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35章 葯物妙论

作者:卧龙生

这一番话,使铁木、凡木、费公亮等三个武林高手,也为之脸色一变。

费公亮沉吟了一阵,问道:“关兄等就没有看到那人的面目么?”

关三胜道:“当时情景,使人无法抬头观望,因为那神前供台挡住了视线。”

夜鹰子王乾接道:“如若不是那神前供台,咱们虽可看得更清楚一点,但形迹亦将被人发觉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老衲虽然很少在江湖之上走动,但也听过滚龙王之名。此人已在江湖上露脸甚久,但真正见过他的人,却似极少。”

逍遥秀才唐璇道:“何止极少,可以说绝无仅有,这倒使兄弟又想起一件重大的事情来了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愿闻高论。”

唐璇道:“明似归隐,暗中领袖江南武林的云九龙云庄主,似是很久没有消息了。其人和我们帮主私交甚笃,兄弟也和他见过两面。”

夜鹰子王乾道:“唐兄这一提,倒使兄弟也想起一件事了。”

群豪的目光,一齐转投到王乾的身上,似是对他的话,甚为关心。

王乾重重地咳了一声道:“云九龙每年一度,总要邀集几位知己,作洞庭之游,十年来如一日,从未间断。”

费公亮突然接口说道:“王兄可能确定云九龙是真正游湖么?”

夜鹰子忽然哈哈大笑,道:“当然不是,他每年邀请的人,大都是武功卓绝之士,而且一游三日。如说游湖,只怕他难有每年一度的兴趣,再说他们游湖的日期,也似有一定时间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什么时间?”

王乾道:“好像是八月仲秋之后、九月十五以前,总在这一段时间中。”

他举起杯来,干了面前一杯酒,目光转投到欧阳统身上道:“兄弟如果没有记错,欧阳帮主好像也是云九龙邀请的常客之一。”

欧阳统道:“不错。数年之前,兄弟确实常常受他邀请。但最近几年,帮中事务繁忙,无法分身,曾婉拒两次,以后就未再接到过他的请柬了。”

费公亮道:“欧阳帮主请恕兄弟饶舌,敢问云九龙云庄主,邀人游湖的目的何在?”

欧阳统道:“明里说是欣赏深秋白苇的湖上景色,但据兄弟观查,他可能在寻找一件什么东西,与游之人都已看出了此点,云九龙却一直没有提过。”

铁木大师接道:“老衲也常常听人说过云九龙领袖江南武林,但却无缘一晤其人……”

唐璇道:“云庄主为人很和善。”

铁木大师接道:“但老衲却听人说过甚多的闲话,讲他故作忠厚,实则姦诈;假装归隐,实在暗中发号施令,指挥江南绿林,坐地分赃。”

唐璇笑道:“大师听到之言,不能算不对,侠盗之分,本就微在一发之间。云九龙诚然作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,但他也甚多仁侠行为,其人可算正邪之间,亦盗亦侠的人物。老禅师不论说他好坏,都该算对。”

铁木大师合掌宣了一声佛号,道:“老衲听人所谈,自是不足采信。”

唐璇道:“如若能有良师益友,常常劝戒得他不要任性,云九龙当不难成为当今武林中一代大侠。”

欧阳统无限感慨他说道:“云九龙其人如何,兄弟不作评论;但他一身武功,确为当代中出类拔革的人,兄弟自叹弗如。”

费公亮道:“可惜这样一个英雄人物,兄弟却无缘会见,日后还得借重欧阳帮主之力引见一下。”

欧阳统道:“兄弟当效微劳。”

唐璇一摇手中摺扇道:“但最近云九龙却似突然在江湖上消失一般,听不到他一点消息了。”

费公亮道:“唐兄可是怀疑滚龙王就是云九龙的化身么?”

唐璇道:“兄弟可以肯定他说一句话,滚龙王决非云九龙。”

费公亮道:“世上尽多出人意外之事,唐兄别把话说得太满。”

唐璇笑道:“兄弟索性说几句狂话,云九龙不但不是滚龙王,而且也可能已为滚龙王所害。”

费公亮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唐璇道:“长江为界,势力明分。中穷南云,控制了半壁山河。长江两岸,中原一带,不论发生何等情事,均无法瞒得我们穷家帮。不过敝帮欧阳帮主,做事一向持重,不肯轻举妄动。未查明来人底细之前,不论其人在敝帮地面上作什么事,我们都不轻易干涉。”

费公亮道:“如果他采花伤命呢,贵帮也不管么?”

唐璇笑道:“这个,敝帮会派人暗中阻拦,不让他得逞。直到查明他底细之后,属于何门何派,敝帮就派人通知那一门派,自行派人拘回,以门规治罪。自然,如遇上他本门中不肯过问,或是江湖上独行大盗,敝帮当然自行对付他们。”

铁木大师点头说道:“老衲行经之处,民间无不把贵派视作护世生佛,中原数省,对贵帮可算感恩良深。”

唐璇接道:“但云九龙的作为,却和敝帮大不相同。”

费公亮轻轻叹息一声,慾言又止。”

唐璇目光环扫,似在查看铁木、凡木、费公亮等反应,一掠群豪之后,接道:“江南武林道上,虽然不能说尽为云九龙所控制,但却以他的势力最强。像滚龙王这般人物,如未得云九龙的允准,他决不会让他们在江南一带如此放肆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但眼下情景,是滚龙王横行江南武林道,云九龙却不闻不问。”

唐璇道:“这就是叫人不解的地方了。不过滚龙王不是云九龙的化身,在下可以断言,因此兄弟担心到云九龙已经遇难了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云九龙的声望,不管有什么事故发生,江湖定将极哄动地传说,至低限度,江南黑白两道,早该传出此讯。”

唐璇道:“如果他遇难之处,地处荒僻,事后他家又隐讳不言,蒙骗几年,也非什么难事……”他微一沉吟之后,又道:“也可能给滚龙王暗下毒葯,收归己用。”

全桌中人,似是都甚佩服他的分析,个个凝目而思,默不作声。

唐璇却潇洒地挥动了两下手中的摺扇,接道:“兄弟虽未见过滚龙王其人,但综合本帮搜集的资料,确是一位文武兼具的一代才人。不论武功、智谋,都非云九龙所能比拟,斗智斗力,云九龙都非敌手。”

费公亮插口接道:“欧阳帮主既和那云九龙交称莫逆,何妨修书一封,派人赶往云家庄中瞧瞧再说?”

欧阳统笑道:“费兄吩咐,兄弟一切遵命。”回头对柏公保道:“你去借支笔来。”

柏公保应命而去,不大工夫,捧着笔纸走来。

欧阳统即席挥毫,片刻间成了一封书信,回头对神行柏公保道:

“你带着这封信,立时起程,赶往云家庄去,面呈云庄主九龙。”

柏公保接过书信向前走了两步,说道:“如果云庄主不在家呢?”

欧阳统沉吟了良久道:“那你就请见云夫人吧,要她当时拆阅,修书或口头回话均可。”

柏公保应得一声:“记下了。”转身过去,急急奔去。

费公亮拱手说道:“久闻贵帮中神行箱公保之名,这往返一趟,不知要好长时间?”

欧阳统笑道:“徒具虚名而已,一天也不过六七百里脚程。”

唐璇接道:“以云家距此路程推论,如果见得云九龙本人,今夜二更左右,就可以回来了。但如见不得云九龙,那就难说了。”

夜鹰子王乾突然插口说道:“如若云九龙故不相见呢?”

唐璇笑道:“如以云九龙和敝帮帮主的交情而论,只要他在家,断无不见之理。不过能否找得云九龙,并非重要关键,只要能把那只舟上素衣少女擒住,就不难查出那真正幕后人物。”

他目光又缓缓扫掠了群豪一眼,只见群豪一个个静坐不言。

原来这些人自和那素衣少女等动手之后,已知强敌武功不弱,群豪都无信心能够单凭武功生擒强敌,是以无人接口。

唐璇轻轻一挥扇接道:“如果咱们凭藉武功,和那素衣少女等一行硬拼,纵然能够胜她,也必将有所伤亡,因此兄弟主张智取擒敌。”

费公亮道:“唐兄高论甚是,但不知用什么方法求胜?”

唐璇笑道:“以毒攻毒。他们擅用毒物,控制属下,咱们就用毒物对付他们。兄弟已传令敝帮中十二个精通水底工夫之人,把他们乘坐的巨舟,先行锁起,必要时可以把舟底打通,弄沉他们巨舟,然后在水中生擒他们。但转念又想到,他们既敢在水上停舟,或者也精熟水底工夫,兄弟才想改用‘*葯’。如能把他们迷倒过去,再生擒他们,当可兔去一场大战。”

他目光扫掠过铁木、凡木,接道:“也许两位老禅师对兄弟这等手段,有所不齿;但目下形势非常,强敌不但武功过人,而且其中大都是被他们用葯物控制的无辜之人。这些人心神已非自己所能控制,剽悍绝伦,凶不畏死。兄弟刚才站在岸上观战,已看出一点端倪。青城双剑固然是正大门户中人,另”面色枯黄的少年,说不定也是正大门户中高手,手如白玉,脸色枯黄,可能是用了易容葯物……”

他说到兴致高涨之处,忍不住微微一笑,挥动了两下摺扇,接道:“说不定那人洗去脸上易容之葯,诸位都还和他相识呢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武林盛传穷家帮中文丞、武相之名,今日一聆高论,当真是见面尤胜闻名了。”

唐璇忽然一整脸色,说道:“两位老禅师、费大侠,兄弟还有两句不当之言,说出来希望诸位不要见怪才好。”

铁木怔了一怔,道:“老衲洗耳恭聆高论。”

费公亮道:“唐兄有话,尽管请说。”

唐璇笑道:“兄弟看几位脸上神情,都似中了剧毒。不过受毒甚轻,发作时间,可能拖延甚久,说不定十天半月,三月两月,不过如不早些疗救,终究是个麻烦。”

费公亮道:“这么说来,唐兄是有能疗治此毒的了?”

唐璇笑道:“这很难说了。兄弟虽然知道一点用毒、解毒的办法,但用毒一事十分庞杂。精于此道之人,常常会把多种绝毒之物,调和在一起,纵然是解毒圣手,也难一下子了然病情。”

铁木大师接道:“唐先生看看老衲师兄弟,是否也中了毒?”

唐璇点点头,道:“不错,两位老禅师中毒情况,要较费大侠严重得多。”

铁木道:“老衲运气自行相试,但却毫无中毒之感。”

唐璇道:“目下一般武林中的朋友,大都有一种错觉,认为凭仗自己精湛的武功,运气行功之中,就可以觉出自己是否已经中毒。这办法诚然不错,但用毒之人、用毒之法,也不断地改进,各种奇毒,混合使用,已是江湖上司空见惯的事了。可是数百年前已有人主张,把施用的毒物,改向人的神经侵入,不从肠胃经过,使人中毒之后,仍然不知不觉,直到毒性发作之后,受害人才有感觉,但为时已晚,纵然华忙重生,也无法疗治了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与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唐先生高论的是非凡。”

唐璇摇头微笑道:“秀才造反,纸上谈兵。兄弟不过从书本上面看到,是不是这么回事,还很难说,老禅师先别给在下捧场。”

费公亮接口道:“唐兄的高论,确使人茅塞顿开,如闻晨钟。”

唐璇道:“好说,好说!用毒葯物,经过合成之后,产生了不少笑话。有很多主葯相克、二毒齐解,辛辛苦苦调配的葯物,反而没有了用。有很多葯性原不如何强烈的葯物,但经过其他葯物调合之后,立时变得凶猛异常。用毒的方法,也不断随着进步,有借风向放毒,有借水、火、暗器等施毒:葯物的颜色,也随着改变,直到现在的无色无味,而且力量奇大,少许一点,就足使很多人受到毒伤。”

他目光缓缓由群豪脸上扫过,接道:“像诸位所中的毒,那该是目下最为难防的毒物了。”

他轻轻叹息一声,接道:“兄弟听关兄所说经过之情,诸位似乎只有在那‘记死簿’上留名之时,是唯一中毒的机会。果真如此,那毒葯不是藏在‘记死簿’中,就是藏在笔上了。诸位在签名之中,不知不觉的,人已中毒了。”

铁木大师接道:“唐先生高论,甚有见地。老衲也已觉出中毒,不过目下情势紧急,无暇疗治,只有待回到少林寺后,再作道理。”

唐璇道:“老禅师虽然忙碌,但也不能放任毒性尽情发作,最低限度,也该服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5章 葯物妙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