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49章 大战无功

作者:卧龙生

欧阳统接下青袍人一击之后,飘然跃退了一丈开外,生恐有碍奇门九宫阵的变化。

青袍人素来冷漠的声音,忽然间转变得十分慈和,叫道:“娇儿,你试试还能不能控制住那人的心神?”

连雪娇道:“女儿已经准备,万一无法控制于他时,只有用父王的限命五日散来对付他了。”

青袍人似是对连雪娇之言,甚感满意,微微一笑,道:“那很好,你几位妹妹摩诃提婆·戈文德·罗纳德(mahādevgovindranade, ,都觉得我对你特别宠爱,今日证明了我过去的观察不错。”

连雪娇接道:“女儿身受父王养育之恩,敢不竭尽心智以报。”

青袍人轻轻地咳了一声,提醒了连雪娇的注意,说道:“眼下咱们已陷入了奇门九宫阵中,九宫之变,不足为奇,但九宫中混入奇门遁数,其变化就大不相同了。”

连雪娇道:“父王胸罗之博,已尽三韬、六略、五行、八卦,难道对这座奇门九宫阵……”她本想说对这座奇门九宫阵就无破解之法,但话将出口时,忽然觉着不对经验归纳,那么由此获得的命题都是或然的,因此它们只能 ,赶忙住口不言。

青袍人答非所问地接道:“你先试试那人是否还受你的控制,能用则用;如若难再控制他的心神,这时下手把他除了,免得牵累我们。”

连雪娇暗暗叹息,举手对上官琦一招,喝道:“过来。”

上官琦目光呆呆地盯在连雪娇的玉掌之上,慢步走了过去。

连雪娇如释重负地呼一口气,道:“还好,他仍在女儿控制之下。”

青袍人急声喝道:“既然你还能控制他的心神,快让他退回原位,咱们分成三个方位拒敌。”

连雪娇一挥手,道:“快退回去。”

上官琦的举动,果然是完全在连雪娇的控制之下,应声而退,跃回原位。

青袍人道:“奇门九宫阵攻势一开始,定然是排山倒海一般地冲击过来,这一阵声势虽极吓人,但如能从容对敌,不难应付过去。咱们各据一方,互相发掌救应……”

他话还未完,奇门九宫阵的攻势已自发动.

先听一声大喝,三支长矛,分向三人刺来。

青袍人挥掌一扫,一股潜力,逼开长矛,迎胸一拳迫击过去。

但那当先出手之人,一矛不中,立时自动向左侧横跃过去,先行避开了还击之势。

连雪娇身躯突地向旁一闪,避开一矛,还未及还手,对手已闪跃一旁。

上官琦却施展空手人白刃的工夫,左手一挥,硬向那刺来长矛之上抓去。

那执矛人似是并无一定要击中敌人之心,刺出一矛之后,立时闪转一侧。

但第一人闪转开后,另两只长矛衔续刺来。

青袍人突然高声叫道:“娇儿,快退到我的左侧。”

连雪娇应了一声,娇躯疾闪,避过刺到双矛,跃到那青袍人的左边。

三人原成的三角位置,经此一变,成了上官琦独挡三面之势,孤零零地暴露于强敌环绕之下。

连雪娇望了那青袍人一眼,慾言又止。

青袍人冷笑一声,道:“你对他倒是很关心啊!”“呼”的发出一掌。震偏了刺来的两只长矛。

连雪娇道:“此刻正值用人之际,咱们只有三个,众寡之数,悬殊甚大,多一人也好多份实力。女儿的生死,虽不足惜,但父王怎能轻身搏敌?”

青袍人道:“不要紧,他的武功和身法,先天之中,揉合了各家之长。咱们如能及时发掌出手,支援于他,决不致为强敌所乘……”

他微一停顿接道:“眼下这奇门九宫阵,只不过攻势初展。片刻之后,定然将有一番猛恶绝伦的强攻,刀矛配合,威势吓人。他虽然先当锋芒,但却有惊无险,我生平之中,甚少真正地助人动手,今天要全力支援于他了!”

说话之间,奇门九宫阵的攻势,已经展开。只见长矛飞舞,光芒闪闪,挟着片片刀光,飞云滚雪一般,疾涌而上。

上官琦据位坚守,掌拍、指扫、脚踢、拳打,以闪电、流星般拍打手法,拨打那山崩堤溃般刀矛配合的猛攻。

青袍人果然是全力支援上官琦,右掌连连劈出强劲的掌风,延阻敌人攻势配合,左手左挥右击,守护上官琦的侧翼。

连雪娇独守后围,幅面虽大,但却毫无恶战。

原来这奇门九宫阵法,原来以守为主,那凌厉的攻势,却是唐璇别出心裁的安排。以廿四人布守阵位,另以廿四人合力攻敌,一击不中,立时转入阵位之中。这等交替轮换之法,使全阵一直在不停地转动,既可收轮流休息之效,以养实力,又可混敌耳目,使人无法窥得全阵变化之妙。

任他唐璇聪明绝世,也无法把这座奇阵,调配到十全十美。此阵中最大的缺点,就是那山倒波涌的猛攻,只能集中于一方一点,无法兼顾全局,四面一齐展开猛恶的攻势。

这一来,青袍人占尽了便宜。上官琦正面拒敌,独承险攻,青袍人躲在他身后出手,毫无受害之危。

欧阳统看了一阵,突然举起双手,互击两掌。

奇门九宫阵的攻敌方向忽然转向一侧,矛锋刀光,纷纷指向那青袍人。

上官琦经过这一阵激剧的大战之后,人已疲乏不堪,而且当面之敌,攻势未停,无法停手。青袍人数度用掌势引动他的身体,都无法使他转动。

情势陡然一变,青袍人不得不直接力拒群敌。

连雪娇忽然清叱一声,全力向那青袍人身前冲去。

一只长矛,疾刺过来,正好迎着连雪娇的前胸。

青袍人在这危急的环境之下,似是动了慈悲心肠,大声喝道:“娇儿小心。”身子一侧,右手疾伸而出,横里一抄,抓住了那疾刺而来的长矛,奋力向前一带。

那执矛大汉,本该刺出一矛之后,横向旁侧闪开,但手中长矛被那青袍人一把抓住,身不由主向前一倾。

一人受制,全阵被牵。那波翻浪涌的攻势,也随着为之一缓。

连雪娇斜里拍出一掌,击在那执矛大汉的肩膀之上。

一声闷哼,应手而起,那执矛大汉斜斜向一侧倒了过去。

只见亮光一闪,一把单刀横伸过来,挡住了那大汉斜向地下倒去的身子。

青袍人手腕一振,硬把那长矛夺了过来。

但一缓的工夫,另有四支长矛并头袭到、迫得连雪娇和那青袍人不得不放弃伤敌的机会。

奇门九宫阵又恢复那连锁的猛攻,又且阵势变化,也愈来愈见纯熟。攻袭的花样也是愈变愈多,有时刀矛并至,长短互济;有时四矛同袭,各攻一处;紧接着刀光山涌,排山涌下,已不似先前那等一成不变的打法了。

显然,穷家帮四十八杰排成的奇门九宫阵,也是初次用来对敌。

这番恶战,足足打了一个时辰之久。奇门九宫阵的变化,愈来愈奇,连续不断冲击中,已混入了侧袭、分攻的奇变。

连雪娇虽得那青袍人掌势的呵护,但她的体力,已无法支持这等全无一点休息机会的久战,满脸汗水滚滚,娇喘不息。

上官琦的举动,也不若初动手时那般的锐利,掌势变他渐呈缓慢。

三个人中,似是只有那青袍人还有再战之能。上官琦疲象已现,连雪娇已到难再支撑之境。但穷家帮四十八杰排成的奇门九宫阵,攻势却仍和开始之初一般猛烈。

原来他们相互移位,始终保持着息养实力之机,是以他们的攻势始终保持着凌厉强猛,内力源源不绝。

搏斗的形势,已很明显,再打下去,上官琦和连雪娇不是力尽而死,即是伤在对方的矛尖利刃之下。

奇怪的是那穷家帮中的四十八杰,并无伤害上官琦和连雪娇的用心,是存心把他们活活累毙。有几次矛尖刀芒,逼袭近身却又陡然自行收回。

恶斗又延续了一顿饭工夫之久。连雪娇首先不支,娇躯摇了一摇,坐倒在地上。

青袍人本来隐身在连雪娇身后发掌,连雪娇倒坐在地上之后,那长矛利刃齐齐集中向青袍人刺了过去。青袍人初次正面临敌,大发神威,冷哼一声,双掌交互劈出,逼人的暗劲掌风,破空如啸。

此人内力深厚惊人,连发数掌,掌力愈来愈是强猛。四十八杰强猛的攻势,竟然被他交互而发的掌势,远逼到十尺开外,近身不得。

忽然间,传过来一声清喝道:“住手!”

奇门九宫阵的攻势,应声停了下来。

青袍人抬头看去,只见身着蓝衫、手执摺扇的逍遥秀才,缓步走了过来。

唐璇停身在七步开外,遥遥地抱拳一礼.道:“王爷——”

青袍人目光一瞥唐璇,抬头望着天际,冷冷说道:“你认为这一座区区奇门九宫阵,当真能困得住我么?”

唐璇微微一笑,道:“虽然此阵未必能困得住你……”他目光一掠上官琦和连雪娇,接道:“但你这随行两人,要想出得此阵,只怕不是容易的事!”

青袍人道:“纵然他们无力再战,但在我的掌力卫护之下,你们要想伤他,只怕难以如愿,不信你下令试试!”

此人生性强横无比,虽处在恶劣的形势之下,但仍然毫不示弱。

唐璇淡淡一笑,道:“小弟有一事,先向王爷告罪。”他一口一个“王爷”,除了隐含讽刺之外,显然已自断兄弟之情。

青袍人凝注天际的目光,突然收了回来,望着唐璇说道:“今日之局,你可是自觉已稳操胜算了么?”

唐璇道:“小弟不敢存此奇想。咱们两人智谋相搏,不到一人就歼而死,大概无法确定谁胜谁负。”

青袍人冷笑道:“不出一顿饭的时光,我就有援手赶到……”他放声大笑一阵,接道:“这该是一场实力硬拼,不是穷家帮精革尽伤,就是我属下高手铩羽。”

唐璇摺扇轻挥,淡然说道:“纵然穷家帮四十八杰伤亡殆尽,但只要能换得江湖上数十年风平浪静,死数十人能挽救千百人命,死而何憾!”

青袍人目光中泛现出一片杀机,道:“你可听说过十步摄魂掌么?”

唐璇道:“小弟虽然不通武事,但却听恩师提过此一武功。”

青袍人冷冷接道:“听过就好,你现只不过离我七步距离。”

唐璇道:“左右身后尽都是护我之人,你纵然发掌,也未必能伤得了我。”

青袍人缓缓举起右掌,尚未及向前推击出手,突见人影闪动,两个手执单刀的大汉,突然向前跨了两步,挡在了唐璇的身前。

青袍人缓缓垂下来举起的掌势,疾快绝伦地一把抓住了连雪娇,微一用力,提起了她娇小玲玫的身躯,左手迅快地一掌拍在她背心的命门穴上。

这一掌似是给了她极大的刺激,激发出了她生命中的潜力。只见她身躯突然一阵颤动,倦意顿消,娇躯一挺,站了起来。

唐璇突然长长叹息一声道:“你纵然不惜拍了她五阴绝穴,催发她生命潜力,只怕也无能闯出奇门九宫阵去。”

青袍人冷笑一声,回手一掌,向上官琦后背拍了过去。

突然间有一股疾劲掌力袭到,斜斜地震开了青袍人的掌势。

青袍人凝目望去,只见欧阳统正缓缓收回拍出的右掌,显然这一记掌风,是他发出无疑。

耳际间传过来唐璇的声音,道:“王爷小心了,奇门九宫阵再一发动,不分出胜败生死,决不再停下……”

遥遥传过来一声长啸,打断了唐璇未完之言。

青袍人突然放声而笑,道“我的援手已经赶到了,一刻工夫之内,局势即将大变。”

只听连雪娇清叱声一声,娇躯一侧,直冲而上,玉手挥处,抓住了一柄长矛。

青袍人早已暗用“传音入密”之法,指示了连雪娇的行动,一见她出手成功,立时紧随着冲了上去。

灵活异常、变化莫测的九宫阵,因一人行动受制,全阵运转,受到了甚大的牵制。青袍人行动神速,飞起一脚,踢飞了挡在唐璇身前左方一个大汉手中单刀,左掌一挥,击在右面大汉肩头之上。

欺身施袭,出脚挥掌,几乎是一齐发动,两个大汉连闪避都来不及。

就这一瞬工夫,青袍人已到了唐璇身侧,探手一把抓住了唐璇的左腕。

环守在唐璇四周的穷家帮中高手,救应都未来及。

青袍人哈哈一笑,道:“任你诡计多端,这次决难再逃过我手。”

唐璇左腕虽然被扣,但却毫无惊惧之容,淡淡一笑,道:“小弟若无以身殉葬之心,也不致冒险临敌了。”

青袍人笑声顿住,冷冷说道:“任你舌翻莲花,也难再使我动心。”

唐璇道:“你只要一举手间,立时可把我震死掌下,不知何以迟迟不肯出手?”

青袍人道:“你认为我不敢么?”缓缓地举起了左掌。

唐璇突然放声大笑,道: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你该看自己的危险了。”

青袍人转头望去,只见欧阳统双手托着一根长矛,距他后背的“命门穴”只不过半尺远近。

如若他一掌把唐璇拍毙掌下,欧阳统手中长矛,只一伸臂,立时将以迅狠的手法,刺入他后背的“命门穴”上。

这是人身死穴之一,武功再好之人,也无法练到刀枪不入。何况欧阳统内力充沛惊人,那矛尖又极锋利。青袍人不禁微微一怔,低声对唐璇道:“快喝令你的属下,收了兵刃,如果不然,立时将把你处死掌下。”

唐璇道:“不论到什么地方,小弟一定奉陪,纵然是死亡之路,亦不推辞。”

青袍人不答唐璇之言,双目中眼珠乱转,寻思脱身之策,一面暗加劲力,扣紧了唐璇的左腕。

只听欧阳统冷冷说道:“在下手中长矛,只要再往前推进一尺,立时可刺人你‘命门’要穴之中。”

青袍人道:“我只要微一加用手劲,立时可把他腕骨捏碎。”

两人虽然彼此之间,都说得十分狠毒之言,但谁也不肯抢先出手。

原来那青袍人心知自己一击,固然可以要唐璇之命,但欧阳统如若借势向前一探长矛,立时将把他自己前后胸对穿而过。

欧阳统怕他情急之下,先杀唐璇,也不敢胡乱出手。

这种对峙之局,足足有一盏热茶工夫之久,仍然是彼此相持。

但奇门九宫阵,却借两人相持的机会,开始了轮转,环排成一座严谨的包围之势。

欧阳统目睹唐璇咬牙强忍痛苦,心中大生不安之感,暗中叹息一声,高声说道:“滚龙王!”

青袍人一面寻思脱身之策,一面再留心默查那奇门九宫阵的变化。但唐璇胸罗奇学,九宫阵经过他一番变化后,大不相同,青袍人默查良久,仍然看不出一点破绽,想不出一个破阵之策。正感为难之际,忽听欧阳统相唤之声,当下转过头去,目光凝注欧阳统的脸上,但却默然不语。

欧阳统接道:“今日之局,已成了显明之势,你已陷入了我们重重包围之中。别说在下这手中长矛一推,可立时置你于死地,纵然这一矛刺你不死,你也难以脱出奇门九宫阵去……”

青袍人冷笑一声,打断了欧阳统未完之言,说道:“在下没有兴趣听你说教,什么事应快说出来。”

欧阳统道:“你们以寡对众,自是不敌,本帮主向不愿伤初次和敝帮结怨动手之人,只要你先行放开文丞唐璇,本帮亦可放你三人离开。”

唐璇正待开言劝阻,那青袍人已抢先说道:“好吧!我先放贵帮中的军师。”说完,果然当先放开唐璇左腕。

欧阳统想不到他说放就放,而且又放得这般豪气,只好一摆手,下令道:“你们闪避开去,让开一条出路。”

穷家帮素来规令森严,一听欧阳统喝叫之言,立时纷纷向一侧退去。

青袍人退后了两步,一伸手抓住了连雪娇,大步向外走去。

连雪娇回顾了上官琦一眼道:“要不要带他一起走呢?”

青袍人道:“现在强敌环伺,待机而攻,不用带他走了。”

连雪娇道:“留他在这里,岂不增强了敌人一分实力。”

青袍人略一沉吟,道:“好吧,你带他走。”

连雪娇一招手,低声喝道:“过来。”

上官琦听话无比,果然依言走了过去。

唐璇舒展一下手臂,微微一笑,接道:“今日一别,不知咱们何日才能再见!小弟这里送行了。”

青袍人冷哼一声,道:“再见面我非要把你震死掌下。”

唐璇道:“只怕事情难以如你心愿所想。”

青袍人仰脸大笑道:“可惜你这一番心血白费了。”

唐璇道:“十年同门,无情有义。小弟如不现身临敌,今日你决难脱出穷家帮奇门九宫阵重重包围。”

青袍人仰脸望着天际一片飘浮的白云,说道:“我原想江湖大势,变在三年以后,那时候各大门派中主要首脑大部已经死亡,新旧不接,形势转变于自然之中,浪淘英雄,代起才人,上合天理,下应人情……”

唐璇淡淡一笑,道:“可是因小弟出而作梗,使你心谋一变……”

青袍人道:“不错,你处心积虑十余年,自然是早已布置下甚多对付我的办法。”

唐璇道:“王爷料事如神,猜得一点不错。奇门九宫阵只不过是小弟预计对付你办法中的一环。”

青袍人突然放声笑道:“任凭你手段回天,但已无能挽救这一场浩劫。只要我一声令下,一夜间可以使天下各大门派的首脑人物,毒发身亡!”

唐璇笑道:“螳螂捕蝉,常忽略黄雀在后。王爷属下四侯,左右随侍,难道个个都对你存着效死之心不成?”

青袍人似是为唐璇这几句话说得心神震动,两道目光投注在唐璇的身上,冷冷说道:“如若能下得手,我确信你有这种能力,在我的身前左右,布置你的眼线……”

唐璇道:“霹雳手段,慈悲心肠,为武林同道谋命,小弟不得不仿效你一逞毒谋。”

青袍人点点头,道:“我该杀你于十年前黄山逍遥草庐,想不到一念仁慈,留下今日大患。”

唐璇一笑,道:“你杀我时机己逝,咱们一番同门情义今日尽绝。念适才你手下皆流未把我震伤掌下,小弟今日也网开一面。从此之后,势成水火,不再相让,生死胜负,凭决于胸罗韬略。前程珍重,恕我不再相送了!”

青袍人目光缓缓由唐璇和欧阳统脸上掠过,冷笑一声,转身慢步而去。

连雪娇紧随身后而行,上官琦却茫然随行在连雪娇的身后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