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56章 王爷夫人

作者:卧龙生

只见垂帘起处,一个珠光宝气的绿衣女人,缓步走出小轿,直入大殿。

虽然灯火通明,但因那绿衣女人,始终未回过头,无法看得她的面相如何。

直待那绿衣人身影消失在大殿之后,群豪才缓缓站起身子。

杜天鹗默察情势,院中之人,彼此之间,似是十分冷漠,形如素不相识学”、“美学”中的“李贽”。 ,不禁胆气一壮,暗道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看样子这班人都不相识,大可惜机混入殿中瞧瞧。”

院中人数极多,不时有人移动位置,杜天鹗借那移动的混乱,转移到大殿外面。

大殿中灯光辉煌,但却不闻一点说话之声,而且殿门和院子之间,相隔五层石级,这中间距离虽然很小,但却空无一人。如若举步登上石级,势非被人发觉不可,一时之间,无法再行,只好混在人群之中,等待机会。

过有一盏热茶工夫,突然听得一阵低沉喝道声传了过来,道:“东平侯驾到!”

人群一阵轻轻地騒动,纷纷向后移动,让开了一条去路。

两个身躯修伟大汉,开道而入,到了殿门外,退让一侧,刚好挡在了杜天鹗的前面,遮住了他的视线,隐隐可见一个长衫老人,举步登上石级,进入大殿之中。

杜天鹗横向一侧,缓移了两步,避开了两个大汉的遮拦。

只听低沉的喝声,重又传了过来,道:“南面侯驾到!”

喝声未住,两个青衣小童缓步而入。

杜天鹗凝目望去,只见一个身着蓝衫的少年,紧随两个青衣小童身后而入。

此人年不过二十五六,剑眉朗目,英挺潇洒,步履之间,一派斯文。

两个青衣小童,每人斜背着一柄长剑,近到殿门石级之下,并肩退到一侧,那蓝衫少年,却步上石级,直入殿门。

杜天鹗心中暗暗忖道:“列名滚龙王手下四侯,武功决非泛泛。此人年纪如此之轻,竟能位列四侯之一,如非身怀绝技,定然是一个阴沉险恶、无与伦比的家伙。”

忖思之间,低沉喝声又起,道:“西望侯、北成侯,联袂驾到!”

一条肩横亮银棍的大汉,当先开道而入,一个矮瘦的老叟,和一个独眼光头的中年,并肩进了大门,直登大殿。

杜天鹗生恐那肩横亮银棍的金元霸,认出自己,赶忙把身体向后退了两尺,隐入人群之中,心中暗暗想道:“四侯齐聚大殿,不知滚龙王来了没有?”

忖思之间,忽觉身前人群,纷纷拜伏地上,赶忙相随拜倒,惜衣袖掩护,微启双目望去。

只见一个青袍人步履轻快地直入大殿。

他脸上一片森冷,毫无表情,但从他轻快的步履之中,可见他内心中极是轻松愉快。

大殿里传出了一个宏亮的声音,道:“诸位请席地而坐吧!”

院中群豪纷纷依言,盘膝坐在地上。

杜天鹗目光左右一扫,只见左右两侧之人,一着蓝衣劲服,一着黄色短装,一望即知不是王府中人,不禁胆气一壮,缓缓向前移动了两尺,探头向大殿之中看去。

大殿中布置得十分庄严,神案前摆了一张长方形的木桌,木桌上铺了一块黄缕,一个小型的玉鼎,放置在木桌中间。鼎中香烟袅袅,满室镣绕。滚龙王和那绿衣人戴着一顶特制的凤冠,四周垂着黄色的面纱,香烟绦绕中,多加了甚多神秘。

在那黄绫铺遮的木桌两侧,分坐着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位侯爵。

除了那四位侯爵之外,另一个黑髯垂胸、年约五旬的长衫人,坐在滚龙王的旁侧。

杜天鹗暗暗奇道:“这人不知是什么人物,身份似是还高过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侯爵。”

突见滚龙王侧过头去,举手轻轻一挥,立时有两个黑衣人走了过来。滚龙王口齿启动,也不知对那两人说些什么,但见两个黑衣人,大步直向殿外走来。

两人停在大殿石级之上,四外望了一阵,突然一齐向杜天鹗走了过去。

杜天鹗警觉到情势不对时,两人已然到了他的身前。

左面一个黑衣人举手一招,道:“你过来!”

杜天鹗虽然明明知道是叫自己,但他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双目乱转,东张西望。

右面那黑衣人一皱眉头,迈腿跨了一步,探手抓住了杜天鹗,道:“你是装迷糊呢,还是当真没听清楚?”

杜天鹗只觉他那一抓之劲,甚是强猛,心中暗暗吃惊,只好站了起来。

左面黑衣人道:“王爷命你进殿。”

杜天鹗心知这座古刹之外,戒备森严,决然难以逃走;只好硬着头皮,随在两个黑衣人之后,登上石级,直入大殿。

两个黑衣人并肩而立,挡住了殿门。

高居中座的青衣人冷笑一声,道:“你可是府内侍卫么?”

杜天鹗步人大殿之时,就在想着如何回答滚龙王的问话。他本是才智甚高之人,加上丰富的江湖阅历经验,略一衡量目下形势,已知任何谎言,都无法欺瞒得殿中诸人,当下答道:“在下乃府外侍卫。”

滚龙王冷然一笑,道:“你回答本座之言,也敢自称在下,当真是目无法纪了。”

杜天鹗垂手抱拳,说道:“小的加入王府中卫队不久,不知王府规矩。”

滚龙王道:“你几时加入黑衣卫队?”

杜天鹗道:“属下加入黑衣卫队,不足三月时光。”

滚龙王两道冷峻的目光在杜天鹗脸上打量了一阵,冷冷说道:“本座岂是好骗的么?”

杜天鹗急急说道:“属下句句都是实言。”

滚龙王举手一挥,立时有一缕指风,遥遥点袭过来,击中杜天鹗的穴道。

杜天鹗眼看着滚龙王施展隔空点穴之法,但却不敢让避,只好硬着头皮,被他点中穴道,侧身一跤,跌摔在地上。

滚龙王一击中敌,沉声对两个黑衣人道:“把他暂押一侧,待一会再好好审问于他。”

杜天鹗穴道虽已受制,但神志仍然清醒,只觉身子被人抬了起来,摔在大殿一角。此时的生死,已完全操于人手,索性闭上双目,暗中运气调息,试图自行解穴。

只听一个森冷的口音,说道:“我已把季节的风向算好,只要能把他们引入布成的奇阵,不难一鼓歼灭。这张图案,是那一片莽原的地势,王兄过目。”

杜天鹗听得好奇之心大动,忍不住微启一目望去。

但见那坐在滚龙王旁侧的黑髯垂胸之人,从怀中取出一幅白绢图案,递了过去。

滚龙王接过图案,仔细地看了一阵,放在案上,目光转注到北成侯顾八奇脸上,问道:“除了武当一派之外,还有哪一派中人物会来?”

顾八奇欠身应道:“属下所知,除了武当一门之外.尚有少林和峨嵋两派中几位高手赶来。”

滚龙王点点头,目光又转注到南面侯的脸上,问道:“穷家帮中的内线找到了么?”

南面侯两只星目闪动了一下,道:“幸不辱命。”

滚龙王道:“那很好,请带他来见我。”

杜天鹗吃了一惊,忖道:“以穷家帮执法之严,逍遥秀才唐璇之能,仍然埋有滚龙王的内线,此事确非小可,只不知是什么人?”

只见那坐在侯位上的蓝衫英俊少年,站起身子,直向大殿外面走去。不大功夫,带着一个面上包着黑布的大汉,走了进来。

滚龙王打量了那大汉一眼,道:“你把包在脸上的黑布解开。”

那大汉依言解开包着全脸的黑布,露出一张紫红色脸,竟然是常随穷家帮帮主欧阳统身侧的神行柏公保。

杜天鹗吃了一惊,暗道:“想不到这小子,竟然是滚龙王派在穷家帮的内线!”

滚龙王侧脸望了那身侧胸垂长髯之人,说道:“王弟请代我问问他吧!”

那胸垂黑髯人举手对柏公保一招,道:“你过来。”

柏公保依言走了过去,低声说道:“此地耳目众多,说话恐有诸多不便之处。”

那黑髯之人,站起身子,说道:“咱们到神像后面去吧!”当先向前行去。

滚龙王回顾了两人一眼,轻轻一掌,击在木案之上,说道:“当今江湖之上,真能和咱们分庭抗礼的,已不是九大门派中人,而是近来声势实力强壮的穷家帮……”

他突然停口不言,目光缓缓由四大侯爵的脸上扫过,冷森地接道:“穷家帮高手如云,逍遥秀才唐璇,更是才智过人。斗智斗力,都足和咱们一拼。四位个个身负绝世武功,本座一向倚重,甚望此次一战,能竟全功,一鼓尽歼穷家帮中高手……”

北成侯顾八奇突然接口说道:“王爷既是有心要和穷家帮一拼实力,那就不如正面邀请他们,约期决斗,各凭武功,一决生死。”

滚龙王摇头说道:“此乃下下之策。各出实力,决一死战,虽可在一日间分出胜败,但任何一方,都难免元气大伤。九大门派虽然尚未和咱们正面冲突,但都在养精蓄锐,准备联手对付我们,约期决战,势必哄动江湖。如若九大门派,各派高手相助欧阳统,胜败之分,就难以预料了……”话至此处,突然一顿,探手从怀中摸出四个封简,接道:“这个封简,已详细他说明了你们应办之事。只要你们能够一一作到,穷家帮中之人,不难被一鼓而歼。”

南面侯两道炯炯的目光,一掠手中封简,不自觉他说道:“血河阵。”

滚龙王笑道:“不错,血河阵。我要在那十里莽原中,布下一座‘血河大阵’,你们四人各镇一方。”

南面侯道:“王爷的神算之术,举世无匹,定然早已胸有成竹,我等自当全力以赴。”

滚龙王微微一裂嘴巴,皮笑肉不笑说道:“全仗四位侯爵了。”

四人一齐欠身作礼,连道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滚龙王一挥手说道:“那封简之中,述说甚详,四位一看便知。眼下时光已经不早,你们也该去部署一下了。”

四人齐齐抱拳一揖,垂首向后退去,执礼极恭。杜天鹗只听得心中大为震动,暗暗想道:“滚龙王早有预谋,要一鼓尽歼穷家帮中高手,只不知欧阳统是否已知道此事,怎生要想个法力,通知他一声才好。”

只听滚龙王重重地咳了一声,又道:“这封简之中,除了记述了各位应做之事以外,还附有关图势,只要你们能够依照时限办完,血河阵自会生出妙用。”

四位本将刚退到殿门之处,但一听到滚龙王极重的咳声,同时停下了脚步,直待滚龙王说完话后,才齐齐退出了大殿。

但闻急促的步履之声,逐渐远去,渐不可闻,想是那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侯爵,已各带属下动身而去。

杜天鹗被放置在大殿一角,无法见到殿外的景物,只好凭借耳闻之声,推想几人行动。

滚龙王目睹四人的背影出了大殿,低声对那头戴凤冠、身着绿衣的女人附耳低言一阵,匆匆起身而去。

大殿突然变成了一片死寂。七八个黑衣人分布大殿各处,戒备仍然是那般森严,但却是鸦雀无声。

最使杜天鹗奇怪的,是那胸垂黑髯的大汉,带着柏公保进入那神像之后,良久不见一点回音。大殿中寂静得可听到钢针落地的声音,但却不闻两人说话之声。

他一心想念柏公保叛穷家帮的事情,反而忘记了自己的生死之事。

还有那全身绿衣的妇人,自从进了这大殿之后,不但未听她说过一句话,而且坐下之后,连动也未动过一下。

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,那绿衣女人突然扬起了素手一挥,低声说道:“你们熄去灯火,到外面去吧!我要一个人坐一会。”

不知是那些黑衣人遗忘了杜天鹗呢,还是她神秘权威,使那些黑衣人不敢多问,几人同时动作,分别熄去了烛火,鱼贯退了出去。

大殿中突然黑暗下来,伸手不见五指。

杜天鹗缓缓把头靠在墙上,暗暗地忖道:“这女人定是滚龙王的夫人了。以滚龙王为人的冷酷、残忍,但对这绿衣女人,却是甚为恭敬。”

忖思之间,忽听一缕箫声,袅袅扬起。

杜天鹗听那箫声的来处,正是那绿衣女人停身之处。

箫声初起,就充满着凄凉,片刻之后,更是哀伤动人,直似在听着一个深闺怨妇,在诉说她凄凉的身世。

杜天鹗不自觉间,受了强烈的感染,一缕怜悯之情,油然而生,失声叹道:“夫人这箫声太动人了,当真是朝聆一曲,夕死无憾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6章 王爷夫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