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55章 四侯高会

作者:卧龙生

杜天鹗道:“府外侍卫有了空缺,又从哪里选拔呢?”

童磊道:“府外侍卫,人数不受限制,凡被王爷收归门下之人,一律编作府外侍卫。”

杜天鹗心中一动,暗暗地忖道:“听此人口气,对王府中人,知道得甚多,倒是不可失过一探虚实的机会。”当下问道:“府外侍卫漫无限制,人数多寡不等,想那府内侍卫,人数的多少,也不一定了?”

童磊摇头答道:“府内侍卫,共有二十四人,一有死伤,立时从府外侍卫中选拔递补。”

杜天鹗怕激起他的疑心,不再多问,微笑说道:“多承指教。”童磊似是已说完胸中所知,生怕杜天鹗再问下去,无言可答,陡然加快脚步向前奔去。

两人行约十几里路,果然到了一处密林所在。

只听林中传出了一声轻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童磊停止脚步答道:“东方甲乙木。”

林木中缓缓走出两个黑衣人,只听那当先一人,低声说道:“是童兄,快请隐入林中。”

童磊低声说道:“这位杜兄加入咱们黑衣卫队不久,拨在大郡主手下听差……”

那当先之人摇手阻止童磊再说下去,道:“大郡主已然背叛王爷,少提为妙。”

童磊点头不再答话,紧随那黑衣人向林中走去。

杜天鹗和两个黑衣人点头作礼,哪知两个黑衣人连理也不理,似是没有看到他一样,心中暗暗忖道:“童磊之言,一点不错,黑衣卫队之间,彼此毫无情意。”

忖思之间,人已走入密林。

右面一个黑衣人一指七八尺外两棵大树道:“你们两个,就守在那树后面吧!”

童磊也不多问话,一拉杜天鹗走了过去。

杜天鹗心中暗暗忖道:“怎么这黑衣卫队之间,竟然这等冷淡。”童磊拉着杜天鹗隐入了一株大树之后,低声说道:“这林中戒备甚严,只怕王爷要到……”

他似是觉着言未尽意,微微一顿之后,又道:“王爷的行动,经常是神鬼难测,他常常单独行动,数月间不回王府一次,从不带任何一个随行之人,有时间却是戒备严密,十二侍卫尽皆相随。”

杜天鹗道:“王爷的举动,自然非咱们能够了解了。”他心知这班人,都服下了迷神毒物,生死已被控制,对那滚龙王极是忠实。何况这密林之中,滚龙王爪牙密布,言词之间,如若不慎,只怕要引起他的疑心。

童磊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杜兄请守在这大树之后,兄弟到左面去。”

杜大鹗点点头道:“童兄请便。”

童磊道:“一有事情,我自然会招呼你。”举步向旁侧走了过去。杜天鹗隐在树后,闭上双目,运气调息。

忽然间,一阵得得蹄声,传了过来。

杜天鹗启开双目望去,只见两匹快马,急急驰了过来。

只听密林中一声轻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紧接着人影闪动,十几条人影疾跃而出。

两匹奔行的快马,突然停了下来,翻身跃下马背。大概来人的身份不低,十几个跃出去的大汉,全都围了上去。两个人接过马匹,牵人林中,余下之人,环拥着两人沿着左侧一条小径,绕入深林。

杜天鹗暗暗忖道:“这两人不知是何等身份,可惜在夜暗之间,无法看清楚两人的形貌。”

片刻之间,又有人来到林边,一批接一批,络绎不绝。

这些人的身份,似都不低,从林中跃出之人,对来人执礼甚恭。杜天鹗默数来人,已然不下十个之多,心中大力奇怪,暗道:“滚龙王,东、南、西、北四爵,不过五七人而已,何以会有这样多受人尊崇的人物?”

心中疑念已动,暗自打定主意,再有人来之时,自己赶出去瞧瞧来的什么人物。

心念未息,忽见一个白影,疾驰过来,林中的黑衣卫队,一涌迎出。

杜天鹗放快脚步,紧随人群,出了密林。

那白影驰近林边之后,停了下来,原来是一顶银白的小轿,由四个健壮妇人抬着。

杜天鹗一皱眉头,暗道:“这人也不知什么身份,夜暗之中,乘着白色轿子,岂不引人注意?”

但见那迎出树林的大汉,齐齐对那银色的小轿躬身下拜,杜天鹗也随着别人拜了下去。

那小轿垂帘不起,生似轿中之人,根本不知道有人在迎接于他。杜天鹗暗暗忖道:“这人好大的架子,不知是一个什么样身份的人物?”不自觉抬头望去。忽觉身后衣衫,被人重重地拉了一下。

他本是机智过人之人,又有着丰富的阅历经验,不用回头瞧看。已知是童磊所为,赶忙垂下头去。

直待那银色的小轿过去之后,拜伏在地的黑衣卫队才纷纷站起身子。

杜天鹗尚未站好身子,耳际间已响起了童磊低微的声音,道:“杜兄,请跟在兄弟后面。”说完,立时转身向前走去。

杜天鹗也不语,紧紧随在他的身后,向前走去。

童磊直向林中走去,深入了五六丈远,才停在一株大树之下,低声说道:“幸好兄弟在你身后,如若换了他人,只怕杜兄早已横尸林外了!”

杜天鹗心中虽然明白,但却故作茫然他说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童磊道:“你知那银色小轿之中,坐的什么人么?”

杜天鹗道:“兄弟不知。”

童磊道:“那银色小轿之中,乃王爷的夫人。”

杜天鹗道:“王爷的夫人?”

童磊道:“不错,王爷的夫人。王府之中,禁规极是森严,尤以夫人,更不是常人能见。虽是内府侍卫,也未必见过夫人之面。”

杜天鹗道:“原来如此,又承童兄指教。”

童磊道:“因此夫人特地制了这一顶银色的小轿,不论何人只要见了这顶银色小轿,一律得低下头去,不准擅自抬头瞧看。”

杜天鹗道:“这些规矩,兄弟哪里知道?不是童兄指教,兄弟也死得糊里糊涂,岂不冤枉!”

童磊道:“兄弟自任王府侍卫,已经两年之久,但却从未见过夫人离开过王府一步,不知何以会来此地,看来……”

他忽然住口不言,想是忽然觉着不该再说下去,挥手对杜天鹗道:“杜兄就留在此地,不要离开,兄弟去去就来。”也不待杜天鹗答话,急急走了过去。

杜天鹗茫然站在当地,心中暗暗忖道:“王府中侍卫之间,似是被一种神秘的恐怖感觉所笼罩,彼此之间,都存着极大的戒心。”

心念转动之间,忽然间一阵低沉的哨声,传了过来。紧接着脚步杂乱,甚多黑衣卫队,大步向林中冲了进去。杜天鹗迷迷糊糊地也随着向林中走去。行约二十余丈,到了一处红墙环绕的庙门前面。

林木密茂,星光更觉暗淡,两扇黑漆剥落的大门,半掩半闭,不见一点灯光,也不闻一点人声。

涌近庙宇的黑衣卫队,迅快地分布在庙宇外面。

他们动作熟练,略一相度那庙宇的形势,立时各自选择了位置,隐人暗影之中。十几个人,眨眼间各自隐伏,一个不见。

杜天鹗凭着丰富的江湖阅历,意识到了自己这一举动又出了差错,从这群黑衣人的行动的熟练矫健,判断到这群人可能就是童磊口中的府内侍卫。

他知道如果自己仍站在原地不动,立时将召致那群黑衣人的疑心,一面忖思,一面疾快地奔行到庙门旁侧,隐入暗影之中。

他机智过人,见那群黑衣人散布之时,奔方位,只有这大门旁侧没有人把守,立时选择了这处地方。

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,忽听庙内传出来一阵低沉的喝问道:“布置妥当了么?”

只听丈余外处一人应道:“布置妥当了。”

大门内忽然亮起了一片火光,杜天鹗不自禁地探头向里面望去,只见一个黑衣人手中举着一个火摺子,燃起一盏轻纱垂苏的气死风灯。

此灯一亮,紧接着火光乱闪,灯光辉煌,片刻间一片通明。

杜天鹗目光一转,只见大门内一个两丈见方的院子里,站满了人。那顶银色小轿,端放在大殿前面。

但见院中之人齐齐拜伏地上,垂下头去。

杜天鹗略一犹豫,借院中诸人拜伏地上之时,悄然溜进大门,随着拜伏在地上。

灯光耀照下,大殿中人影幢幢。

一个沉重的声音,起自大殿门口,拖着长长的声音叫道:“夫人起驾,一体回避……”

他事先打量好了院中的形势,选择了一个视界极好的角度,举袖掩面,偷眼向那小轿望去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