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39章 黑林审讯

作者:卧龙生

那中年妇人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事已如此,只有请诸位大量海涵了!”

铁木大师侧脸望了欧阳统一眼,道:“事已如箭在弦上,帮主也该早作裁决了!”

欧阳统目光转投到那中年妇人身上,肃容说道:“在下这次造访。一则相探,二来有心邀请,但却想不到造成这样一个使人为难的局面。”

何寡妇突然叹息一声,道:“大子的缺憾和痛苦,帮主早已知道。如若帮主执意不肯原谅,也未免太作践我个妇道人家了。”

那素衣女一直在静静地听着凡人谈话,听到那何寡妇说出儿子的缺憾和痛苦一句时,不禁心中一动,接道:“怎么,你的儿子是聋子,还是瞎子?”

何寡妇道:“犬子如果是相貌堂堂,一表人才,我也不冒着和欧阳帮主冲突之险,施恩与你了。”

欧阳统高声说道:“夫人的苦衷,在下十分同情。但此女关系实在太大,何况心狠手辣,竟能对生父下手。能弑父,自然也可以谋夫了!”

何寡妇道:“有这等事?”

铁木大师道:“欧阳帮主之言,句句真实,而且那受害之人,还是武林中素孚众望的人物,距此不远的闵老英雄,想来女施主定也知道……”

欧阳统想阻止时,已来不及,铁木大师话已经说出了口。

何寡妇脸色一变,道:“敢情是那闵仲堂老匹夫么?”

铁木一怔道:“正是那昔年施恩江湖上五大门派高手闵老施主。”

何寡妇道:“哼,老匹夫!”回过脸去,望着那素衣女,高声喝道:“你可是闵仲堂的女儿么?”

那素衣女经过这一阵暗中调息,功力已经复元,望了何寡妇一眼.道:“是的又怎么样,不是又怎么样?”

何寡妇脸上泛现出一股悲痛之情,道:“你那爹爹,外貌忠厚,内藏好险……”

铁木一合掌道:“阿弥陀佛,闵老英雄,誉满江湖;对我们武林,厥功至伟。女施主纵然和他有什么过节,那是你们两家私人之事,这般的出口伤人,未免过份了。”

何寡妇突然一扬右手,“呼”的一声脆响,打那素衣女一个耳光。

那素衣女纹风不动,只冷冷地望了何寡妇一眼。

但那一眼之中,却含着一种震慑人心的威凌,使人凛然生出寒意。

欧阳统突然向前跨大一步,肃容说道:“夫人既知此女来历,想必已打消讨作儿媳之心了?”

何寡妇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此女既是谋害先父仇人的丫头,我也不能袖手不问地轻轻放过她去。”

欧阳统道:“此女究竟是否真是闵老英雄的女儿,眼下还难确定。夫人如有兴致,不妨参与我们审讯此女之事。”

铁木大师心中一动,暗道:“欧阳统带我们来到此处,原来别具用心。”

只听何寡妇咯咯一笑道:“我这里虽非铜墙铁壁,但如无人引进,决难有人寻到。诸位只管放心问吧!”

那素衣女突然冷冷接道:“只怕未必见得。”

何寡妇怒道:“不信你就试试看吧!”

那素衣女目光流转,看室外林木阴森,这座茅室,似是盖在一片森林之中。

欧阳统突然一伸右手,说道:“姑娘先请把怀中短剑取出……”

素衣女倔强无比,而且神色镇静,充满着自信,接道:“来路之上,我已留下暗记,二个时辰之内,定可有人寻来。”

何寡妇冷笑一声,接道:“我这黑林之中,道路繁杂,纵然是来过之人,我如不派人接引,也不敢擅自轻入。”

那素衣女突然放声大笑道:“你们不信我的话,那就试试滚龙王的利害吧!”

欧阳统道:“姑娘在援手还未到达之前暂且不必高兴,如想少吃苦头,最好少逞血气之勇……”

他微微一顿道:“姑娘自信抵得了我们四人?”

那素衣女道:“如你们联手齐上,我自知非敌。但如一个个来,我可不致落败。”

费公亮冷哼一声,骂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儿,好大的口气!”

欧阳统却似胸有成竹他说道:“此时此地,我等不是和姑娘较技论武。姑娘也该放眼瞧瞧,目下已有对姑娘施刑之人。”

那素衣女缓缓探手入怀,摸出一柄短剑,笑道:“给哪一位?”

欧阳统道:“就给我吧!”

素衣女道:“你要接好了。”慢慢把手中短剑送了过去。

所有人的目光,都投注在那短剑和欧阳统右手之上,因为没有人信,这素衣女会乖乖地把短剑交出。

眼看那短剑将要和欧阳统右手相触之时,素衣女忽然一翻玉腕,登时化起了一片剑花。

欧阳统早已有备,在那素衣女手腕抖动之际,他也同时飘身向后退去。

双方动作,均极快速,剑光闪动,欧阳统人已退到三尺开外。

那素衣女一击未中,立时一侧娇躯,直向何寡妇身侧欺去。

何寡妇冷哼一声,骂道:“好啊,鬼丫头,你看老娘是省油灯么?”喝骂之间,双掌已齐齐劈下。

那素衣女还没有欺近到何寡妇的身侧,已觉出一股强猛的潜力。直撞了过来,不禁心头一凛,暗道:“这老妖妇武功不弱。”娇躯一晃,侧向左面卧去。

一前一后两股强劲的掌力,掠着她衣服而过,直向铁木大师冲去。

一则室中甚小,站了这样多人,已经行动不开;再者要自恃身份,不能随便让避,只好僧袖一拂,准备硬接何寡妇的一击。

那知何寡妇的功力,已到了收发随心之境,一见那素衣女避开自己掌力,立时一收真气,把那击出的强猛潜力,收了回来。

就这一刹之间,那素衣女已挺身而起,手中短剑一挥,直刺过去。

何寡妇柳腰扭动,左脚斜斜向后退了一步,忽然一个大转身避开了一剑。

在这等生死存亡的关头当儿,那素衣女哪里还容她避开剑势?玉腕一抖,如影随形,一连攻出了四五剑。

房中地势狭小,纵跃不开,那素衣女的武功极为诡辣、灵巧,何寡妇吃她剑势罩住了几处大穴,一直无法摆脱得开。

素衣女诡奇的武功,不但使何寡妇为之惊奇不止,就是一侧观战的铁木、凡木、欧阳统和费公亮,也看得为之心惊,暗暗忖道:“如果她用这般灵动的身法,如影随形般,举剑罩住我的大穴,只怕我也摆脱不开。”

何寡妇空有一身功力,但因失去先机,几处致命处一直被那素衣女剑芒罩住,无法反击,只有凭借那轻灵的闪避身法,在室中翻来转去。

铁木大师看那素衣女身法愈转愈见灵活,再有一阵工夫,何寡妇不屈服在对方威迫之下,定然要受伤,不禁一皱眉头。

欧阳统也看得有些惊心,暗暗忖道:“此女武功确实不错。如果真的和她动起手来,只怕不是一两百招内能够分出胜败。”

那素衣女一面加速攻袭的剑势,一面低声对何寡妇说道:“你如不想伤死在我的剑下,我自会替你留下颜面。再过百招,我就让你夺去短剑,任你生擒于我,但你必需答应我,咱们这百招相搏,必须要支持一个时辰。在这段时间,你阻止他们出手助你。”

她施展传音入密的工夫,除了何寡妇外,其他之人,都无法听到她说的什么。

这一段话,对何寡妇,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。当着欧阳统和铁木大师众人之面,如果败在这素衣女的手中,受伤事小,丢脸事大,但目下情势显明,那素衣女诡奇的剑法,如影随形,如蛆附骨,始终罩住自己几处大穴。这数十招相搏之中,竟然无能摆脱,是以信心大减;略一忖思,也施展传音入密的功夫答道:“百招相搏,只不过顿饭工夫左右,为什么要等一个时辰之久?”

素衣女道:“我估计一个时辰之内,援救我的人,可能已找上门来,故而提出一个时辰之约。”

何寡妇道:“如若他不来呢?”

素衣女道:“自然照样履行承诺之言。”

何寡妇道:“眼下的高手,都是当今武林中第一流的顶尖人物,难道他们就瞧不出来么?”

素衣女道:“只要咱们搏斗时,小心一些,各出全力,决不致被看出来!”

何寡妇道:“百招相搏,决然打不到一个时辰。”

素衣女道:“咱们尽量拖延,至少也要有大半个时辰才行。”

何寡妇道:“好吧!我答应你。”

那素衣女道:“还有一件事情,如蒙答允,我可减少百招之约一半。”

何寡妇道:“什么事?”

素衣女道:”如果你能阻我受讯一个时辰,我可以减少五十招。”

何寡妇道:“好吧,我答应你。”

那素衣女剑势突然一紧,刷刷刷连攻三剑。

何寡妇看她攻来剑势凌厉,被迫得左闪右避,才把三剑避开。

那素衣女剑势一缓,低声说道:“你反击过来吧!”

何寡妇心中一动,暗道:“眼下之势,因她运剑罩住我几处要穴,使人有力施不出,无能反击,她既要反击,不如趁势扳回优势。”

心念一动,掌指齐出,眨眼工夫劈出了三掌,点出了四指。

这一连七招的反击,顿时扳回劣势,素衣女被迫得一阵手忙脚乱,剑势失准,被何寡妇脱出那剑芒笼罩之势。

素衣女极力振作,短剑连挥,希望再把何寡妇罩在剑芒之下。

何寡妇已经吃过苦头,哪里还容她得手?一面运掌运指反击,一面游走闪避。

那素衣女连击数剑,始终无法再把何寡妇罩在剑芒之下,心中又急又怒,冷然说道:“哼!你这人一点也不守信约。”

她们两人刚才一番谈话,都是施展传音入密的工夫,此刻素衣少女一急,脱口而出。

欧阳统听得怔了一怔,低声对铁木大师,道:“此时此地,此情此景,老禅师不必格守江湖规矩,必要之时,咱们一齐出手。”

只听何寡妇高声说道:“只要你能再支撑百招,我就甘心认输。”话语之间,险险暗示出恢复百招相搏之约。

那素衣女短剑疾挥,连续抢攻了十几剑,均为何寡妇闪避开去。

她忽然发觉了何寡妇的武功,不在费公亮之下,刚才是自己一出手间,就以剑芒罩住她几处大穴,使她无能反击。此刻她已有了准备,不再上当,这等真功实学硬拼下去,自己决非敌手。

念转慧生,手中攻势忽然一缓。

何寡妇知她在拖延时间,暗暗一笑,攻势突紧,迫得那素衣女非得还手不可。

这时,两人打得甚是奇怪,何寡妇攻势迅快无比,那素衣女还击之势,却是尽量缓延时间。这期间何寡妇实有足够的时间,伤及对方,但她为了百招之约,不好下手。

铁木大师和欧阳统似是都看出了情势,两人相互望了一眼,齐步向前走去。

何寡妇恐两人出手相助,急急说道:“两位请站开些。”

欧阳统、铁木大师微微一怔,同时停了脚步。

何寡妇攻势愈来愈快,每一掌指,都是袭指素衣女的大穴要害,迫她必救。

好不容易打过百招,已耗去大半时辰左右。

那素衣女倒是很守信诺,百招已过,突然一收短剑,藏入怀中,举起双手,说道:“我打你不过,甘愿束手就缚。”

这一变化,大大地出人意外,欧阳统、铁木、凡木、费公亮等都不禁为之一呆。

只见何寡妇缓步走了过去,举手点了那素衣女的穴道。

那素衣女口齿启动,似要说话,但她话还未出口,人已被点了穴道。

欧阳统拱手对何寡妇道:“此女心地阴险,狡计多端,问她的事愈早问愈好,借夫人此室一用如何?”

何寡妇突地放声一阵咯咯大笑道:“到此刻为止,我才了然了诸位此来的真正用心。无非是想借我这黑林形势之密,用作刑讯此女之地。”

欧阳统笑道:“一来探望,二来借夫人地方一用,三则还得请夫人暂拨两位属下,作此女施刑之用。”

何寡妇回目一望那坐在屋隅、衣着褴褛的老抠,说道:“由她一人,足供调用了。”

那老枢忽颤巍巍地走了过来,她一直微闭着双目,突然一睁,神光如电般,投注到何寡妇脸上说道:“夫人请恕我多口……”

何寡妇对这老枢,似是异常尊重,微微一笑,神态十分恭谨他说道:“余婆有什么话?尽管请说。”

那老抠目光一扫那素农女道:“这女娃儿和咱们黑林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9章 黑林审讯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