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27章 武林秘辛

作者:卧龙生

杜天鹗吃了一惊,表面之上,却故作镇静地笑道:“庄主不过和我初见,就这般信任我么?把我收做贴身卫队,就不怕我暗生异心?”

那两个黑衣人,同时笑了起来,齐声说道:“这个不用担心啦!先把这包葯物吃下,咱们再谈吧!”

杜天鹗虽明知关键在这包葯物之上,但又不能不吃,只好张开嘴巴。

那黑衣人手腕一抬,一包葯丸,尽都投入杜天鹗的口中。

杜天鹗迅快地闭上了嘴巴,舌尖一挑,把口中的葯丸尽压舌底之下。

他见多识广,装作起来,也是维妙维肖,艰难一咽,神情似是异常痛苦地把那葯九吞了下去。暗中运气,闭住呼吸,合上双眼,静站不动。

那两个黑衣人,四道眼光,却一直凝注他的脸上,似在查看他咽下葯物后的反应。

杜天鹗微微启动一下双目,偷瞧了两人一眼,心中却十分焦急,暗道:“想这葯物服下之后,定然会有反应,我如装作得不对,只怕要被两人瞧出破绽。”

正感为难当儿,忽听左面一个大汉说道:“兄弟,你瞧此人服用下葯物之后,还能支持这样长久时间不晕过去。”

另一个大汉答道:“他正运用内力抗拒,而且他服用葯量较少,发作只怕要慢一些。”

那先前说话之人,压低了声音,说道:“兄弟,你偷偷地减了他服用的葯量,如被庄主查出,那还得了。”

那人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看看吧!如果他一盏热茶工夫之内,仍然没有动静,那就只好再给他多服一包了。”

杜天鹗吃了一惊,暗道:“如果他们再要我服用葯物,看我口中有葯未咽,势必将迫我咽下,或是趁我没有反抗之力,杀害于我。生死虽非重要,但这等无声无息地死去,心中实有未甘。”

忽然心念一转,想到了那青衣人,那毫无表情的脸色,和那惊世骇俗的武功,已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这印象永难忘去。如若那青衣人此刻归来,一眼之下,立时可以看出他伪装的神情,一切事情,都必须在他归来之前办好……。

左面那大汉似已等得不耐!急道:“我看是葯量太少了,赶快再加一包吧!”

另一个人点点头,探手入怀,又摸出一包葯物来。

杜天鹗心头大骇,急得顶门上滚下来两滴汗水。

那大汉忽然停下手来,笑道:“快了,他头上已见了汗。”

杜天鹗心中一动,暗中一运真气,头上汗水滚滚而下。

他双臂穴道被点,气血难以畅通,一运真气,伤处疼苦甚烈,那滚滚的汗水,有一半倒是真的因强忍疼苦而出。

只听那提剑的黑衣人道:“快了,他服用葯量不多,只怕晕倒的时间不会多久,咱们先把他移到花丛深处去吧!”

一语未毕,杜天鹗已斜向地上摔去,但闻“噗咽”一声,地上的沙子,被他摔下的身子,震得四外横飞。

那两个黑衣人相视一笑。那提剑之人,把长剑还入剑鞘之中,蹲下身子,抱起杜天鹗,向一处花草丛中走去。

杜天鹗借身子向地上倒摔的掩护,己迅快地把口中含有的葯物,吐了出来,放入衣袋之中。暗中微启双目,看两人如何处理自己。

那抱起杜天鹗的大汉,当先而行,另一人紧随后面相护。

那人把杜天鹗放在花丛之中,回头对另一个人说道:“咱们再等一阵,他服的葯量甚轻,内功又极精深,只怕醒来很快。”

另一人接口笑道:“此人武功只怕不在咱们之下。”

两人谈说之言,尽都听在杜天鹗的耳中,心中暗暗想道:“那大厅之中,现下己不知成了什么样子。他们既然说我可以早些醒来,那就不如依他们之言,早些起来,也许还可以到大厅去瞧瞧那边演变情势。”

又等了一顿饭工夫之久,缓缓睁开双眼,霍然挺身坐了起来。

那两个黑衣人呆了一呆,四道眼神一齐凝注在杜天鹗身上瞧个不停。

杜天鹗暗暗忖道:“糟糕,我醒得太早,只怕要引起他们怀疑之心。”赶钹装出满脸茫然之情,目光也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。

只听左侧那黑衣人笑道:“兄弟,此人神智尚未全复,你瞧他那副茫然无措的样子。”

另一人道:“是啊!他这般神智不清,咱们纵然告诉他什么话,只怕他也无法记住。”

那先前发话之人,接道:“庄主此葯灵验无比,而且除了服他独门解葯之外,遍天下无葯可医,所以他永不担忧属下背叛于他。此人已服下葯物,已成庄主死党,纵然记不住相嘱之言也不要紧,我瞧还是告诉他吧。”

另一人沉吟了一阵道:“喂!你贵姓啊?”

杜天鹗一时间想不出该不该答话,沉吟了一阵,道:“我姓杜。”

那黑衣人微微一笑道:“你现在觉得怎样?”

杜天鹗道:“我很好!”

那黑衣人顿了一顿,笑道:“你觉着咱们庄主如何?”

杜天鹗本想把那庄主颂赞几句,但转念一想,那青衣人是否就是庄主,眼下还难预料,如若随口乱言,只怕引起他们猜疑之心,弄巧成拙。当下装作一片茫然不解之情,摇摇头默然不言。

另一个黑衣人接口笑道:“你已经服用了足以死亡的毒葯,一旦发作起来,内脏溃烂而死!”

杜天鹗抬头望了他一眼,仍不言语。

那人微微一笑,道:“不过,不要紧,这毒葯虽然剧烈无比,但发作却是很慢。只要你以后能处处听从庄主的指示,在葯性将要发作的时间之前,他会给一种解葯的。”

杜天鹗点点头,仍不讲话。

那黑衣人竟然以先进身份自居,哈哈一笑,又道:“这段时间,大约有三个月长短呢。你现在是否觉得神志已经清醒了?”

杜天鹗暗道:“我要再不答他问话,他们如误认我受毒甚深,那可也是麻烦的事。”当下说道:“神志早已清醒,只是头有些晕,胸腹间有点隐隐作痛。”

那黑衣人皱皱眉头,道:“想要吐么?”

杜天鹗何等老辣,察颜观色,已知自己说的反应不对,当下摇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两个黑衣人相互望了一眼,右面一人低头说道:“大概因他服用的葯量较少,反应才和别人不同。他清醒得比别人快,恐难免有些头晕腹痛之感。”

左面黑衣人突然一沉脸色,庄严他说道:“第一次服毒之后,身体肠胃,都还无法适应葯力变化,发作时间,提前甚多,大概在十日以内吧!再说清楚些,从现在算起,你还有十日好活。”

杜天鹗故作惊讶之态,道:“我只能再活十日了!”

右面黑衣人道:“不错,十日之内毒性发作,但却未必会死。”

杜天鹗道:“这个兄弟愈听愈不明白了。”

左面黑衣人接道:“你在这十日之内,如能表现出对咱们庄主的忠诚,立下功劳,毒葯发作之前,庄主自会派人给你送上解葯。如若有什么件逆背叛咱们庄主的行动,也不用再派人追杀你,反正你只有十日好活。”

社天鹗暗暗忖道:“这法子倒是够辣了!”

右面黑衣人突然一个转身,绕到了杜天鹗的身后,杜天鹗本能地横跨一步,但当时又停住不动。

只听身后黑衣人哈哈大笑道:“你已经完全清醒了。”双掌齐出,拍活他受制的穴道。

杜天鹗暗中运气,行血已经畅通,但却故意装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,望着那两个黑衣人。

左面那人一挥手说道:“你由何处而来,再回何处吧!”

杜天鹗万没想到,竟会这样容容易易地被放了,心中暗暗想道:“他们误认我己服用过葯物,才这样放心地让我归去,看来他们对这葯信心甚强。目下情形,已极明显,这幕后主使者,是那青袍怪人,闵姑娘也不过是受人奴役的一位可怜虫。擒贼擒王,只要能把那青衣人制服,种种疑窦,都不难迎刃而解……”

只听那黑衣人道:“可以走啦!”

杜天鹗“嗯”了一声,大步离开花园,原来他只管索想心中之事,忘了眼下处境。

但闻身后又传来一个黑衣人的声音道:“只要你能忠于庄主,十日之内,定可获得解葯,不过你一定不会背逆庄主,所以决死不了。”

杜天鹗也不理两人之言,急急向前走去。他忽然想到那大厅之中,此刻已不知有了何等变化,急慾赶回去看个明白。

他跃上屋面,辨识一下路途,施展开提纵的身法,急急向大厅上赶去。

只见袁孝呆呆地站在大厅外面,仰望着天际的星辰出神。厅门紧闭,隐隐传出了说话的声音。

袁孝耳目灵敏,杜天鹗刚一落足大厅屋面,袁孝已霍然惊觉,转头一瞥,疾跃登屋,说道:“我大哥呢?”原来他目力过人,一瞥之间,己瞧出是谁。

杜天鹗道:“还在大厅中。”

袁孝似是有甚多话要说,甚多的问题要问,但因一时间想不出该如何开口,急得直抓头皮。

杜天鹗本想问他刚才哪里去了,但想这一问,势必要引起甚多话说,当下又忍下去,跃落屋面,举手推那紧闭的厅门。

那紧关的厅门吃他用力一推,登时一阵“吱吱”之声,屋瓦为之振动。

只听厅中一声沉喝,道:“什么人?”厅门突然大开,铁木大师,横身拦在门前。

杜大鹗一拱手,侧身由铁木大师身旁溜了过去,走回自己原位。

铁木大师看是杜天鹗归来,也未出手阻挡。

那素衣少女望了杜天鹗一眼,举起纤手一招,道:“过来。”

杜天鹗微微一怔,暗道:“大概她已认为我服用过葯物了。”流目四顾,不见青城双剑,暗里叹息一声,忖道:“难道两人已遭毒手?”依言急步走了过去。

那素衣少女指指上官琦道:“和他站一起吧!”

杜天鹗暗道:“要装就装到底吧,瞧瞧内情如何?”依言走近上官琦身侧站好。

那素衣少女竟然放声一阵咯咯娇笑道:“再过一些时间,诸位只怕尽要与他们两位一般了。”

群豪对杜天鹗的突然转变,确实大为震惊。杜天鹗声誉满关外,中原武林道上,也常常听到他的大名,这等人物,武功暂时不去说它,单是江湖经验一项,就算博见多闻,决不致在全心全意戒备之下,还受到别人的暗算,奇怪的是他竟和上官琦一般的变成了那素衣少女的奴役之人。

铁木大师忽然觉着事态严重起来,低声对凡木说道:“我去瞧瞧,那人究竟是哪里受了人制,或是被人强迫的服下葯物?”

凡木道:“小心受人暗算。”

铁木大师不再言语,大步直向杜天鹗走了过去。

素衣少女突然叫道:“打那和尚,别让他走近来。”

杜天鹗心知此刻对她必须要言听计从,才能使她深信不疑。当下举手一拳,直向铁木大师打去。

铁木大师早已暗中运气戒备,一见杜天鹗依言举拳击来,立时挥掌接去,用出五成真力。

哪知发出的真力,一和杜天鹗击来的拳势相触,登时心头一动。他乃一代高僧,处处都替人设想,尽管江湖上险诈无比,他仍然愿信好的一面,一觉出对方击来拳势上,未蕴真力,立时把蓄蕴在掌上内力收回。

他内功精深,暗劲内力已到了收发随心之境,当下一吸内腹,立时把发出内力收了回来。

他内劲收得虽快,但杜天鹗已然感到压力,被震得后退了一步。

那素衣少女柳眉一皱,骂道:“没有用的东西。”探手人怀,摸出一柄短剑,随手一挥,上官琦立时疾跃而上,举手一拳,当胸向铁木大师打去。

铁木大师这次不敢出五成功力,右掌一扬三成内劲,接了上官琦一掌。

哪知这一拳来势猛恶无比,而且内功奇大,铁木大师竟被震得一连向后退了两步。

上官琦一击得手,欺身而上,拳脚齐施,猛攻了过去。

铁木大师接了三招,心中大生惊骇。只觉对方招术奇奥,拳脚来势,无不出人意外,而且招招含蕴内劲,非同小可。

他感觉遇上劲敌,准备全力反击时,已然失去先机,被上官琦奇诡的拳脚迫得有些应接不暇,竟然难以争得主动。

厅中黑暗,两人的拳势又极快速,是以别人无法看到动手情势,但闻拳风呼呼,打得激烈绝伦。

凡木大师凝神望去,只见上官琦拳脚招数愈来愈是凌厉,大有越战越勇之概。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7章 武林秘辛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