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48章 四十八杰

作者:卧龙生

这当儿,突闻一阵箫声,袅袅飘传过来。

猛攻正烈的上官琦,听得那箫声之后,突然微微一怔,攻势顿然一停。

连雪娇目睹铁木大师落败在即,上官琦却突然停下了手,立时低声喝道:“快些攻他。”

上官琦木呆的眼珠儿转了两转,盯注在连雪娇的脸上,望了一阵,摇了摇头,突然转过身子西南部)。邹鲁之地保存了丰富的西周文物典籍,为儒学的发 ,纵身一跃,直向那青袍人冲了过去,举手一招“穿心拳”直向前胸击去。

青袍人怒声喝道:“该死!”挥臂一封,架开拳势。

上官琦一击不中,立时掌脚齐施,一轮急攻。

欧阳统究竟是一帮之主的身份,眼看上官琦猛力攻向那青袍人,只好暂时罢手而退。

在他的想象之中,上官琦决然非那青袍人的敌手,是以仍然运气戒备,准备随时出手接替。

上官琦反向那青袍人攻去之后,铁木大师的威胁登时大减。他虽然尚未完全复元,但他功力深厚,一面和连雪娇动手,一面运气调息,十五个回合之后,反守为攻。

这位心地仁善的老和尚,似是已了然今日之局,不是毒手伤敌,就要被强敌毒手所伤,是以不再客气,右手施展少林寺威势强猛的罗汉掌法,左手俟机施展金刚指。两三个照面之后,立时强弱易势,抢回主动,把连雪娇迫落下风。

那面上官琦和那青袍人,也逐渐打入紧张的关头。

青袍人虽然胸罗庞杂,招数怪异,但上官琦的武功,似是先天地揉合了诸家之长,尤其搏斗的那飘忽不定的身形,早已和攻守之势配合一起,掌出身移,身随掌变,寓变于攻势之中。

欧阳统看两人力搏了二三十招之后,仍然是不胜不败的僵持之局,心中暗感奇怪,忖道:“这人不知是如何一个出身,竟然能和这青袍人打成一个半斤八两的局面?”

只听那袅袅不绝的萧声,忽然由缓转快,由慢变急,隐隐地含蕴着一片杀伐之声。

上官琦的拳势,也随着那转急的萧声,由快转变得更快,攻势也更见凌厉。

整个的相搏形势,至此有了一个极大的转变。上官琦虽无胜那青袍人的优势,但看样子,胜败之分,仍需要一段甚长的时间。但铁木大师,连出少林绝学,已造成了必胜的局面。

激战中,那青袍人突然疾攻两掌,一阻上官琦凌厉的攻势,飘身而退,冷冷喝道:“住手。”

上官琦茫然一笑,突然又欺身攻了上去。

青袍人遥发一掌,推出一股猛强的掌力,再阻上官琦冲突之势,高声叫道:“娇儿,快撤回来!”

连雪娇虽落下风,但她仍有再战之能;听得青袍人喝叫之言,立时纵身而退,两个飞跃,落在那青袍人的身侧。

铁木大师虽然已抢得先机,但他并未争取到绝对的优势,何况功力尚未全复,是以并未追袭。

只有上官琦仍是剽悍绝伦,猛向那青袍人冲击过去。

连雪娇一罩秀眉,横身挡住了上官琦,娇喝道:“住手。”

上官琦接下青袍人一掌之后,运全力反击过去一拳,连雪娇首当锐锋,只得挥掌接他的拳势。

哪知上官琦这一击用力甚猛,连雪娇接下一拳后,被震得一连向后退了三步。

青袍人突然向前踏了一步,低声说道:“你诱他出手。”

连雪娇素知义父的手段,毒辣无比,下令自己诱使对方出手,分明已有了借机伤人之心,不禁微微一怔。

上官琦久和连雪娇相处一起,虽然他已被葯物迷失本性,但在潜意识中,不知不觉间,记忆下了连雪娇的音容笑貌,目睹连雪娇被自己强猛的拳力冲退,也不禁微微一呆。

这当儿,那飘传过来的箫声,也突然停了下来。

箫声一住,上官琦略见清醒的神智,立时又恢复了一片茫然。

青袍人因连雪娇延缓抗命,暗中提聚一击足使上官琦当场殒命的功力,并未发出,只冷冷地望了连雪娇一眼。

就这一刹工夫,四周几个高大的榆树上,田埂间,草丛中,突然跃下了数十人之多。

这些人一个个脸色肃然,手中分执利刀、长矛,背上斜背一个黄色包袱,看样子,也似藏的兵刃。

青袍人目光一转,见这些现身之人,并未立时拥上,只是各人抢站一个方位,构成了一个严谨的包围网,默查人数,总计四十八位。

欧阳统突然拱手一笑,说道:“滚龙王……”

青袍人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地冷冷哼了一声,默然不语。

欧阳统目睹滚龙王没有反应,继续接道:“阁下的身份已然明朗,纵然装聋作哑,也不足以掩饰。”

青袍人目光乱转,打量四周形势,欧阳统之言,恍如未闻。

欧阳统微微一笑,接道:“眼下你已经被重重包围,不管你是什么人,也难逃出去了!”

青袍人冷冷喝道:“只怕未必能困得住我。”

欧阳统微微一笑,道:“穷家帮四十八杰之名,想来阁下是已经听过了?”

青袍人道:“无名小卒而已,他们比你的武功如何?”

欧阳统道:“如若让他们单独和你动手,在下亦知决非你的敌手;但如四十八杰联手出战,只怕你无能胜得他们。”

青袍人道:“击一人而溃全军。联手而战,也未必能吓得住我。”

欧阳统冷笑一声,道:“穷家帮四十八杰,一向是联手拒敌。他们一齐出战,也不算以众欺寡。”

青袍人心中对上官琦,倒似顾虑甚多,冷冷地投瞥了他一眼,道:“如若他们合力群攻之时,你就单独对付他一个,余下之人,都有我一人应敌,就足够了!”

连雪娇道:“他平时极听女儿的指挥,不知何故,此刻却忽然不肯听了。”

青袍人冷冷说道:“箫声作祟,你要小心点了。只怕他在那箫声控制之下,连你都不认识。”

连雪娇点头应道:“女儿记下了。”

这时,四十八杰已然逐渐地缩小了包围,接近两人。

青袍人施展传音入密的工夫,对连雪娇道:“今日之战,不论谁胜谁负,将都是个凶险杀劫的局面。你身上如若带有兵刃,不妨取出迎敌,后援最快要在一个时辰左右赶到,这一段时间,必须要支撑下去,度过这一段艰苦。你身上如若带有什么绝毒的暗器,亦只管放心施展,反正今日已是个难以善终之势!”

连雪娇道:“女儿遵命。”

那逼近两人的四十八杰,在距两人丈余左右时,一齐停了下来。

青袍人打量了四周一阵,忽然向后退了两步,道:“快些找个后有相倚的所在,他们摆的奇门九宫阵,个中变化十分奇妙……”

连雪娇道:“退路已被他们挡住了。”

青袍人似是被四十八杰摆成的阵图,微生惊骇,不再像先前一般大意,目光不停地转动,似是在寻找阵中最弱的一环,以备动手时攻拒的准备。

欧阳统突然提高了声音,道:“除了四十八杰,还有敝帮中百余精锐的弟子,埋伏四周,以阻你们赶援之人……”

青袍人冷笑一声,接道:“区区一座奇门九官阵,岂能奈我何!”

他口中虽然说得轻松,但心中却是极为担忧。他明白穷家帮四十八杰,定然是逍遥秀才唐璇苦心训练而成,而且大半用心,是为了对付自己。他在穷家帮中隐身十年之久,恐早已预布了很多对付自己的办法。

欧阳统听他一开口就叫出“奇门九宫阵”的名字,也不禁微微一怔,暗暗忖道:“滚龙王果是不凡,他既能一眼看出阵式,叫出名来,也许胸罗之中,当真有破阵之策?”

一时之间,双方都想不出下面事该如何,默然相持。

连雪娇借机从怀中摸出一方绢帕握在手中。

双方僵持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,欧阳统突然举手一挥,道:“滚龙王……”

青袍人冷哼一声,接道:“不用故作亲善之态,尽管下令你属下发动阵势。”

欧阳统哈哈一笑,道:“你既能出口叫出‘奇门九宫阵’的名字,定然深知此中奥妙。此阵如一发动,那连绵不绝的冲击攻势,有如大江波涛,不是阁下被伤,那就是敝帮中四十八杰皆亡,是故在阵势尚未发作之前,在下有几句话,要先说明白。”

青袍人似是被欧阳统言词所动,略一沉吟,道:“你有什么话说?”

欧阳统双目炯炯,盯注在青袍人的脸上,道:“阁下虽然不肯承认是滚龙王,但形势情态,早已证明在下的料断不错。”

青袍人冷笑一声,道:“是又怎样?”

欧阳统道: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武林之中,代代不乏杰出之士。但千百年来,有几人能完成武林霸业之愿?阁下凭藉着用毒葯物,收罗了不少武林豪客,为你卖命,使‘滚龙王’三个字,代表了武林中一股神秘的力量……”

青袍人怒声接道:“说来说去,尽都是不着边际的乏味之言……”话至此处,突然大喝一声,遥发一掌,疾向欧阳统劈了过去。

原来环围在四周的四十八杰,借两人说话的时机,已开始发动了阵势,穿行游走,缓缓逼近。

欧阳统奋起神勇,左掌搭在右腕之上,硬接了青袍人的一击。

他因出全力拒敌,双方掌力一接之下,青袍人被震得身躯一晃,向后退了一步。但他却借势移位,和连雪娇、上官琦,排成三角形势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