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116章 羽翼尽丧

作者:卧龙生

连雪娇道:“滚龙王的才智武功决不在你之下,穷家帮尚且能和他搏斗了数十年,难道你还自信能胜得那滚龙王不成?”

长髯老者冷笑一声,道:“滚龙王手段太过毒辣,虽然网罗了无数的英雄高人,但却一直无法用他们的武功才能。我要放开手用他们为我效力。”

连雪娇道:“这些人都已服用滚龙王的*葯,你如何能够使他们神志恢复?”

长髯老者道:“此事不用劳你费心……”

只听一声惨叫,和杜天鹗动手的两个黑衣大汉,突地踉跄而退,跌倒在地,口鼻中鲜血汨汨而出。

连雪娇看他能在同一时刻中一齐伤了两人,心中暗暗赞道:“杜大鹗名不虚传,看来眼下的形势,我们倒未必会输。袁孝功力足以对付那长髯老者,绰有余裕:杜天鹗和我联手对付他随来之人,想来不致落败。此人野心勃勃,大有承继那滚龙王的用心,如若不把他早日除去,只怕又是一个祸胎。”

心念一转,突然仰脸一声长啸。

那长髯老者冷然一笑,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我要招呼四周埋伏之人,要他们早作准备,不要放跑了你。”

长髯老者道:“老夫在未入此庄之前,早已查看了四周的景物,如若真有埋伏,决难逃过老夫的双目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你可是不信么?”

长髯老者道:“有些不信。”

连雪娇道:“那就让你见识一下。”举手对袁孝藏身的大树一招。

但闻一声怒啸,袁孝星九飞泻一般,由那大树上直跃下来,落在那围墙之上。

连雪娇道:“快把此人拿下。”

袁孝应了一声,扑向那长髯老者。

两个随护那老者的大汉,挥刀阻挡,被袁孝双臂一分,一掌一个震退两侧。

杜天鹗长鞭一抖,神龙出水,斜里飞了过去,点向那长髯老者后心。

另一个黑衣大汉,举刀一封,架开了长鞭。

连雪娇唰的一声,抽出宝剑,道:“老前辈想的虽然不错,只怕是没有机会如你之愿了。”长剑突出一招“风摇落花”,刺倒了一个黑衣人。

长髯老者拔出长剑,护住前胸,喝令随来的黑衣人分阻三人,左手却探入怀中,取出一个铜哨,放人口中,吹出一种尖锐的哨声。

连雪娇剑势一紧,又伤了一个黑衣人,高声叫道:“不用顾及伤人,全力出手,最好在他们援手未到之前,先把他们制服。”

袁孝应了一声,呼呼两拳,又打倒两个黑衣人。

那长髯老者随护而来的黑衣人,已然被打倒了七八个,余下的不及半数,还在分头和连雪娇、袁孝、杜天鹗等苦苦奋战。他虽然眼见随来的人手伤逾半数,但仍是不肯亲自出手,仗剑而立,袖手观战,神色平静,似是有恃无恐。

余下的黑衣人武功似较高强,连雪娇和袁孝数度施下毒手,竟被他们避让开去。

突然间,响起了一声呼喝,道:“西望侯杜茂见过老国师。”

滚龙王把四个得力属下,分为东、南、西、北四大侯爵,妻号王妃,女称郡主;把这位年龄相若的师叔,封号老国师;属下大小,无不赐封官号,先过过君王之痛。

连雪娇剑势速变,奇招绵出,迫退了最前猛攻的黑衣人,沉声说道:“那西望侯杜茂,在四大侯爵中手段最是毒辣,武功极强,咱们如若是分头拒敌,只怕要吃大亏……”语音微微一顿,招手唤过杜天鹗道:“来人武功不弱,咱们合在一处拒敌,杜大侠只管攻那较远的人,迫近身的有袁孝和贱妾对付。”

杜天鹗应了一声,收回长鞭,蓄势戒备。

原来那些黑衣人,就在连雪娇招呼杜天鹗时,也被那长髯老者招了回去,双方壁垒分明,成了个相对之局。

但闻衣袂飘风之声传了过来,一个独目光头的中年大汉疾掠而至。

随在那大汉身后蜂拥而到了三十徐个劲装疾服的大汉。

这些人一到场中,立时散布成一个扇形阵势,把连雪娇和袁孝等包围起来。

只见那独目光头大汉,目光一掠连雪娇,冷冷说道:“大郡主别来无恙?”

连雪娇道:“不敢!不敢!杜侯爵好?”

杜茂举手一挥,散布在四周的黑衣人,唰的一声拔出了身上兵刃。

连雪娇振动了一下手中的长剑,笑道:“杜侯爵可是想以多为胜么?”

杜茂道:“风闻大郡主背弃王爷养育之恩,本侯一直不信。今日一见,方知传言不虚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大郡主早已被那滚龙王施下毒手杀死,现在的连雪娇,己和那滚龙王情尽义绝。”

杜茂冷笑一声,道:“本侯今日如能生擒得大郡主,必可得王爷重赏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只怕你心愿难偿,反将白赔上一条性命。”

杜茂道:“风闻东、南、北三侯爵,都被穷家帮杀得溃不成军,本侯心中一直不敢相信……”

连雪娇道:“千真万确,不信也得相信。”

杜茂四下环扫一眼,不见有埋伏迹象,当下冷笑一声,道:“大郡主可自信能是本侯之敌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学无止境。杜侯爵可是很自满本身的成就么?”

上官琦和杜天鹗的提前赶到,使她生出了一种侥幸之心,希望欧阳统等也能在自己算计之前赶到,是以她尽量和杜茂拖延时间。

只听杜茂冷冷说道:“好!大郡主自信能够和本侯平分秋色,那就不妨试试。”陡然欺身而进,一掌劈出。

袁孝突然一闪身躯,挡在连雪娇的身前,右手一挥,接下了一掌。

杜茂料不到这三分像人、七分像猴子的人物,掌力竟然是雄浑无伦,一掌硬拼之下,竟然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。

连雪娇生恐杜茂恼羞之下,传谕随来之人一齐出手,来一场群攻、群殴,赶忙大声喝道:“快退下来,我要亲自和杜侯爵较量一阵。”

袁孝对连雪娇的话,向来百依百顺,闻声疾退出八九尺远。

连雪娇不容杜茂开口说话,抢先一挥手,道:“杜侯爵,咱们就以百招为准,看看能否分出胜败?”

杜茂心中似是十分震惊放那袁孝的武功,独目闪闪,盯注在袁孝身上,道:“这人也是穷家帮中的弟子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他不过是我随身的护卫之一,倒劳侯爵关怀。”

杜茂冷笑一声,道:“他不过只是天生几斤蛮力,那也算不得什么。”欺身一掌,劈了过来。

连雪娇左手斜里一封,挡住了杜茂掌势,右手反剑入鞘,笑道:“侯爵客气,不用兵刃,我也赤手奉陪几招。”

杜茂道:“大郡主未免是太过自信了。”双掌连环击出。

连雪娇掌拳疾舞,把门户封得十分严密,但却还手不多,那杜茂每攻三招,连雪娇才还上一招。

一交上手,连雪娇似是就处在下风,守多攻少,哪知两人打了数十合,杜茂仍是无法控制大局,抢去先机。他久经大敌,过了数十招后,已瞧出连雪娇保有反击之力,但却不肯抢攻,不禁冷笑一声,道:“昔年洪侯爵曾经告诉本侯,说是大郡主生性阴险,深藏不露,今日本侯才算证实了他说得不错。”喝声中,连劈五掌。

连雪娇指点掌封,挡开了杜茂五掌,笑道:“杜侯爵只有这几个随来的护驾之人么?”

杜茂冷笑一声,道:“老夫不愿和你斗口。”掌势突然加紧,一掌紧过一招。

连雪娇亦觉出四周压力大增,如再不全力反击,挡他攻势,只怕难以支持下去,只好奋起全力,挥掌反击。

那长髯老者手中横着长剑,两道眼神却不时投注在那座突起的坟墓之上,眼前的生死打斗,并未引起他的关心。

突然,响起了一声大震,那矗立的茅舍首先倒了下去,一阵阵绵连不绝的隆隆之声由地下传了上来。

连雪娇感到地在动摇,似是这整个的山庄都将陷落一般,声势惊心动魄。

杜茂突然收住掌势,道:“请问老国师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那长髯老者正全神贯注在那摇摆不定的坟墓,对杜茂询问之言恍如未闻。

连雪娇口虽未言,心中却是暗暗焦急道:“这墓中机关,威力如此巨大,不知那上官琦是否无恙?”

一阵绵连不绝的隆隆之声响过,暂时又恢复了平静,西望侯杜茂竟也不再出手,独目中厉光闪动,四下打量。

连雪娇胸有成竹,多拖一刻时光,就对自己多上几分致胜的机会,自是乐得按兵不动,静观变化。

突听那长髯老者狂喊一声:“原来如此!”拔足飞奔,绕着墓地转了两周,突然隐失不见。

杜茂心头纳闷,抬头望了连雪娇一眼,道:“他躲到哪里去了?”

连雪娇道:“他不甘心让滚龙王独得唐璇遗物,进入墓地去了。”

杜茂好奇之心大动,说道:“唐璇在那墓地中藏有何物?”

连雪娇道:“武功、用毒、兵略、行谋,包罗万象,无所不有。”

杜茂哈哈一笑,道:“当真是动人得很。如能生擒得大郡主,倒可为在下带路。”伸手抓了过去。

两人展开了一场恶斗,这番各出绝招,尽力求胜,攻拒之间,凶险百出。

袁孝眼看连雪娇和人搏斗的凶险,心中大是不安,低声问杜天鹗道:“我可以替回连姑娘么?”

杜天鹗心知连雪娇存心拖延时间,但又无法在短短两句话中给袁孝解说清楚,只好摇头说道:“不可以!”

袁孝急急接道:“为什么!”

杜天鹗道:“连姑娘和那人动手,毫无败象,你如替她下来,岂不是说那连姑娘打不过人家么?”这理由十分牵强,但袁孝正在急乱不安之时,听来甚觉有理,连连说道:“不错,不错,我怎么急糊涂了?”

杜茂全力猛攻了数十招,仍是无法胜得连雪娇,不禁心中焦急起来,默运内功,右手陡然粗肿一倍,独目中厉芒连闪,冷冷说道:“大郡主武功果然高强,可敢接我一记毒沙掌力?”

连雪娇知他的毒沙掌恶毒无比,哪里肯硬接他的掌势?纵身一避,闪了开去,笑道:“久闻你毒沙掌厉害,今日一见,也不过如此而已。”

杜茂掌势连挥,突攻三掌,口中喝道:“你可敢接我一掌试试?”

连雪娇正待接言,突闻一阵冷笑传来,一个洪亮的声音接道:“杜兄不要上了这丫头的当。”声落人现,一个身着青衫、剑眉朗目的少年飞落场中。

但见他探手入怀一抄,摸出一柄摺扇,右手握一柄寒光闪闪的飞龙匕首。

连雪娇一见来人,芳心登时一震,暗道:“原来这现身之人,正是南面侯洪涛。”

杜茂哈哈一笑道:“洪兄对付另外两人,这丫头已难在我手下再走百招。”

说话之中,掌势突然加紧,攻势更见凌厉。

袁孝早已等得不耐,不待洪涛出手,大喝一声,扑了上去,一出手就是连环八拳,拳风呼啸,迫得洪涛连退了四五步。

杜天鹗长鞭一挥,扫出了一招“横扫千军”,大声说道:“连姑娘,此时此地,不宜恋战,咱们暂时退出此地……”

他不叫还好,这一喝,反而提醒了西望侯杜茂,举手一挥,随来的属下纷纷拔出兵刃,围攻上来。

洪涛待袁孝八招连环攻过之后,手中的摺扇、匕首展开了凌厉的反击。

杜天鹗四面八方受敌,全力挥动软鞭,尽展生平所学,也不过勉可自保。

西望侯节节反攻,逼得连雪娇已无还手之力。

袁孝和洪涛攻拒之间,更是各极凌厉,看得人眼花燎乱,目不暇接。

综观大局,连雪娇等已是身陷危境,再斗下去,非死即伤!

突听杜天鹗一声闷哼,左后肩中了一刀,顿时鲜血如注,湿透了一条衣袖。

连雪娇匆忙中回目一顾,已瞧出杜天鹗的伤势严重。此人软鞭,刚好封了连雪娇和袁孝后面门户,使两人没有后顾之忧。如若这杜天鹗受伤不支,两人的处境更将危险。

情势险恶,已难恋战,连雪娇在险象环生中反臂劈出了一掌,击倒了一个围攻杜天鹗的黑衣人,高声说道:“壮大侠请忍耐一二,咱们的援手马上就到。”

杜天鹗一咬牙,说道:“连姑娘但请放心,区区一点刀伤,在下自信能支持得住。杜天鹗但得有一口气在,决不退后半步。”

但闻连雪娇呻吟一声,打了一踉跄,跌出三尺以外,但她迅快地一跃而起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6章 羽翼尽丧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