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33章 独战群豪

作者:卧龙生

铁卫周大志气得冷哼一声,别过脸去。

唐璇也不理他,微微一笑,低声对神行柏公保道:“你看着周大志,切不可让他出手。”缓步直向铁木大师等走了过去。

这当儿,铁木、费公亮,和穷家帮主,并肩而立,正在指着那双桅巨船低声谈论。

只听铁木大师高宣了一声佛号,道:“那夜老衲在闵宅之中,曾经见过此人。以当时情形而论,似是不像闵宅中人,眼下他独挡去路本。 ,替那素衣少女效命,可能是被葯物所迷。”

那黄衣大汉道:“不错,敝帮中人和他动手之时,在下也曾极仔细地查看过他的举动,武功虽然高强,但人却有些呆板。大师预言他中了葯物之毒,只怕不错。”

费公亮忽然高声说道:“欧阳帮主,闵家那个鬼丫头,当真在那大船上么?”

黄衣大汉脸色一整,道:“费兄如信不过,不妨登舟看看,兄弟向来不打诳语。”

要知他乃一帮之主的尊崇身份,如何能受得费公亮大声大言的喝问?自己纵然能够隐忍下去,帮中弟子,只怕也不容帮主受气。是以沉下脸色,先给费公亮一点颜色,也可使帮中弟子,怒气不至发作。

费公亮呆了一呆,冷笑道:“欧阳统,你就料定了我费某人,冲不过那只小舟么?”

关三胜一听费公亮直呼了帮主之名,不禁大怒,冷笑一声,道:“费公亮你如自信有能冲过那只小舟,尽管出手,阁下既非本帮弟子,大可不必请示帮主。”

费公亮怒道:“老夫几年未下黄山,蛤蝶、癞虫都成了精……”

关三胜大喝道:“你口舌干净一点,你骂哪个?”

站在不远处的神行、铁卫,眼看两人吵起来,立时急急奔了过来,站在帮主身侧相护。

铁木大师低沉喧了一声佛号,道:“两位不要吵啦,强敌当前,岂可先起内哄?请看老衲师兄弟薄面,各都忍耐一点。”

欧阳统微微一笑,抱拳对铁木大师道:“老禅师只管放心,兄弟已久仰费兄大名,一两句意气之言,决不至引起争执。”

费公亮余怒未息地大步向江畔走去,一面高声说道:“我就不信,他能守得那小舟不让人过。”

忽听一阵急促的步履声响,四个劲装大汉,急奔而来,超越费公亮,纵身向那小舟上面跃过去。

费公亮看四人身法疾快,似都是武功不错的高手……就这心念一转之间,那四人已近江畔。

当先一人纵身而起,直向那小舟之上跃去。

那小舟距岸约有两丈左右,单是这一跃登舟的武功,已看出轻身武功造诣的不凡。

那面色枯黄、守在小舟的人,正是上官琦,一看有人登上小舟,举手一掌劈去。

那登舟大汉双脚还未落上船头,上官琦掌势已到。

他自服那素衣少女葯物之后,神智尽失,这一掌竟然用出了七成真力。

那大汉挥手一抡,登时被震飘空而起,一跤跌在水中。

费公亮看得一皱眉头,暗道:“这小子貌不惊人,名不传世,怎的武功这般高强,难道我看走了眼不成?”

心中忖思之间,那停在岸边的三个大汉,己齐齐纵身而起,飞跃抢登小舟。

三人似是早已计议妥当,跃起之时,分了三个方向,落上小舟。

上官琦目光一转,忽地纵身而起,一掌向正中一人劈去。

那人想不到他竟会飞起迎敌,大有措手不及之感,就在那心念初转、该让该接劈来掌力时,上官琦强猛的掌力已撞上前胸,闷哼一声,悬空打了两个筋斗,栽人水中。

上官琦一掌得手,身似风车般,旋空一转,扑向左面一人。

那人身子刚落船上,上官琦人已扑到,一拳“五丁劈石”当头击下。

右面大汉眼看上官琦向左面同伴袭去,立时一提真气,疾快绝伦地欺攻上去,举手一拳,击向上官琦的背心。

左面大汉运尽全力,硬接了上官琦一招“五丁劈石”,人已被震得身躯摇晃,马步不稳,小舟也随着动荡起来。

右面欺攻而上的大汉,眼看着拳势将要击中上官琦背心时,忽见他身躯向旁一闪,让到一侧。

那人用力过猛,一拳击空,身不由主地向前一栽,上官琦却随手拍出一掌,击在那人背心之上。

这一掌落势甚重,那大汉大喝一声,喷出一口鲜血,身于直向江中栽去。

那左面大汉眼看同伴背心中掌,心中吃了一惊,一怔神间,那大汉喷出鲜血,正好吐了他一脸,人也吃同伴向前栽去的身子一撞,两人同时跌入水中。

费公亮看他举手投足之间,竟然把几个在江湖甚得声誉的高手,逼入水中,亦不禁微生震骇,暗道:“此人武功如此高强,但却从未听人谈过,不知出自何人门下?”

心念转动之间,人已纵身而起,直向那小舟之上飞去。人将接近小舟之时,突然一振双臂,破空直上,直飞起三四丈高,才向小舟正中落去。

上官琦右掌一翻,猛力向上推去。

这一次他大概用出了十成劲力,小舟一阵晃动。

费公亮怒声喝道:“你敢对老夫这般出手。”右掌潜运内力,一招“迅雷下击”,连人带掌,突然加速劈下。

两人掌力接实,那小舟立时一阵急急地波动,上官琦站立不稳,一连向后退了三四步远。

那小舟本已动荡得十分剧烈,上官琦重心移动,小舟动荡更是利害。江水波翻,溅了上官琦的衣履。

费公亮亦为这一掌震得身躯重又腾空而起,飞起八九尺高,才停住上冲之势。

这一掌硬接,费公亮心头所受的震动,比这一掌给他的震动,尤为巨大,一沉丹田真气,趁上官琦身子还未稳住时,抢落在小舟之上。

这时,他己把上官琦看成劲敌,人一落实小舟,立时举掌劈出,想在上官琦身子还未稳定之时,把他推落水中。

哪知上官琦在他掌势发出之时,突然纵身而起,灵巧地让过一击,飞身直扑过来。

费公亮冷哼一声,突然向前抢了两步,右掌当胸直击,左手横切肋间要害。

上官琦对这迅猛的攻势,并不让避,双手一合,竟出一招“分云取月”的手法,一攻之间,把费公亮左右合击的两掌一齐避开。

形势迫得费公亮不得不向后退开两步,以闪避上官琦的还击之势。

众目睽睽之下,费公亮连出数招,一直未能得手,心中大怒,暗道:“今天如不把这小子伤在手下,势非被穷家帮中之人,作为笑柄不可。”

心念转动,杀机陡起,忽然一抬右脚,欺中宫直踏而入。左掌施展擒拿术,专找上宫琦关节要穴,右手却运劲握拳,猛攻硬打。

他双手施出两种大不相同的武功,巧取猛攻,兼而有之。单是这术分二用的武功,已足使全场之人,为之敬佩不已。

但见上官琦身法奇奥异常地把费公亮两招一齐让开,拳脚齐出,反击过来。

他一出手,亦是快若疾电迅雷,眨眼间攻出五拳三脚。

费公亮竟然被迫得退了两步,但一退即上,挥掌抢攻。

他心中已没有了轻敌之念,欺攻出掌之间,无不快速绝伦。

小舟上,展开了一场武林中罕见的恶战,但闻拳风呼呼,打得剧烈异常。

铁木、凡木、欧阳统以及关三胜,都为上官琦的武功,暗生惊骇。想不到一个江湖默默无闻之人,竟然能和江湖上一代怪杰的费公亮,打个半斤八两,毫不逊色。

这时,那双桅巨帆船上的人,也被这激烈的打斗所惊动,杜天鹗、袁孝,都站在船头之上观战。

袁孝神情紧张,金睛乱闪,注定着场中搏斗情形,生怕上官琦难挡强敌。

片刻之后,那素衣少女缓步走出船舱,站在船头之上观战。

太阳照射在她美丽的脸上,江风吹飘着她的衣袂。只见她不时轻罩柳眉,似是异常关心那打斗的情形。

小舟被两人忽起忽落的身躯,震荡得左摇右晃,江水飞溅,日光耀射下,闪闪如珠。

这是一场近乎惨烈的决斗。费公亮为了保持他江湖上的声誉地位,已然动了真火,拳势愈来愈猛,煞手连出。

上官琦亦似有着无穷尽的内力,和施展不完奇奥招术,不论费公亮出手如何毒辣,攻势如何猛恶,他均能从容应付。

不大工夫,两人已力拼两百余招,而且愈打愈烈。双方似是都还有着极大的耐战余力,看不出谁有败象。

铁木大师轻轻叹息一声,回头对欧阳统道:“欧阳兄久在江湖上走动,可看出此人的武功路数么?”

欧阳统摇头,说道:“他拳路极广,有你们少林武学,也似有武当绝艺;有正大刚猛之学,亦有诡奇阴辣的招术,实叫人眼花镣乱,无法分辨。”

凡木大师接道:“两人好像都还有着耐战余力,看来这场相搏,还有得打的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如若那素衣少女手下之人,个个有此武功,今日之局,只怕要闹个两败俱伤了。”

欧阳统也看出费公亮已然全力出手,拳脚之间,毫无留情之处。这两人武功相若,势均力敌。费公亮功力虽然稍厚一些,但上官琦的招术,却是较他奇奥,占了不少便宜。

这是一场激烈绝伦而又棋逢敌手的大战。以铁木、凡木大师和欧阳统那等高人,也无法看出哪一个可稳操胜算。两人的胜败之机,是那样微小。

欧阳统凝目望了一阵,道:“兄弟在江湖上行走了数十年,身经目睹之战,何止千百余次,但却从未见到这样武功接近的相搏。看来,咱们只能寄望于费兄久经战阵的经验胜敌了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欧阳兄所见不错,贫僧亦有同感。唉!万一费大侠败在那少年手中,对他一世的英名,影响太大了。”

凡木大师突然接口说道:“要不要小弟接他下来?”

铁木道:“他生性刚烈,这次已动了真火,你如去接他下来,只怕自己先要闹个不欢之局。何况咱们武功,也未必就强得过费大侠。”

凡木道:“师兄话虽不错,但咱们总不能眼看着让他用一世英名,作这样冒险之战。万一他不幸失手落败,只怕……”

突听费公亮大声喝道:“接老夫一招朱砂掌试试!”

凡木大师听得他大喊之声,顾不得再接说下去,凝目向那小舟之上望去。

太阳光闪耀之下,只见费公亮右手艳红,一掌直推过去。

上官琦看他掌色有异,不敢硬接,纵身一跃避开。

费公亮纵声一阵大笑,呼地劈了过去。

掌势未至,先有一股极强的热风,吹了过去。

上官琦眉头一皱,纵身疾跃,飞落船角之上,又把一掌避开。

费公亮两击未中,不再迫赶,停在小舟中心,转对上官琦而立,缓缓把右掌举起。

这时,他手上的颜色,更加鲜艳,赤红如血。

铁木大师道:“费大侠已把极难练成的朱砂掌,练到这样的火候,这掌力极是歹毒,只怕那人再难挡得。”

上官琦目光一瞬不瞬地盯住在费公亮那鲜红的右手上,似是已知道厉害。

但是费公亮那鲜红之手,缓缓推了过来。这次出手极缓,轻描淡写,和上两次大不相同。

这时,那站在双桅巨帆后的素衣少女,似也看出了费公亮掌力绝毒,生怕上官琦受伤一般,回过头去,低声对身侧的杜天鹗吩咐了两句。

但见上官琦前胸一挺,突然伸出右手,食中二指一骄,疾向费公亮的掌上点去。

掌指轻轻一接,费公亮突然倒跃而退,上官琦却仍然站在原地未动。

一条人影,由那双桅巨帆上飞落小舟。

铁木大师低宣了一声佛号,道:“费大侠恐已受伤。”僧衣飘动,纵身跃上小舟。

他虽发动之势较缓,但身法迅快,几乎是和杜天鹗一齐落上小舟。

杜天鹗挡在上官琦的身前,铁木大师却落在费公亮的旁侧。

费公亮目光闪动,望了铁木大师一眼,道:“此人练有天星指,专破各种奇门掌功。兄弟一时不察,吃了一次大亏。”

铁木大师知他生来心高性做,在众目睽睽之下,吃了这样一个大亏,心中忿怒之气,定然甚大,当下慰道:“武功相克,难免吃亏。这算不得落败,但不知费大侠伤势如何?”

费公亮道:“还好,在掌指将要接实之际,我已看出他的绝传江湖数十年的天星指,当时已把掌力撤回。如非应变及时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3章 独战群豪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