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106章 英雄寂寞

作者:卧龙生

且说上官琦带了天木、金元道、左右二童和穷家帮中的五英,施展轻身功夫,兼程赶路。

这些人中,各有一身绝世武功。五英虽然轻功稍差,难以和这些人并驾奔驰,但这五人长力惊人,始终能保持着不快不慢的速度。

上官琦对那囚人竹林特别留心,是以记忆还十分清楚。他想趁那滚龙王受挫回府、检点伤亡、尚未重作部署之前,赶到那囚人竹林。

他不但有心释放那囚禁之人,使滚龙王耳目受愚,并且还有着另一种豪雄思想。在那里,他见到了传技于己的老人。他想,师父潜身于那囚人的木屋之中,定然必有作用,也许,他能仗师父早作的安排和大力相助,趁着滚龙王初受大挫、元气未复之际,一举生擒滚龙王,大破滚龙王府,以酬穷家帮主相救之情。

这是千秋百世的大功业,也是上官琦唯一的心愿。这功业一旦完成之后,他将告别江湖,埋名隐姓,去度那凄凉岁月。

他已感觉自己己然深爱连雪娇,那美丽的情影,柔媚的言笑,和那股手握兵符、豪强凌云的性格,已然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上。

她是个具有坚强和柔弱两种性格的女人,温柔时有如一池春水,坚强时却是那样刚毅不屈。

袁孝,像横在两人之间的一柄残酷的慧剑,生生地斩断了两人的情意。他劝说过,要她去爱护袁孝,她也说明过要嫁袁孝为妻。

那夜间湖上小舟中巧合铸下的错,像一团火烧着上官琦的心。他没有问过连雪娇,连雪娇也没有解释过,这象征着一件事:连雪娇己决心下嫁袁孝。

上官琦认定了事情已经是铁案如山,自不愿混迹在两人之间。

他心有所念,行速大减,五英已然齐齐赶了上来。

突然,响起了一声悠长的号角,划破了荒野的岑寂,也惊破了上官琦痛苦的幻想。

金元道四外打量了一阵,道:“那人藏在一棵大树上,可要把他收拾了?”

他被滚龙王囚禁毒室之中,守护门户,一住数十年,滚龙王为了要他保持功力以拒那攻人毒室的强敌,用天蚕丝索穿过他们的琵琶骨,却未让他们服用毒葯。但那数十年的囚禁生活,暗无天日,有如枯井之水,虽生犹死。自得上官琦救出毒室,重见天日,辽阔的原野,繁盛的草树,恰似枯木逢春,灵智尽复。

上官琦抬头看去,果见十余丈外有一棵高大的松树,点头说道:“你去收拾他,但要下手毒辣,最好是一击致命,不要让他有第二度传出警讯的时间。”

金元道应了一声,绕奔向大树而去。

上官琦流目四顾一阵,瞧不出那囚人的竹林何在,低声对左右二童说道:“两位可记得那夜咱们进去的竹林子么?”

左右二童凝目沉思了一阵,道:“可是找那囚人的木屋?”

上官琦道:“正是。”

左右二童相互看了一眼,苦笑着摇头说道:“我等也记不得了。”

上官琦自言自语他说道:“那地方是一片竹林,木屋就在那竹子环绕之中。”

原来上官琦对那竹林方位记得十分清楚,但这一阵时间,他一心想着连雪娇和袁孝之事,信步而奔,迷失方向,竟然再也瞧不出那竹林的方位何在。

他忽然想到了唐璇告诉过他的几句话:古往今来的大英雄,最是寂寞的。当时,他还未曾体会到这句话的要旨,这片刻,恍然大悟,原来成大业、立大功的英雄,随时随地都不能分心旁骛,稍一有误,不知要害了多少人丢掉性命!

想到了感慨之处,不禁长长一叹。

左右二童道:“上官兄不用苦恼,我兄弟捉一个滚龙王的属下,严刑迫逼,难道还怕他不讲么?”

上官琦正待答话,忽听天木大师说:“咱们快躲入草丛之中。”

群豪听得他呼喝之言,也未及抬头去看,人已隐入了草丛之中。

上官琦抬头看去,只见遥远的原野上奔驰来几匹快马,心下好生佩服,暗道:“那快马还在数里之外,这老和尚就能觉到,莫非他练有天视地听之术不成?”

左右二童突然疾快地爬行过来,道:“我们兄弟去捉他一个回来如何?”

上官琦道:“行动要小心一点。”

左右二童应了一声,分开长草,移出数十丈之外,免得一击不中时被人发觉了所在。

大约有一盏茶工夫之久,四五个骑马的黑衣人到了左右二童的停身之处。

左童张方微微抬头一看,对方有五人之多,心中忽动杀机,低声对右童说道:“咱们拔出兵刃,配合右手施袭,左手点他们其中一人穴道,右手长剑刺向另一个人,也许,咱们可以一举之间,收拾了这五个人。”

忖思之间,五匹快马已到了左右二童隐身的草丛旁边。

左右二童突然一跃而出,联袂飞起,悬空下击,长剑指向了较远的黑衣人,右手却点向一个相距较近的黑衣人。

这些黑衣人乃滚龙王手下的黑衣卫队,他们之中或有武功高过左右二童的人,但他们终年在葯力控制之下,人已逐渐地麻痹,动作痴呆,反应迟钝异常。左右二童这淬然施袭,竟然大奏奇功,两个中剑落马,两个被点中穴道。

还余下一个黑衣卫队,突然一带马头,准备逃走。

左童张方那还容他走开,右手一振,连人带剑地直飞过去,人还未到,剑风己斜里刺去。

这时,那仅余下的黑衣卫队已亮出兵刃,和张方展开了一场十分激烈的恶战。

他手中一柄单刀,竟然施得呼呼风生。

张方心中大急,暗道:“我这和他一战,岂不要暴露出了我等隐身之处?”剑势一紧,攻势更是强烈,但那黑衣人手中的单刀竟然从容应付。

上官琦低声对天木大师和五英说道:“几位好好地隐在此处休息,我去助他一臂,早些把那人除去。”

说着话,人已掩袭过去。出了草丛,沉声说道:“张方请退开一步,看兄弟取他性命。”

张方急攻两剑,全身而退。

上官琦突然大喝一声,刀凝一片金光,直罩了过去。

那黑衣人眼见刀光涌上来,一抡手中单刀,封住了门户。

上官琦手中惊魂金刀,本有削铁如泥之能,鲜血四面喷洒,那黑衣人连刀带人,被上官琦劈作两半。

张方飞起一脚,把那人尸体踢入了草丛之中。

那两个中剑之人尚未死去,但伤势很重,剑中要害,显是不能活了。

上官琦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他们被葯物控制,连肉体上的痛苦也是感觉不到的。”

张方道:“这两人已经难救,别让他受罪了。”右手疾出,点了两人死穴。

突闻一阵急促的号角之声传了过来。

上官琦一听那号角的方向,仍然是由大树上面传来,不禁心头大急,说道:“两位快把尸体掩起,带着两个活的,和天木大师等会在一起,免得分散实力,我去瞧瞧那金元道是否已经得手?”也不待左右二童回话,飞身一纵,直向大树扑去。相距那大树还有两三丈远,瞥见金元道如飞而来。

上官琦低声喝道:“金兄,可有什么变化么?”

金元道急急奔了过来,道:“一群黑衣卫队,不下数十人,分乘快马而来。”

上官琦道:“那树上的敌人呢?”

金元道道:“已被兄弟点了死穴。我本想逼问他那号角讯号,却不料不肯说出,眼看强敌涌来,只好点了他的死穴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刚才那号角声是何人吹的?”

金元道道:“我!我虽然不知讯号,但忽发奇想,乱吹它一阵,或可收扰敌耳目之效,就抱起号角,一阵胡吹。”

上官琦忍不住微微一笑,道:“那涌来敌队有些什么反应?”

金元道笑道:“未料到被我胡打瞎撞,那队黑衣人听得我错乱的号角声,显是有些茫然不知所措,停了下来,群集一处,似是在商量什么事情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大约是他们听不出那号角讯号,群集研商,趁他们受惑之时,咱们得趁机会闯过。”

金元道道:“兄弟在那大树上看到了一片竹林。”

上官琦急急说道:“在什么方向?”

金元道道:“正东方向,不过要通过那一群黑衣卫队。”

上官琦暗一沉吟,道:“你看那一群黑衣人大约有多少?”

金元道道:“总在三四十以上。”

上官琦沉吟了一阵道:“这滚龙王不失为一个雄才大略之人,在初受挫败之下,仍然能顾及到大局变化,毫无慌张失措之感。”

这时,天木大师、左右二童等等,都借那深草掩护,和上官琦会合一起。

天木大师道:“如以老衲之见,咱们不妨和那群黑衣卫队正面交手,伤他几个人后,再以最迅速方法离开此地,以扰乱那滚龙王耳目。”

上官琦心中一直念着那木屋中囚人之事,接口说道:“据我所知,滚龙王在一片竹林中囚禁了很多人,那些人又都是滚龙王心中畏惧的人,如能设法释放出那些被囚之人,滚龙王势必惊慌失措。”

天木大师道:“自以上官大侠的决定为宜。”

上官琦目光环扫四周群豪一眼,道:“在下之意,请天木大师带领五英和左右二童,击袭那群黑衣卫队,在下和金兄在激战中绕过,奔人那竹林中放人。”

天木大师道:“上官大侠只带金兄同行,实力未免太弱,万一在竹林中遇上狙击,岂不要误了大事?老衲之意,不妨多带一些助手。”

上官琦摇头说道:“我和金兄是以偷行放人为主,人手愈少愈好。大师等将是和强敌拼搏,自是要实力愈强愈好。”

左童张方忽然接口说道:“咱们在哪里相会?”

金元道道:“敌我混战,彼来此往,一湖一岗可能在一日内数度易主。在下之意,不宜硬行约定会面之处,以免授敌围攻之机。”

张方略一沉吟,随手在地上划出了几个记号,低声说道:“诸位可看清楚了么……”微微一顿,目光扫掠群豪,接道:“这是我们穷家帮中的机密联络记号,几位牢牢记着。”

上官琦道:“记下了。我等要先走一步。”带着金元道绕过草丛而去。

天木大师回顾五英一眼道:“咱们得赶快接应他们。五位就请留在此地,布阵以待。老衲和左右二童两位,先冲他们一阵,引敌来此,五位再施袭击。这一战纵然不能把他们全数歼灭,亦将杀他们丢盔弃甲而逃。”

五英唰的一声拔出长剑,就草丛中列成阵势。

这五人永远是保持着严肃的拒敌神态,对方来一骑一卒,他们也是郑重其事,不存丝毫轻敌之心;来千军万马,也毫无畏惧之情。

天木大师眼看五英阵势已好,突然长啸一声,手舞禅杖,急向那群黑衣卫队冲了过去。

左右二童右手横着长剑,左手握着一把匕首,紧随天木大师两侧而行。

双方逐渐地接近,彼此已可清晰看清对方的形貌。

天木大师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形势,停下脚步,说道:“这地方两侧草深,对我有利,不用再向前了。”

左右二童四下望了一眼,仗剑守在天木大师身侧。

出人意料的,那一群黑衣卫队也一样停了下来,不再向前冲进。

左童张方一皱眉头,道:“情势有些不对。滚龙王手下的黑衣卫队,一向是见人就蜂拥而上,这次倒是有些例外了。”

天木大师道:“不错。滚龙王手下的黑衣卫队都为葯物所迷,看上去有些痴痴呆呆。这班人看上去却是大不相同,个个神清气朗,毫无服过*葯的神态。”他轻轻叹息一声,接道:“如果是滚龙王的属下,却未服用过*葯,倒是很难对付了。”

原来对方那群黑衣人,多达四五十个,天木大师深恐以左右二童和五英之力,难以稳操胜算,即令可以勉力支持,也是一场惨烈的恶战。

左右二童相互望了一眼,道:“大师压阵,我们兄弟去试他一阵。”

天木大师低声说道:“不可造次。杀死十敌,我折一人,亦是划算不来。如无必胜的把握,最好是不要轻举涉险。”

但见那黑衣人纷纷下马,布成了一座方阵。

天木大师心中更觉奇怪,暗道:“他们人数众多,正该以众凌寡,虽不躁进,亦该分头包围过来才对,何以不肯出攻,反而结阵自守,难道那滚龙王经过此次挫败之后,下令属下小心了不成?”忖思之间,瞥见三个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6章 英雄寂寞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