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119章 公主归兮

作者:卧龙生

晓行夜宿,行行复行行。

这比天色过午时,出了嘉峪关。

抬头看黄沙滚滚,一望无涯。

青萍公主这些日子,受尽了上官琦的冷漠,但一颗心却对他更是崇敬,心中暗道:“他如对我负情,岂肯万里跋涉,送我进大漠?他乃是大英雄,大豪杰,自是不比俗凡之人,纵然是心中有情,也不会形诸于外。”

不论男女,只要陷溺于爱河中后,不是想得太好,就是想得太坏。

她突然加快了脚步,追上了上官琦,柔声说道:“上官兄。”

上官琦回过头去,淡淡一笑,道:“什么事?”

青萍公主道:“你可是很讨厌我?”

上官琦摇摇头,道:“没有的事。”

青萍公主道:“那你为什么一路上都不愿和我说话呢?”

上官琦默然沉思,良久不言。

青萍公主黯然叹道:“你如讨厌我,那就不该陪着我跋涉万里,远来大漠。”

她鼓足了勇气,接道:“再往前走,就要遇上我的族人了,我必得把我要说的话,全说出来。唉!你可知道,见到了我的族人之后,我就没有机会再说这些话了。”

上官琦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是个很好的姑娘,不过,不过,我……”

只见青萍公主那清朗的双目中,含满了莹晶的泪珠,忽生不忍之感,心中暗道:“她对我用情起因于感恩图报,何况,她这般一个孤苦伶订的女孩子,流落中原,受了孤独、寂寞之苦,我上官琦自负英雄,岂可伤害这样弱女之心?也许她见到了族人之后,会渐渐地把我忘去。”心念一转,微微一笑,道:“你是我上官琦一位红粉知己,我对你有如兄之对妹,不要多想了。”

忽见遥远沙尘滚滚,一列马队急奔而来。

那马队很快地驰近了两人身侧。

只见当先一个少年骑士,身着皮衣,手执长矛,浓眉大眼,神态甚是威猛。

在那少年骑士之后,紧随着三十余骑,个个羊皮衣帽,左肋插箭,右侧悬弓,手中高举着镖枪。

但见那少年手中长矛一挥,数十骑快马突然散布开来,团团把上官琦围在中间。

青萍公主突然疾行几步,挡在上官琦身前,喝道:“巴尔安答!”

那少年骑士望了青萍公主一眼,突然跳下马来,拜伏地上。

他身后数十骑维吾尔的勇士,一齐跳下马来,拜倒地上。

巴尔安答叽哩咕嗜,说的是维吾尔族中之言,上官琦是一句也听不懂。

青萍公主回过头来,望了上官琦一眼道:“他们说我定然会重回到大漠中来,因此常常派快马来迎接我,今天终被他们接到了。”

上官琦微微一笑,未曾答话,心中却是暗自忖道:“她既已见到了族人,那是不用我再送了。”

只见青萍公主咯咯大笑一阵,亦用族中言语说了几句,又回头望着上官琦,接道:“他们说要拥我为王,统率族人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姑娘正该如此才是。”

青萍公主叹道:“我宁愿跟着你流浪到天涯海角,心里还更快活些。”

上官琦本想提出了告辞之言,听她如此多情,心知开口亦是枉然,反将使她伤心不乐,看来是只有悄然溜走一途。当下不再作声。

只见那执矛少年当下一跃而起,高声唱起歌来。数十个武士齐声附和。霎时间,宏亮的歌声,震荡了大漠原野。

那手执长矛少年突然举步而行,环绕在青萍公主身侧奔行。

数十个武士紧随那执矛少年身后,团团把青萍公主围在中间。

上官琦看那些维吾尔族的勇士们对那青萍公主极为崇敬,心中暗暗代她欢愉,忖道:“看来她极受族人的拥戴,也许名位和荣耀会使她逐渐忘去了心上的创伤。”

他举起手,轻轻地挥摇一下,心中说道:“别了,维吾尔族的女王。”转过身子,大步向前行去。

他放开脚程,赶回中原。

这时,中原的武林道上,己因滚龙王被歼,回复了宁静。

武林中,已不似往日那般紧张。

大地春回,原野中一片青绿。

上官琦日夜兼程,匆急地赶回了中原。

回来之后,又觉着天涯茫茫,乡关何处是?似乎这辽阔的山河,竟然没有立足之处。

茫然中,他想到了唐璇,那唯一能够使他折服的才人。

于是,他决定了去处,赶往唐璇的坟墓上再凭吊一番。

他身似闲云野鹤,无牵无挂,但心中却是充满了莫名的感伤,淡淡的忧苦。

那是说不出的感慨,总觉着生命里,心灵上,缺少了什么东西。

他不再急急赶路,晓行夜宿,悠闲地步行这一段不短的行程。

这时,是中午时分,赶到了唐璇的墓地处。

那巍峨的坟墓早已不知去向,变成了一个数丈方圆的大池,一汛清水,山风中闪荡一圈圈的涟筋。

上官琦默想昔年筑建的坚牢,何以竟然能在片刻间化为灰烬?唐璇之能,果是不可思议。

他尽量思索昔年那筑建图案上的记载,想从那记忆中寻出些蛛丝马迹。

那知他用尽了心思,竟然想不出个中关窍所在。

他为人外和内刚,心念不动则已,既然一动,非得求个水落石出不可,当下折了一段松枝,就胸中所记,划出那坟墓的形状。

这一用上心,登时全神贯注,不知太阳之西沉。

不知过去多少时,突听身后响起了一个沉重的声音道:“上官兄。”

上官琦如梦初醒,回头望去,只见关三胜带着左右二童,停身在七八尺外,当下拱手一礼,道:“原来是关老英雄。”

关三胜道:“不敢当。”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上官兄果然在此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关兄听何人说起兄弟会在此地?”

关三胜道:“唐先生已作古,当今之世,除了连雪娇之外,还有何人有此才智?”

上官琦突觉心中一震,道:“你见过那连姑娘了?”

关三胜道:“昨天连姑娘还在此地凭吊唐先生。唉!如是上官兄昨天到来,还可和她会上一面。”

上官琦只觉情绪激动,心胸处隐隐作疼,但他强自忍了下去,尽量平静他说道:“关兄,找寻兄弟,不知有何见教?”

关三胜道:“只因少林寺铁木大师转来了欧阳帮主所持帮主信物,要兄弟暂代那帮主之位。”

上官琦接道:“恭喜关兄了。”

关三胜叹道:“以兄弟才智,如何能当此大任?”

上官琦心中暗道:“此人言语转弯抹角,不知是何目的,还是不要插口的好。”

关三胜不闻上官琦接口,果然又接口说道:“兄弟苦苦追问铁木大师敝帮主行踪,但那铁木大师却是坚持不肯相告。”

上官琦道:“欧阳帮主的行踪,兄弟真的不知。如果关兄询问兄弟,那是找错人了。”

关三胜叹道:“在下相信那铁木大师决然不会信口开河,谎言相欺兄弟。”

上官琦奇道:“这个又和兄弟何关呢?”

关三胜道:“在下追问甚紧,铁木大师无可奈何,告诉在下去问连姑娘。”

上官琦道:“那你去问连雪娇就是。”

关三胜微微一笑道:“昨天兄弟见着了连姑娘。”

上官琦道:“是了,可是那连雪娇要关兄找兄弟追问?”

关三胜道:“不错,连姑娘亲口告诉在下,她说要在下找寻上官兄,并且要兄弟在此等,不出十日之内,定可见到上官兄。那连姑娘的预言,果是灵验无比。今日第二天,就遇上上官兄。”

上官琦暗自忖道:“好啊!铁木大师、连雪娇,都知欧阳统去了滚龙王府,却是都不肯说出,一个推一个地找到我上官琦的头上来,这其间关系着数百武林高手的生死,我自然也不能讲了。”心念一转,纵声大笑起来。

关三胜茫然问道:“上官兄笑什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关兄上当了。欧阳帮主行踪,连姑娘最是清楚,关兄却放过了她,来问兄弟。”

关三胜道:“连姑娘说她虽知道欧阳帮主的去处,但却不能说出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为什么?”

关三胜道:“个中原因,连姑娘并未说明,只说要在下问过上官兄便知内情。”

上官琦心中忖道:“这连雪娇如此可恶,竟把这等为难之事推到我上官琦的头上。”

只听关三胜追着问道:“上官兄知是不知?”

上官琦哈哈一笑,道:“好啊!铁木大师推向连雪娇,连雪娇又推向我上官琦,可是我上官琦又该推给谁呢?”

关三胜道:“这么说来,三位都知道了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不错,都知道,但他们不肯说出,自有苦衷。”

关三胜道:“上官兄呢?难道也不肯说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不是不肯说,而是不能说。”

左右二童忍耐了半天,此刻实是忍耐不住,接口说道:“那欧阳帮主乃我穷家帮帮主,他的行踪,凡我穷家帮弟子都该追问才是,对是不对?”

上官琦道:“不错。”

左童张方冷冷说道:“上官大侠的为人,在下是素所敬佩,但此事却是大大不该了。”

上官琦有苦难言,长叹一声,默然不语。

关三胜独臂当胸,欠身一礼,道:“帮主行踪,事关我穷家帮全帮的声誉荣辱,上官兄亦曾是我帮弟子……”

上官琦急急接道:“在下已得帮主面允,还我自由之身。”

关三胜道:“在下倒是相信上官兄的话,只是你人帮时,我帮中人知的甚多,脱帮一事却是甚少人知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当时有铁木大师和连姑娘在场,难道在下还会撒谎不成?”

关三胜道:“但愿不会。”

上官琦道:“连姑娘接掌文丞,你是知道的了?”

关三胜点点头,道:“知道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但她此刻脱离贵帮,你可相信?”

关三胜道:“相信得过。”

上官琦道:“欧阳帮主不过暂时避世三年,日后当会证实在下离帮之言。诸位此刻不信,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。”

关三胜道:“在下相信帮主有还你自由之诺。不过,此时咱们追问的是欧阳帮主的下落。”

左童张方接道:“如是上官兄已脱离本帮,又明知帮主行踪不肯泄露,那就该推倭不知才是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在下素来不说谎言。”

张方道:“既然承认了知道,却又不肯说出,那是瞧不起我穷家帮了。”

上官琦愈听愈是不对,暗道:“看将起来,他们是有备。关三胜自重身份,不肯和我反目,却让左右二童迫我就范。”

只听张方接道:“上官兄说是不说?”

上官琦愠道:“不说又待怎样?”

关三胜道:“易地而处,如是上官兄是在下,又将如何?”

徐音甫落,突闻张方仰脸一声长啸。

上官琦冷笑一声,道:“好啊!关兄是早有预谋,想以众势相压,迫我上官琦就范了。”

关三胜道:“群情激忿,众怒难抑,兄弟也是难以作得主意。”

上官琦转目望去,只见四面林中、石后,缓步走出来数十个人。

这些人上官琦大都认识,都是穷家帮中的高手、俊彦。

但闻正西方一个清亮的女子声音,道:“上官琦,咱们帮主现在何处?”

上官琦识得那人,正是黑林中领袖人物,归附于穷家帮的何寡妇,不禁一皱眉头,道:“这个在下不能讲。”

何寡妇道:“为什么?”

上官琦笑道:“你们这般兴师动众,布下陷饼,可是想仗势逼供么?”

关三胜道:“上官兄如果定不肯讲,兄弟实难约束众怒。”

上官琦心中暗道:“目下穷家帮精锐尽集于此,如是一言不合,说不定真的引起一场恶战,不论胜负如何,都将是大不划算的事。如是闹出流血惨剧,结怨穷家帮,岂不是终身大憾的事?”当下说道:“在下虽然不能宣泄欧阳帮主的行踪,但可向诸位保证,三年为期,在下定为诸位寻得欧阳帮主。”

关三胜道: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在下愿以性命保证。”

关三胜欠身说道:“得罪了。”

独臂一挥,接道:“上官大侠一言九鼎,咱们可以走了。”

上官琦眼看四周穷家帮中弟子仍有很多怒容满脸,自己心中亦有着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9章 公主归兮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