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54章 请君画眉

作者:卧龙生

她有着无比的沉着,虽然明知有人走了进来,仍然静坐不动,连眼皮也未睁动一下。

上官琦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原来是你?”

连雪娇道:“冤家路窄。”

上官琦接道:“在下这就告辞。”举步慾行。

只听连雪娇冷冷地喝道:“站住!”

上官琦霍然转过身子,道:“你受重伤,决然打不过我,在下无意和你动手。”

连雪娇缓缓睁开了紧闭的星目,笑道:“既来之,则安之。你既知道我身受重伤,打你不过,你还怕什么呢?”

上官琦道:“这座小村落中,古怪大多,人人冷若冰霜,弥漫着一片死亡的恐怖,如入鬼域,毫无生人气息……”

连雪娇道:“你害怕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在下从师习武之时,安居在一座古刹之中,那地方人迹罕至,触目荒凉,每一间禅室之中,都有着一具或数具血肉化尽的骷髅。在下整日和那些骷髅为伍,一住数年,从未怕过。这座小小村落,虽然充满着恐怖的气氛,但如说心存畏惧,只怕未必。”

连雪娇冷笑一声,接道:“血肉化尽的骷髅,有什么可怕的地方?纵然有鬼,也不过是个死鬼。可怕的还是活鬼,这座小小的村落之中,到处都是活鬼,岂可和你学艺的古刹同日而语?”

上官琦怔了一怔,凝目沉思,既觉她言词之中,若有所指,但又觉着空泛无物,语不切实,玄机渺渺,若隐若现。

但他究竟是聪明异常之人,几经忖思,恍然大悟,抱拳一礼,道:“多谢姑娘指点……”缓步走近榻前,低声接道:“你虽然施用*葯,迷失了我的本性,但我心中并无恨你之意。”

连雪娇嫣然一笑,道:“你恨我又能怎样?哼!多此一举。”

上官琦只觉脸上一热,满脸红霞,直红到耳根后面,沉吟了良久,才道: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你虽然出身魔窟,为虎作怅……”

连雪娇接道:“骂得好啊!哼,快些走啦!”

上官琦道:“在下极愿为姑娘效劳,但请吩咐一事。”

连雪娇举手整了整头上玉眷,笑道:“满村鬼气,一室春色。你如果一定要替我做一件事,那就替我画画眉吧!”

上官琦摇摇头,道:“姑娘说笑了。”

连雪娇道:“谁给你说笑了?字字出自肺腑,信不信由你了!”上官琦回头望去,那老叟已然不知去向,立时行近两步,说道:“姑娘正面临生死之关,但仍然这般洒脱不群,难道当今之世,就无人能解得你服用过的剧毒么?”

连雪娇淡淡一笑,道:“你好像很关心我的生死,是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我隐隐感觉到你的生死,似是对整个武林的形势,都有着极大的影响……”

连雪娇道:“过奖,过奖,我的生死当真能有这等的重要么?”上官琦道:“就眼下情势而论,能够知道滚龙王底细的,只有姑娘一人。”

连雪娇道:“这倒未必见得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姑娘最好别再中途打岔,容我把话说完好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你知道此刻的光阴,对我是何等的宝贵。我想听的是赏心欢乐之事,不愿再听任何有关武林恩怨的烦恼之事了。因为我很快就要从这个世界上解脱,到另一个世界里去。在我最后生存的这段时间里,我希望不再有忧虑、烦恼。”

上官琦暗暗地忖道:“这人倒是看得很开啊!”口中却不自禁地问道:“怎样才能使你感觉到欢乐呢?”

连雪娇沉吟了一阵,道:“世上的忧苦,已几乎让我吃尽,我这一段生命中,享受的快乐的确太少了。因此,我想在我快要死的时候,应该好好地快乐几个时辰。这个想法,不过份吧?”

上官琦道:“不算过份,不知你心中想的何等快乐?”

连雪娇嫣然一笑,道:“俗语云:大登科金榜提名,小登科洞房花烛。我想找班吹鼓手来,试作一次新娘子。”

上官琦呆了一呆,道:“啊,你这想法,倒是大出人意料之外!”连雪娇笑道:“不论什么事,只要能使我快乐,我都可以去干。”上官琦道:“可惜这暮气沉沉的小村里,只怕难以找出一班吹鼓手来。”

连雪娇笑道:“那就免了婚礼,行一点闺房之乐吧?”

上官琦吃一惊,道:“什么?”

连雪娇笑道:“画眉妆台,闺房一乐。我这一生之中,从无人为我执过眉笔,你可愿一试手笔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这等事在下也是没有经验。”

连雪娇端坐的身躯,突然一阵摇动,一滴滴汗水,开始从脸上滚了下来。显然,她正在勉力忍受着身体上的痛苦。

她有着无比的坚强,只微微一罩翠眉,举起衣袖拂拭一下脸上汗水,说道:“走近一点。”

上官琦依言走前了两步,道:“姑娘可要在下运气助你抗拒伤势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不用!我身上有瓶葯物,你自己取出来吧!”左手轻轻一拍右肋,接道:“就在我衣袋之中。”

上官琦想到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教,心中为难,犹豫了半晌,说道:“这个只怕不太好吧!”

连雪娇怒道:“你这人提不起,放不下,算得什么大丈夫!快一点啦!”

上官琦暗暗地忖道:“是啊!她一个大姑娘家,做事就毫无顾虑;我一个堂堂男子,怎的倒这般拖拖拉拉。”当下一伸右手,探入连雪娇衣襟之中,掏出一个绿色瓷瓶道:“是这个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不错,你带着吧。凡是遇上在闵府‘记死簿’上留名之人,你就给他一粒葯丸吞下,可解他们身中之毒。”

那时,上官琦已然为*葯所迷,对此事茫无所知,但见她说话神情,似是极为痛苦,不愿再多打扰于她,只好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。

连雪娇似是极不愿在上官琦的面前,流现出痛苦的神情,强力忍耐下痛苦,一挥手道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上官琦暗暗想道:“此女生性倔强,宁愿受尽痛苦折磨而死,也不愿接受别人的帮助。但由她赠葯的举动而看,显然已存了向善之心。对此等之人,不能以常情对她,要救她非得动强不可。”

他究竟是年轻之人,心中既想到救人,什么俗凡礼法,尽被弃诸脑后,突然举手一指,点中连雪娇“肩井穴”。

连雪娇一颤,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我要救你的命。”

连雪娇大声叫道:“快解开我的穴道,你救不了我。”

上官琦道:“救不了也得试试,”左手一伸,拦腰把连雪娇抱了起来,大步向外面行去。

连雪娇伤势正在发作,全身酸痛无力,右肩穴道又被点中,毫无抗拒之能。上官琦用力又大,抱得她动弹不得,只好破口大骂起来。

上官琦拿定了主意,也不管她骂得如何难听,加快脚步,飞跃出村,一口气跑到那白杨树下,仰脸喊道:“兄弟,兄弟,快些下来。”

袁孝正值好梦方酣,听得上官琦呼叫之声,揉揉眼睛一跃而下。一眼看到了连雪娇,连腹中饥饿也似忘去,伸出双臂说道:“大哥,让我背着她吧?”

上宫琦微一沉吟,终于把连雪娇交给了袁孝,说道:“她的伤势很重,你要小心一些。”

袁孝小心翼翼地伸出两只毛臂,说道:“大哥放心,我会很用心地照顾于她。”接过连雪娇的身躯,果然十分谨慎地抱入了怀中,神情之间,无限惜爱。

上官琦目睹其情,心头大为震动一下,暗暗地想道:“难道我这兄弟,很喜欢她不成?”

转眼望去,只见连雪娇半启着一双星目,凝注在袁孝的脸上,翠眉轻掣。她的神志,显然十分清醒,对袁孝亦无大多的厌恶之色。

上官琦轻轻地咳了一声,道:“兄弟,这小村之中,鬼气森森,虽有食用之物,小兄也不敢取食,看情形咱们得挨饿赶路了。”

袁孝自接过连雪娇的身躯之后,似是获得了世上最大的满足,饥饿二字,早已抛掷脑后,说道:“大哥说什么,自然是不会错了。”

上官琦转过身子,接道:“咱们要紧赶一程。”放腿向前奔去。

袁孝端端正正地抱着连雪娇,上身挺直不动,虽是如此,并不妨碍他的奔行速度,紧随在上官琦的身后。

这两人放腿疾奔,快如飘风,不大工夫,己跑出去十几里路。

奔行之间,忽听袁孝大叫道:“大哥,不要跑啦!”

上官琦停下脚步,道:“什么事?”

袁孝道:“她发了病啦!”

上官琦凝目望去,只见连雪娇口角之间,泊泊流着鲜血,双目紧闭,软软地躺在袁孝的肩上,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她的伤势发作了,快把她放在地上。”

袁孝依言把连雪娇放好,上官琦先把她被点制的“肩井穴”拍开,然后轻轻一掌,拍在那“玄机穴”上,正待运气催活血脉,心中忽然一动,说道:“兄弟,你运气先助她行血流通,咱们再想救她的办法。”

袁孝应了一声,举手按在连雪娇的“玄机穴”上。

黯淡的星光之下,上官琦忽然发觉袁孝的双目中,流落下两颗泪珠。

这是个可怕的讯号,显然,这个生性纯直、不解人间险恶的袁孝,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跌入了情网之中。

这是多么不调和、不相称的一对啊!女的貌如春花,心似蛇蝎;男的憨直纯厚,形不像人,这中间有着无比的距离……上官琦默默地祈祷着皇天,不能让憨直的袁孝陷入于情海的狂涛中,那将使他沉沦难拔。

星光闪烁,乍暗乍明,照着荒凉的郊野,漆着这一幅不调和画面。夜风吹飘起连雪娇的秀发,吹飘着上官琦的衣袂。

袁孝功力深厚,一阵推拿过后,终于使奄奄一息的连雪娇复苏过来。

他长长呼一口气,徐徐吐向夜空,双手合十,目注星河,喃喃自语。他的口齿本就不太清楚,此刻低语呢喃,谁也听不清楚他说的什么。

连雪娇缓缓睁开双目,看两人一样望着夜空出神。上官琦抱膝而坐,仰首望天,若有所思;袁孝却跪在自己的身前,合掌低语。

这该是一个动人的画面,对一个刚从死亡边缘回生的人,更有着强烈的感动。

她移动一下身躯,抹去嘴角的血迹,笑道:“你们两兄弟,想的什么心事啊?”

上官琦、袁孝,齐齐为她声音惊动,一齐转过脸来,四道目光盯注在她的脸上。

袁孝见她能启口而言,心中大感欢愉,但他愈是快乐,愈是不知该如何开口,嘻嘻一笑,道:“你的伤势,可是好了么?”

连雪娇右手撑地,坐正了身子,说道:“我的伤势,是永远好不了啦。”

袁孝满脸欢愉之色,陡然消失不见,回头望着上官琦,道:“大哥,她这话当真么?”

上官琦缓缓点头,黯然一叹,道:“她中了滚龙王的附骨毒针!”袁孝急急说道:“这世界上,就没有救她的人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这就不知道了。”

袁孝急得双手不住抓耳,道:“师父呢?”

上官琦道:“师父胸罗万有,技艺人化,但他能否解得滚龙王的附骨毒针,我也不敢断言。”

袁孝突然一跃而起,道:“大哥好好地看顾着她,就像我妈看顾你时一样,我去找师父来替她疗伤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师父行踪不定,你到哪里找他?”

但闻袁孝遥遥传来之声,道:“大哥好好地看顾着她……”声音如划空流矢,倏忽之间,人声俱杏,他的去势,是那等迅快。

黯淡的星光下,凄凉的荒野中,又只剩下了上官琦和连雪娇两个人。

连雪娇道:“你这位兄弟,倒是个热心肠的人啊!”

上官琦道:“他天性纯厚,看你伤中之苦,有如身受一般。”

连雪娇道:“唉!可惜他的热心白费啦。除了我义父之外,当今之世,再无第二人能够疗好我的伤势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他这一去,不知要几时才能回来。我吹只曲子,替你解解闷吧!”

连雪娇笑道:“想不到你还通达音律啊!”

上官琦道:“见笑了。”伸手取出胸藏短箫,接道:“吹得不好,姑娘多多包涵。”

连雪娇目光转了两转,说道:“且慢,你先扶我坐在那丛深草之处,再吹不迟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为什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我作法自残,使我义父在我身上下的毒针,提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4章 请君画眉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