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118章 伊人永别

作者:卧龙生

唐璇的巨墓已消失不见,原来突起的坟地,变成一个三丈方圆的土坑,数十道喷泉涌了上来。

欧阳统默默泪下,站在那土坑边缘出神。上官琦更是忍不住哭了起来,喃喃自语道:“为苍生造福,立不朽善功,生前行仁粹逻辑的概念而存在着,运动和发展只在纯粹思维的范围内 ,死后除恶,是何等豪杰的胸怀!大功完满,竟连给后人一个凭吊的痕迹也不曾留下,是何等的清高风标!大哥呀!大哥……上官琦得你教诲,岂能使你英灵失望?”

群豪相对黯然,沉吟良久,还是连雪娇打破了沉寂,说道:“上官琦,你为穷家帮立下了不朽大功主义。 ,帮主已然特允,还你自由之身,那青萍公主已在山下候驾,你送她回去吧!驼铃迢遥,看看大漠风光,也算不虚此生。”

上官琦缓缓从怀中取出三本绢册,第一本交给了欧阳统,道:“帮主,大哥在这本绢册,已指出帮主的退路。人生一世的伦理学。主张用伦理社会主义来代替科学社会主义。 ,岂能无错,帮主请收下吧!”

欧阳统接过绢册一看,只见上写“行葯”二字,微微一皱眉头,继而纵声大笑,道:“我明白了球自转和公转为标准,以年、月、日、时、分、秒为单位。 ,唐先生可是要我到滚龙王府中去……”

上官琦道:“不错,千百位身中剧毒之人,都待帮主援救,大功告成之后,帮主将成为这一代武林中最受敬重的大英雄、大豪杰了。”

欧阳统道:“昔年一点名心,使我铸成大错,逼走师兄,接任穷家帮主;此后鹄守丹炉,炼葯救世,实是很便宜的惩罚了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书中记载甚详,帮主一看便知……”回头走近连雪娇,送上一本绢册。

连雪娇凝目望去,只见封皮上写“谋略”两个大字,微一沉吟道:“从今后我将摆脱江湖,相夫课子,要此物何用?还是你收着吧!”

上官琦道:“非你之才,难通此书,姑娘还是请收着吧!但望能善待我那袁兄弟……”

袁孝突然接口说道:“大哥,我想起一件事来,连姑娘心中对待你我,都是一般的看法,大哥处处退避,才使小弟得能亲近于她,但她心中究竟喜爱哪个,咱们谁也不知,今日三人对面,问个明白。她如选择大哥,小弟就替你护送回那青萍公主,远行西域,永不再回中原……”

上官琦微微一笑,道:“那又何苦?”

袁孝道:“错过此机,只怕难再有这等机缘,咱们还是问个明白的好。”

上官琦道:“问就问吧!但你们常常相处,情感早立,如要公平,为兄得先和她单独说几句话语,不知兄弟意下如何?”

袁孝道:“好吧!”

上官琦微微一笑,缓步走近了连雪娇,低声说道:“木已成舟,尚望姑娘自重……”

连雪娇冷笑一声,高声说道:“世上男人都算死光了,我也选不上你。”

上官琦一抱拳道:“袁兄弟、姑娘珍重。”反身对叶一萍行了大礼,道:“弟子不孝,不能常侍师父身侧。”

叶一萍道:“我已和云师兄有约,滚龙王授首之后,和他同隐深山,你不用记挂我了。”

云九龙哈哈一笑,道:“上官兄弟,你正值有力之年,可不能消磨壮志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大哥放心,我把师父那无名箫声宏扬于武林,消弥杀劫于无形之中……”微微一顿,高声接道:“诸位,咱们青山绿水,后会有期。”放步向前行去,身形渐渐消失不见。

连雪娇望着上官琦背影消失的方向,暗暗叹息一声,低声对欧阳统道:“滚龙王胸中所学,唐先生了如指掌。他既有遗著要你去拯救被困滚龙王府中身中剧毒的千百位英雄,定然有他的用心,尚望帮主能遵照唐先生的遗嘱所指去做。”

欧阳统微微一笑,道:“莫说只要我去疗治那些中毒之人,就是要我常伴疯了的人,也是心甘情愿。”

连雪娇低声说道:“帮主能体会唐先生的苦心,那就好了……”

微微一顿,又道:“滚龙王自破胸腹而死,余孽虽未全清,但已不难扫平。我们相约有言,贱妾也要告别了。”

欧阳统突然躬身抱拳一揖,说道:“年来多承助力,使濒临崩溃的穷家帮得以重振声威,本座代表全帮中数代弟子拜谢大恩。”

连雪娇还了一礼,牵着袁孝的右手,联袂而去。

云九龙扶起了叶一萍,拱手对欧阳统道:“看今日一战,云某名利之心全消,今后江湖再不复有云某之名,咱们就此别过。”

欧阳统道:“两位好走,在下不送了。”

铁木大师摇摇头,叹道:“看这番龙争虎斗,方外人也不禁感慨丛生,利禄名位,害人不浅,老衲回寺之后,定当面壁三年,为死难阴灵致哀。”

欧阳统道:“大师慢走,在下还有一事相劳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老衲能够办到么?”

欧阳统笑道:“大师德高望重,一言九鼎,烦把穷家帮帮主信物带交那关三胜,要他暂主帮务。我要独入滚龙王府,凭藉唐先生留交的葯书,救治中毒之人。此行成败难计,如若我三年后仍无消息,要那关三胜会同聋、哑二老,召集穷家帮中弟子,推选新的帮主。”探手人怀,摸出一个玉牌,递了过去。

铁木大师沉思良久,才接过玉牌,道:“老衲再为你效劳一次就是。”

欧阳统道:“在下行踪尚望保密,别让他们知道。”

铁木道:“记下了。”转身行了两步,回头说道:“老衲还有一件不明之事,那武林三宝下落……”

欧阳统接道:“三宝已尽为连雪娇取去,但那录记妙用的秘本却被上官琦带走。这两人不合在一起,武林三宝的真谛妙用,恐怕将永为武林之秘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这又是那唐先生的安排了。帮主多多保重,老衲去了。”缓步下山而去。

欧阳统目注铁木大师去远,心想这位方外老友德望俱重,一言九鼎,定可办到自己所托之事,何况又有帮主玉牌为证。

这时,落日西沉,天色已然人暮。整个的山影,都是残毁的痕迹。

欧阳统仰脸长长吁一口气,收好葯书,选小径悄然下山而去,直奔向滚龙王府。

且说上官琦下得山去,直奔向一处傍溪的林边。

只见一个青衣少女,独坐在溪边一块大石之上,望着溪水,呆呆出神。

那少女正是那青萍公主。

只见她满脸愁苦,轻颦黛眉,似有着无限心事。

忽然,她目光接触水中倒映出上官琦的影子,愁容顿消,缓缓站了起来,回头笑道:“那连雪娇说你定会来此会我,果然她没有骗我。”

上官琦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等了很久么?”

青萍公主道:“只要你一定会来,就是要我等上一天一夜,也不要紧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如是我不来呢?”

青萍公主道:“那我就等你一辈子。”

上官琦望着眼前这天真的少女,说不出心头是何滋味。

他对她毫无情感,要有的,只是一点怜悯的情感。

只听青萍公主说道:“你可要送我回到大漠去?”

上官琦道:“我送你一程,你自己回去吧!”

青萍公主怔了一怔,举手理一下被风吹乱的散发,道:“你不愿到边疆,我也不回去了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为什么?”

青萍公主叹道:“我陪你留在中原。”

上官琦道:“我已不在江湖走动,要到那深山大泽中去。”

青萍公主道:“不论你到哪里,我都跟着你。”

上官琦心头厌恶,冷冷说道:“我如是死了呢?”

青萍公主道:“你如是真的死了,我也不要活在世上了。”

上官琦无可奈何,沉吟了良久,突然微微一笑道:“那大漠风沙好玩么?”

青萍公主摇摇头道:“一点也不好玩,看到的都是牛群羊群。”

上官琦笑道:“好极了,我最是喜爱那等牧人生活。”

他忽觉此女一派天真,无论如何不该伤她之心,反正左右无事,何不送她到大漠一行?她见到亲人之后,或可好些,那时自己再回来中原不迟。

青萍公主一双圆大的眼睛眨动了一阵,道:“真的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自然是真的了,我要送你回大漠去。”

青萍公主娇声笑道:“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你明白什么?”

青萍公主道:“你刚才是存心要试我一试……”

话未说完,上官琦已知她言中之意,急急接口说道:“你家中可有牛群羊群?”

青萍公主笑道:“我们族中之人,个个都对我十分敬重,只要我肯开口,不论什么贵重之物,他们都不会吝惜。我要选一群全族中最好的牛群、羊群,送给你。”

上官琦看她脸上笑容如花,显见心中的高兴,心中泛起了一阵不安,暗道:“我随口几句慰藉之言,她就认起真来,难道我上官琦真能留在大漠中陪她一生不成?”

想到感慨之处,不禁黯然一叹。

青萍公主笑容突敛,愕然问道:“你心中又不高兴了?”

上官琦道:“没有啊!我很快乐。”

青萍公主道:“那你叹什么气?”

上官琦道:“我向往大漠风光,那成群的牛羊,心中很高兴。”

青萍公主道:“你骗我?高兴了,不会叹气的。”

上官琦暗道:“如不解去她心中之疑,只怕她要落落寡欢,说不得只好骗她一下了。”当下说道:“我虽想到那大漠风光,成群的牛羊,但又想到此行西域,不知何日才能返回中原,那是难免有背井离乡的感慨。”

青萍公主笑道:“我道什么大事,原来如此,这有什么要紧?你想回中原之时,我再陪你回来就是。”

上官琦听她说得斩钉截铁,毫不考虑,心中暗暗吃惊,忖道:“但愿一路行去,她对我印象坏些,日后分离之时,她也可减少一些相思的苦恼。”

只觉情愁惘惘,难以遣排,仰脸一声长啸。

啸如龙吟,直冲霄汉,只震得四山回音不绝。

这一声长啸,似是尽吁出上官琦心中苦恼,神志陡然一清,暗道:“这附近埋伏着很多穷家帮中高手,我这一声长啸,岂不要引起他们注意?”当下说道:“咱们走吧!”

青萍公主纵身一跃,飞落上官琦的身侧.道:“不论你说什么,我都不会反对。”牵着上官琦的手,向前行去。

上官琦很想摔开她的手,但见她满脸欢笑之容,心中大感不忍。只好任她牵着手向前走去。

他有心使那青萍公主认为他是个很坏的人,不解怜香惜玉,行到天色人暮时分,也不住店,仍然向前行去。

青萍公主腹中甚感饥饿,但她见上官琦行若无事,竟也强自忍下。

上官琦目光是何等锐利,早已瞧出青萍公主的饥饿神情,但他却故作不知,仍然向前行去。

这一阵奔走,连夜赶路,直走到二更时分。

这是个浓云密布的晚上,夜风如刀,吹得人油生寒意。

但那青萍公主却已跑得香汗淋漓,娇喘不息。

上官琦轻轻叹息一声,停下脚步,道:“你跑得很累么?”

青萍公主道:“我很累,但和你走在一起,我心里却很快乐,就是再累一点,也不要紧。”

上官琦原本想使她觉着和自己相处一起时,毫无一点快乐欢愉之感,却不料她竟是苦中自乐,眼看她汗透衣衫,心中有些不忍,当下说道:“咱们就在此地休息一下吧!”

青萍公主道:“好极了,我早就走不动了。”当地坐了下去。

这是一片荒凉的郊野,极目四周,不见灯火。

青萍公主似是困倦难支,坐下片刻工夫,已然沉沉睡熟过去。

上官琦听到鼻息之声,心中突然一动,暗道:“我此时不走,更侍何时?”悄然起身而去。直待行出了十余里外,才愈想愈觉不对,忖道:“我已经答应要送她回到西域,大丈夫岂可言而无信?”

一股强烈的愧咎,泛上心头,又循原路走了回去。

只见青萍公主睁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,夜色里闪闪生光。

上官琦心头一震道:“怎么你已经醒过来了?”

青萍公主道:“醒过来了,你刚站起时,就惊醒了我,但我知道你会再回来,所以没有呼叫你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你猜得不错,我不是又回来了么?”

青萍公主嫣然一笑,道:“我知道你不会骗我的。”

上官琦心中暗道了两声“惭愧”,不敢再多看那青萍公主一眼,闭目调息。

他心有所思,一直难以入定,足足过了大半个时辰之久,才算调匀了呼吸,渐人了忘我之境。

醒来时只见衣履全湿,天上浓云,露出了满天星辰。

青萍公主面含微笑,坐在他的身侧。

上官琦问道:“此刻什么时光了?”

青萍公主道:“已过五更,天快要亮了。”

上官琦看她脸上困倦仍存,问道:“你还没有休息好么?”

青萍公主道:“我没有休息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你很疲累,为什么不休息?”

青萍公主道:“我看你坐息人定,已进了忘我之境,如是我也睡熟了去,岂不是没有人替你护法了么?”

上官琦黯然一叹,慾言又止。这青萍公主对他情意愈深,愈使他心中不安。

连雪娇那美丽的倩影,己然深植他内心深处,大有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觉,青萍公主对他多上一分情意,反将增加他一分精神上的负担。

青萍公主早已疲累不堪,说完了几句话,竟然沉沉睡熟过去。

上官琦回顾了那熟睡的青萍公主一眼,忽然觉到连雪娇在自己心中已占了无可代替的地位,这位深情的少女,纵然用尽她全副心力、感情,也无法使自己抹去留在心灵中的情影。已往那过去的日子中,他竟然没有觉到这件事实;如今,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。太晚了,大晚了!

他茫然站着,望着天上变幻的云彩,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光。

身后,传过来青萍公主清脆的笑声,道:“你怎么站着等我?唉!我睡得太久,累你久等啦!”

太阳已升至中天,到了过午的时分。

上官琦缓缓回过头去,望了那青萍公主一眼,只见她脸上绽开的笑容,像一株盛开的百合花。

她原本是一位美丽的姑娘,可惜,这些都无法逐走连雪娇留在上官琦心中的地位。

她理理鬓边吹乱的散发,启开樱chún,想要说话。

但上官琦却冷酷地抢先说道:“咱们该赶路了。”放开脚步向前奔

青萍公主呆了一呆,垂下理发的右手,默默地随在上官琦身后行去。

这是一段哀伤的行程,上官琦为了减少精神的负担,他每日都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,他拒绝了青萍公主每一个表达情意的机会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