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38章 大获全胜

作者:卧龙生

关三胜微微一笑,道:“目下强敌大部被擒,只要迫使那素衣女就范之后,这班人神秘的来历,就不难弄个水落石出了。”

铁木点点头道:“关兄说得不错,老衲替下费大侠来!”心中却是暗自想道:“这舱中诸人,都已被逍遥秀才唐璇生擒了去,如果那素衣女再被穷家帮中的人或者其他之人擒去,开口向人讨取,那可是十分现眼的事……”

忖思之间,急奔出舱。

抬头看去,只见费公亮和那素衣少女各抓着一条的桅上用来挂帆的绳索,借那绳索游荡之力,相互冲击。

铁木大师一皱眉头,忖道:“他们这等打法,几时才能分出胜败?”当下暗运真气,待费公亮绳索飘游过来之时,高声说道:“费兄请停息一下,老衲有事请教。”

费公亮左手一松,飘落到铁木大师身侧,道:“老禅师有何见教?”

铁木道:“舱中隐伏的强敌,已为唐璇施谋生擒。目下这双桅巨舟上,只有素衣女一个敌人了!”

费公亮怔了一怔,道:“这话当真么?”

铁木大师道:“老衲亲目所见,自是千真万确,”

这时,那素衣女,也觉着情势不对,左手松了绳索,疾向舱中冲去。

铁木大师肥大的僧袍飘动,“呼”的劈出了一掌,道:“姑娘不用进去看了。”

那素衣女右腕疾翻,食中二指,反点铁木大师的脉门,说道:“为什么?”

铁木移动脚下方位,身子突然向左横移了三步,然后一步归回原位,让开了那素衣少女一击之后,人仍然挡住舱门口处。

那素衣女柳眉微微一耸,高声说,道:“你闪开,让我进到舱中瞧瞧,才肯信你的话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如若这舱中有人,听得你这等呼喊之声,早已出来救你了。”

那素衣女大眼睛眨了两眨,一扭柳腰,突然向左面一条高桅上面冲去。

铁木大师早已示意凡木和费公亮留心她的举动,一见翻身夺路,两人齐齐发动,各自发出一掌。

那素衣女目睹两人拍来的掌势强猛,不愿硬挡锐锋,前进之势一收,横向旁边跨开两步。

铁木大师右手袍袖一拂,打出一股强猛的潜力,一挡那袭来掌力,左手五指箕张,疾向那素衣女左肩抓去。

原来那素衣女闪让一侧,两人拍出的掌力,直向铁木大师撞去。

那素衣女突然向旁侧一闪,纤手疾拂,猛向铁木大师左腕脉门上面扫去。

这一招来势劲急,迫得铁木大师不得不收回抓去的掌势。

凡木突然向前欺进了一步,道:“女施主请恕老衲无礼了。”扬手一指,疾点肩后“风腑穴”。

素衣女双脚仍站在原地不动,上半身却突然向一侧倒去,闪开了凡木一指,双手齐齐击出,一指袭向铁木大师,一掌拍向凡木大师。

铁木已存了必擒此女之念,暗中提聚真气,蓄势以待。待那素衣少女纤指将要和肩头相触之际,突然一翻健腕,疾向那素衣女手腕上面抓去。

这一招乃少林派中七十二种绝技之一,招名“火中取粟”,形容这一招用出时的险恶,如若火候不到之人,大都不敢施用此招。

那手腕一翻之间,身子也同时向旁边一闪,刚好把素衣女点来一指让开。

五指迅快如电,搭在那素衣女玉腕之上。

这一招奇奥的擒拿手法,迅快无比,天下高手,能以避解此招,少之又少。那素衣女虽然机警绝伦,但仍然无法闪让得开,待她发觉有异时,已是晚了一步,只觉手腕一麻,全身劲力顿失。

铁木大师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女施主,请恕老衲无礼了。”伸手点了那素衣女的穴道。

关三胜抱拳一礼.笑道:“少林武学,果不虚传,我等今日算是开了眼界。”

铁木大师道:“哪里,哪里,行险取巧,不足为训。”

费公亮道:“大师刚才一招败中取胜之学,变化实在出人意外。兄弟走了大半辈子江湖,今日也是初见。”言下之意,暗含求教之心。

但这等少林寺不传之秘,铁木气度再大,也不敢泄露出来。虽然听出了费公亮弦外之音,却是故作不懂得,微微一笑,道:“费大侠夸奖了。”一把提起那素衣女,纵身跃下大船。

群豪相随身后,跃登岸上。

欧阳统和逍遥秀才唐璇,早已在岸上相候,双双抱拳作礼。

这时,那倒卧在小舟上的杜天鹗和上官琦,早已不知去向。环围在四周的梭形快艇,也都行驶他去,一只不见。

铁木眼见穷家帮中之人,要来片刻而聚,要走刹那无踪,心中暗暗佩服。放下那素衣女,合掌对唐璇说道:“老衲实在佩服先生的妙算调度。”

逍遥秀才唐璇抱拳一笑道:“百无一用是书生,大师名满天下,唐某难及万一。”

铁木目光环视了一周,不见那些被擒之人,心中甚感奇怪。

就在他微一怔神之际,关三胜等都已跃登岸上。

唐璇抱拳一个罗揖,高声说道:“敝帮中派出的暗卡,传来快报,强敌援手已到。此地不宜久留了,咱们要早些走啦!”

费公亮忽然冷然一笑道:“不知贵帮中人,何以知道来的强敌援手,而不是其他武林同道?”

唐璇笑道:“敝帮中人从他预留暗记中查看出来……”

他微微一顿接道:“何况敝帮在中原一带,长居数十年,只要在中原武林道上,露过一两次面的朋友,大概我们都可以认识。但这般人,却是个个面目陌生。只此两点,兄弟就斗胆指他们是那素衣女的一伙人了。”

费公亮道:“就凭两点,决断来人定然是这素衣女的援手一伙,未免太过武断。”

唐璇微微一笑道:“诚然只凭那两点臆测妄决,可能招致来甚大的不幸。强不过,咱们只要不和他们动手,纵然不是敌人,也不致造成误会了。”

他言词十分谦和,已替费公亮留下了台阶。

费公亮略一沉吟,道:“贵帮中发现来人,不知有好长时间了?”

唐璇道:“大约有半个时辰了。”

费公亮笑道:“贵帮中人半个时辰之前,发现了敌人,追来此地,通报至此,但强敌迄未到来,那些人纵然真是敌人,也是一般酒囊饭袋,不足畏惧了。”

唐璇已听出费公亮弦外之音,有意和自己为难,不禁一怔,暗暗忖道:“这人两番三次和我刁难,不知用心何在?”当下淡淡一笑,道:“兄弟已暗中派人,把他们留下的暗记改过了。这般人依照那暗记所示的方向追寻过去,自然是找不到此地了。”

费公亮呆了一呆,默然不言。

唐璇突然对铁木大师一抱拳,道:“老禅师可否把擒得这位姑娘,交给敝帮问几句话?”

铁木道:“老衲准备明晨带着此女赶回少林寺去。由此时到明晨这段时光,贵帮如何讯问,老衲无不同意。”

欧阳统道:“当然可以,两位如若有兴,咱们此刻就去如何?”

铁木已知道穷家帮不但实力强大,而且中原数省之中,遍布耳目,说不定到处都有分舵,或秘密的行宫,当下合掌说道:“老衲等听凭帮主吩咐。”

欧阳统道:“兄弟走在前面一步,替诸位带路了!”转身向前走去。

铁木大师当先举步而行,紧随在欧阳统身后。

凡木、费公亮等依序而进,但逍遥秀才唐璇,却仍然站在原地不动。

欧阳统沿江而行,行约四五里路之后,突然一转,向正南方奔去。

这时,他奔行的速度突然加快,铁木大师等不得不放开脚步追赶。

行约三四里路之后,突然又向西折去。

又行约七八里路,到了一座村庄之中。

欧阳统放缓脚步,走人一家高大门楼中。

铁木略一犹豫,紧随而入。

凡木、费公亮等相随而进。

这是一座深广的宅院,进了那门楼之后,就是一座广大的花园。

花色夺目,香凤拂面。

一条白石小径,绕着丛花而入。欧阳统缓缓举步,当先而行,沿着那小径而进。

铁木低声对凡木道:“这地方不似平常所在,咱们不能坏了人家的规矩。”

凡木点点头道:“师兄放心。”

费公亮冷笑一声道:“哪里来这多臭规矩。”

原来欧阳统一直未行在那白石铺成的小径上,而且行速缓慢,若有所戒。

铁木轻轻一皱眉头,暗道:“欧阳统乃一帮之主的身份,对我这等谦和,已是十分难得了,费公亮这般出口伤他,只怕要激怒于他。”但自己又不能出言喝止费公亮,心中空自焦急。

忖思之间,到了一所花厅前面。

欧阳统举步登上四层石级,回头抱拳说道:“诸位请上来吧!”

铁木举步而上,一面留神打量四周的景物。这座花厅的四周种满了花树,孤零零地建筑在一所八九亩大小的花园正中。心中甚感奇怪,暗暗忖道:“这地方奇怪、神秘兼而有之,实叫人无法猜出是个什么所在。”

欧阳统指指花厅中的桌椅笑道:“诸位随便坐吧!”

花厅中的桌椅上,纤尘不染,似是经常有人打扫。

铁木大师欠身落坐,问道:“帮主就在这花厅中审讯此女么?”

欧阳统微微一笑,道:“此处岂是审讯人的地方,何况他们援手已到,久寻不着或会找到此处。”

费公亮一语不发,但目光却不停地四外投视,似是要把四周一草一木的位置,都深深地记在心中。

一向甚少说话的凡木大师,突然合掌问道:“此地气派非凡,单是这一座花园,就如此广大,想来定非普通所在了?”

欧阳统笑道:“大师料事如神,兄弟今天要替诸位引见一位在武林久负盛名的高人……”

话还未完,眼前人影闪动,花丛中急步走过来一位青衣小婢。

铁木、凡木、费公亮等的目光,一齐投注在那小婢身上。看她步履如风,倏忽间已登上花厅。

她似是和欧阳统十分熟悉,欠身一礼,笑道:“主人请诸位后面待茶。”

欧阳统笑道:“劳驾了。”当先站起身子。

那青衣小婢道:“恕我先走一步,替诸位带路了。”步出花厅,缓步向花木丛中走去。

这座广大的花园,虽然花木繁盛,但却幽静得使人有一种空虚的感觉。除了这座花厅之外,再也看不到一间房屋。

铁木大师等齐齐站起身于,鱼贯地相随在欧阳统身后而行。

这时,他们心中的好奇,尤胜过心中的恐惧。

只见那青衣小婢在花丛绕行一阵后,突然折转一片密茂的林中。

欧阳统当先而行,步入那密茂的花丛之中。

铁木大师等紧随步入。

这茂密的花林之中,竟然有一道宽窄仅容一人通行的小路。

那青衣小婢走约丈余左右,在一丛花前停了下来,探手进去一抓,丛花旁突然启了一个小圆门来。

铁木大师暗暗忖道:“原来他们住在地下,难怪不能看到房屋了。”

那青衣小婢也不谦让,当先一闪身,钻入洞中。

铁木大师一皱眉头,道:“欧阳帮主,咱们也要钻入这个洞中么?”

欧阳统道:“里面地势广大,决不致让老禅师有气闷之感。”身子一晃,紧随而入。

铁木大师略一犹豫,低头而入。

洞中是一道级梯,直向下面行去。

费公亮冷冷说道:“这和进地狱,实有异曲同工之妙。”

欧阳统连番受费公亮的讽讥,不觉之间,也动了怒意,回头过去,说道:“这地方并非我们穷家帮所管辖,费兄如果不愿进来,尽管请便。”

费公亮身子一侧,突然冲了过来,道:“既非你们穷家帮的地方,在下来去,用不着帮主费心。”

铁木大师左手还挟着那素衣少女,右手轻轻率费公亮背上拍了一掌,道:“费兄请忍耐一二如何?”

费公亮大概是怕树敌大多,对铁木相劝之言,倒是忍了下去。

几人走了一段时间,突然又觉着向上走去。铁木、凡木都不禁动了疑心.相互瞧了一眼,但却不好追问。

忽然觉着眼前一亮,耳际间响起那青衣小婢的声音道:“到了,诸位请上去吧!”

群豪出了特制的木门之后,不禁看得一呆。

原来眼前是一座三间大小的茅屋,四周古柏环绕,屋中布设简单至极,一个八仙桌外,就是几条大凳子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8章 大获全胜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