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109章 亲情难舍

作者:卧龙生

上官琦探手抓起金刀,喝道:“滚龙王。”

那闭目而坐的白髯老人突然睁开双目,两道寒芒暴射而出。

云九龙也忽然站了起来,低声对上官琦道:“咱们对付那铁甲骑士,滚龙王留给师父。”

只见滚龙王突然停了下来,两道目光环扫了那列队而立的黑衣人一眼,突然举手一挥。

随护而来的铁甲骑士突然散开,列布两侧,中间现出来一辆马车。

那马车早已拆去了车篷,上面放着两张竹椅,并肩坐着两个被捆绑着的女人。

左面一人,全身罗衣,面色苍白,头发已然灰白,虽然容色惟淬,但从那秀美的轮廓中,依稀可见当年的天姿国色。

右面坐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女,肤色雪白,玉容如花,只是神情有些痴呆。

上官琦只觉这两人像貌甚熟,依稀在哪里见过,但一时却又想它不起。

一向据傲的滚龙王,竟然大反常态,抱拳对那白发老人一揖,道:“大哥别来无恙?”

那白发老人霍然睁开双目,两道森寒的目光暴射出一片杀机。

但当他目光掠过那一辆马车时,突然神色一变,缓缓闭上双目。日光下,清楚地看到两行泪水顺腮滚了下来。

上官琦心中一动,想起在古寺之中那老人告诉他一段往事,难道这两人就是被滚龙王掳去的师母和师妹么?

只听滚龙王哈哈一笑,道:“我早该想到大哥还在人间的,但我却想起得晚了一些时日,几乎使小弟辛辛苦苦创出的这番基业弄得一败涂地。”

白发老人闭着双目,冷冷说道:“她们怎么样了?”

滚龙王道:“一切安好,小侄女越长越美丽了。”

白发老人全身微微颤动了一下,道:“你为什么不杀了她们母女?”

龙王道:“小弟如若是杀了两人,只怕是无法制服大哥了。”

白发老人突然睁开双目,厉声喝道:“你可是想以她们的生死来威胁我么?”

滚龙王道:“小弟正是此意。”

白发老人道:“她们纵然还活在世上,但早已被你折磨得不成人了,活着也是形同废人,倒不如让你杀了她们,我再杀了你,好替她们报仇雪恨。”

滚龙王淡淡一笑道:“大哥是情义深重之人,决不会看到大嫂惨遭分尸而死,还有凤黛侄女,已然年华双十,死了未免太可惜了。”

上官琦心中怒火高张,手握金刀一跃而起,怒声喝道:“住口,你这个欺师灭祖、积恶如山的畜生,你过来,咱们先斗三百合。”

滚龙王冷冷说道:“不错,我做尽了天下的坏事,但你还不配和我单打独斗。”

上官琦金刀一掠,冲了过去。

滚龙王冷笑一声,道:“站住,你如再进一步,我就先杀了她们母女。”

上官琦呆了一呆,停下脚步,回头望去,只见师父全身微微颤动,老泪纷纷而下,不禁黯然一叹,收了金刀,缓缓退到师父身侧。

云九龙自从滚龙王现身之后,一半侧着面孔,不和滚龙王正面相对,怕他看了出来。

滚龙王重重地咳了一声,接道:“小弟和大哥快二十年不见了,咱们兄弟武功谁强谁弱,眼下还难预料……”

白发老人接道:“今生今世,你也别想胜得过我。”

滚龙王哈哈大笑道:“斗力方面,咱们兄弟相差不远,但斗智方面,大哥却总是差上小弟一着。”

上官琦冷笑一声,接道:“你无信无义,心狠手辣,行事只求目的。不择手段,不论何等卑下之事,你都能作得出来,有什么值得夸耀之处?”

滚龙王冷冷说道:“你乃后生晚辈,不配和我说话。”

上官琦但觉心火上冲,恨不得立刻冲过去和他大战一场,但见车上被捆绑的师母、师妹,都在滚龙王属下铁甲武士的长矛指点之下,只要滚龙王一声令下,两人立时将为铁矛洞穿。师父口虽不言,但神色之间,却充满夫妇、父女的怜惜之情,如若一个克制不住,奔冲上去,害了师母、师妹之命,那可是终生大憾之事,只好强自按下心头怒火。

但闻滚龙王纵声大笑一阵,说道:“就算是当今九大门派,齐齐和小弟作对,也决不放在小弟心上,但大哥如要和小弟为难,情势就大大的不同了……”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眼下有两条路,可听大哥选择。”

那白发老人全身颤动了一阵,痛苦他说道:“哪两条路?”

滚龙王道:“第一条路,是咱们兄弟情断义绝,小弟杀了大嫂和大哥这娇美如花的女儿,咱们兄弟各凭所学,一决胜负。”

白发老人望了车上的老妻、爱女一眼,道:“第二条路呢?”

滚龙王道:“那自然是和平得多了,小弟把嫂夫人和侄女交由大哥带走……”

那老人双目中奇光一闪道:“当真么?”

滚龙王森冷地一笑,道:“自然是真了,不过,也不是没有条件。”

自发老人道:“你说吧!”

滚龙王目光冷冷地望了上官琦一眼,道:“大哥请自行废去一身武功,跳出江湖是非,带着夫人和侄女,选一处人迹罕至之处,乐度余年的快乐生活……”目光盯注在上官琦的身上,接道:“这人的武功,可是大哥传授的么?”

上官琦接道:“是又怎样?你这人面兽心的人,家师早就不认你作兄弟了。”

滚龙王道:“既是大哥的徒弟,那就要吞下兄弟的忘我神丹,终生为我所用,也不在大哥教他一场。”

上官琦只听得心神震动,暗暗忖道:“好毒辣的条件啊!”

白发老人,缓缓闭上双目,沉默不语。

滚龙王接道:“我知道,大哥一时间也难作决定,但不妨事,大哥慢慢地想吧,小弟在这里等待就是。”目光缓缓由那些排排整齐、坐在草地上的黑衣人脸上扫过。

上官琦心中暗暗忖道:“这般相持下去,几时才能等出结果?”暗用“传音入密”之术,说道:“师父,由弟子和他约斗,师父设法抢救师母、师妹。”

那白发老人仍闭着双目,但却不住摇头。

只听滚龙王冷笑一声,道:“上官琦,令师一生中无牵无挂,唯独对他的老妻、幼女,情爱甚深,你如肯答应服下我的忘我神丹,她们就有救了。”

上官琦大步而出,手横金刀,说道:“我如服下你的毒丸,你就可以释放我师母、师妹了么?”

滚龙王道:“不错,接着葯丸。”右手一抛,一粒黑色的葯丸,投了过来。

上官琦接过葯丸,说道:“如是我服下此葯,我那恩师也不用自废武功了?”

滚龙王道:“‘有事弟子服其劳’。你为师母、师妹服下毒葯,不论后果如何,总可留一个美名传诵人间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不劳相激,我也会服下此葯。”

滚龙王道:“好极,好极,那就赶快地吃了下去吧!”

上官琦双指夹着葯丸,放人口试了一试,重又取了出来,道:“你无信无义,要我如何能信得过呢?你先放了她们两人。”

滚龙王冷笑一声,道:“老夫没有闲心和你斗口。”

上官琦暗暗急道:“师父是已屈服在他的威胁之下,云九龙又一语不发,他心意如何,叫人难以测想。单我一人,如何能对付得了滚龙王?”

忖思之间,忽见一匹快马上乘坐一个黑衣人,手中高举一方黄色的滚龙旗急奔而来。

滚龙王望了那高举的黄旗一眼,厉声喝道:“王府中出了事么?”

那快马上的黑衣人似是受了重伤,手中滚龙旗突然一沉,落在地上,人也向前栽去。

上官琦看得心中一动,暗道:“这倒是一个救人的好机会,可惜没和师父、云师兄取得协调。”

正忖思间,突闻云九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道:“师弟跃上马车,阻挡那铁甲骑士,快,快!”

但见那黑衣人伏在马背上,似是已无能勒住快马,健马直向滚龙王冲了过去。

滚龙王警觉奇高,看快马直冲过来,似是已觉出不对,右掌一探,直向那黑衣人拍了过去。

马上黑衣人猛一抬,身如流矢一般,直向马车上飞过去。

滚龙王一掌击在马上,那健马一声悲鸣,倒卧地上。

那黑衣人动作奇快,人落车上,两手已从身上取下一对铁怀杖,但闻一阵金铁相击之声,指向那母女两人身上的铁矛,尽被封开。

上官琦已得传言,早已全神戒备,一见黑衣人封开指向师母、师妹身上的长矛,立时长啸一声,拔空而起,跃起两丈多高,金刀护身,悬空打了一个转,直向那敞篷马车之上落去。

就在上官琦发动的同时,云九龙也突然飞身而起,直扑向滚龙王。

滚龙王正待飞身拦截上官琦,瞥见一条人影疾飞而至,冲了过来,人未到,一股暗劲,当先涌至。

原来云九龙涌向滚龙王的同时,先行运足内力,发出一掌。

滚龙王右掌一探,内力涌出,挡开了云九龙的一掌。

两人掌力相触,各自心头一震。滚龙王身不由主地向后退了一步,云九龙身悬空中,较为吃亏,不由自主地在空中打了两个转身,才落着实地。

但他脚一落地,立时疾扑而上。

滚龙王和来人对了一掌,心头大为震荡,觉着此人的掌力的雄浑,竟着实是生平极少遇上的劲敌之一,一面发掌拒敌,一面厉声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云九龙冷笑一声,也不答话,双掌连环劈出,全力抢攻。

这两位绝世高手,一动上手,力挤巧攻,各尽辛辣,呼呼的掌风,夹杂着指点、煞手,当真是武林难得一见的凶险搏斗。

且说那黑衣人一双铁怀杖封挡那指向四周长矛之后,四周的铁甲骑士立时展开冲击,健马长嘶,长矛光闪,分由四面八方攻来。

黑衣人飞起一腿,扫断了两张竹椅,那坐在竹椅上时老妇和少女应声跌入车中,双杖飞舞,拒挡四周攻来的长矛。

这些铁甲骑士都是经过滚龙王苦心挑选的勇士,又是久经战阵,拍马围攻,刺来长矛的力道异常惊人。那黑衣人接下几矛,已有些应接不下。

正感为难之际,上官琦已挟着一片刀光,落上敞篷马车,金刀一挥“法轮九转”,一阵呛卿嘟金铁相击之声,矛尖纷纷落地。

那黑衣人缓开手脚,敞声一笑,拉开蒙面黑纱,道:“琦儿,你的武功竟到了如此火候!”

上官琦看清来人,急急叫了一声:“师父!”

原来这黑衣人竟是上官琦启蒙恩师叶一萍装扮。

叶一萍急急接道:“此刻形势险恶,不是叙礼说话的时候,拒敌要紧,咱们决不能让师母、师妹受到伤害。”

上官琦金刀疾挥,又削断了几支刺来的长矛,道:“师父说什么?”

叶一萍笑道:“那神箫老人对我有传艺之恩,他的夫人、女儿,岂不是我的师母、师妹?”

上官琦听得一呆,暗道:“你也拜了神箫老人为师,咱们这一笔糊涂账,不知要如何才能算得清楚了。”

但见叶一萍手中铁杖飞舞,拒挡四周刺来铁矛,赶忙抡起金刀助战。

只闻一阵阵金铁交鸣之声,片刻连削断数十只长矛锋尖。

但那些铁甲骑士手中的长矛,足足有一丈七八尺长,削落矛尖,仍可施用。耳际间马嘶不绝,尘土蔽天;四周铁甲骑士的攻势,愈来愈是凌厉。

激战中,突然间一阵低沉啸声,传入耳际。

上官琦已知滚龙王诡计多端,听得那啸声之后,立时留神看去。

隐隐间,只见那些列队而坐的黑衣人,跃跃慾动。

上官琦吃了一惊,忖道:“师父用箫声把这些黑衣人招来此地,如是不能控制他们,实是一大祸患。”

只听啸声高拔,若有节拍,那黑衣人应声立了起来。

上官琦说道:“师父请留在车上护人,我下车去伤几个铁甲骑士。”也不容叶一萍答话,荡开两只铁矛,一跃下车。

金刀挥展,绝学连出,刀化一片金光,伤了两个铁甲骑士。

目光一转,只见云九龙正和滚龙王打得难分难解,纵跃飞搏,凶险百出。

那不绝于耳的啸声,随着滚龙王飞跃的身躯传了出来。

上官琦跃下马车之后,那些波涌而上的骑士,长矛如雪,纷纷攻向上官琦。

这些铁甲骑士,个个身披重甲,悍不畏死。上官琦虽仗宝刀锋利,连伤了数人,但却无法阻挡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9章 亲情难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