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105章 侠盗之分

作者:卧龙生

滚龙王森寒的目光,扫掠四外一眼,长长吸一口气,暗运真气,全身运转一周。

他自动手以来,到此刻为止,才算有片刻休息的时光。

双方对峙约一刻工夫之久,不闻一点声息。天木、金元道、左右二童等,都已运集了全身的功力,只要连雪娇一声令下,立时将不顾生死地扑攻上去。

沉默中,潜伏着深沉无边的杀机。

连雪娇终于忍耐不住,缓缓举起了手中金刀,冷冷地说道:“你已经受了重伤,难再挡得住我们的合攻。”

滚龙王暗中长吁了一口气,语气仍是十分冷漠他说道:“如若我放了他,该将如何?”

连雪娇道:“不行!你素无信义,岂能轻信于你?如其让你带走,还不如让他和你同归于尽。”

滚龙王仰天冷笑一阵,道:“可惜你的话也难使我相信,何况你未必能作得那欧阳统的主。”

连雪娇略沉吟道:“那你要如何才肯相信?”

滚龙王道:“欧阳统信重世人,我要他亲口答允。”

连雪娇道:“那也不是什么难事。如若不让你见识一下,只怕你也不会心服口服。”探手摸出一个金哨,放在口中,吹出儿声尖厉的啸声。

哨声忽长忽短,似是隐隐有一种节拍。

遥远处响起了相和的哨声,连雪娇才收金哨,道:“这金哨之声,是否足以扰乱你属下联络?”

原来滚龙王的属下,大都服用过迷神之葯,耳目难和一般武林中人物相比,是以要藉这金哨之声用作联络。连雪娇久居王府,对内情十分了然,特地用金哨作为联络工具,定以长短之声,传达消息,既可收混乱耳目之效,亦可用来传达消息。

滚龙王冷笑一声,说道:“倒亏你想得出来。哼哼!我早该杀了你的!”

连雪娇接道:“棋差一着,满盘皆输。你现在后悔了么?”

滚龙王道:“大局如何,还难预料,目下不必太早欢喜。”

连雪娇道:“至少今日一战,是你生平从未遇过的惨败了!”

滚龙王道:“我对你有十年养育之恩,但却为自己培养了一个生死对头。”

连雪娇道:“我亲生父母,都死在你的手下,难道不该报仇……”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我为你建立了不少功劳,冒九死一生,背千古骂名,那是报答你十年养育之恩。你两度下手杀我,未如所愿,父女之情,早已断绝。眼下我是率堂堂正正之师,替生我的父母报仇,为武林除害。”

滚龙王道:“谅你一个黄毛丫头,岂是我的敌手?今日我失算被困,算是你杀我的一个机会。可惜你妇人之仁,为一个上官琦竟要放我脱困,此机失去,只怕你今生再无这等机会了!”

连雪娇冷笑一声,说:“因我之走,已导致你属下背你之心,此讯一旦传开,你势必落成众叛亲离之局,不但你那些王妃、义女要弃你而去,只怕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侯亦将背弃于你。”

滚龙王只觉心底泛起来一股寒意,默然不语。

这几句话,在他心中引起的震骇十分巨大,如非他带着面具,那惊骇之情早已流现面色之间了。

连雪娇仔细看他目中神光,凝聚不散,分明是正在想着一件重大之事,心下暗自得意,忖道:“此人才智、武功,并世无双,唯一的缺点,就是疑心之病太重,如能挑拨起他和四侯之间互生猜忌,先让他们自相残杀一场,那是胜过今日要他之命。”

这时,突闻一阵有节奏的哨声,遥遥传了过来,连雪娇精神一振,接道:“欧阳帮主的大驾到了!”

滚龙王抬头看去,果然见一匹疾如流星一般的快马急驰而来。

片刻间,快马已到几人停身之处,正是那统率群豪、名满天下的穷家帮主欧阳统。

一身浅灰长衫,微显清瘦的面容,两道炯炯的眼神,扫掠了四周一下,缓缓对连雪娇道:“文丞传音召请本座,不知有什么大事商议?”

连雪娇道:“请帮主卓裁一件大事。”

欧阳统跃下马背,目光盯在被滚龙王紧扣着脉穴的上官琦身上,道:“什么事?”

连雪娇道:“滚龙王已受内伤,不用那一十三道拦截高手相助,凭咱们眼下的实力,就可把他制服当场。”

欧阳统道:“可是上官琦呢?”

连雪娇道:“上官琦得陪他殉葬!”

欧阳统道:“除此之外,还有其他的办法么?”

滚龙王冷冷接道:“有,放走本王,交换上官琦的性命。”

欧阳统道:“上官琦可受到伤害么?”

滚龙王道:“只是被我扣了脉穴,别无损伤。”

欧阳统道:“你素来无信无义,讲的话,难以使人相信!”

滚龙王道:“你要怎样才肯相信?”

欧阳统道:“你先放开上官琦,我们查看他确实无伤之后,再放你离开此地不迟。”

滚龙王道:“要我如何能信得过你?”

欧阳统道:“就凭我欧阳统一句话,难道还不能算数?”

滚龙王仰天狂笑一阵,道:“欧阳统,本王自从出道江湖以来,从未有今日之惨。如若你放我归去,岂不是放虎入山,难道你不后悔么?”

欧阳统冷冷说道:“我欧阳统能够在武林同道之前,一诺千金,也就全凭着‘信义’二字和忠厚之道。”

滚龙王缓缓垂下头去,默然不语。

欧阳统接着说道:“今日纵然放你逸去,但日后你终是难逃覆亡。”

滚龙王慢慢地松开了上官琦被握的右腕,说道:“欧阳统,你查看一下,他是否受有内伤?”

上官琦脉穴被扣,全身劲力消失,但他的耳目并未失去灵敏,对几人对答之言,听得甚是清楚,当下抱拳向欧阳统一礼,道:“帮主何苦为我一人,要使武林中千百性命再受伤亡!”

欧阳统答非所问他说道:“你运气查看一下,受了暗伤没有?”

上官琦依言运气,试了一下,道:“没有。”

欧阳统道:“你再试试看,中毒没有?”

上官琦默运真气,详查周身一遍,道:“没有。”

滚龙王冷冷接道:“欧阳统,你对本王如此猜疑,不觉有失身份么?”

欧阳统道:“天下人都可以信,唯独对你这等积恶无数、拭师谋友、无所不用其极的人,实应多存两分防范之心。”

滚龙王口齿启动,慾言又止。

欧阳统冷笑一声,道:“你现在可以走了。”

滚龙王双目中暴射出怨毒的怒火,环扫了四周群豪一眼,切齿说道:“十日内,必杀尔等,在场之人无一幸兔!”

连雪娇道:“目前我们如想杀你,易如反掌,你还不快走,莫等欧阳帮主改了心意,挤受一次信誉之失,先杀了你再说!”

这几句话,果然发生奇大的效果,滚龙王竟不敢再说一言一语,翻身一跃,急奔而去。

上官琦望着滚龙王的背影消失,突然一声长叹,道:“帮主,文丞,何苦为我一人之命,使武林多丧失千百条性命,我上官琦纵然厚颜偷生,也将是终生不安。”

欧阳统道:“此即侠、盗的不同之处。穷家帮如若和滚龙王一般模样,那就不用再和滚龙王决胜江湖了。”

连雪娇微微一笑,接道:“你不用心中不安,放走滚龙王,并非是为了救你!”

上官琦苦笑一下,道:“多谢慰藉。这般的救了我,上官琦虽生犹死。”

连雪娇道:“怎么?你不信我的话?”

上官琦道:“何只属下一人不信,在场之人,只怕无人信得!”

连雪娇笑道:“你们如肯听我说几句话,当知我决非巧言相饰。”

上官琦道:“愿闻高论。”

连雪娇道:“滚龙王气候早成,王府中毒室未毁,高手犹在,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侯各拥高手,分屯数处,如若今日咱们杀了滚龙王,这些人势必将各自为政,流毒所及,实较滚龙王统率之下,有过之而无不及……”

欧阳统道:“不错。”

连雪娇接道:“如想完全消灭滚龙王,必得一网打尽他们首脑之人,才可永绝后患。”

欧阳统点头,道:“正当如此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因此我释放了滚龙王。他生平之中,从未经过今日之败,必视为奇耻大辱,势必连夜招请四大侯爵,尽起王府高手,和咱们决一死战,以洗雪今日受挫之辱……”

欧阳统轻轻叹息一声,接道:“就双方实力而论,不知这一场决战的胜负如何?”

连雪娇道:“这该是一场很惨酷的恶战,双方都将付出可怕的死亡代价。如若是硬拼实力,胜败之机,敌大我小,也许武林中精英人物都将在这一战之中大都要玉碎珠沉,因此属下之见,不宜硬拚……”

欧阳统道:“姑娘之见,和本座不谋而合。如让那滚龙王尽集属下高手和咱们决战于此,穷家帮实无稳操左券的把握。唉!半年前一场大战,我帮中精英损失惨重,八英折三,武相断臂。在那一战之中,滚龙王还未尽出高手。此人早有雄霸武林之心,倒不是荒诞不经,实非我一帮之力可与抗衡!”

连雪娇道:“如若不是穷家帮,今日武林恐早已面目全非了。帮主不但是我帮中龙头,实则一身系天下武林安危。”

锡木大师突然接口说道:“滚龙王为我武林公敌,穷家帮独挡锐锋,实非公平之论,老衲这就立刻赶回少林本院,见我掌门方丈,求他尽出少林精锐赶来助战。”

天木大师目光转动,望了锡木一眼,慾言又止。

连雪娇道:“大师如肯劝说贵方丈派出高手相助,那是最好不过。”

锡木大师道:“如果老衲不能求得掌门方丈派出高手,那也无颜再见欧阳帮主和女施主了,自当解脱这具臭皮囊。”

天木大师突然插口接道:“在下有一件信物,和少林寺渊源甚深,愿借于大师随身携去。”

锡木早就对天木存了怀疑之念,闻言回身说道:“这位老施主,手持佛门中独有兵刃,想来当亦是佛门中人?”

天木大师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老朽来历,目下还不愿谈起,但老朽确和少林门中有着渊源。来日方长,荡平妖氛,消灭那滚龙王之后,老朽自会把来历公诸世人。”

锡木道:“既是如此,贫僧不再勉强了。”

天木大师右手递过去一个密封布包,道:“未见贵寺掌门方丈之前,不可擅拆密封。”

锡木接过布包,用手掂了掂,甚是沉重,包中似是金属之物。

天木大师接道:“贵寺中的掌门方丈,法号如何称呼?”

锡木大师道:“法号神木。”

天木道:“那很好。他如见得此物,定可辨识,决不致拒派高手。大师尽管放心回寺去吧!”

锡木仔细地打量了天木几眼,道:“贫僧就此别过。”合掌对欧阳统、连雪娇、天木等一礼,转身而去。

连雪娇目睹锡木大师的背影消失不见,才缓缓回过头来,神情间充满着严肃,望着天木,道:“少林寺中的掌门方丈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,你一定知道了?”

天木点点头,道:“是的,姑娘,我知道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少林派一向为武林尊为泰山北斗,沿传数百年。历经数十年,少林派从未出过一个尽得少林所有武功的弟子,武林中也一直无法估计出少林寺有多少实力,但他们的罗汉阵,却是天下扬名。”

天木大师接道:“是的,姑娘,用少林寺罗汉阵对付滚龙王,应该是很好的一个主意。他们将不会畏惧滚龙王逐使属下那波浪式的攻势,那将不是任何一个武林高手所能抗拒的攻势。”

连雪娇轻扬一下柳眉,脸色更见严肃,缓缓说道:“滚龙王有三百六十个铁甲骑士,那是他数十年苦心选出的武林高手,他们都有着惊人的神力,少林寺罗汉阵能否拒挡?”

天木道:“少林寺的罗汉阵,可大可小,十八人至三百六十高僧,都可组成,既可整体迎敌,亦可分开应战,十八种变化,全由主阵人临敌应变。滚龙王如齐出三百六十个铁甲骑士,或可纵横武林,使天下第一流的高人束手,但决冲不破少林寺的罗汉阵……”

连雪娇道:“可惜那神木大师,未必肯尽出少林精英,和滚龙王一决胜负。”

天木道:“老朽料他不致见拒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事关整个武林劫运,用谋错不得一步。错走一步,则满盘皆输。”

天木道:“这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5章 侠盗之分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