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107章 师生相见

作者:卧龙生

上官琦挑了十几间木屋之后,心中忽生畏惧之感,他一心一意来看师父,但此刻,却又不敢立刻挑开记忆中师父所居的那座木屋。

只听金元道厉声喝道:“快躺下去。”

上官琦吃了一惊,回头望去,只见一个瘦骨鳞峋的怪人缓缓站了起来。他那紧闭的双目此刻突然睁开,目中流现出一股很奇怪的神光。

金元道突然向前踏上了两步,一掌按了下去。

但见那瘦人身子一闪,竟把一击避开。

金元道怔了一怔,道:“上官大侠,此刻咱们要怎么办呢?”

一语甫落,但见那蜷伏在地上的枯瘦之人,一个个开始挥动手脚,似是都要挣扎而起。

这一来,连上官琦也有些沉不住气了,金刀平胸,道:“如是形势所迫,咱们只有伤害他们了。”

只听一阵怪叫嚎哭之声,那枯瘦的怪人全都站了起来,一个个有如毒痛发作一般,手舞足蹈,又唤又叫,争向尚未劈开木屋中奔了过去,拉开木门,钻了进去。

这一幕惊人的变故,只看得上官琦和金元道心头怦怦直跳。看那些瘦枯之人,一个个早已血肉尽消;只余下一层皮包骨头可怜样子,难以禁受一掌一脚,但他们抢奔人那木屋的豪勇,却是争先恐后。勇猛惊人。

直待所有的枯瘦之人完全钻入那木屋之中,金元道才摇摇头叹息一声道:“此实不可思议之事!”

上官琦道:“如若是在下的想法不错,在那木屋中定然有一种慢性的毒葯,葯性缓慢,只要在那木屋中停留过相当的时间,葯性才缓缓侵入内腑,有如染上毒痛一般。”

金元道点头说道:“上官大侠的推想不错……”霍然回头望去,只见那衣着鲜艳的大汉,仍然僵直地躺在地上,急急奔了上来,道:“此人仍是静静地躺着不动,大约是中毒不深。”

上官琦道:“金兄请试行推拿手法,看看他是否被点了穴道?”

金元道应了一声,伏下身,抱起那大汉,在他身上推拿起来。

上官琦暗暗数那木屋,还有三十余座,心中暗暗忖道:“如若这些木屋中都睡的有人,连同刚才毁去的一十五座木屋,这些被囚之人,将不下四五十人。这班人中毒极深,身体已然有了变化,不论武功如何高强,只怕也难以和人动手,但如放出了这班人,足可使滚龙王心理上受到极大的威胁。”

回头望去,只见金元道双手移动,仍然不停地在那人身上推拿。

那大汉仍是紧闭着双目,连眼皮也未睁动一下。

上官琦缓步走了过去,低声说道:“此人也许是被葯物所迷,或为滚龙王独门手法点了穴道,眼下情形应以大局为重,咱们不能为了救他一人,多所延误时间。”

金元道放下那大汉,拂拭一下头上的汗水,道:“上官大侠说的是。”

上官琦微微一笑,道:“有劳金兄把那劈开的木屋堆积起来,放起一把火。”

金元道也不多问,依言把那挑散的木屋堆积一处,晃燃火摺子,点燃了起来。

上官琦四下打量一阵,道:“金兄请留心别让火势蔓延,烧人竹林,在下要放人了。”

他这次胸有成竹,挑开一座木屋,立时下手点了那屋中人的穴道,再把碎裂的木屋投入那熊熊的火势之中。他一面挑屋,一面点人,动作十分迅快,片刻间,木屋己大部挑开,余下了四座木屋。

他心中记忆得十分清楚,师父就在仅余下四座木屋中的第二座内,第三座木屋中是那位面目隐隐可辨的云大庄主。

一旦要揭开数日来索绕心头之秘,上官琦不禁有些犹豫起来。

这滚龙王的出身,是否就是昔年霸占义嫂、毒害义兄的人,很快地就要揭穿。

这些事如若一旦传扬在江湖之上,势必将激起天下武林同道对滚龙王更深一层的鄙视和仇恨。

还有那云大庄主云九龙,以及他率领那中原高手和藏派高僧相搏于荒庙中惨烈之战。那一战是他生平中第一次见到最凶猛的恶斗,也是他第一次见到最凶毒的屠杀。

中原五义深夜中死亡约会,启蒙恩师和诸位同门师兄弟中毒惨死的情景,这些往事,都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中,只是事务匆忙,一直没有余暇让他追查,何况这些事似都和滚龙王有着牵连的关系,如若不能擒获滚龙王,这些事也无法追查明白。

这纷乱的江湖上,滚龙王那血腥的屠杀中,不知有好多武林人惨遭了不幸,被葯物迷去神智,甘为滚龙王的爪牙。

这是武林中有史以来最悲惨的一代,这悲惨的一代,如不能早予结束,武林中所有的精英,都将死亡殆尽,那时,整个的武林亦即开始没落,不知有多少前辈高人心血结晶研创出来的绝技,也将失传于世。

纷立于江湖的诸大门派,不是被滚龙王葯迷神智、收为己用,即是受到斩草除根的屠杀。

往事充满着疑问,未来是一片茫然。

唐璇是何等的才气,但他和滚龙于对峙江湖十余年,也不过保持个秋色平分之局。

连雪娇继承了唐璇的遗志,这一代巾帼奇女子,虽有着绝世才华,但她万万难和唐璇比拟,但唐璇失之于温善,连雪娇却占了一个狠字,在她领导下和滚龙王几场决斗,形诸于外的,似较唐璇生色不少。她伤了滚龙王无数的精锐,但也使穷家帮损失了不少弟子。

金元道站在一侧,呆呆地望着上官琦,只见他有时握拳挥击,有时摇头晃脑,不知在想些什么心事。他本不敢惊动上官琦,但忍了又忍,最后仍然是忍耐不住,沉声说道:“上官大侠,你怎么了?”

上官琦如梦初醒般啊了一声,回顾了金元道一眼,缓缓揭开了第一座木屋。

金元道看他揭开木屋时的小心和严肃,心中忽然一动,暗道:“难道这几座木屋中有他亲人不成?果真如此,我必暗中替他防护,免得他在悲伤中为滚龙王安排下的诡计所伤。”

上官琦缓缓揭开小木屋的顶盖,低头瞧了一眼迅快地放了下去。

金元道心中奇怪,忍不住问道:“上官大侠,那木屋中没有人么?”

上官琦低声应道:“有,咱们不能动他。”

金元道道:“为什么?我来瞧瞧。”伸手去揭那木屋上的盖子。

上官琦一横手,拦住了金元道,道:“那里面是位姑娘,咱们男子汉岂能乱瞧?”

金元道口虽不言,心中却是大不服气,暗道:“这些人都变成了皮包骨头,哪里还能看得出是女是男?纵然能分辨出来,也得多瞧上一阵才行,你这般一揭就放,如何能瞧得清楚?”

他心中虽在哺咕,但是不敢多问。

上官琦缓缓走到第二座木屋前面,恭恭敬敬地对那木屋行了一礼,道:“弟子上官琦求见师父。”

金元道心中更是奇怪,暗道:“他怎么在这里叫起师父来了?”

上官琦一连叫了数声,始终不闻那木屋中有相应之声,不禁心头大急,一伸手摸住了屋顶木盖,道:“师父,请恕弟子放肆。”右手一加力,木盖应手而开。

凝目望去,只见木屋中铺了一层红色毛毯,似是那留在此地之人并未远去。

上官琦仰脸望天,长长吁一口气,缓缓放下了屋顶木盖,走向了第三座木屋前面。

这是最后一条线索,如若揭开了这座木屋后,仍不见那劫后余生的云九龙,事情就定有了惊人的变化。

上官琦缓缓举起了手,抓到木屋顶盖的边缘,一用力,木盖随手而去。探头望去,竟也是空无一人。

四座仅余的木屋,已然看了三座,可是找不出那怪老人和云九龙的下落。

上官琦缓步向前行去,又走到第四座小木屋的前面,右手用力一掀,那木屋顶盖随手而起。

上官琦正待探首下望,突然由那木屋中站起一个人来。

金元道紧随上官琦的身后,未看清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扬手一掌,捣了过去。

上官琦要待阻止,已然不及。

只见那站在木屋中的人,右手突然一扬,竟然硬将金元道劈来一掌接了下来。

蓬然一声大震中,金元道不自主退后一大步。

上官琦右手疾快地伸了出去,横里一抄,扣拿那人的脉门。

他手指还未触到那人手腕,立时“啊呀”一声,骇然一退,“噗”的一声跪到地上,道:“琦儿叩见师父。”

金元道暗暗忖道:“原来他师父真在此地。”

抬头看去,只见那人青衫白髯,十分清瘦,似是大病初愈一般,心中一动,忖道:“这人好生面熟,颇似昔年名震武林的中原五义之首的叶一萍。”心念转动,忍不住失声说道:“阁下可是姓叶么?”

那青衫白髯老人已举步跨出木屋,伸手扶住了上官琦道:“孩子,你起来,你的事我已听到……”转头望了金元道一眼道:“兄弟正是姓叶,兄台贵姓?”

金元道道:“兄弟济南金元道,叶兄可是数十年前名重一时的中原五义之首叶一萍叶大哥么?”

白髯老人道:“兄弟正是叶一萍。金兄这般装着,实叫兄弟认不出来。”

金元道道:“一言难尽。兄弟被那滚龙王关在毒室之中,替他守护门户,如非这上官大侠出手相救,只怕兄弟这今生今世也是难以得见天日了。”

叶一萍微微一笑,道:“金兄过奖他了。”

金元道回顾上官琦一眼,道:“这位叶兄和在下已有数十年不见了。”

忽然发觉上官琦仍然跪地未起,赶忙住口不言。

上官琦已接口说道:“金老前辈……”

金元道急急说道:“不成,咱们各交各的朋友……”目光一转,望着叶一萍道:“叶兄,令高足青出于蓝,已然是当今武林中举足轻重的人物,兄弟身受他数次救命之恩……”

叶一萍道:“金兄不用夸奖于他,我只不过是他启蒙之师。他今日这身成就,另有高人传授,非兄弟能够教得出来……”目光转到上官琦的脸上,接道:“琦儿,快些起来。”

上官琦一拜起身,道:“师父怎生到了此地,隐身在这木屋之中?”

叶一萍道:“说来话长,一言难尽。眼下也不是叙说往事的时机,你把这木屋尽都毁去,这些人只怕是活不成了!”

上官琦道:“弟子只想放出他们,以扰滚龙王的耳目.未料到竟是会伤了他们的性命。”

叶一萍叹息一声,道:“你纵然不毁木屋,他们也是难以活得多久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弟子大错已铸,这班人目下要如何处理才好?”

叶一萍道:“你既毁了木屋,说不得只好利用一下他们短暂的生命,困扰一下滚龙王了。”

上官琦心中虽然充满着重重疑问,但此刻却不便追问,应声回头,掌势连挥,拍了近身几个枯瘦之人的穴道。

叶一萍低声说道:“这班人虽然己如强弩之末,但他们求生的本能还未完全丧失,拍活他们穴道之后,咱们是最好赶快离开,免得他们情急反扑。”

上官琦应了一声,掌势连挥,片刻之间,拍活了所有之人的穴道。这时,那最先被拍活穴道的枯瘦之人,已挺身站了起来,双目圆睁,四下张望。

叶一萍举步跨出木屋之时,随手把停身的木屋抛人了大火之中。

金元道也把两座空空的小木屋抛入了火中。

整个的广场上,只余下一座木屋。

火势熊熊地延烧开来。这四周一片茂盛的竹林,如若火势延烧到那竹林之中,必将造成惊人的大火。

叶一萍已当先向林外行去,一面叫道:“琦儿.快些出来,别让那些人把你围住。”

上官琦目光一转,果见那些枯瘦之人脸上泛现出忿怒之色,正自移动身躯,似是要把自己围在中间。

看他那等枯瘦之躯,纵然是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,只怕也已无耐战之力,就算被他围了起来,也不难突围而出,但想到这一场搏斗,无疑是一场大屠杀时,不禁心头恻然,高声说道:“金兄,快把那一座木屋背起。”人却向林外奔去。

金元道已然举步慾奔,听得上官琦呼叫之言,不禁微微一怔,双手抓住木屋,用力一翻,背在背上。

哪知这一来,立时引起了一阵剧大的騒动,所有的枯瘦之人,齐齐向金元道追了过去。

上官琦人已人林,但见那些枯瘦之人紧追金元道不舍,立时一跃而回,挡在林边,说道:“金兄快从小径出林。”

金元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7章 师生相见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