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113章 擒贼擒王

作者:卧龙生

六七个黑衣人蜂拥而上,刀光如雪,挡住了袁孝。

袁孝眼看上官琦受了伤,心中急怒交集,一拳打倒了金元霸,急扑过来,双目尽赤“废除国家”,否认一切权威、否认集中和纪律的观点。分析 ,满脸杀气,运足了神力,抡动单刀,横里扫去。

但闻一阵金铁交鸣之声,两柄单刀被袁孝兵刃震飞。

袁孝一击,震飞了两柄单刀,暴雷也似地一声大喝,手中单刀脱手飞出,直向顾八奇投了过去,人却扑攻向拦路的黑衣人。

那扶持顾八奇的黑衣人,眼看袁孝掷来一刀,猛恶至极,闪避不及,匆忙一推身受重伤的顾八奇。他只顾照顾别人,却忽略了自己,单刀挟风涌至,拦腰被斩作两段。

袁孝心急上官琦的受伤,似是激起了野性,伏身一把抓过黑衣人,当作兵刃,横扫过去。

顾八奇重伤之后,指挥无人,金元霸又被袁孝一拳打歪鼻子,晕了过去,余下人手虽多,但已成无头之蛇,如何能挡得五英和左右二童的反攻猛击?片刻间,强弱易势,本来是步步迫攻,此刻却不得不改采守势了。

袁孝更是勇不可挡,片刻间,又被他连伤四人。

四周那高燃火光,逐渐逼近,余下黑衣人斗志更懈,突然呼喝了一声,四面逃去。五英和左右二童,正侍分头追杀,却听连雪娇高声说道:“别追他们了,让他们走吧!”

左右二童低声说道:“强敌溃退,正好趁机,杀他们一个片甲不回,文丞何以要下令阻拦?”

连雪娇四顾一眼,只见顾八奇已在几个黑衣人护卫之下匆匆遁走,才点头说道:“咱们要滚龙王大挫一阵,但却不能让他败得太惨……”

突然步履声响,夜暗中奔来了数十条人影。

那当先一人,正是穷家帮帮主欧阳统,身后紧随着关三胜、姜士隐、铁木大师、费公亮等一干高手。

欧阳统仰脸望望天色,笑道:“我等晚来了一步……”突然瞥见了上官琦盘膝而坐,闭目养神,分明是受了重伤,不禁骇然问道:“他怎么了?”

连雪娇道:“他和顾八奇恶斗,受了重伤。”

欧阳统一皱眉头,道:“伤的情形如何?”

上官琦突然睁开眼来,道:“伤得不重,有劳帮主和文丞挂虑。”

欧阳统回顾了身后群豪一眼,道:“诸位请随便坐吧!”

姜士隐接口说道:“在下本不该随便插口,但心中有些不解之事,如鲠在喉,不吐不快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姜大侠有何指教,尽管请说,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
姜士隐道:“姑娘的神机妙算,一举之间,连败滚龙王手下东平、南面、北成三侯,在下是佩服得很,但不解的是何以不肯乘胜追击,一举尽歼顽敌?除了杀一个东平侯外,似是有意放纵南面、北成二侯逃走?”

连雪娇道:“问得好!”目光转动,四下扫了一眼,接道:“心存此疑的人,只怕不只你姜大侠一个。我出身滚龙王府,今日如不说出用心,只怕要招致诸位心中怀疑了。”

群豪相互望了几眼,默然不语,显是心中都已动了怀疑,只是不好出口而已。

连雪娇心知在此情此景之下,也是难怪别人动疑,长长叹息一声,接道:“我应该先对帮主说明的,只是连日来风云紧急,一直没有时间能让我和帮主有一个畅谈时间。”

欧阳统笑道:“当年唐先生在世之时,亦是这般情形,并非是每一件重大事情都要和我商量,但得立意公正,本座和帮中弟子,还是诚心钦服。”

连雪娇笑道:“贱妾何能,怎敢和唐先生相提并论?”她语声微顿,目光缓缓由群豪的脸上掠过,接道:“咱们这几日奔波恶斗,目的就要滚龙王锐气大挫,元气伤而不重……”

关三胜突然接道:“我等不解的也就在此了,不知为什么要使那滚龙王的元气伤而不重?须知咱们眼下的人手,可以算当代中之精英,拖延时日,对我不利。如若姜大侠和铁木大师等相继告别,咱们实力上势必要大打折扣,难道到那时才要和滚龙王决战不成?”

连雪娇道:“咱们今日之胜,并非是胜在咱们手中,而是时机凑巧,沾了他人之光。”

关三胜奇道:“帮中高手,伤亡数十,兄弟们个个用命,苦战胜敌,何以说不是胜在咱们自己手中,不知是沾了何人之光?”

连雪娇缓缓把目光投注到上官琦的身上,道:“咱们歼灭东平侯,破南面、败北成二侯,无一战不是尽出了帮中全力。如若把这三人实力合作一起,试问咱们能否有制胜把握?”

四周群豪,默然不言。良久之后,关三胜才接口说道:“就算他们三人合在一起,咱们也未必就败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如若那滚龙王统率高手,前后夹攻呢?”

关三胜道:“那就形势可危了!”

连雪娇道:“滚龙王府中有着数百铁甲骑士,个个武功高强,最善合击马战。王府中至少有五六百以上武士、卫队,连同滚龙王带回的随行卫队高手,不下七八百人之多,这数字已多过咱们来此的帮中兄弟。滚龙王招回了东、南、北三大侯爵,自然布成了合击之势,不但想使咱们陷入这围困之中,而且也是想一举把咱们尽歼此地。滚龙王主持大局,分三路策应三侯,但咱们却未见过滚龙王率人助战。”

欧阳统道:“言之有理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因此,贱妾敢断言,滚龙王已无可用之兵,可遣之将。才给了咱们一个从容取胜之机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行动,一举间击灭了滚龙王手下三大侯爵。”

费公亮赞道:“文丞运筹帷幄,调度有方,应居首功。”

姜士隐道:“何以会使滚龙王没有可用之兵,可遣之将?”

连雪娇道:“这就是我要说明的了。咱们和滚龙王决战的最后胜负,有一人决定全局……”

欧阳统恍然大悟道:“是了,你是说上官琦?”

连雪娇道:“不错。他会吹出一种箫声,可使滚龙王手下束手就缚,因为滚龙王网罗天下无数高手,让他们受制,剽悍善战,早已不成威胁。要紧的只是他们几个首脑人物。如若咱们一举杀死了顾八奇和洪涛,滚龙王势必觉孤掌难鸣,一旦隐遁而去,咱们往哪里找他?那时,除害未尽,反将为武林留一大患。”

关三胜道:“文丞高瞻远瞩,我等当真是难及万一。”

欧阳统接道:“咱们此刻如何攻打滚龙王府,是否要立刻行动,还得文丞决定。”

连雪娇道:“贱妾之意,不如就在此地歇马三日,也好让帮中兄弟们休息一下,为伤者疗治,为健者祝贺。”

她目光一掠云九龙、姜士隐、铁木大师等,接道:“但望诸位请答允在此多留几日,为武林、苍生作最后的一战。”

关三胜一皱眉头,道:“这又使在下不明了,为什么不乘战胜余威,一举攻入那滚龙王府,待尽歼强敌之后,也好放开胸怀地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连雪娇道:“滚龙王府中,机关布设重重,咱们纵然是能够攻入府中,亦必将付出极大的代价,必须先行设法除了那滚龙王之后,再攻入王府不迟。”

费公亮道:“如若那滚龙王十日不离王府,咱们就等他十日不成?”

连雪娇道:“顾八奇和洪涛必然率领残余的属下躲入府中,这两人当可给滚龙王重整残部和咱们再作决战的勇气。”

欧阳统心中知连雪娇这一般安排必有作用,只是时机未至,不愿说出而已,当下接口说道:“连日来得文丞运筹帷幄,使咱们大获全胜,众家兄弟想都疲累得很,休息三日,以调息精神体能,实属必要。”

群豪心中虽仍有着很多疑问,但听得欧阳统如此解释,也都不再追问。

连雪娇立时传令,停下休息。

袁孝护送上官琦到一座茅舍中养息伤势,他内功精深,经过了两个时辰运气调息,伤势大见好转。

连雪娇安顿好帮中兄弟,略一休息,立时到欧阳统处。

欧阳统似是料定她要来,早已备好香茗相候。

连雪娇欠身一礼,道:“属下德威难以服众,致增了帮主不少麻烦。”

欧阳统笑道:“关三胜一向是口直心快,唐先生在世之时,两人也常常辩论,但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才好。”

连雪娇淡淡一笑,道:“帮主对贱妾下令休息三日之事,不知是否赞同?”

欧阳统笑道:“我料想文丞必有奇谋,但却不知究竟是何良策?”

连雪娇缓缓坐了下去,脸色也突然严肃起来,缓缓说道:“帮主对未来的一战,存有几分致胜之心?”

欧阳统略一沉吟,道:“这个我很难决定。但如就双方目下实力而论,咱们倒可和他拼上一场!”

连雪娇道:“贱妾的看法,和帮主稍有不同。未来一战,事关滚龙王的存亡绝续,他必将不择手段地施为。因此,这一战咱们的胜机很小,必须得改换一个法子。”

欧阳统接道:“想来你早成竹在胸了。”

连雪娇道:“贱妾几经深思,始终想不出一个完善之策,因此特来向帮主请教。”

欧阳统道:“你策谋歼灭东平侯,一夜间击破了南面、北成侯,此等功绩,纵然是唐先生生前,也是没有。”

连雪娇接道:“贱妾非是推诿,实已尽了心力。连续订了七八条策略,经仔细评思之后,只觉两策可行,但亦将冒着极大的危险。”

欧阳统道:“不论你施行哪一策略,本座都将全力支持。”他忽然长长叹息一声,豪气尽消他说道:“滚龙王被灭之后,本座也该退休,让出这帮主之位。”

连雪娇知他是有感而发,避开话题,道:“贱妾思谋二策。一是联络各大门派,动员武林中所有力量,困围滚龙王府,运集干柴枯草,火攻滚龙王府,此法容或残恐一些,但如行之得宜,可一举尽绝后患。”

欧阳统略一沉吟,道:“你想的那第二策呢?”

连雪娇道:“精选高手,不计伤亡,强攻人滚龙王府。但贱妾可断言,此举必将有惨重的牺牲,成败仍难算计。”

欧阳统道:“那火攻虽好,但必得相当时比第二个办法虽然迅快,但恐怕使我帮中精锐尽失。”

连雪娇道:“贱妾亦为此委决不下。”

忽见一个帮中弟子行了进来,说道:“禀告帮主,咱们擒得滚龙王手下一个姦细,他闹着要见帮主、文丞,说有机密大事相告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你们可曾搜过他的身子?”

那弟子说道:“搜过了,全身未带凶器和可疑之物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好,你们带他进来吧!”

那弟子答应一声,退了出去;片刻之后,带着四名高手,押着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。

连雪娇一见那人,立时欠身而起,道:“原来是壮大侠。帮中兄弟不知,多有得罪,还望杜大侠不要见怪才好。”

欧阳统一挥手,命那些押解来人的帮中弟子退了出去,起身对那黑衣人抱拳一礼。

原来此人正是混人滚龙王黑衣卫队中的杜天鹗。

杜天鹗道:“在下有要事奉告,冒险来此……”突然住口不言,目光四下转动。

欧阳统道:“杜大侠需要什么?”

连雪娇接道:“你可是要见上官琦么?”

杜天鹗道:“最好请我那上官兄弟也来此地,此事只怕非他不可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他受了内伤,正在调息,只怕行动不便。”

杜天鹗呆了一呆,道:“他伤得很重么?在下可否去瞧瞧他?”

连雪娇道:“他伤得虽然不轻,但他内功精深,足以承受得住。杜大侠如若有事,对我说也是一样。”

杜天鹗道:“滚龙王昨夜率领了一批高手兼程而去,不知有何阴谋。在下也是他选带的人手之一,但我却借夜色掩护,脱队而逃,赶来此地。”

连雪娇沉吟了一阵,道:“滚龙王虽受大挫,但实力仍然不可轻视,应该是不会逃走。”

欧阳统道:“唉!如若他当真的带几个心腹属下,隐迹于深山大泽之中,倒是一件大大的麻烦。”

连雪娇望着杜天鹗,道:“此事不知和那上官琦有何关连?”

杜天鹗道:“那滚龙王和一个长髯青衣老人在密室议事,在下暗中偷听了几句,言语提到了我那上官兄弟。”

连雪娇道:“除了上官琦,可提到我们帮主么?”

杜天鹗摇摇头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3章 擒贼擒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