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30章 使者之剑

作者:卧龙生

夜鹰子王乾冷冷道:“关兄执意相逼兄弟出手,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;但动手相搏,讲求克敌制胜,难免有所损伤!”

关三胜怒道:“你有什么本领只管施出来就是,今宵王兄只要能够胜得于我,在下拼受帮主一顿叱责,也要替你担起本帮中弟子蒙冤惨死一事。从今以后,穷家帮永远不再找你算这笔账。”

夜鹰子王乾道:“关兄一言九鼎,兄弟深信不疑!”翻手拔出背上兵刃,接道:“关兄请亮兵刃吧!”

关三胜口中虽说得强硬,但他心中却十分明白王乾乃江南绿林道上异常扎手之人,毫无轻视之心。暗中提聚功力,蓄势以待,道:“王兄尽管出手“新黑格尔主义的马克思主义”。主张“恢复马克思主义的主 ,兄弟就以这一双肉掌,接王兄几招绝学。”

王乾阴森一笑,道:“兄弟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正待挥手击出,突然一阵惨叫,飘传过来,紧接一阵杂乱的喧哗之声。

这声音由两人来路上传了过来,似是群豪停留之处,发生了什么惊人的大变。

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转头望去,显然,这突地大变,已使两人怒意消灭,动手相搏之心社会里,反映社会现象的意识一般具有阶级性。参见“心理 ,也为之淡了甚多。

关三胜道:“王兄如若同意,咱们这场比武的决定,向后拖延一阵如何,先到那边瞧瞧去再说。”

王乾也急于一查究竟,收了兵刃,道:“兄弟悉听关兄裁夺。”

关三胜瞧了夜鹰子一眼,暗道:“此人倒不失一位英雄人物……”对他增加了不少好感。

两人心中似已都有些迫不及待,纵身一跃而起,直向来路扑去。

待两人重返群豪停身之处时,群豪早已不见,只余下四具尸体。

关三胜纵身跃上了一棵大树,向下瞧了一阵,群豪似是早已走得不知去向。

夜鹰子王乾却伏下身去,查看那留下的四具尸体,想从几具尸体上的伤痕,找出原因。哪知瞧来瞧去,竟然找不出一点痕迹,心中大感奇怪,失声叫道:“怪呀!”

关三胜早想出言查问,但又找不出适当的机会,听得王乾一叫,立时接口说道:“王兄可查出了什么疑点么?”

王乾摇摇头道:“没有,关兄瞧出了群豪的去向么?”

关三胜道:“没有。”

王乾道:“这几人身上也没有伤痕,不是被人暗中点了穴道,就是毒发而亡。”

关三胜道:“毒发而亡,我们不都是已经中了毒么,为什么毫无感觉?”

夜鹰子王乾沉吟了一阵,道:“这四人死亡经过,目下甚难判定。咱们必须先设法找到铁木大师等一行群豪,查出经过情形再说。”话至此处,突然住口不言,目光在一具尸体上瞧了一阵,翻手拔出背上兵刃,把那尸体翻了过来。

他江湖阅历丰富,怕那尸体上沾有剧毒,不肯用手翻动。

关三胜目睹王乾神情,已知他有了发现,目光投注在那尸体之上,一语不发。

只听王乾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关兄可识得此人么?”

关三胜摇头说道:“不认识。”

王乾道:“此人乃杀伤贵帮中四个弟子的三位凶手之一。关兄如若不信,不妨在他身上搜查一下。”

关三胜瞧了王乾一眼,默不作答。

夜鹰子知他心动了怀疑,当下用手中兵刃在那尸体之上,敲打了一阵,探手在那尸体中摸出了六粒光华灿灿的珠子,微微一笑,道:“如若他把这六颗明珠,藏在别处,兄弟今日势非和贵帮加深了一层误会不可。”

关三胜心中暗道:“纵然再把余下的一十二颗珠子全都找到,也不能证明你毫无凶嫌之疑。”口中却是未置可否。

王乾是何等人物,一瞥关三胜的神情,已知他心中疑念未消。伸手把六颗明珠送了过来,说道:“此物原是你们穷家帮中之物,这六颗明珠,关兄就原壁收回吧!”

关三胜道:“这明珠虽然颗颗价值连城,但在我们穷家帮中而论,却是毫无珍贵之处。兄弟暂取一颗,以助追查敝帮中弟子遇难之事,余下五颗,还请王兄收存着吧!”

王乾把余下五颗明珠,放入怀中椭:“兄弟先代贵帮保管,日后再奉还贵帮。”随手又把那尸体翻了过去,目光触处,忽然发觉那尸体紧紧握着左掌,不觉心中一动,问道:“关兄,人死之后,这双手五指是舒伸,还是握拳?”

关三胜道:“那要看当时情形了。如若他死不惊怖、痛苦,自然是五指舒展;如若遇上了什么惊恐……”

王乾自言自语地接道:“这么说来,他死得十分痛苦了。”转目向那尸体右掌望去,只见他五指半屈半伸,似是突然经脉收缩死去。”

关三胜似是也瞧到了这具尸体双手的姿势不同,动了怀疑之心,伏下身来,仔细在那尸体上瞧了一会,点头说道:“他似是全身经脉收缩而死,而且他左手之中,又似握着东西。”

夜鹰子王乾突然挥动手中兵刃一挑,立时把那握掌食中二指削去,低头看时,不见一点可疑之物。

关三胜瞧了那被削去手指一眼,冷然说道:“王兄这般削去他的手指,纵然有什么遗物,也不容易找到了。”

王乾抬头望了关三胜一眼,也不答话,转身向另一具尸体旁边走去。

他一连查看了另外几具尸体,每一具尸体都紧紧握着左拳,好奇之心大起。

关三胜也觉着这几具尸体紧握左拳之举,事非寻常,蹲下身去,准备用力打开一个瞧瞧。

王乾突然一挥手中兵刃,说道:“关兄,快些让开。”

关三胜回目一瞥,王乾虎头钩已近身侧.不禁心中大怒,一跃而起,回手拍出一掌。

王乾纵身避开,冷笑一声,道:“如若几人是中毒而亡,这紧握左拳之中,只怕暗藏鬼谋。关兄心高性做,兄弟如出言相劝,只怕关兄未必肯听;何况情势紧急,关兄也未必肯听。”

关三胜暗暗忖道:“这话倒非谎言,当下不再言语。”

王乾抬起左脚踏在一条握拳的左臂之上,缓缓用手中虎头钩,拨开那紧握的拳头。

凝目望去,只见那紧握手掌之中,有一滴绿豆大小的黑点。

王乾左手探入怀中,摸出一个火捂子晃燃,蹲下身去,仔细一看,只见那黑点原来是一片紫血。

他一连拨开三具尸体紧握的拳头,每具都是一样,只是部位不同而已。心中甚感不解,问道:“关兄见多识广,可瞧出这几人手中一点紫血,和他们死的关系么?”

关三胜道:“兄弟想它不出,王兄想必知道了?”

王乾凝思了一阵,突然伏下身,用手中虎头钩尖,挑开掌心那片紫血之处,几人血脉都已停止,挑开手掌,并无涌血现象。

深挑了四五分,果然发现了一根很小的银针,细若牛毛,长不过二分左右。火光照耀下,泛起一片蓝光。

王乾小心翼翼,从怀中探出一个玉盒,把那小针放在盒盖上,道:“是了,就是这东西在作怪。”

关三胜仔细瞧了那针一眼,道:“这是经过绝毒葯物淬炼过的毒针,这些人可能都是死亡在此针绝毒之上!”

忽见王乾一跳数尺,大声叫道:“不得了!”

关三胜被他吓了一跳,道:“什么事不得了?”

王乾道:“咱们得尽快地找到铁木大师等一行。多延误一刻时光,他们那一群人中,就要多一分危险。”

关三胜似是仍未了解到王乾言中之意,愕然说道:“为什么?”

王乾叹息一声,道:“这些人紧握左拳之中,都有这样一枚细小的银针。这些人的死,也都是这枚细小的银针作怪了。”

关三胜点点头,道:“不错啊,这一点兄弟也早想到了。”

王乾道:“这银针如何能这般巧地全打入左掌之中,实是一大关键。在这样沉沉的夜暗之中,纵然是手法极准的人,也难在一丈外打得这等准确无误,何况以铁木大师、费公亮等高手,耳目是何等灵敏,一丈内如果有人施袭,决难逃过两人的耳目,此一推想自不可能。”

关三胜赞道:“王兄高见。”

王乾淡然一笑道:“关兄过奖!”微一沉吟,又道:“但这几人,都是中此银针而亡,千真万确。准此而论,那施放毒针的人,定然混杂在群豪之中,乘人都不留神的当儿,暗中施放。”

关三胜一跃而起,道:“不错,咱们得快些找到他们了?”

王乾道:“因此,咱们如若晚找他们一刻,他们就多增了一分……”

话至此处,倏而住民沉吟了良久,道:“不用找他们啦!”

关三胜怔了一怔,道:“又为什么?”

王乾道:“铁木、凡木,都是有道高僧,修养有素,遇事镇静,这事情骗不过咱们,决然也无法欺骗得他们。何况费公亮乃当今江湖上出了名的智计绝伦之人,咱们能够发觉,两位老和尚和费公亮定然也早发觉了。”

关三胜默然不语,心中暗暗忖道:“我关三胜在穷家帮中,身居武相之荣,除了帮主和聋、哑二老之外,武功乃帮中第一高手。想不到此次凭吊闵老英雄之行,竞是黯然失色。镇静略逊了铁木、凡木,智计不如费公亮,而且连这个绿林大盗的判事之能,也似是高我一着。

看来一个人想在武林中争得一席之位,扬名江湖,实是一件大不容易之事。除了武功之外,智计、镇静,都得超越常人。”

心念一转,平日的自负豪情,登时消减了甚多,觉着目下自己的声誉、成就,大半是赖穷家帮的威名托衬起来,心中对平时发号施令策划帮中大计的文丞,又多生一分敬仰之心。

夜鹰子王乾目睹关三胜低头沉思不语,只道他在推判眼下情势,也不打扰于他,缓缓打开玉盒,把盒盖上的银针倒入盒中,合上盖子。

放入怀中。

关三胜觉世间很多事,并非全要靠武功才能解决,心悄和了不少,回头对王乾说道:“费公亮虽然精明,但群豪之中,甚多面目陌生之人,要想查出混入的姦细,也不是容易之事。”

王乾道:“如若单是费公亮处理此事,那倒不难。他生性孤僻,手段一向很辣,惹他发了火,全场中人,只怕都难幸免,难在铁木、凡木两位和尚身上!”

关三胜道:“兄弟难解王兄话中之意。”

王乾道:“这两位高僧,悲天悯人,心地慈善,如若费公亮动以非常手段,搜查姦细,必遭俩人阻止。”

关三胜道:“不论他们能否发觉混入姦细之事,咱们也要得把刚才取得毒针,告诉他们,查起来,就容易多了。”

王乾沉吟了一阵,道:“奇怪的是,不知他们行踪何处?”

关三胜道:“咱们离去时间不久,而且闻得惨叫之声后,立时赶了过来,纵然他们行动迅快,也不难看出一点踪迹。”

王乾目光突然转投那荒凉的庙宇之上,道:“他们会不会跑入了这座荒庙之中?”

关三胜道:“咱们进去瞧瞧如何?”

王乾低声应道:“好!”当先跃上围墙。

庙院中,古木阴森,荒草及膝,触目一片凄凉景象。

关三胜后起先落,脚头一点围墙,飞入了荒草院中。

王乾紧随而下,跃落关三胜的身侧,道:“关兄小心一些,别留下给人可资追索的痕迹。兄弟凭藉几十年江湖上的经验,断言铁木大师、费公亮等群豪,并未入此荒庙。”

关三胜道:“兄弟也有同感。”

王乾道:“但这座荒庙中,却又非久绝人迹。关兄请和兄弟保持着一丈以上的距离,既易隐秘形迹,又可相互接应。”

这时,两人的敌对之心,似乎又消灭了不少。关三胜居然肯听王乾的话,当下向后退了五步。

王乾顿了一顿,把兵刃归入鞘中,伏下身躯,仔细看了进出之路,才猛一展身,跃落二门旁侧。

关三胜看准他落脚之处,才惜荒草掩身,向前走去。距王乾五六尺时,停了下来。

两人就这样隐蔽身形而进,穿越过两重庭院,到了大殿之上。

这是座破落荒芜的大殿,但仍隐隐可见昔年筑建之时的宏大规模。

夜鹰子王乾轻步走到神案前面,伸手摸了一把,立时一皱眉头。

脑际灵光闪动,回过头去,低声向关三胜道:“关兄,咱们藏到那神像后面去吧!”

关三胜答道:“咱们此行旨在找寻铁木大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0章 使者之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