵活,天木大师、左右二童等,各出绝学奇招,立时杀得横尸遍地。造成了惊人的伤亡。

但这些黑衣人,虽然死伤累累,片刻间倒下一半,可是余下之人仍然是力战不退。

锡木大师看得有些不忍,收了禅杖,暗自宣诵佛号。

但觉左后肩,一阵急疼,被人刺了一刀,登时鲜血滚滚而出。

他忽然想起,战阵之间,不能有慈悲心肠,不是敌死,便是我亡!

但闻金风劈空之声,两柄单刀,分由两侧劈了过来。

锡木大师怒喝一声,强忍伤疼,禅杖一举“野火烧天”,疾变为“左右开弓”,禅杖两端,一收一缩,点了过去。

但闻当当两声,攻来两柄单刀,尽为锡木大师的禅杖点开。

这位仁慈的高僧已然被激起了杀机,禅杖连出三招绝学,伤了两个黑衣人。

天木大师、左右二童、金元道等,全都用出了压箱底的本领,十几个卫队,转眼又倒下了七八个,只余下了六七个人还在舍命苦战,似是对千古艰难的生死之事,全然不放在心上。

这一场残忍的杀戮,左右二童和天木大师等,都有些心中不忍起来,手下兵刃慢了甚多。

只有五英仍是郑重其事,手中兵刃不快不慢,攻拒之间神色如常。这五人自从出手拒敌以来,始终是不快不慢的手法,脸色也一直是一片肃穆,当真是负山岳不觉其重,负鸿毛不感其轻,只看得连雪娇暗暗赞叹不已,对那逝去的唐璇更加重几分敬重之心。回头望去,只见上官琦凝目不言,若有所思,不禁微微一笑,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我在想念死去的唐大哥,他虽然不会武功,但为穷家帮调教出来的八英四十八杰,却是深得武功上乘心法的沉、稳二诀。这五个的武功,虽然不算很高,但他们遇到拒敌之际,却是神剑融合,全心全意,纵然是袁兄弟也难及得!”

连雪娇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不错,唐先生实在是一位百代罕见的怪才,只可惜天不假年,壮年资志以殁!”

上官琦心中一动,双目凝注在连雪娇的脸上,道:“我大哥生前慧眼识人,把安定武林的大事,尽托连姑娘。”

连雪娇接道:“这一局残棋,虽然收拾不易,但我当全力以赴……”微微一顿,接道:“好在唐先生生前己布下几着棋子,只要我照他遗嘱执行,或可慰他九泉之下的英灵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就我记忆所及,大哥生前似是说过,制服滚龙王,似是在埋葬他遗体的青家之内……”

连雪娇微微一笑,接道:“所以他才让你监工造墓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可是,我看姑娘之意,似是要在这滚龙王府附近,和那滚龙王一决全局的胜负!”

连雪娇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滚龙王还有着庞大潜力,没有人能够确实知道在那滚龙王府中,隐伏着多少武林高手……”

说话之间,遥闻一声凄厉的长啸声,划空传了过来。

那声音起自杂林,但来势如电,倏忽之间,已到了群豪搏斗之处。

随着那划空而来的啸声,响起了一声闷哼,金元道首遭强袭,身躯凌空,直飞出去。

连雪娇低呼一声:“快些救人。”

袁孝应声而起,有如飞燕掠波,飞跃而起,悬空接住了金元道,一个云里翻身,落着实地。

群豪都为事出意外的变化,惊得一愕,只有五英仍然能沉着应变,剑光闪动,阵势如行云流水般涌了过去。

阵中飞出五道寒光,挟着啸风之声,射向一个青袍人。

这是这五英同时发出的标枪,这五个久经唐璇训练的穷家帮中精锐,沉着无比,不论遇上何等震惊、危亡的变化,一直能保持冷静的神智,全力应付,不为所惊。

但见那青袍人右手一探,拍出一股强大的潜力,五支近身标枪,尽为他惊人的掌力震得偏向一侧飞去。

群豪惊魂乍定,凝目望去,只见一个青袍人停身在六七尺外,双目暴射出慑人的寒芒。

左右二童低声惊叫道:“滚龙王!”

五英随着发出的标枪,卷涌而到,寒芒闪处,己把滚龙王围在中间。

滚龙王冷笑一声,连发两掌,强猛的掌力,冲得五英身躯不稳,连晃了几晃,但依然没法冲开那五英剑阵。

连雪娇回目望了金元道一眼,只见他嘴角汩汩流出血来,双目微闭,受伤甚重,当下探手人怀中摸出了一粒丹九,放入那金元道的口中,低声说道:“他内腑受伤甚重,快把他放在草地上,不要让他再受震动,咱们先对付滚龙王,再来救他。”

这时,左右二童、天木大师、锡木大师,已然举起兵刃攻上,但见五英的阵势旋转奇快,闪化起一道光圈,围住了滚龙王,也阻挡住了天木大师等出手相助。

只见五英那闪转在青袍人外的光圈,忽大忽小,但无法逼近滚龙王。

连雪娇低声对上官琦和袁孝说道:“五英虽然久经训练,但决非那滚龙王的敌手,只要他一冲破剑阵,五英势必难逃死亡之运。就目下形势上看,五英分明已然用出全力,咱们得快些出手接替他们。”

袁孝启齿一笑,道:“现在可以打了?”他适才擅自出手,受到了连雪娇一顿责骂,心中的余悸犹存。

连雪娇一点头道:“可以打了。”

袁孝应声跃起,口中发出一种凄厉的怪啸,直向滚龙王扑了过去。

滚龙王一生和人动手搏斗无数,但这袁孝可算得他生平遇上的劲敌之一,是以听得袁孝怪啸扑来,竟是丝毫不敢大意,反手一掌劈了过去。

一股强猛掌力,直向袁孝涌了过去。

袁孝最爱硬打硬接,眼看滚龙王的掌力劈了过来,竟然不肯闪避,身子悬空,双掌一齐推出。

两股强猛的劲道一触之下,袁孝那向下飞落的身子,突然又向上升高起来。

就在滚龙王和袁孝对掌之时,上官琦也已冲了过来。这时五英剑阵已撤,退到旁边休息。

上官琦运气护住了全身,双掌上也蓄集毕生的功力,直向滚龙王身侧,准备和那滚龙王试几招凶险异常的近身相搏。

滚龙王虽然想全力发掌,先把袁孝一举击毙,再对付群豪,却不料上官琦涌向近身之处,竟也是准备硬拼的招数。

形势逼迫得滚龙王不得不放弃追袭袁孝,扬手一指,点向了上官琦的前胸。

上官琦已然欺近滚龙王近身两处之处,右掌护胸,早作戒备,眼看滚龙王一指点来,立时反手一招擒拿,扣捉滚龙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4章 攻心为上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