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117章 滚龙王死

作者:卧龙生

只见那人怀中抱着一个大木盒,满身都是鲜血。

连雪娇急声说道:“滚龙王!”纵身一跃,扑了过去。

欧阳统紧随着连雪娇那喝叫之声,立时遥遥击出一掌,强猛的暗劲疾涌而去。

那人袍袖一挥,卸开了欧阳统的掌力,就这一会的工夫,连雪娇已逼近身侧,右手食中二指一骄,点了过去。

那人身子一侧,险险让过一招,飞起一脚踢了过来。

连雪娇娇躯横里移开,避过一击,道:“西望侯杜茂已死,南面侯洪涛横尸,你预先安排的两路伏兵,都已瓦解冰消。任你武功绝世,智慧超人,今日也难逃出天下英雄的合围之势。”

那人呆了一呆,四顾了一眼,只见人影闪转,四周果然走出了很多高人,左面一个蓝衫中年人,拱手一礼,说道:“滚龙王,还识得昔年旧友云九龙么?”

右侧一个灰袍老僧,接道:“弑师逆徒,还记得老衲是谁么?阿弥陀佛,师兄阴灵有知,助小弟杀此恶徒,以清咱们少林门户。”

紧随那老僧身侧,一个长衫飘飘的老者接道:“中原五义之首叶一萍,要索回四位兄弟之命。”

欧阳统朗朗一笑,道:“你一生杀人无数,行恶无算,今日也该恶贯满盈、报应到头的时刻了,是你自己动手呢,还是让我动手?”

叶一萍道:“此人作恶多端,如是让他自绝而死,未免太过宽恕他了。”

那满身血污之人,一直静静地站着不动,面容肃冷,直似一座木刻泥塑的神像。云九龙扬手一掌,拍了过去,强猛的暗劲,带起了一阵呼啸的拳风。

只见那僵立之人,应手而倒,手中木盒,砰的一声掉在地上,身体吃云九龙那强猛的掌力,震得两个翻滚打转,滚入那幽暗的门户之中。

连雪娇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好一狡猾之徒。”

群豪相对茫然,欧阳统低声说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那人不是滚龙王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不是,那人只不过是他临时找的一个替身而已。”

叶一萍突然向前行了一步,伸手向那木盒抓去。

连雪娇急声叫道:“不要动它……”

叶一萍急快地缩回手来,道:“为什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那木盒或将暗藏着什么绝毒暗器。”

欧阳统探手捡起一块石子,道:“诸位请退避开去。”扬手一抖,石块飞出,正击在那木盒之上。

拍的一声,木屑碎飞,盒子破击了一个大洞,却不见有何变化。

欧阳统一皱眉头,低声对连雪娇道:“本座过去瞧瞧吧!”

连雪娇粉脸通红,答道:“也许是贱妾太过多疑,但小心一些总是无害。”

语声未落,突闻蓬然一声轻响,那木盒突然爆开,蓝焰飞射,火焰四喷,木盒周围七八尺方圆,尽都为那蓝焰笼罩。

欧阳统长叹一声道:“对付这绝代凶人,实需要很大的耐心才行。”

叶一萍遥遥对连雪娇抱拳一礼,道:“多谢姑娘相救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不敢!不敢!”回目望着欧阳统道:“贱妾想进去瞧瞧,请帮主主持大局。”

欧阳统道:“不行,要去还是我去!”

连雪娇道:“帮主乃一帮之主,如何能轻易涉险?贱妾带袁孝相助,纵然是遇上那滚龙王,也无妨碍。”

欧阳统道:“文丞要主持大局,围歼滚龙王,成败在此一举,这是何等重要大事!文丞也不用推辞了。”

忽听袁孝接口说道:“你们都不用进去了,我大哥就要出来啦!”

连雪娇凝神听去,果然隐隐听到一缕奇异的箫声传了过来,由远而近。

陡闻唐璇那巨墓之中,又传出几声大震,红光清晰可见,似是那墓地之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连雪娇心中大急,正待不顾阻拦地冲入门中,突见两条黑影,翻滚而出。

当先一人青袍长剑,一掠而出,行动十分快捷,正是那滚龙王。

连雪娇上次看错了人,几乎使穷家帮和天下英雄精英都化为劫灰,是以这次看得特别仔细。

滚龙王目光转动,四外扫了一眼,道:“我今日如能脱得此围,重踏神州,先要把你们穷家帮中人杀一个寸草不留。”

欧阳统道:“只怕你今日已无能再出这座山庄了。”滚龙王不再接口多言,闭上双目,似是正在运气调息。

连雪娇心中一直惦念着那上官琦,仍不见他出来,忍不住低声问袁孝道:“你那大哥为什么还未见?”

袁孝道:“我听到箫声和那呼喊之声,决错不了……”

语声未落,穴口处人影一闪,又现出了一个人来。这人形状十分奇怪,脸上黑白不均,胡子也只余下半边,手中执着一把尖端晶莹、大部金黄的怪刀。

袁孝双目圆睁,沉声对连雪娇道:“这是什么人,生得比我还要奇怪?”

连雪娇忍不住嗤的一笑,道:“他就是你大哥。”

袁孝道:“不像,不像!我大哥……”

只听那怪人哈哈一笑,道:“滚龙王,你和我打了半天,吃了我无数苦头,可知道我是谁么?”

滚龙王突然睁开了紧闭的双民道:“你是上官琦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上官琦举手在脸上一抹,余下的半边胡须,应手而落,恢复了本来面目。

欧阳统举手一挥,四周群豪,一齐向前欺进,形成了包围之势。

上官琦守住穴口,断了滚龙王的退路。

欧阳统道:“滚龙王,你自己束手就缚呢,还是要我们出手?”

滚龙王四顾了一眼,只见四周之人,一个个都是劲敌,别说一齐出手,就是单打独斗,胜来亦将十分艰苦。

他纵横江湖,行踪所至,无不臣伏,今日被困放此,连一个随身护卫也没有,任他凶险成性,杀人无算,也不禁有些英雄气短,双目投注到连雪娇脸上,冷冷说道:“洪涛和杜茂可曾来过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两人身中附骨毒针,岂敢不听你之命?可惜你晚出墓门一步,他们己先你而去了。”

欧阳统道:“你可是要见过尸体才信?”

滚龙王道:“不用了,穷家帮主一向不说谎言。”他突然纵声而笑,笑声中充满着凄凉。

欧阳统仰脸望望天色,道:“滚龙王,你昔日雄威何在?”

滚龙王接道:“欧阳统,你可是觉着今日大局你已全握胜算了么?”

欧阳统道:“我知你困兽犹斗,不甘束手就缚。数十年来,咱们对峙江湖,虽曾交手数次,始终未曾有过舍命之战,欧阳统今日奉陪你……”

连雪娇急急接道:“帮主不可……”

欧阳统微微一笑,道:“不劳文丞挂怀,非如此不足以使他死得心口俱服。”

滚龙王突然一振手中长剑,冷厉他说道:“别人不知你欧阳统此刻心情,但我却十分了解你用心何在。亮兵刃吧!”

欧阳统回顾了四周群豪一眼,道:“哪一位借把宝剑给我?”

铁木大师和欧阳统交谊极深,看出情势不对,欧阳统竟似要和那滚龙王决一死战,实是一场毫无把握的事,急急踏上一步,道:“滚龙王绝代凶人,积恶无数,不用和他讲什么单打独斗的武林规矩了,老衲先领教他一阵……”口中话未说完,铁禅杖已疾抡挥出,一招“力扫五岳”,横里击去。

滚龙王长剑顺着来势,斜斜一点,卸去禅杖上的劲道,刷地刺出一剑。

铁木冷笑一声,道:“武当门下的滑、黏二诀,你还记得很熟。”喝叫声中,禅杖施展出少林派镇山之学的十八罗汉杖法,刹那间杖影漫天而起。

滚龙王长剑振动,剑光闪转于那漫天杖影之中,攻守从容,毫无败象。

连雪娇看看场中形势,又是个单打独斗之局。

那滚龙王实有着非常武功,长剑闪转,不紧不慢地封挡铁木大师的禅杖,看样子这两人还有一阵恶斗。

连雪娇双目沉思了片刻,道:“诸位到此,不是讨债,就是报怨,此时不出手,还计较什么?”

云九龙道:“不错,当年滚龙王算计我云某之时,又何尝是什么光明手段了?”欺上一步,高声说道:“大禅师请多包涵,兄弟要向滚龙王讨命来了!”

其实他这几句话已等放不说,口中话还未完,人已攻了上去,掌势一起,拍出了一掌。

铁木大师何尝不知群豪用心,想一举把滚龙王歼灭当场?当下铁杖一收,专攻一侧,留了一侧给那云九龙。

这一来滚龙王立时陷入了险恶的环境之中,力敌两个绝世高手的左右迫攻,登时有应接不暇之感。

欧阳统轻轻叹息一声,仰脸望天,呆呆出神。

叶一萍望了欧阳统一眼,心中暗暗奇道:“滚龙王就歼之后,穷家帮主大敌已除,这欧阳统应该欢欢乐乐才对,怎的竟是如此的闷闷不乐?”

别人心中奇怪,连雪娇却是心中明白,一旦大敌除去,天下太平,他本身当任帮主的一番恩怨,必将爆发出来。

只听一声闷哼,滚龙王身不由主地向后退了三步,云九龙却冷冷接道:“滚龙王,昔年在下约斗密宗高手,邀你助拳,你却暗中算计,坐收渔利,一举之间,杀了青城二老、茅山一真、密宗一派中数十名高手,但却未料我云某人还会活在人世。今日我云九龙要替他们报仇了!”

滚龙王中了云九龙一掌,被打断一根肋骨,但他却忍痛不言,右手平举长剑,双目凝神,注定铁木大师。

上官琦突然想起了随那神箫翁学艺荒寺中的往事,忍不住高声说道:“云庄主,在下想起一件古怪事,不知庄主是否知情?”

云九龙道:“师弟尽管请问,为兄是知无不言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小弟随恩师在寺中学艺,发觉寺中僧侣都已分别坐化各室,那大寺院除了师父之外,竟没有一个活人,不知是何缘故?”

云九龙道:“那寺中僧侣,乃为兄安排的助手,怎会死得一个不剩?”

滚龙王突然接道:“用不着大惊小怪,他们都被一种慢性毒葯毒死,我在他们食水中放下剧毒,凡是食用寺中蓄水之人,无一能够幸免。”

上官琦道:“这就是了,你如不承认,那寺中死亡的僧侣,必将给江湖上留下了无数猜疑。”

云九龙道:“滚龙王,你一向做事斩草除根,我云某却逃过死亡之劫,你可知为了什么?”

滚龙王冷冷接道:“昔年你我相约,谋害天下英雄,长江为界,分主南、北武林,你不惜出卖欧阳统,以你为人的阴毒险恶,我如不早些把你杀死,日后定将为你所算。”

云九龙道:“昔年事已过去,今日我云某要替几位好友报仇。”欺身而进,一掌拍了出去。

滚龙王长剑一挥,横斩手腕。

云九龙长啸一声,纵身而起,避开长剑,双掌连环劈击出手,口中朗朗说道:“诸位暂请让我云某一阵,我要替青城二老和茅山一真几位好友复仇。”

他这一叫,果然是再无人出手相助。

滚龙王手中虽有兵刃,但他断了一根肋骨,行动不便,彼此成了秋色平分之局,恶斗二百招,仍是难分胜败。

云九龙掌势突然一变,不再抢攻,表面上改采守势,其实守中寓攻,竟是专以克制滚龙王武功的路数。

欧阳统看看天色,高声说道:“云大庄主,今日如再被滚龙王兔脱而去,此后江湖上只怕永无宁日了!”

叶一萍接道:“对此凶狡之人,不用说什么江湖规矩了。”手杖一举,点了过来。

滚龙王登时陷入了四面八方进攻之境,铁木大师和叶一萍的双杖,欧阳统、云九龙的寺掌,交互进攻,迫得滚龙王手忙脚乱。

连雪娇一侧掠阵,瞥见滚龙王右手运剑,左手偷空探入了怀中,不禁大惊,急急叫道:“小心他要施展暗器了!”

欧阳统绝招突出,一招“穿云拳”,由那重重剑光中,攻了进去,拍的一掌,正击在滚龙王左手肘间,登时时骨碎裂,探入怀中的左手,再也取不出来。

云九龙眼看欧阳统一招得手,冒险施出一招“移花接木”,一把扣住了滚龙王的握剑右腕,用尽了生平之力,夺下滚龙王手中兵刃。

叶一萍竹杖一沉,拍的一声,正击在滚龙王左腿上。

滚龙王似是已无反抗之能,冷哼一声,屈起左腿,用一只右腿着地。

欧阳统当胸一拳,捣了过去。

片刻之间,这位绝代凶人,左肘骨碎,左腿骨折,兵刃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7章 滚龙王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