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44章 权刑金锁

作者:卧龙生

幽静的雅室中,只剩下连雪娇、上官琦、杜天鹗三个人。

连雪娇突然走到上官琦身侧,举起雪白的手腕,轻轻拍了拍上官琦的肩头,低声说道:“你的武功很好。不是你,只怕咱们三人还在穷家帮的掌握之中。”

上官琦先是茫然一怔,继而淡淡一笑。

杜天鹗看得暗里一声长叹,忖道:“想不到他服下的迷乱神智葯物,竟然如此厉害。看来如不及早设法使他回醒,长久下去,只怕他的身体初编为二十篇。1923年四存学会在此基础上出版《颜李丛 ,也将受到极大的伤害。”

只听连雪娇长长叹息一声,脸上泛出一缕怜惜之情,拉着面色枯黄的上官琦,并肩坐在一条木凳之上。

杜天鹗自伪装中毒,投入连雪娇手下之后,第一次听到她这长长叹息声,也第一次看到她脸上对人泛现出怜惜神色。

上官琦却仍是一副茫茫然的痴呆神情。他没有欢乐,也无愁苦。除了吃饭之外,他好像已对天地问任何事物,不再关心。

连雪娇毫无顾忌,当着杜天鹗,握起了上官琦一只手,道:“你的武功、招术别成一家,不知在哪里学的?”

这次,上官琦似是已听懂了她的问话,双眉微耸,思索了很久,答道:“在一座大庙里。”

连雪娇道:“那是少林寺了?”

上官琦点点头,但立时摇头说道:“是一座大寺院,但那寺院中的人,都成了骷髅啦!”

连雪娇道:“什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都变成骷髅啦!”他一连说了几句,但却无法说得清楚。

连雪娇轻轻叹道:“我该给你点解葯服用了。”探手入怀,摸出一个小白磁瓶,倒出来一粒白色葯九,拿在手中,沉吟了片刻,重又放回瓶中。

她突然又改变了心意,不让上官琦服用解毒葯物。

只听轻微的鼻息阵阵,上官琦已倒在木凳上面睡去。

杜天鹗心中一动,也赶忙闭上双目,装作熟睡模样,暗中却留心那素衣女葯瓶存放之处,监视着她的举动。

只见连雪娇莲步缓移地走回了复室之中,等了一阵,拿着一条毛毯出来,并起了两条长凳,让他睡得更舒服些。然后,把那条毛毯,轻轻地覆盖在上官琦的身上,又缓步走回复室。

杜天鹗看得暗自笑道:”看情形,我老杜是没有这份福气了……”思忖之间,连雪娇又缓步走了出来,把一个绣花枕头,垫在上官琦头下。

上官琦似是非常的困乏,虽然连雪娇几次移动他的身躯,但他始终连眼皮也未睁动一下。

连雪娇替他垫了枕头之后,不自主伸舒双臂,打了一个呵欠,看样子她经数日夜的折磨,也有些困倦了。

只见她缓缓转过身去,向前走了几步,突然又回过身来,走到上官琦身侧坐下,从怀中掏出一方绢帕,轻轻在他脸上擦了几下。

杜天鹗心中大吃一惊,暗道:“这鬼丫头果然利害,已经发觉上官琦脸上涂抹着易容葯物……”

忖思之间,忽见那连雪娇在上官琦身上搜查起来。

杜天鹗暗暗叹息一声,忖道:“完啦,如被她从上官琦身上搜出那易容、复容的葯物,只怕连我们存心卧底之计,也将被揭穿。”

他曾把那易容、复容之葯,各给了上官琦一瓶,看他把葯物收藏怀里,想连雪娇这一搜查,决然不会落空。

哪知事情大出了他意料之外,连雪娇在上官琦身上搜了半晌,仍然一无所获。

只听她轻轻地叹一口气,道:“这就奇怪了……”显然,她已肯定上官琦脸上涂了易容葯物,只是无法证实而已。

杜天鹗眼看连雪娇找不出易容葯物,不自觉地也伸手在自己身藏葯物处摸了一下。

这一摸,好似心头被人重重地击了一拳,几乎失声而叫。

原来他身边所藏的葯物,竟然不知在何时失去。

不用推想,连雪娇无法从上官琦身上搜出葯物,定也是被人拿走了。

这葯物配制不易,几味主葯,生长在关外长白山中。慾配此葯,势非先到长白山中寻齐几味主葯不可。

杜天鹗心中暗暗叫苦,他如无法配制复容葯物,上官琦就永远是一副枯黄的面孔,无法恢复他面如冠玉的本色。

连雪娇无法从上官琦身上揭穿她心中预测之秘,似是仍不死心,目光一转,投注到杜天鹗的身上,略一沉思,缓步走了过来。

杜天鹗赶忙暗中一提真气,装作熟睡模样。

连雪娇走近杜天鹗之后,先将他身上带的软鞭取下,然后在他全身极仔细地搜寻一遍。

她搜查得异常细心,凡是可能藏物之处,均都搜查到,但仍然一无所获。

她茫然地站了起来,仰脸吁一口气,道:“奇怪呀!”

杜天鹗目光微启,发觉连雪娇正背他而立,而且毫无一点戒备,只要一伸手,立时可点中她的穴道。

他甚为担心上官琦久受*葯所述,可能会在神智上受到很大的伤害。他几度想出手点了她的穴道,取出解葯,先让上官琦服用之后再说,但他每当出手之时,却勉强地忍了下去。

只见连雪娇仰脸望着屋顶,呆呆地站了一阵,缓步向复室之中走去。

大厅中突然静了下来,只有上官琦轻微的呼息之声,划破这跨院的幽寂。

杜天鹗紧紧地闭上双目。他希望自己真的能熟睡一阵,既可恢复疲劳,亦可掩遮可能引起那素衣女的疑窦。

他心中很明白,以连雪娇的聪慧,只要被她发觉了稍许破绽,立时将引起她极大的猜疑。不论他装作如何像样程度,只要稍露破绽,都可能引起她的猜疑。

只听那复室之中,传过来轻微的响声,显然,那素衣女亦无法安然入眠。

果然,片刻之后,连雪娇又缓步走出复室,目光冷然一瞥杜天鹗,又缓步走到了上官琦仰卧的身侧,坐了下来。凝目在他脸上瞧了一阵,自言自语他说道:“他分明用过了易容葯物,怎的竟然不带解葯?”

原来上官琦初次施用易容葯物,不够细微,在耳根下项颈之间,留下了一块极小的疤痕。所谓疤痕,就是他原来的肤色,启发了连雪娇心中的猜疑。

经过了一番仔细的检查,使她肯定了上官琦确然已用过易容的葯物。

依照武林中传统的习俗,凡是施用易容葯物的人,一定要随身带着复容的葯物,以便随时随地地可以恢复他本来的面目。

是故当她无法从上官琦身上搜出复容的葯物时,她心中生出了甚深的怀疑。

杜天鹗暗中留心着她的神情变化。只见她的脸上,几度泛现出杀机,又重复平下去,显然,她内心有着一种冲突甚烈的矛盾。

这数日相处,已使杜天鹗了然到连雪娇是一个心地异常毒辣的人,她随时可能以自己的好恶之念杀一个人。她的冷酷和残忍,和她美丽绝俗的外貌,刚好是两个极端。

他暗暗地运集功力,微启双目,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。如若她要伤害上官琦时,立时出手抢救。

但事情又出了他的意料,连雪娇沉忖了一阵后,突一伸双臂,把上官琦抱了起来,直向复室之中走去。

杜天鹗微微一惊,暗道:“她如把上官琦抱入复室之中,予以杀害,那可大为棘手的事。我眼下既然装作熟睡模样,势难随她走人复室。”忖恩之间,连雪娇已带着上官琦隐入了复室之中不见。

他久走江湖,阅历丰富,略经忖思,立时静了下来。

他想到那素衣女如若存心杀死上官琦,决不会把他带入复室之后再杀死,心中登时放下一半。

他闭住呼吸,暗调内力,凝神静听。在这幽静的后院中,纵然是一枚针跌落在地上,他也可以听得十分清楚。

可是,自连雪娇把上官琦抱入卧室之后,竟然听不到一点声息。

足足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,那复室中仍然平静无波。久走江湖的杜天鹗,也有些沉不住气了,心中暗暗忖道:“她如握住他的项颈,无声无息把他杀死,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。”

一念及此,登时心头大乱,再难装作出熟睡之情,启开双目,左顾右盼,盼了一阵,悄然而起。

他轻蹑着脚步,缓缓向复室走去。

偷眼望去,只见上官琦仰卧在木榻之上,沉睡未醒。那素衣女却面窗而坐,望着窗外几株绿莫,不知在想的什么心事。

她高挽的宫舍,已经打开,长长的秀发,散披在肩上。

一阵微风吹来,长发微微的飘着,素衣雪肤,容色如花。

她的背影上流现出无比的娴静。这一位蛇蝎般的美人,似乎突然问恢复了人性中原有的善良。

不知是窗外云彩的变幻,勾起她失去的回忆,还是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伤心之事,只听她幽幽地叹息一声,缓缓转过身来,打开棉被,轻轻地覆掩在上官琦的身上。

杜天鹗暗暗奇道:“她忽然对上官琦这般爱护备至,不知是存的什么用心?”

忖思之间,忽听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,传了过来。

连雪娇耳目聪敏,听得那步履之声,倏然转过头去。

杜天鹗慾待躲避时,已然无及。

他怕连雪娇发觉他是伪装中毒真象,误认上官琦也是伪扮而来,突下辣手,索性一跃而入,飞落榻前。

就在这一瞬工夫,那步履声已到了身后,停止下来。

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全身黑衫的人,当门而立。

这人的脸色和衣着一般,黑得像刚从煤炭中挖出来。额下又留着长长的黑须,但两道眼神,却闪烁着透人心胸的神光。

连雪娇目光转动,望了杜天鹗一眼,道:“快把榻上的人抱起。”

杜天鹗来不及去想她话中含义,探手一把抱起了上官琦。,

连雪娇两道眼神也冷冷地逼视着那黑衣人。四目相对,默默无语,不过两人目光中,并不是相慕相悦的情意,而是一种互不信任的猜疑。

两人凝目相对,足足有一盏热茶工夫之久。那黑衣人才冷冰冰他说道:“郡主辛苦了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侯爷好,咱们怕三四年没有见过面了。”

那黑衣人皮笑肉不笑地一裂嘴巴,道:“郡主挟绝世才华,追查三宝,想已有了下落,本座这里先行恭贺了。”

连雪娇道:“我虽未查出三宝下落,但已把收藏三宝的人交给义父发落了。”

那黑衣人道:“那总算小有收获……”目光一掠杜天鹗,道:“这一位可是郡主新收的属下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侯爷走眼了,他虽是新收之人,但却非我的属下!”

那黑衣人冷笑道:“反正他也不是老夫辖下的人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他乃义父新收近身卫队中人!”

那黑衣人“啊”了一声,道:“原来是王爷近卫,武功定然是不会坏了!”

连雪娇道:“大名鼎鼎的关外神鞭杜天鹗。”

黑衣人淡淡一笑道:“小有盛名,在王爷近身卫队中,算不得第一流高手。”

杜天鹗心中大为气忿,但表面之上,又不得不装成一副浑如不觉的表情。

连雪娇缓缓挽起垂肩长发,道:“侯爷身荣要职,怎的有工夫到此地走动?”

那黑衣人大迈一步,落到杜天鹗身侧,两道眼神投瞥在上官琦脸上,答非所问他说道:“这位可也是王爷新收的近卫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侯爷这一次又猜错,那人是我新收的属下。”

黑衣人突伸出枯瘦、乌黑的手指,向上官琦摸去。

连雪娇身躯一闪,疾快欺上,将挽发玉簪当作兵刃,指在那黑衣人“曲池穴”上,冷冷道:“侯爷自重。”

那黑衣人收住双手,冷然一笑,道:“郡主可知此地何处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一个小小分舵而已。”

黑衣人仰脸望着屋顶,冷漠他说道:“你可知本座为何到此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例行巡查。”

黑衣人道:“奉王爷之命,来查办一件重大之事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侯爷虽有王命在身,但也不能出手伤我属下。先请退后一步,什么事再说不迟。”

黑衣人怒道:“你难道想和本座动手不成?”

连雪娇道:“我这玉替之上,淬有剧毒。侯爷纵然是想动手,只怕也没有机会了!”

那黑衣人穴道受制,只得向后退了两步。

连雪娇目光一掠杜天鹗道:“快放他在木榻之上,等一会再救他不迟。”

杜天鹗暗暗忖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4章 权刑金锁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