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46章 文杰武袅

作者:卧龙生

这时,那青衣人和上官琦已停止硬拼内力的打法。两个人站在距数尺远近之处,彼此发掌,各以奇奥的变化,争取先机。

那青衣人一副毫无表情的脸色,看不出一点喜怒。上官琦也为*葯控制了心神,一脸冷冰冰的神情。两个人动手相搏,但神色间却是毫无敌意。

两人穷极变化的掌势,看得连雪娇十分神往。

忽听那青衣人冷漠地喝道:“让他停下手吧!”

连雪娇素手一挥,低声喝道:“住手!”

上宫琦的神智,已然完全被连雪娇所控制,果然应声而退。

青袍人缓缓收了掌势,冷冷地说道:“这人姓什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女儿还不知道他的姓名。”

青袍人道:“他的武功很奇怪,留着终是祸害……”

连雪娇心头一震,道:“现在可要杀了他?”

青袍人沉吟了一阵,道:“现在正值用人之际,他的武功,足可独挡一面,暂时留下他的性命。但十日之内,必须杀了他以绝后患。”

连雪娇应了一声,接道:“女儿虽为穷家帮中之人所擒,但幸而尚未受到伤害,父王但请派遣职司。”

青袍人裂嘴一笑,道:“我已经调派了数路人手,深入中原,希望能混乱穷家帮的耳目,让他们尽出帮中高手,使君山总寨空虚下来,暗中聚集高手,一举而毁他们基业,把他们君山总寨烧个片瓦不留。此举虽然不能使实力强大、遍布中原数省的穷家帮一撅不振,但对他们在江湖上的声誉,却有着甚大的打击。”

连雪娇道:“父王神机妙算,世人难测。”

青袍人道:“眼下‘滚龙王’三个字,在武林道上,虽已人尽皆知,但真正知道我们底细的人却是少之又少。这固然是凭仗迷神葯物之力,使属下不敢生背叛之心,但一觉有异,立时处决的方法,也是原因之一。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侯,虽然权位甚重,但真正的机密,他们并未参与,只不过听我的令谕行事而已……”

他轻轻地咳了一声,接道:“你在闵府数年,倍极辛苦。”

连雪娇道:“这是女儿份内之事。父王对我教育培养,女儿万死难报。”

青袍人道:“你能心有此想,那是最好不过。但我向有宁负天下人,不愿天下人负我之想。虽然亲如夫妻父女,也是一样!”

连雪娇突觉由心底泛起来一股寒意,由背脊直冒到顶门之上,手心之中,冷汗涔涔而出。

她尽力地控制着激动的情绪,使自己的声音平静,装出一丝笑容,柔和他说道:“父王有何吩咐,女儿万死不辞。”

青袍人道:“我要你吃点东西。”

连雪娇道:“纵然是断肠毒葯,女儿也一饮而尽。”

青袍人道:“那很好。”突然伸手由怀中摸出一个玉瓶,倒出了两粒色彩不同的葯物,接道:“我手中这两粒葯丸,色彩不同,你自己碰运气吧!”

连雪娇望了那两粒葯丸,伸手一齐取过。

青衣人冷然一笑,道:“放下。”

连雪娇赶忙又把两粒葯丸,放回青袍人的掌中,道:“父王还有何指示?”

青袍人道:“这两粒丸葯,都是我亲手调制之物。一粒毒性缓慢,服用之后,慢慢浸腐内脏,大概要一年吧,才毒发而死。另一种却是一种增助功力,延年益寿的丹丸,服下之后,对身体大有帮助。我现在把两粒葯物,一齐放在八仙桌上,由你自行选服一粒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女儿领命。”

青袍人果然把手中葯丸放在八仙桌上,大步退到一角,说道:“你不要看我,自己用心选吧。”

连雪娇口中应道:“谢父王!”两道目光,却盯注在两粒丹丸之上。

只见两粒丹丸,一粒碧绿,一粒银白,同时闪耀着光亮。

她迅速把脑海中所得义父练成丹葯的颜色,想了一遍,但又觉着都不相同。

她脑际千回百转,也就不过是眨眼间事,素手伸出,取过了那色彩碧绿的葯丸。

青袍人突然冷冷说道:“孩子,你为什么不取那白色的葯丸呢?”

连雪娇神情激动,热泪盈眶,缓缓地答道:“这绿色葯丸,可是有毒的一种么?”

青袍人突然哈哈一笑,道:“你该从两种颜色上分辨出来。”

连雪娇举起衣袖拂拭一下泪水,陡然转过身子,说道:“父王恩养女儿一场,女儿不能报答了?”

青袍人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未置可否。

连雪娇又道:“女儿已不必再服这粒葯丸,父王既然对我生了疑心,我只有以死表明心迹……”

她微微一顿之后,接道:“女儿在未死之前,有几句话,想对父王诉说……”

青袍人道:“好吧,你说!”

连雪娇道:“父王对我们四个姊妹,虽然各极宠爱,但悠悠之口,都说我最讨父王欢心……”

青袍人道:“嗯,不错,我也听人这么说过!”

连雪娇道:“因此,引起了三位妹妹们对我的妒恨,时时以谋我为快。”

青袍人冷冷地望了连雪娇一眼道:“你可是对我的裁判不服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女儿天胆,也不敢不服父王的裁决。但我那三位妹妹,未免太过毒辣了,只不过为了争讨父王欢心,竟然不惜视我如深仇大恨,必慾杀我而甘心……”

她微微一顿之后,又道:“我奉父王之命,隐身闵府,数年之久,虽无大功大劳,但也无什么大错。穷家帮势力浩大,高手甚多,女儿数年来,暗中主持闵府事务,应付变化,均能一一应命,想不到最后一合,败在了穷家帮的手中……”

那青袍人似已听得不耐,举手一摇,冷峻地接道:“不要再说下去了!”

连雪娇凄凉一笑,目注手中的绿色葯丸,轻启樱chún,缓缓向口中放去。

上官琦茫然地站在连雪娇的身侧,呆呆望着她匀红的脸儿。

连雪娇手中丸葯,将要放口之际,忽听那青袍人大声喝道:“住手。”

连雪娇对生命,仍有着深刻的留恋,听得那喝声之后,突然停了下来。

青袍人缓缓伸出手去,说道:“给我。”右手一挥,抢过葯九,接道:“你选的不错,这绿色的丹丸,看去虽似毒物,但事实上,这却是一种固元保命的灵丹。你如毫不犹豫地把它一口吞下,对你帮助甚大。”

说话之间,举起手来,一口吞下。

连雪娇暗暗忖道:“果然不出我的所料,这颜色惨淡的葯丸,乃无毒之丹。”

心中在想,但表面之上,却装出一副愕然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
她从小生存在充满杀机、变幻莫测的环境,养成了做作的习惯,能够忽哭忽笑,装作得天衣无缝。

青袍人收起桌上的白色葯九,说道:“我没有了解全盘真相之前,很难判断你的功过,这事暂时压下,等我查明真相之后再说。”

他目光一瞥上官琦道:“他的武功,确可独挡一面,但可惜咱们不能留他太久。眼下正值用人之际,待事过之后,再杀他不迟,你现在立时带他赶往一处……”突然放低了声音。

连雪娇素知义父性格,多疑、冷酷,赶忙凝神静听。

果然,那青袍人改用一种传音入密的工夫,说道:“我已调集很多高手,云集中原,诱使穷家帮几个首要人物,步入迷途。”

只听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,急奔入厅。一个个手执单刀的大汉,愣愣地站在门口,目光一瞥那青袍人,急急对连雪娇道:“禀告郡主,自称穷家帮唐璇,特来相访。”

他虽是滚龙王的属下,但并未见过统率他的首领,竟然不识那青袍人。

连雪娇望了那青袍人一眼,问道:“他们一行几人?”

那执刀大汉答道:“连那赶车之人,一行四个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好吧!请他们进来吧。”

那大汉应了一声,转身而去。

青袍人低声说道:“久闻穷家帮中逍遥秀才唐璇足智多谋,来见你必有作用。”

连雪娇道:“父王可要和他相见?”

青袍人道:“不用啦,我隐身在复室之中,听他和你谈些什么。”

连雪娇道:“据女儿所知,那唐璇从未习过武功,随行相护之人,定然是穷家帮中的高手。”

青袍人皮笑肉不笑一裂嘴巴,道:“你先见他,看他说些什么。”说完之后,立时隐入复室。

连雪娇暗暗叹一口气,缓缓走到大厅门已抬头望着天际一朵飘浮的白云,只觉心中一片紊乱……

一阵杂乱的步履声,传了过来。

抬头望去,只见儒中蓝衫的逍遥秀才,当先而行。他身后紧随着两个身佩宝剑、面目娟秀的少年,亦步亦趋。

唐璇遥遥一礼,朗声说道:“不速造访,有扰郡主清兴。”

连雪娇冷冷说道:“你的胆子很大!”

唐璇微微一笑,道:“两国交战,不伤来使。在下来访,并无半点恶意。”

连雪娇身躯一侧,道:“好一个不伤来使,请入厅中坐吧。”

唐璇缓步入厅,自动在一张太师椅上坐下。

两个佩剑的少年,站在坐椅两侧。

连雪娇目光一扫两个佩剑少年,冷笑一声,道:“凭这两人之力,你就敢擅闯龙潭虎穴,你的胆子够大。”

唐璇淡淡一笑,道:“在下并非寻事而来。”

连雪娇圆圆的大眼睛,眨动了几下,笑道:“那你是善意的相访了?”

唐璇目光一掠上官琦,答非所问他说道:“他中毒很深?”

连雪娇素手一挥,低声对上官琦道:“守住大门。”

上官琦纵身一跃,飞落大厅门口,回头一站,拦住了去路。

唐璇身侧的两个佩剑少年,四道目光一齐转动,望了上官琦一眼,但却静站未动。

唐璇缓由项后,取下摺扇,笑道:“连姑娘可信在下会冒险深入龙潭虎穴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任凭你舌翻金莲,今日要想生离此地,怕难以办到!”

唐璇淡然一笑,道:“穷家帮四十八杰,已团团包围了这所宅院。只要在下一声令下,立时由四面八方,攻入此地。”

连雪娇心中微微一震,但表面之上,仍然保持着平静的神情,说道:“只怕你己难有下令的机会……”

她微微一顿,接道:“你先说清楚相访来意,咱们再试试鹿死谁手。”

唐璇摇挥着摺扇笑道:“在下想来和姑娘打听一人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什么人?”

唐璇道:“滚龙王。”

连雪娇秀眉一耸,道:“你要见他?”

唐璇道:“不错,我要见他,我要证实一件事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什么事?”

唐璇道:“不知是不是我想象中的一位才气纵横的人物。”

连雪娇放声大笑道:“你可知要见滚龙王的规矩?”

唐璇道:“还望姑娘指教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凡是见过滚龙王的人,只有两条路走。”

唐璇道:“不知是哪两条路?”

连雪娇道:“第一条路是投奔门下,效忠一生。”

唐璇道:“这第二条路呢?”

连雪娇道:“第二条路更简单,一个字:‘死’!”

唐璇微微一笑,道:“这个只怕姑娘难作主意,两条路均非唐璇所愿。”

连雪娇道:”你既然心中不愿,那还是不见的好。”

唐璇道:“我一定要见呢?”

连雪娇怔了一怔,怒道:“滚龙王是何等人物,岂是任何人随便可见的么?”

唐璇冷然一笑,道:“姑娘稍安勿躁,如若我唐某人料事不错,滚龙王就在那复室之中……”

连雪娇头也不转一下,若无其事地淡淡一笑,道:“江湖上盛传你足智多谋,并未闻得你武功过人。”

唐璇笑道:“文才武学,各极其用。天下事,未必定需武功才能解决。”

连雪娇素手一挥,道:“过去,给他一点颜色瞧瞧。”

上官琦随着连雪娇挥动的玉手,缓步走了过来。

分守在唐璇身侧的两个眉目清秀少年,突然向前疾进两步,挡在唐璇身前,寒光一闪,双剑一齐出鞘。

只听一个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,道:“住手。”

连雪娇不用回头,已听出那声音是谁,举手一招,高声叫道:“回来。”

上官琦回头望了连雪娇一眼,又缓缓退了回去。

唐璇转脸望去,只见复室门口,站着一个青袍人,面目冷漠,毫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6章 文杰武袅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