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16章 往事如烟

作者:卧龙生

上官琦依言走近那老人身边,说道:“师父,我不是很好么?”

怪老人双目盯在上官琦脸上瞧了一阵,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琦儿,你真的没有事啦!”举起衣袖缓缓抹去眼内泪痕。

上官琦突然发觉这看去冷怪的老人,内心之中却有着无比的热情、善良。见他对自己一片爱护深情,顿生孺慕之心,蹲下身去,坐在那老人身旁。

怪老人伸手一拂上官琦头发,笑道:“琦儿,我只道你不会再醒来了,又怕你一旦醒来,落下残废之身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怪老人道:“我见你为大汉分心,怕你在大功将要告满之际,走火入魔,或是心中一直悬念他的安危,无法把神意集中起来。故而想以我本身功力,强行助你,当下只想让你早有大成,忽略了此中危险。及待我因内力助你,经穴气血畅通之后,忽然想到你在我强迫之下,如果心中生出了反抗意识,不肯自行运气,使那逆行脉穴中的气,凝滞不动,结成内伤,纵然华忙复活,扁鹊重生,也是难以疗救得好,轻则残废,重则丧……”

上官琦暗暗想道:“原来如此。幸而我反抗他的意识,并不如何坚决,不知不觉中随着他双手推拿,自行运气自如。如若反抗他的心意坚定,不肯运气相应,只怕此刻已经身受重伤了。”

只听那怪老人叹了口气,又道:“当你想到此点之时,可惜为时己晚。你全身气血,已然通畅,如你不肯运气相和,我便无能为力了。”

上官琦道:“生死有命,弟子纵然真的成了残废之身,也不会怨恨师父。”

怪老人道:“我当时心中十分慌乱,想了半夜时光,仍然想不起解救之策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师父待我这等情意,实叫弟子无法报答。”

怪老人道:“我怕你醒来之后,看到那受蛊毒的大汉,再分精神,叫袁孝把他搬了出去,找处安全地方,把他囚了起来。”

他顿了一顿,又道:“我在这窗口坐了半夜时光啦,一直想不出解救之法,想到你醒来之后,气血停滞在穴脉的痛苦,一直不敢回头看你。”

上官琦只感真情激荡,热泪盈眶,激动得声音发抖,只喊了一声“师父”,再也接不下去。

怪老人道:“想不到你竟没有受伤,这倒真出了我的意外!”

上官琦抬头望望窗上无际苍空,问道:“师父,我还要再练上好多时间,才能功行圆满?”

怪老人道:“现在已完成了奠基功夫,大功告成,日后再也不会有走火入魔之险了。你这几月之中,未出阁楼一步,今日出去玩上一天,明天开始授你拳掌上的功夫了。”

上官琦心中暗暗想道:“我真的该出去舒散一下筋骨啦,在这阁楼之上,一住数月之久。”心念转动,缓缓站起身来,正待纵身下楼,忽然心念一转,暗道:“我在这阁楼上住了不过几月时光,心中就感觉十分的烦闷,这老人不知在这里住了多少年啦,他定然也有着寂寞的感觉。今日天气甚好,倒不如背他到这阁楼外面走动走动。”当下说道:“师父,我背你一起出去走走好么?”

怪老人摇头笑道:“我已习惯于这种孤寂的生活了,你自去吧!”

他抬头望望天色,接道:“在天色人夜之前,定要回来。”

上官琦口中应了一声,纵身跃出阁楼,信步向前走出。

金黄的太阳光,照射在深茂的荒草上,晨露尚未全消,颗颗明珠,闪闪生光。

这年代久远的古寺,依然如旧,和他初来此地之时,并无不同。但在这荒凉的古寺中,已经过两次动人心魄的屠杀……

心念及此,脑际中忽然闪起疑念,暗自忖思道:“师父和四位师叔,为什么不约在其他地方相会,单单找这样一处荒凉的古寺,天下这等辽阔啊,哪里都可见面……

“云九龙和那藏僧为什么也要约定在这荒寺中比武,难道有这等巧合么?庄丽的中原,何处无崇山峻岭……”

这疑念在他脑际转动,忽然使他感觉到这些巧合,定然有一种因素。

还有那双腿断去的怪老人,以他的武功,虽然断去了双腿,并不妨碍到他的行动,难道他长年累月地躲在那阁楼之上,真的只是为了和人相赌吗?和什么人定下这样的赌约,赌些什么,能使一个人孤寂地守在这阁楼之上,度过数十年的岁月?

只觉重重疑念,纷至沓来,使他心中生出了很多奇异感觉。

抬头望去,残瓦断垣,一片荒凉,为什么很多人愿意在这古寺相约比武?

这其间定然有着什么原因,我要仔细在这古寺中寻视一遍。

一阵山风吹来,深茂的荒草,缓缓波动,籁籁作响。

回头看去,已然瞧不见那阁楼,自己正停身一所荒凉的小院落中。

这座古寺虽然残破,但那宏大的规范,仍然隐隐可见,想它以前定然是一座香火旺盛的大寺。

抬头看去,只见东、北两面各有着一座厢房,四扇黑漆脱落的木门紧紧地关闭着。

这寺中院落重重,到处都是独成一家的院落,他过去虽然见到,但却未放心上。此刻心中疑念重重,才感觉到这些独成一处的院落,所有的厢房,都是门窗紧闭。

上官琦犹豫了一阵,举步向正北一所厢房中走去。

这古寺虽然到处生满了荒草,昔日建筑的气魄,仍然留有遗迹。那厢房之前,还有着青石铺成的四层台阶,但因多年无人打扫,生满了青苔。

上官琦缓步踏上石阶,走到那黑漆剥落的门前,举手推去。

在他想来,这木门年久未修,恐怕早已腐朽,只要用手一推,定然应手而开。哪知事实上大谬不然,那木门仍然完好如初,屹立无恙。

原来这木门都是上好的木料制成,坚牢异常,虽然年久失修,仍未腐朽。

上官琦一推未开,心中甚感奇怪,暗道:“这寺中已没有和尚,人迹早绝,房门外面,又未加锁,不知何故竟然推它不开,难道有人在里面扣上了门栓不成?”

除此之外,确实再也没有第二个理由可以解释,这木门何以推不开?

他面对木门忖思了一阵,突然高声喝道:“里面有人么?”他虽明明知道那房中不可能有人,但想到里面拴起,仍是忍耐不住地问了一声。

但闻壁间回音绕耳,历久不绝。

上官琦暗中运集了功力,猛然用手一推,那紧闭的木门,突然大开,一股霉味,扑鼻冲来。

他在门口停了一阵,才举步跨入室中。

这房中陈设简单,除了一张木榻之外,别无他物。

上官琦凝目望去,只见那张木榻上,覆着一面白布,下面隐隐突起,不知何物。

瞧了一阵,按耐不下好奇之念,大步走了过去。缓缓伸手,捏住白布一角,准备揭开布单瞧瞧里面覆掩的何物。

哪知用力一提,布单立时随手化作碎屑。

原来这布单,年代久远,早已腐朽,看去虽然仍是一面白布,但经手一触,立时碎去。

上官琦犹豫了一阵,举手轻轻拂去,布单应手化作碎屑,散落地上。

只见一具森森白骨,仰面卧在榻上。身上肌肤,都已化尽,但骨架却完好如整。

上官琦凝目相注了一阵,不见遗留下的发迹,心中暗暗想道:“这具尸体,大概是位和尚了。唉,他静静地躺在此处,已不知死了多少年代啦!”

但见木榻一角,放着一只香炉,炉中满盛香灰,还隐隐发出香味,想是这位和尚临死之前所点。

忽然问心念转动,脑际闪掠过一事,暗道:“这座古寺之中,甚多院落,门窗都是紧紧地闭着,难道每一室厢房偏殿之中,都有着一具尸体不成?”

但看这具尸体,这和尚死时甚是安静,似非搏斗之后被人所杀。

只觉一股好奇的冲动,难以克制,急步冲了出去,奔向另一座房门之前,双掌潜运真力一推,房门立时大开。

仔细瞧去,只见此房布设,和刚才所见一般无二。室中除了一具木榻之外,别无他物。

木榻上也同样蒙着一条白色被单。

上官琦已有了经验,举手轻轻一拂,那白色单子,果然应手化作碎屑,散落地上。

只见木榻上并肩横卧着两具森森白骨,敢情此榻上两人并卧而死。

看尸骨躺得端端正正,想到两人死时定然十分安详。

他仔细地在室内巡视了一周,丝毫找不出一点打斗的痕迹。

在两具尸骨头前,放着一具香炉,里面仍然散发出淡淡的清香,但却不见一节残留的余香,满炉尽都是白色的香灰。

一个难解的疑念,迅快的闪掠过脑际,暗暗想道:“这尸体肌肉尽化,只余一堆白骨,其时间定已不短。在这段时间之中,竟然没有蛇鼠之类相犯,而且被单虽已腐朽,但看去仍然完好如初,连一只蚊蝇的遗迹,也找它不到……”

他越想越觉不解,暗暗叹息一声,缓步出了室门,随手又把两扇木门带上。

他一面思解着脑际间诸般疑问,一面信步走去。不知不觉间,又到了一座跨院之中。

这座跨院中,生满了深可及膝的野草,但草又挟着甚多罕见的奇花。白玉为阶,金粉画廊,遗迹宛然,和别处大不相同。

上官琦仔细地瞧了一阵院中景物,心中忽有所悟,暗道:“是啦。这座跨院之中,如不是寺中方丈的禅室,就是寺中长老的静修之处,所以建筑得要较他处堂皇高贵许多。”

举步登上了白玉石阶,眼前横立着一道紧闭红门。

上官琦沉思了良久,仍然无法克制住胸中好奇的冲动,举手向门上推去。

此门牢固异常,上官琦用足了五成真力,那紧闭的红门,仍然纹风不动。

他逐渐加力推去,直待用到八成以上真力,才听到一声木栓折断的大震,两扇木门应手而开。

但见室中桌椅摆设得十分整齐,一张黑漆的八仙桌上,还放一只烧有精致花纹瓷壶,和四只白玉茶杯。右面黄缎垂帘,遮住了复室的门。

上官琦缓步走了过去,轻轻一掀,但觉一片积尘落下,那黄缎垂帘应手掉了下来,碎破成数块。

复室中有一张宽大的木榻,木榻上盘坐着一具尸骨,项间还垂着一串念珠,虽然成了骨架,坐姿仍然不变。

上官琦在室内看了一阵,缓缓退了出去,带上房门,直向后院藏经楼处奔去。跃上屋面,窜到阁楼,只见那怪老人倚在一处壁角,闭着双目养息。

他落入阁楼的步履声甚大,但那怪老人却是未曾闻得一般。

上官琦不敢惊动于他,依他旁侧坐下,目光缓缓掠过那老人脸上,心中暗暗忖道:“这一段时日之中,他为了相助我的武功进境,己不知耗去多少精力了,此等深重的大恩,不知要如何报答才好?”

太阳光从窗中照射进来,阁楼内微生暖意,怪老人倚在壁上,连一点呼吸之声,也难闻得。

上官琦看那怪老人依壁而坐的姿势极不像在运气调息,似是沉睡了过去一般。

仔细向他脸上望去,发觉他脸上微微现出苍白之色,双眉微向内皱,似乎他正有着深重的心事。

上官琦越看越觉不对,忍不住叫了一声:“师父。”

怪老人微微睁开双目,望了上官琦一眼,道:“你没出去玩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师父,弟子发觉了一件奇怪之事,百思不解,特来请教师父。”

怪老人道:“你可是见到了那厢房内的尸骨么?”

上官琦怔了一怔,道:“怎么,师父老早就知道了么?”

怪老人道:“那些和尚都是自杀而死的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他们为什么要死呢?”

怪老人道:“这件事说来话长了,以后我慢慢地告诉你吧。不过,我知道的并不大多。琦儿,除了那房中的尸骨之外,你可发现了其他之物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没有啊!”

怪老人忽然挺直了身子,说道:“你知道这古寺之中,有一件武林中人个个希求的东西?”

上官琦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怪老人道:“我原想借那一件东西成熟之后,用来救一个人,可是一等近二十年的岁月,它仍然是没有成熟。”

上官琦沉忖了一阵道:“那定然是一件甚为珍贵之物,不知师父要用它救什么人?弟子能否效劳呢?”他心中感激这怪老人相授武功之恩,忽然想到自己该替他做一件事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6章 往事如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