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31章 文丞武相

作者:卧龙生

但见那素衣少女缓步走了过去,探手入怀,摸出一把寒芒闪闪的短剑。

装作痴呆的杜天鹗,微一启动目光,已然看出素衣少女手中之剑正是指挥上官琦的那柄短剑。

素衣少女走到青城双剑身前,缓缓举起手中短剑,在两人面前划了一圈。

说也奇怪,青城双剑登时把目光,投注那短剑之上,眼光一直随着那短剑打转。

素衣少女忽然把手中转动的短剑,疾向那供台上面指去。

青城双剑目光随着那短剑瞧去,突然齐齐怒吼一声,双手一扬,齐齐向那供台上劈了过去。

两股强烈绝伦的力道,同时而出,撞在供台之上。

但闻一声轰然大震,碎石、尘土满室横飞。那架作供台的石板。生生被震飞起来,撞在后面的神像上。

藏在供台上神像下的关三胜和王乾,被那横飞的尘土,打得满头满身,但怕暴露行藏,动也不动弹一下。一面运气,闭住呼吸,一面闭上双目,防止尘土迷入眼睛。

只听那素衣少女娇声笑道:“这两人武功,实在不弱啊!”

那沙哑的声音应道:“青城双剑在江湖上的威名,四十余年来始终不衰,自非一般泛泛之辈可比。郡主有此两位高手相助,再加上郡主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,不论遇上何等强敌,也不足畏了。”

那素衣少女微微一笑,回头指着上官琦道:“那人的武功也不坏;关外神鞭,纵横白山黑水,也是关外武林道上一流高手……”

她目光落在袁孝脸上,沉吟不语,似在回忆袁孝的武功,沉吟了良久,才接道:“这猴儿模样之人,虽未见过他出手对敌,但我已从他迅快的身法中,看出他的武功,只怕不在青城双剑之下。”

那声音沙哑之人,似是不相信那素衣少女之言,微微一笑,但却没有出言争论。

大殿中突然沉默下来。

良久之后,才听到素衣少女长叹一口气,道:“我潜伏闵宅之期,雷名远夫妇一直待我很好,如能留下他们两条性命,晚辈感激不尽。”

说完,深深一礼。

那声音沙哑、身着长衫、儒士装着之人,赶紧还了一礼.道:“郡主言重了,叫我如何能够担当得起。”

素衣少女娇声笑道:“王爷对军师言听计从,只要你肯美言一二,救两人易如反掌。”

那声音沙哑的人,似是被那素衣少女一阵高帽子,戴得有点飘飘然,呵呵大笑,道:“郡主吩咐,在下怎敢不尽力而为?如有适当之机,定当代郡主请命。”

那素衣少女笑道:“有劳之处,容当后报。”

那沙哑声音之人低沉他说道:“郡主保重,我要先告别了。”

关三胜、王乾,都被那倒塌的供台,遮去了视线,无法再见大殿中的举动。只听步履之声,彼起此落,似是又有甚多人走出了大殿。

直待步履声停了良久,又响起那素衣少女清脆的声音,道:“金总管,船只准备好了没有?”

金少和道:“早已齐备多时,但候郡主起驾。”

素衣少女道:“好,咱们走吧。”

但闻一阵衣袂拂风和步履交错之声,逐渐远去。

大殿又恢复一片死寂。

关三胜轻轻拨开掩遮视线的碎石浮土,向外看一看,只见烛光通明,但已人迹全渺,大殿中所有之人,已走得一个不剩。

王乾低声间道:“走光了么?”

关三胜挥拳推开堆积的碎石浮土,道:“走光了!”振袂而起,大步走了出来。

王乾紧随而出,目光环扫了大殿一周,说道:“关兄可见到那青衣人的面貌么?”

关三胜道:“说来惭愧得很,除了那位什么郡主的闵姑娘外.其他之人的面貌,一概未见。”

王乾笑道:“关兄不必自责,这个兄弟也未看到。”

关三胜凝目沉思了一阵,道:“王兄久走江湖,可知哪一门武林中人,有这些怪怪异异的称呼,什么王爷、郡主的,倒真像个都是金枝玉叶。”

王乾笑道:“江湖上的事,无奇不有。像关兄被人尊为武相,难道就是当今一品大员不成?”

关三胜道:“兄弟这武相之名,乃敝帮所赐,名虽称相,也不过是在穷家帮中称叫而已。”

王乾道:“这就是了。他们故意这般称王号主的,既可混淆耳目,叫人不明所以,也可过过王爷郡主之瘾,有何不可?”

关三胜道:“兄弟在江湖走了数十年,从未听人谈过有这一班人物。”

这时,天色已经大亮。王乾看看天色,说道:“关兄,有一事,咱们该早些解决一下,兄弟也好早决行止。”

关三胜道:“什么事?”

关三胜也觉到事态严重,急急说道:“看将起来,咱们非得要早些找到他们不可了?”

王乾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关兄,兄弟想起一件事来。”

关三胜看他神色之间微现惊愕,心头微微一凛,道:“什么事?”王乾道:“咱们在那‘记死簿’上留名之事,只怕不是虚言恫吓。”关三胜道:“兄弟并无异样的感觉。”

王乾道:“这话不错。兄弟在留名之时,也曾暗中运功戒备,但如那素衣少女在笔纸之上,暗中藏下无色无味的毒葯,咱们这群留名之人,只怕都已中毒。”

关三胜摇摇头笑道:“王兄大多虑了……”

王乾微微一笑接道:“本来兄弟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但刚才在大殿之中见到那素衣少女手中之剑,忽然觉着此事异常严重了。”

关三胜似是被王乾这几句话启动了胸中疑虑,脸色也随着一变,道:“不错。短短一柄宝剑,不知何故能使纵横江湖数十年的青城双剑,俯首听命?”

王乾道:“兄弟之忧,也在此处了。青城双剑神志被人迷乱,不足为奇,奇在那柄短剑何以会有奴役人的力量。兄弟向不信邪,但自目睹那柄短剑的神奇力量之后……”

他突然停了下来,沉吟了一阵,抬头朝着关三胜,道:“关兄可相信世问上有邪法的传说?”

关三胜道:“兄弟虽然听过,但却从未目睹。不过,我倒不信真有其事。”

王乾道:“兄弟也不信世上有邪法之说。但除了魔法之外,唯一能够解释那短剑神奇力量的,只有一途了!”

关三胜忽然觉着这位绿林大盗,不但武功甚高,而且智计也确有过人之处,能以成名江湖,实非偶然。当下说道:“愿闻高论!”

王乾道:“那短剑之上,定然涂有一种极为难得的葯物,而且和人服用的毒物有一种相克相辅、既冲突又调和的作用。服用的毒物控制了人的神智,那短剑上的葯物,又控制了人服下葯物的葯性,因果相成,那短剑就产生了奴役人的神奇力量。”

关三胜叹道:“高论甚有见地,兄弟佩服得很。”

王乾道:“如果这判断不错,咱们中毒的成份就很大了。那用毒之人,如果真有此等之能,在那笔纸之上用毒,决无疑问。以此推想。

咱们中毒成份就很大了。”

关三胜想了一阵,道:“王兄高论,使兄弟茅塞顿开……”

王乾笑道:“关兄太谦虚。兄弟久闻贵帮中文丞唐璇,胸罗神算,满腹经纶,不知此言是否当真?”

关三胜笑道:“那酸秀才,确实有几下子。他能耐多大,兄弟没法子知道;但敝帮中事,大都由他策划。十数年来遣兵调将,从无一次失误。”

王乾笑道:“关兄此行可也是奉他之命而来么?”

关三胜道:“敝帮近日有一件大事,酸秀才亲自带着十二高手,赶往处理。兄弟来此之时,他还没有回去。”

王乾笑道:“据兄弟所知,贵帮中文丞唐璇,不但读了一肚子书,而且聪明绝世,旁通星卜,对用毒解毒,都有独到之处。关兄如能四日限期之前,赶回贵帮,纵然中毒,也不要紧,想唐璇定有解毒之策。”

关三胜道:“酸秀才会用毒、解毒,兄弟还未听人说过。”

王乾笑道:“决错不了。他为人深藏不露,没有用着之前,不愿先行张扬出去。”

关三胜道:“不知王兄对此事,何以知道如此之详呢?”

王乾笑道:“这个说来话长,关兄既是常常和他相见,最好还是问问他吧!”

关三胜不便追问,只好淡然笑道:“目下咱们是否要追铁木大师等一行人呢?”

王乾一跃而起道:“追!为什么不追呢?几十条武林一流高手之免岂是儿戏?”放腿疾向前面奔去。

关三胜一面放腿紧追,一面笑道:“看来王兄的心肠比兄弟还要仁善,称你为绿林大盗,实在是有些冤枉了。”

王乾笑道:“不论哪一门行业之中,都难免良旁不齐,有好有坏。关兄可记得‘盗亦有道’这句话么?”

关三胜叹道:“兄弟未见王兄之前,常听人言,王兄手段如何毒辣;直待今日,兄弟才了然传言纯属子虚。”

王乾笑道:“在下不像关兄,上有帮主约束,下有弟子瞻瞩,举动之间,一点马虎不得。兄弟不然一身,四海飘荡,不论什么事,想到就作,无拘无束,不计情理,不管王法,只要行心之所愿,心之所安……”

这几句话说得十分豪壮。关三胜暗中叹道:“他这行径,名虽称盗,其实他所作所为,除了稍有任性之外,无不有豪侠之情。看来这‘侠’、‘盗’二字,真是不易分别……”

正忖思间,忽见王乾伸手一扯自己的衣袖,低声说道:“关兄,咱们隐起身来。”纵身跃入一片草丛之中。

关三胜自持身份,不肯和王乾一般地藏入草中。

就在他正自徘徊瞻顾之间,耳际已响起一阵得得蹄声。

那声音来势奇快,眨眼之间,已到了关三胜数丈之外。

这时,一轮红日,己爬上东方天际,逐走了黑暗。

关三胜躲避不及,只好转头望去。只见一匹青色高大的马上,坐着一个身披长衫、头戴竹笠之人。

他那宽大的长衫,散垂在马背上,遮去了双腿、马鞍。

青马仰首而行,从关三胜身侧走过,马上人头也不转过一下,似是根本不知道路旁站的有人。

直待那青马走过之后,关三胜忽然觉着,自己看得甚是留神,但却没有看清楚马上人一点可资追索的记忆。

除了那仰首而过的青高大马之外,似是连那马上人什么形态都没有看清。

忽听王乾的轻微叹息之声,起自身侧道:“关兄,你可看清楚来人了么?”

关三胜摇摇头,道:“没有,但我确曾十分留心地看过他。”

王乾笑道:“是啊,兄弟也有同感。好像他经常变动坐马的姿势,叫人没法记忆他是如何坐的。”

他微微一顿之后,又道:“好像那青色马背上,没有马鞍……”

关三胜忽觉脑际灵光一闪,道:“不错,也没有看到那垂下的双腿。”

王乾笑道:“嗯,他似是盘膝坐在马背上。”

两人你言我语,猜想了半天,但仔细追索下去,却又毫无记忆,只是一番猜测而已。

两人都没有看清马上人的一切,甚至连他坐在马背上的姿势,都无法追忆。但奇怪的是两人的脑际之中,却留下了一个清楚、但又模糊的印象,无法说清楚所见。但如能重见他时,立时可以辨认出来,好像那人的一切,都和世间所有之人不同。

远远地传来了江涛奔腾的声音。关三胜被那河涛声惊醒了沉思的神智,忽然想起大殿中那素衣少女所讲之言,就要乘船他往。

如果要寻找铁木大师等一行,最好在那素衣少女没有离开之前找到。

回头望去,只见夜鹰子王乾,也在望着那遥远的天际出神,似是也正沉浸在回忆之中。

关三胜大步走了过去,低声说道:“王兄,咱们要早些找到他们。”王乾抬头瞧望天际的碧空一眼,道:“那老人是盘膝坐在马上。”关三胜还未来得及答话,忽见两条人影,疾如流矢般急奔而来。

片刻工夫,两人已到丈余之外。

王乾抬头望去,只见来人一式装着,全都是灰色打补的长衫,足着多耳麻鞋,但身材魁梧,斜背着长长的黄布包裹。一瞥之间,立时可以看出是穷家帮中的人。

那两人遥遥对关三胜一抱拳,道:“关爷。”

关三胜道:“怎么?帮主大驾到了么?”

左面一个面如锅底,大腹大脑袋的大汉,道:“帮主和唐爷都到了。”

关三胜微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1章 文丞武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