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24章 绝命残简

作者:卧龙生

上官琦冷冷说道:“姑娘这等猝使暗算,行径已非光明。在下念你是个女流之辈,不和你一般见识,我便走了。”大步直向厅外走去。

那素衣少女娇躯一横,拦住去路道:“想走么?没有这么容易!”

上官琦怒道:“你要怎样?”

那素衣少女道:“你能接我三十招不败,再走不迟。”

上官琦暗暗忖道:“我如决心查问此事,早晚免不了一场搏斗。先试她三十招,倒可先摸摸她武功路数。”心念一动,冷然答道:“在下恭敬不如从命。但我事先声明:只打三十招,决不多打。”

那素衣少女说道:“好吧!这房中地方狭小,咱们到院里去吧!”当先出了房门。

上官琦已见过这素衣少女的武功,知她出手诡辣异常,表面看去,颜如桃花,心地却毒如蛇蝎,当下暗中运气戒备,紧随那素衣少女身后而出。

只听她娇声笑道:“出了房门之后,就算到了战场,你要留心戒备啦。”声音甜柔,悦耳动听,毫无火气。

上官琦道:“姑娘尽管出手!”

那素衣少女突然停下脚步,慢慢地回过头来,笑道:“官兄是左童还是右童?”

上官琦略一沉吟,道:“这个恕难奉告。”

素衣少女突然一摆柳腰,右手纤指疾向上官琦胸前“玄机”要穴点了过来,口中仍然笑意盈盈他说道:“你这人怎么一问三不知呢?”

说话之间,左手又斜里横拍过来一掌。

上官琦左脚微一用力,身躯突然向后闪退三尺,避过那一指、一掌,说道:“在下只是不愿答覆姑娘相询之言而已。”

素衣少女道:“不吃敬酒吃罚酒,等一会,你就非讲不可了!”两手双双击出,指点掌劈,倏忽间连攻五招。

这五招迅辣兼具,着着皆袭向要害大穴。

上官琦看她绵连的掌势,亦不禁暗自惊心,忖道:“如果在三年之前,单是这五指连绵的迅急攻势,己把我伤在手下了。”

素衣少女眼看五招快攻,被上官琦从从容容地闪避化解开去,也似甚感意外,霍然退后了三步,目光盯在上官琦脸上,眨也不眨动一下。

只见她原如娇花的脸上,逐渐变成了苍白之色,渐渐的白中透青。

上官琦愈看愈觉不对,忽然警觉到她正在运集功力,可能要施展一种什么绝毒的武功。

这警觉使他感觉到事态严重,对方似是已动了杀机。

一面暗中运气戒备,一面冷冷说道:“在下和姑娘无怨无仇,动手相搏,旨在印证武功。姑娘如果妄动杀机,施展什么歹毒武功求胜,可别怪在下辣手反击。”

那素衣少女微微一笑,一语不发。

但她此时笑容,和刚才已然大不相同;刚才笑容如花倍增娇艳,此刻面色铁青,那笑容徒增几分阴森恐怖之感。

站在一侧的闵正廉,已觉出了情势不对。他知妹妹这忿怒的一击,威势非同小可,万一一击之下,伤了上官琦,势将和穷家帮结下不解之仇,突然向前一步,拦在上官琦身前,说道:“妹妹暂请住手,听我几句话后,再动手不迟。”

那素衣少女目光凝滞,似已到了不辨亲疏之时,对阂正廉喝叫之言,好似没有听到。

上官琦低声对闵正廉道:“闵兄快请退开,令妹已若弓拉满月,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而且这一击必然凌厉绝伦,说不定是极阴毒的功夫出手。”

那素衣少女铁青的脸色上,突然泛现笑容,樱chún轻启,皓齿微露,那冰冰的神情,突然问转变为十分温柔。

上官琦急急叫道:“令妹即将出手,闵兄快快闪开!”

闵正廉还在犹豫,忽觉横里冲过来一股力道,把自己身形震到一侧。

他刚刚让避开去,那素衣少女已然发动,纤手一扬,拍了过来。

这一掌打得轻描淡写,掌势落得十分缓慢,亦无破空啸风的惊人威势。

上官琦虽然明知那素衣少女这一击中,如不是惊心动魄的威势,定有着什么歹毒的武功,但他对敌经验缺乏,心中虽然想到,但却不知纵身避开,一半也是自负武学,不愿闪避。

就这微一犹豫,突然一股温风,拂身而过。

但觉身上微微一热,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喷嚏。

那素衣少女发出一掌之后,立时向后暴退数尺,闭目而立,运气调息。

好像这轻描淡写的一掌,已然用尽她生平之力,有些儿困倦难支模样。

阳光满院,盆花随风,飘来一阵阵清香的花气。这所小院落中,仍然是那样的幽静,就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。

闵正廉轻轻地走了过来,低声问道:“官兄,你怎么样?哪里觉着不舒服么?”

上官琦静静地站着,和那素衣少女一般的闭着眼睛休息,听得闵正廉相问之言,忽然睁开眼睛,微微一笑道:“我很好……”

闵正廉低声说道:“官兄既然没有伤着,快些请离开此地吧!”

上官琦啊了一声,仍是站着不动。

闵正廉看他神情不对,不觉地伸手推了他一下,道:“官兄快些请……”只觉手触之处,如被的烧,不禁一呆。

仔细望去,只见上官琦全身都泛现了一片血红之色,只有脸上,仍然是一片姜黄,不禁大吃一骇,急急叫道:“官兄,官兄,你受了伤么?”

忽听身后响起了一个甜脆的声音,道:“他已经受了内伤,不过不要紧,吃上我一粒丹葯,就会好了。”探手入怀,摸出一粒丹丸,笑道:“官兄,对不住,你刚才猜得不错,我已运集了功力之后,掌势就不能不发。”

此女神情忽冷忽热,有时冷若冰霜,有时无限温柔,把个上官琦闹得迷迷糊糊,束手无策,不知不觉中伸出手来,接过那少女手中丹丸。

凝目看去,只见那丹丸色呈紫红,大小有如樱桃一般,拿在手中,已然闻到一股清香之气。

那素衣少女看他把丹丸拿在手中,转来转去,但却不肯服用,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粒丹葯功效甚大,服用之后,伤势立可好转。”

她微笑着一顿之后,又道:“穷家帮中左右二童之名,果不虚传。如是换了他人中我一掌,只怕早已内腑重创,摔倒在地上了。”

这时上官琦神志虽未晕迷,但因听那女子讲话,不能专心一意运气调息,伤势发作,有些不太清楚,不若平日那等思虑周到。

只见那素衣少女缓步走近上官琦身侧,转伸皓腕,满脸娇甜的笑容,抓住上官琦拿着葯丸的右手,说道:“快些吃下去吧!我一时气忿伤了你,心中甚是不安。如果因伤你之事,和你们穷家帮中结了仇,那就更非我的心愿。”

上官琦在她柔声相劝之下,不知不觉中举起了手中丹丸,放入口中。

丹丸人口,立时化开,一股清香直下丹田。

那素衣少女笑道:“我哥哥这边,闲杂之人大多,不如请到我的住处,静息上二个时辰,伤势就可以复元了。”

只见她轻轻举手一抬,上官琦不自觉地随在她身后走去。

闵正廉越看越觉情势不对,急急上前两步,说道:“妹妹,穷家帮势力浩大。”

那素衣少女突然回过头来,说道:“我早就知道了,还用你说么?”

闵正廉似是十分害怕妹妹,竟然不敢再多接口,默然垂下头去。

上官琦回头望了闵正廉一眼,又随在那素衣少女身后走去。

穿过了几重庭院,又到一处花木繁盛的跨院中,那素衣少女带着上官琦直入房中。

这是一座布置雅美的闺房,白竣作壁,紫缎作帘,靠壁处放一张檀木雕花的梳妆台,依妆台一张红漆木榻锦帐分钩,绣被鸳枕,招叠得十分整齐。

这时,那素衣少女对待上官琦,似已毫无顾忌,拍拍木榻,笑道:“官兄就请在榻上运气调息一下,对葯力行开之后,伤势复元,再走不迟。”

上官琦望望那素衣少女,竟然依言爬上木榻,闭上双目,盘膝而坐。

那素衣少女长长吁了口气,缓缓打开抽斗,取出一把锋利的短刀和一瓶葯粉,美丽的秀靥上,突然泛起一片杀机!

这当儿,门外响起了一阵步履之声,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,道:“妹妹,小兄有要事相告。”

那素衣少女道:“哥哥请进来吧!”

绣帘起处,缓步走进来身着重孝的闵正廉。

他望望妹妹手中的锋利短刀和手中的白玉瓶,又看看安好无恙、端坐在妹妹绣榻上的上官琦,长长叹息一声道:“还好!妹妹没有把他处死,我以为来不及了!”

那素衣少女脸色一沉,冷冷的问道:“你算过时间么?”

闵正廉道:“算过了。”

素衣少女道:“十日大限,还余几日?”

闵正廉道:“十日过了七天,还有三日时限。”

素衣少女道:“这就是了,三日时光,转眼就要过去了。”

闵正廉接道:“限期虽是迫急,但总还有三日。如果妹妹处死了这位官兄,只怕眼下就要出事!”

素衣少女道:“为什么?”

闵正廉道:“妹妹刚刚带走这位官兄,穷家帮已经有人追踪而到。”

素衣少女急急问道:“来的什么人?哥哥认识么?”

闵正廉道:“一共来了三个,小兄只认得一个。”

素衣少女微一沉忖道:“他问起这个姓官的么?”

闵正廉道:“虽然没有问起,但神色之间,却是有些不对,再三追问爹爹遗体埋葬何处,要到坟前凭吊一番。”

素衣少女道:“什么人这样蛮横?”

阑正廉道:“穷家帮中的武相关三胜。”

素衣少女微微一掣眉头,道:“听说关三胜是穷家帮第一位高手,是么?”

闵正廉道:“他在穷家帮中有武相之称,武功自是非同小可,不但武功,就是身份地位,也仅次放帮主。”

素衣少女道:“他们现在何处?”

闵正廉道:“小兄已把他们送进大厅,请金叔父相陪,和两位少林高僧叙谈。”

素衣少女又望了上官琦一眼,缓缓收起刀瓶,道:“走!我去见见那位关三胜,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位人物?”

闵正廉抬头向盘坐在木榻中的上官琦望去,只见他微闭双目而坐,身上肤色,仍然泛起一片艳红,但脸色却仍是一片枯黄,暗自叹息一声,低声叫道:“官兄,官兄!”

他一连喝叫数声,上官琦恍如不闻,连眼皮也未睁动一下。

那素衣少女微微一笑,道:“他现在正在运气逼行葯力,哪里还会听到你呼叫之声?”

闵正廉道:“妹妹,你究竟给他服用了什么葯物?”

素衣少女道:“很难说。”

闵正廉急道:“穷家帮中武相,乃当今武林中有数高手,如让他发觉了帮主身边的左右二童服下了‘迷性’葯物,如何肯善甘罢休,势必引起一场……”

素衣少女道:“哥哥怎知我给他服用了‘迷性’葯物呢?”

闵正廉心中焦急,口不择言他说道:“如不是服用‘迷性’葯物,怎的现在还不清醒呢?”

那素衣少女对闵正廉这等出言相撞自己,似是甚感意外,怔了一怔,才笑道:“啊,哥哥,你胆子越来越大了!”

她微一顿之后,又道:“我给他服用的葯物,虽然可能迷失去他的本性,但也可以救他性命。这件事,不用你多管,带我去见见那位穷家帮的武相吧!”

闵正廉说完之后,已知道自己慌急失言,早已吓得脸色大变。听那素衣少女责问了两句,并未再深究其事,才放下心中一块石头,说道:“妹妹,不是小兄多口,我实为妹妹着想。小不忍则乱大谋,妹妹何苦力争一口闲气,开罪穷家帮,正面和他们为敌?”

那素衣少女沉吟了一阵,道:“反正只余下三天时限了。三日之内,如仍查不出……”

忽听上官琦长长呼出一口气,跃下木榻。

那素衣少女,对上官琦这早醒来一事,大出意料,不觉心头微微一震。

回头望去,只见上官琦大步走了过来,默然在她身边一站,漠然地望了闵正廉一眼,似是从不相识。

闵正廉道:“这位官兄既然醒来了,是否要带他一起去见穷家帮中人?”

素衣少女笑道:“去吧!索性让他们大为惊奇一下,帮主的近身之人,也会叛离他们。”

闵正廉道:“穷家帮武相,江湖上经验甚丰,如被他看出官兄被*葯迷失本性之事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4章 绝命残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