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37章 左右二童

作者:卧龙生

关三胜微微一笑,道:“是啦,咱们如不出战,不论哪方得胜,我们都有着无法插口之感。”

唐璇道:“这不过是原因之一……”

关三胜不容他再接下去,纵身一跃,飞上小舟。

果然,在他飞上小舟的同时,一条人影,疾快地由那双桅巨舟上飞落而下,来势劲急索绪尔(ferdinanddesaussure,1857—1913)瑞士语言学 ,人还未到,拳风已至。

关三胜挥掌一接,只觉力道甚是强猛,右手疾出一招“流星赶月”.不容来人脚沾实地,全力反击过去。

他和来人一掌交接,已知遇到了强敌,不敢再稍存相让之心。

但见来人双臂一振,那已向下落的身躯,突然又向上升了数尺,让过一击后,重又迅快地落了下来。

关三胜凝目望去,只见那出手之人,正是刚才守在小舟上的面色枯黄少年,不禁心头一震,暗道:“此人武功,在那素衣女手下说来,最是诡奇,而且初出茅庐,籍籍无名,胜他不武,败了则将把一世英名,尽付流水。”

忖思之间,对方已经出手,只见他右手一扬,虚飘飘拍来一掌。

关三胜右手一伸,一招”金丝缠腕”,横里击出,擒拿手法中,暗含着点穴的招数。

那面色枯黄的少年,正是上官琦。但见他虚拍来的掌势,一点就收,身躯一转,让开了关三胜的右手横击,双手连环劈击过来。

他击出的掌势,一反常态,每一掌都是虚飘飘的,但却迅快无比,倏忽之间,连续攻出二十几掌,抢尽先机。

关三胜似是己被上官琦疾快的攻势,闹得有些慌乱,对方连续攻出二十余掌,他竟然没有还击一招。

欧阳统轻轻叹一口气,低声对唐璇说道:“那面色枯黄的少年,武功诡奇难测,关三胜只怕难以是他敌手。”

忽听铁卫周大志粗豪的声音,道:“禀帮主,咱们抓到了一个姦细。”

欧阳统回头望去,只见一个蓝衣大汉,被两名帮中弟子架着,遥遥站在两丈以外待命。

唐璇一瞥之间,己然看出那蓝衣大汉,正是刚送信之人,不禁心中一动,慌忙别过头去,装作未见,暗中却敛神静听欧阳统如何处理此事。

及听欧阳统说:“他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,不宜留在此地,把他送到一处安全所在,先让他养一下伤势……”

周大志道:“派哪个去呢?”

欧阳统道:“柏公保尚未回来,就由你送他去吧。”

他微微一顿之后,又道:“他愿意留下,你们不许多问他的来历;他要走就随他去,不许出手相阻。”

周大志听得怔了一怔,叹口气道:“帮主怎么吩咐,俺老周就怎么办啦!”显然他对欧阳统这般对待那蓝衣大汉之事,感觉到十分迷惘。

唐璇微微一皱眉头,道:“帮主可认识那蓝衣大汉么?”

欧阳统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先生神目如电,可能已看出其中溪跷。那蓝衣大汉虽不相识,但那托他送信之人,却是我多年来未晤的旧友。”话到此处,又是一声黯然长叹,默然不语。

唐璇虽然觉着他言未尽意,但却看出他有着极深的苦衷,也不便追问下去。

转头看去,只见周大志带着八个帮中弟子,护送那蓝衣大汉而去。

忽听费公亮大喝之声,传了过来,道:“杜兄承让了!”

转眼望去,只见费公亮左手抓住杜天鹗软鞭,立腕如刀,横削过去。

杜天鹗似是已无法封解费公亮削来掌势,松手丢了软鞭,跃向一侧。

费公亮左手夺得软鞭,人却欺身而上,右手骈指如鼓,疾向杜天鹗“肩井穴”上点去。

杜天鹗右肩向后一缩,让开“肩井穴”.但却把肩头迎了上去。

费公亮微微一怔,暗道:“这一招他明明可以让开,为什么却故意把肩头迎了上来,难道他自恃练有什么内功不成?”

心中忖思之间,点出之势,也不禁随着一缓。

只听杜天鹗闷哼一声,侧身倒了下去。

费公亮眉头一皱,忖道:“此人倒会撒赖,分明碰也没有碰到他,竟然倒了下去。”

突然间,另一个闪电般的念头,在脑际之中掠过,暗自责道:“人家存心相让于我,我怎么这般糊涂?”目注杜天鹗微一点头纵身而起,暗示谢意,纵身直向大船上飞去。

这时,铁木、凡木凭借一双肉掌,苦斗青城双剑,虽然未落下风,但也未占优势。对方双剑配合得绵密异常,攻拒之势无懈可击。铁木大师虽然掌力雄浑,但青城双剑,功力亦极精深,刺来剑势,沉重如山。铁木、凡木虽以内力震打双剑,但却始终无法把刺来的剑势震荡开去,只不过把对方剑势稍稍震偏几寸而已。

费公亮足落大船甲板,立时高声叫道:“此时何时,两位大师竟然还存着慈悲心肠,不肯亮出兵刃动手?”

说话之间,手腕一震,手中软鞭疾飞而出,盘空旋了一转,挟着厉啸之声,击在青城双剑的长剑上。

但闻一声金铁相触的大震之声,软鞭缠在了双剑之上。青城双剑似乎没有料到对方腕力如此强猛,双剑竟被软鞭缠着。两人心意相通,同时一振手腕,剑上发出一股劲力,硬把那软鞭震荡开去。

但这一缓之势,已使青城双剑的攻势,为之一缓。

铁木、凡木大师,如若心狠手辣,借机施出杀手,本可把青城双剑伤在手下。但两人心地一样慈善,白白地错过了伤敌的机会。

费公亮内功虽然精深,但也无法抗拒青城双剑联手的内劲,软鞭吃两人合力一震,竟被震荡开去,手腕也感到一阵酸麻,兵刃几乎脱手。

他这出手一鞭,缠住了青城双剑兵刃,就是为了铁木、凡木有个伤敌的机会。哪知两个老和尚,竟然站着不动,不禁心头火起,冷笑一声,说道:“两位大师既有着慈悲心肠,就该留在少林寺中,念经拜佛才对,难道两位跑到江湖上来普渡众生不成?”

忽听一个冰冷娇脆的声音传了过来,道:“你不用管别人的闲事!”

费公亮转头望去,只见那冷若冰霜的素衣女,当门而立,手中横举着一柄长剑。

只听她冷笑一声,接道:“你心中不服气,咱们就动手打几招试试吧!”

费公亮心中暗道:“我们打来打去,无非是心想生擒于她。我如能设法把她诱至大船,再由欧阳统等截断她的归路,不论何人出手把她擒住,这件事就算有了结果。”

心念一转,冷冷接道:“姑娘如想和在下动手,咱们最好能打出一个胜败出来。”

素衣女道:“不许他人出手相助,姑娘极愿奉陪。”

费公亮回目一瞥,道:“这甲板过小,又有青城双剑和两位禅师动手,姑娘如果有兴,咱们到江岸上决一生死如何?”

那素衣女忽然咯咯一笑,道:“你可是想诱我上岸?”

费公亮正色说道:“这舟上过小,动上手难以施展开手脚。”

素衣女抬头望望那高耸的双桅,说道:“费公亮,你的轻功如何?”

费公亮道:“大概还不致输于姑娘。”

素衣女道:“那很好。甲板上有人动手,但这高耸的双桅上,却是海阔天空,咱们就在那双桅上动手打一场吧。”

费公亮抬头望望那两根高耸桅杆,暗道:“我从杜天鹗手中夺得的软鞭,倒可以派上用场了。”当下呵呵一笑,道:“这办法倒别出心裁。”当先一跃,飞上桅杆。

那素衣女双肩晃动,紧接着凌空而起,跃飞起两丈多高。左手一探抓住了挂帆用的绳索,身子一荡,直游过来,手中长剑一招“春风扬絮”,直向费公亮刺了过来。

费公亮左臂抱着桅杆,猛一吸丹田真气,身子突然又向上升高八尺,避开了那素衣女刺来的一剑,手中软鞭突然向下扫了过来。

那素衣女抓住绳索一振,身子突然又向一侧荡去,避过软鞭一击。

两人交手一招,那素衣女已发觉自己吃亏太大了。费公亮手中软鞭长逾八尺,而且运用灵活,长短随心;自己手中短剑,只不过两尺七八寸长。剑势尚未能威胁到强敌,对方软鞭已扫到,双桅相距只不过一丈左右,费公亮手臂一伸,那软鞭可击到素衣女停身的桅杆之上。

但那素衣女却非得借重挂帆绳索,飘游过去不可。

费公亮近身一招中,发觉了自己占了极大的便宜,也证明了自己想法不错。当下手腕疾挥,软鞭急如骤雨一般,倏忽之间,已扫出去二三十招。

那素衣女除了无法闪避时用手中长剑封架之外,大都凭借那绳索的游荡之力,避让开去。

费公亮看她人如穿花蝴蝶一般,飞来飞去,衣袂飘风,不禁心中一动,暗暗忖道:“我如一鞭击在她借力的绳索之上,然后再向她下手,一时之间,她或将措手不及。”

心念一转,暗中运集功力,突然一鞭,向那绳索上面扫去。

那素衣女,虽聪慧绝伦,但她对敌经验,究竟不足;而且费公亮一直手不停挥地急急抢攻,使她无暇多想。

只听波然一声轻响,软鞭正击在绳索之上。

费公亮一击而中,立时用力一挫手腕,软鞭突向外一挥。

那素衣女吃费公亮强劲的弹震之力一送,身体突然向外飞去。

费公亮用力一震那绳索之后,立即又用力向回一拉。

这一震一拖,那绳索起了一阵强烈的波动。

那素衣女的身躯,也随着那绳索的波动,直向费公亮飞了过来。

那高耸的桅杆一阵晃动,响起一阵咯咯之声。

原来那素衣女为了稳定那飘动的身躯,施展出千斤坠身法。那桅杆虽然坚牢,但也承不了她的重量,故又发出咯咯之声。

费公亮手腕一抖,那缠在绳索上的软鞭,突然自行收回,紧随着一转一挥,幻起漫天鞭影,直向那素衣女打去。

那素衣女虽然在一上桅杆之时,已经发觉手中兵刃过短,吃了大亏;但她为人十分自负,爬上桅杆相搏,又是自己出的主意,不好意思改已只好硬撑下去。

眼看那幻起的鞭影,罩了下来,只好一咬银牙,右手全力舞出一片剑影,护住身子。

耳际响起了一阵叮叮咯咯的金铁相击之声,软鞭和长剑连相触数声,那素衣女的娇躯,又突然横向一侧飘游过去。

原来两人都在兵刃上贯注了极强的内力,那一阵触击,彼此都有了强烈的感受。费公亮只觉握鞭的右腕一麻,抱着桅杆的左手,也突然有着一种难以用力之感,不觉心头一动,暗道:“一个女孩子家,练成这等强劲的内力,实非易事。”

那素衣女武功虽然诡异绝伦,但她腕力却难以和费公亮相比。这等硬打硬接,最是吃亏,所幸手抓软索,反弹之力甚小,一受到强力弹震,立时横向一侧游去。

费公亮望着滔滔河流,脑际中突然问过一个新奇的念头,暗道:“不知她会不会水里工夫,如果她不会水,我只要看准向外游荡之时,用力震断绳索,把她抛到江中,或由穷家帮中的人下水生擒,或由自己跃入水中擒她,当不难达到生擒她的心愿。”

忖思之间,那素衣女又迅快地游了过来,手中宝剑震动,幻起一片银芒,疾刺而至。

费公亮略一分心,对方已挥剑近身。

他手中软鞭虽有沾光之处,但亦有吃亏之处。那素衣女已冲近身后,他的软鞭,立时就失去了效用,在这等高耸的桅杆之上相搏,更是不易运用。

形势迫得费公亮不得不把紧抱在桅杆上的左手一松,左脚用力在桅杆上面一登,身躯陡然间直射出去。疾如流星,划空飘风,避开那素衣女的剑势后,左手疾向一条绳索上面抓去。

这一飘荡之力,十分强大,身躯和桅杆几成平行。

那绳索长约三丈左右,他这般平行而飞,身躯直人江心,看去触目惊心。

这时,如若那素衣女一剑劈在绳索上,定然可把绳索斩断,把费公亮抛摔在江心中。

但她却左脚一点桅杆,身体也直向后面飞去。

这是一场凶险绝伦、触目惊心的恶战,两人都借那飘荡的绳索,互以兵刃袭击对方。

刚动上手,两人都不太习惯,无法控制那绳索游荡的力道。但动手过了十几招后,似是都已逐渐适应,也逐渐可以控制绳索飘荡之力。双方的攻袭之势,也随着两人对绳索的控制,更见强烈,鞭影剑光,满空飞舞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7章 左右二童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