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28章 棋差一着

作者:卧龙生

那素衣少女笑道:“告诉你,你也擒他不了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有这等事,那定然是一位三头六臂的人物了。闵姑娘不妨先说出来给老衲听听。”

那素衣少女道:“你听了也是白听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时间已经不早了,姑娘最好别再借机拖延时光了。”

素衣少女沉吟了一阵道:“好吧!我说一位滚龙王,两位知道吗?”

铁木大师低声复诵道:“滚龙王,滚龙王,可是近年崛起江湖首领人物么?”

素衣少女道:“猜得倒不错,不过你已经没有逃生之能了。”

铁木大师暗道:“此女惯会引开正题——说些不相干的事,我如接口,立时就改变话题。”沉吟了一阵,说道:“闵姑娘既然知道我们已无逃生之望,为什么不把个中真象揭露出来,老衲等或能帮助姑娘一二。”

那素衣少女突然一阵“咯咯”大笑道:“你们还要费心想到帮助我么?”

铁木大师道:“人生在世,难以做百业兼通之人,姑娘纵然武功再强上几倍,也不能说就不用别人相助。”

素衣少女突然面色一整,说道:“闵老英雄已死,他虽不是死在我的手下,但这件事我事先都已知道。我看他当时那等四外求救的可怜之情,心中原已不忍,但格于形势,我又不能多问。事情到此,已甚明显,用不着我再多说了。诸位如想告别,也该快些提出了。”

言词之间,忽然示意厅中高手早些逃走。

铁木大师道:“不错,令尊的死确实已成定案,老衲还有几点疑难之处,想再多问姑娘几句。”

那素衣少女看了铁木一眼,道:“大师父就不觉着太麻烦么?”

铁木大师道:“我扼要地问,姑娘简单地答。”

素衣少女道:“好吧!我只回答你三句话,多问一句,就恕不作答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令尊究竟是死在什么人手中?”

那素衣少女沉吟了良久,道:“这很难说!”

铁木道:“我是问那直接下手杀他的人!”

素衣少女道:“没有人直接杀他,是他受不住良心谴责,惊怖而死。”

铁木道:“姑娘究竟是不是闵老爷子的女儿?”

那素衣少女沉吟了良久,突然怒道:“你这老和尚吸罗苏苏,尽都问人私事,究竟是何用心?”

铁木大师也厉声答道:“姑娘巧言令色,把我等骗到此地,又故弄玄虚,在什么‘记死薄’上签上名!”

素衣少女道:“我哪里骗你了,我不是告诉了你们甚么闵老英雄生前隐秘之事么?”

铁木大师道:“姑娘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,尽说些惊心动魄之事;但如一旦到了关键之处,却又避重就轻,含含糊糊地支吾过去。”

铁木大师这一揭穿,厅中群豪如梦初醒一般,心中一想,忖道:“她说了半天,但究竟谁是杀死闵老爷的凶手,和他为什么要掀起正邪大决斗,以及那三宝为何,均未提过一句。”纷纷接口说道:“不错,不错……”

铁木大师严肃地接道:“你既有答老衲三句问话的诺言,就该肯定地回答老衲提询之言才对。又为何借故推倭,避免正面答覆?”

那素衣少女似是被铁木大师几句相责之言,说得生出了羞愧之感,长长叹一口气,道:“好,已!早知这样,我不该答应你了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老衲也不让姑娘吃亏,你答覆三句问话,老衲也答应姑娘一件事情。”

那素衣少女道:“这么吧!我答完你三句问话之后,你们立时撤出此地。”

铁木道:“这个?……”突然提高了声音,道:“闵姑娘这问题,不知诸位答不答应?”

群豪倒有一大半说道:“我等听凭大师决定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咱们四更离开,五更可以再来,老衲代为作主,答应闵姑娘了。”

那素衣少女道:“你问吧!”

铁木道:“旧话重提:姑娘是否闵老英雄的女儿?”

素衣少女道:“我们有父女之名,但却无父女之情。”

铁木大师怔了一怔,道:“这答覆很高明,老衲仍然听不明白姑娘是不是闵老英雄的女儿?”

素衣少女冷哼一声,道:“你不懂,不妨回去请教你们掌门方丈一下。”

铁木大师叹息一声,道:“好吧!这算一句,杀死闵老爷子的凶手是谁?”

素衣少女道:“是他自己服毒死的。”

这答覆又出了群豪意料之外。铁木大师合掌念了一声“阿弥陀佛”,又问道:“闵老英雄侵吞的三宝现在何处?”

大厅中群豪,都为之精神一振,个个凝神静听,生怕错漏了一字。

素衣少女微微一笑道:“他为了不肯泄露三宝藏存之地,才自绝而死。”

铁木大师怔了一怔,道:“老衲问的是三宝藏在何处?”

素衣少女道:“我已据实回答,除了死去的家父之外,天下没有第二个人知道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这么说来,老衲这一句又是白问了?”

素衣少女道:“老禅师问话太过心黑言重,恨不得一句话问完所有的事,如若天下事都这么简单容易,武林之中也不会有被颂称为才智卓绝之人,也不会有勾心斗角的烦恼了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只要闵姑娘能够据实回答,老衲纵然问话技术太差,那也是怪不得姑娘的事。”

素衣少女道:“还有一句可问了,我希望未问之前,多用心想上一想,免得问的又是我无能答出之事。”

这一句话,果使铁木大师沉吟了半天,才缓缓问道:“据老衲观察,姑娘亦似受制于人,不管是不是害死闵老英雄的凶手,但总可从他身上找出一点蛛丝马迹。”

素衣少女脸色微变,缓缓闭上双目,似正极力使心情平静。

铁木大师打量了那素衣少女两眼,又继续说道:“这真正幕后主持之人,姑娘总该知道是谁。至低限度,该知道你自己身后指谋之人,老衲就问此人的姓名?”

下面之言还未及讲出,那素衣少女已抢先答道:“滚龙王。”

铁木道:“谁要你答得这么快!老衲的话还未讲完。”

素衣少女道:“够啦!够啦!我已经说得大多了。”她似是忽然间想到什么惊怖之事,全身微微颤抖了一阵,举手蒙着眼睛。

铁木本还想出言责备她几句,但见她那等惊恐之情,不觉心中一软,叹道:“我把一个女孩子家逼成这等模样,纵是从她口中得到一些什么,也不是英雄行径。”

铁木大师长长叹一口气,道:“既然被你抢了先去,老衲认输就是,这一问也就此结束了!”

素衣少女低声答道:“我已经说得大多了。”她声音低微,只有她自己听到。也可以说她只是嘴chún动了一下,根本就未说出口,是以连铁木大师那等灵敏的耳朵也未听到。

忽听凡木大师说道:“青城两位道友去这样久的时间,怎么还未回来?咱们得分几个人去查看一下吧!”

铁木大师道:“不用查看了。两人如不回来,咱们还占优势,如若两人再回大厅,单是两人,咱们就得分一半实力来对付。”

群豪先是微微一怔,继而想通了此话含意所指,全都默然无语。

原来杜天鹗厅外一行归来之后,忽然倒向那素衣少女一方;如若青城双剑也和杜天鹗一般倒向那素衣少女,事情就严重了。以青城双剑的武功,在江湖上的威名,厅中之人,能够和他动手相搏的可算寥寥无几。

一时间,大厅中沉默下来,群豪似都感觉到再无什么可问之言、可问之事。事情似已推展到决定性的阶段,此时如不撤走,就该有所行动。

沉默延续约一盏茶工夫之久,凡木大师突然低声对铁木大师说道:“咱们真的就此退出么?”

铁木大师也似正为此问题困扰,一时间想不出适当的解决办法。听得师弟追问,不觉轻声一叹,还未来得及答话,忽听砰然一声。大厅两闩门突然大开,袁孝大步走了进来,问道:“说完没有?”

此人带着三分浑气,又长得貌如猩猿,在江湖上也没有什么身份地位,故无人答理于他。

袁孝金目闪动,打量一周,见无人理他,直向那素衣少女走了过去。走近上官琦身侧之时,突然伸手一把,拉住了上官琦的左腕,说道:“大哥,咱们走吧!”

他力大无穷,上官琦竟被他拖得直向厅外走去。

那素衣少女眼看上官琦被人拖走,心中大吃一惊,立时娇声说道:“打他。”

上官琦回头望了那素衣少女一眼,缓缓举起拳头,但却不肯落下。

转瞬之间,上官琦已被袁孝拖近大厅门口。

素衣少女突然从怀中摸出一柄短剑,摇了一摇,道:“打他。”

说也奇怪,上官琦自见那短剑之后,立时挥拳击去。

但闻蓬然一声,正打在袁孝肩头之上。

这一拳势道甚重,袁孝在全无戒备之下,被一拳打得连连向后倒退,抓着上官琦左腕的右手,也同时一松,不觉呆了一呆,道:“大哥,兄弟哪里不对?”

上官琦默然不语,茫然地望了袁孝一眼,突然又举起拳头,猛向袁孝劈去。

这一次袁孝有了准备,身躯一闪避开。

上官琦一举未中,双拳急如狂雨一般连环劈出,倏然之间,连打出三四十拳。

这数十拳,不但拳拳势道强猛,而且迅快绝伦。袁孝单凭快速的闪避身法,竟然把急如猛雨的数十拳,全部让开。

这快速奇奥的闪避身法,立时引起大厅群豪的注意。所有的目光,都投注在袁孝的身上。

铁木大师见闻博广,一望之下,立时看出袁孝步履身法,乃是极上乘的武功。上官琦空自拳风呼呼,竟自无法碰得到他衣袂一下。

那素衣少女突然低声喝道:“退下!”一挥手中短剑,上官琦果然依言而退。

袁孝呆呆地望着那素衣少女手中短剑,心里大感奇怪,暗道:“怪呀,她手中那柄短剑,竟能使大哥百依百顺,要他打我,他就打我,要他停手,他就停手呢?”

忖思之间,那素衣少女已缓步对他走来。

袁孝目注着她手中短剑,也不闪避,心中却在暗暗转着念头,该不该把她手中短剑夺过。

但见那素衣少女微微一笑问道:“你是他兄弟么?”

袁孝道:“是啊!”

素衣少女道:“你知道他为什么不认你么?”

袁孝摇摇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素衣少女笑道:“你想不想和他常常守在一起?”

袁孝道:“我们数年来常在一起,寸步不离,自然是想啊!”

素衣少女还未来得及答话,铁木大师突然欺身而上,大声喝道:“闵姑娘这等对付一个毫无心机的纯厚之人,不觉着手段太卑劣么?”大步而上,和袁孝并肩而立。

素衣少女目光一转,冷冷说道:“咱们相互约言,你问我三句活后,立时撤出本宅,目下还不依约而退,不知是何用心?”

铁木大师微微一怔,暗道:“不错,我确实答应过她,自是不能失约。”他乃声誉卓著的高僧,不能背信毁约。当时被问得哑口无言,挥手说道:“老衲只答应你退出此厅,并未应允退出此院,而退也未约定限期,我立时退去,但亦可立时再进来。”

素衣少女道:“无论怎样,你们现在该出去了吧!”

铁木大师伸手一拉袁孝道:“走!咱们一起出去。”

袁孝用力挣脱铁木大师右手道:“不行,我要和大哥一起。”

铁木叹道:“他已经中了人家的迷魂葯物,一时三刻,只怕不易清醒。必须先想法解除他的迷魂之葯,才好救他。”

袁孝道:“你有办法没有?”

铁木知他生性浑厚,如不暂时应允于他,他决不肯随着群豪撤走,势必被素衣少女暗算不可。上官琦武功已大出人意料之外,此人武功似是较上官琦尤为高强,如若再落入那素衣少女暗算之下,无异又多一强敌。

心念转动,说道:“容老衲想想办法,或有可解救他之策,纵然老衲本身不能,亦愿代筹救他的办法。”

袁孝道:“你这话可当真么?”

铁木道:“老衲生平,从未说过诳语。”

袁孝低头想了一阵,实在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,只好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好吧!你能救我大哥,我就跟着你一起走吧!”

那素衣少女见袁孝如此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8章 棋差一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