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58章 风暴前夕

作者:卧龙生

唐璇微微一笑,道:“鼎鼎大名的关外神鞭,岂是暗施算计之人?”

杜天鹗怔了一怔,道:“先生何以认识在下?”

唐璇淡然一笑,默不作声。

杜天鹗缓缓放下了怀抱中的欧阳统,道:“贵帮主受人暗算,伤势不轻,请先生查看一下,是否还有救?”

唐璇低头望了欧阳统一眼,笑道:“不要紧,他不过是被人用葯物迷了过去,葯物一解,人就立可清醒过来。”

杜天鹗听到他言词之间,毫无关心之意,心中大感奇怪,呆了一呆,道:“看先生的神色情态,似是对贵帮主的生死毫不关心了!”

唐璇脸色一整,说道:“你身着滚龙王手下黑衣卫队的衣服,冒险来此,不知有何见教?”

杜天鹗忽觉一股忿怒之气,直冲上来,冷冷喝道:“欧阳帮主是何等的英雄人物,想不到他的属下,竟然都是外貌忠厚、心藏姦诈之人!”

唐璇微微一笑,道:“骂得好!你冒着生命之险,闯来此地,就只为骂我们几句吗?”

杜天鹗一抖手中紫金飞龙鞭道:“在下虽和欧阳帮主谈不上交情,但却深深为他抱屈……”

唐璇挥了挥手中的摺扇,接道:“杜兄身着黑衣卫队衣服,但言词之间,却是毫无中毒迹象……”

杜天鹗厉喝道:“如若在下服用过滚龙王控制属下的毒葯,只怕也不会到此地来了。”

唐璇笑道:“那你也不会活着见我了。”

他微微一顿之后,又道:“杜兄一片好心,却是弄巧成拙,破坏了我们满盘计划。唉!这一来,只怕白耗费在下一番心血了。”

杜天鹗奇道:“先生之言,实叫在下费解得很。”

唐璇叹道:“正如杜兄所言,欧阳帮主是何等的英雄人物,平常之人,岂能够暗算于他?”

杜天鹗茫然说道:“先生之言,在下是愈听愈糊涂了。”

唐璇缓缓把目光投注到欧阳统的身上,说道:“杜兄可认识欧阳帮主吗?”

杜天鹗心中一动,道:“是了,这人可是假冒欧阳帮主的吗?先生妙计,当真是神鬼难测,这办法果然是好,不如此,何以能查出内姦……”

唐璇摇头接道:“假扮欧阳帮主,或可瞒过杜兄,但却无法瞒得了终日相随他身侧的柏公保。”

杜天鹗道:“不错,这在下就猜测不着了。”

唐璇道:“这人不但是千真万确的欧阳帮主,而且他还确然中了柏公保施放的毒葯。”

壮大鹗双眉耸动,摇头说道:“先生这办法虽好,但未免太冒险了。如若柏公保借机施下毒手,欧阳帮主岂不要殒命当场?这办法,智者不取。”

唐璇笑道:“在下的预料之中,柏公保决不致施下毒手。须知他要留下帮主的性命,以维护他的安全。唉!我已暗遣帮中高手,暗中监视他的行动,准备借彼之矛,攻彼之盾,想不到——”

杜天鹗道:“想不到被在下破坏。”

唐璇道:“不知者不罪,何况在下相信杜兄……”轻挥摺扇一笑而住。

杜天鹗道:“相信我什么?”

唐璇道:“相信不再用敝帮帮主涉险了。”

杜天鹗沉吟了片刻,说道:“在下涉险而来,确有要事求见贵帮帮主,想不到破环了先生的计划……”他微一停顿之后,又道:“先生先把贵帮帮主救醒后,咱们再谈不迟。”

唐璇仰脸看了天上星河,笑道:“再过片刻时光,帮主自会醒来,用不到施葯相救了。”

杜天鹗奇道:“当真有这等事么?”

唐璇道:“不敢相欺,在下早已让帮主服下了解毒之葯,算好了时间,到了时刻,不用别人解救,自会醒来。在我的估计之中,那时柏公保至多把帮主带出数里——”

杜天鹗道:“非先生这等千古绝才,胸罗万有,如何能想出此等安排?如若是不解葯理之人,纵然想出这等办法,也是无法应用。”

唐璇道:“杜兄过奖了。”

杜天鹗道:“滚龙王召集了手下四大侯爵,聚会十里外一处密林之中……”

唐璇笑道:“这我已经知道了,但不知他们说些什么?”

杜天鹗道:“滚龙王尽出属下高手,排成了一座血河大阵,想一举尽歼贵帮中人。”

唐璇怔了一怔,道:“血河大阵?”

杜天鹗道:“不错,在下被滚龙王发觉了身份,被囚于他们议事大殿之中,听得甚是清楚,决错不了。”

唐璇道:“不知杜兄怎生脱险归来?”

杜天鹗道:“说起来叫在下也是不敢相信,但经历如绘,分毫不差……”

他似在筹思措词,微微沉吟了一阵,接道:“说出只怕先生也是难以相信,释放我脱险之人,竟然是滚龙王的夫人。”

唐璇突然急行两步,走在欧阳统的身前,抱拳一揖,说道:“文丞唐璇,向帮主请安。”

只见欧阳统缓缓睁开双目.望了唐璇一眼,挺身坐了起来,道:“这是什么所在,叛徒哪里去了?”

唐璇笑道:“人算不如天算,有劳帮主白涉一场惊险。”

欧阳统看看天上的星辰,笑道:“先生计算的时刻,当真是分毫不差。”缓缓站起身子,拍去身上尘土。

唐璇道:“属下坐观星辰,心急如焚,总算幸无失误。”

欧阳统笑道:“先生神算,由来不差毫厘……”目光一转,投注在杜天鹗的身上,拱手一笑,道:“杜大侠。”

杜天鹗欠身说道:“不敢,不敢,帮主一世英雄,几乎受属下暗算。”

欧阳统叹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想不到追随我十数年之久的柏公保,竟然也是滚龙王的手下。”

唐璇一挥摺扇,道:“我料那柏公保必难安心坐候,必将返来暗中偷窥,咱们进入这茅棚中谈吧!”

欧阳统点头微笑,径先进入茅棚,壮大鹗、唐璇鱼贯随人。

茅室中放置着一张木桌,但却早已摆好香茗,三人围桌就坐在竹椅之上。

唐璇笑道:“为了避免叛徒偷窥得室中情形,咱们就这样摸黑坐着吧。”微微一顿之后又道:“眼下敝帮帮主己醒,杜兄可否将滚龙王阴谋详情,告诉在下呢?”

杜天鹗略一沉吟道:“在下之意,深望帮主先行下令,擒住叛徒,免得被他借机逸走。”

唐璇道:“不妨事,在下料他未得帮主生死确讯之前,不致逃走。”

杜天鹗不再多说,只把自己遇险被掳等经过之情,详细他说了一遍。

欧阳统奇道:“听杜兄所言,那珠光宝气的绿衣人,当是滚龙王夫人无疑了。但她的举动,又确似有意释放杜兄,这一点实叫兄弟百思不解。”

唐璇道:“个中情形,确然是不太寻常,容属下多想想再说。”

欧阳统知他每逢上疑难之事,必然要闭目沉思,当下不再言语。

茅棚中突然沉默下来。

杜天鹗虽然是当事之人,但他对那绿衣人释放自己之事,亦是莫测高深,心中暗暗忖道:“以身份、情理测度,滚龙王的夫人,决然不会是姦细。但她又明明释放了我,这情势实是叫人迷惑难解。久闻唐璇之才,这次倒是得一聆他的高论了。”

大约有一盏热茶工夫之久,唐璇突然开口说道:“就杜大侠口诉身历而言,那绿衣女人是滚龙王的夫人,当是不错……”

欧阳统道:“难道她也是内姦不成?”

唐璇道:“她和柏公保相处情势不同,不能一概而论。属下断论她决非内姦,但她确有着使滚龙王敬畏之处,才敢随心所慾,无所惮己”

欧阳统道:“她明知杜兄,是混入黑衣卫队中敌对之人,但却故意纵虎归山,就算滚龙王对她敬畏,也不致这般胡作乱为。”

唐璇道:“属下也想到这一点了……”

他沉吟了一阵,接道:“因此属下怀疑到她和滚龙王之间,或有着什么不欢之事。女人见识,常常不顾大体;而且天性慈弱,所谓妇人之仁。她要气气滚龙王,就故意释放了杜兄,未始不可。总之,此事只可视作偶然奇遇,不可以常情推论。”

欧阳统摇摇头,道:“先生的宏论,本座一向敬服,惟对此事,却不敢苟同先生之见。”

唐璇笑道:“属下亦知帮主难以同意属下的论断,但此事决不能视作常情,可一不可再。如若误认那是滚龙王一个脆弱之点,难免一误百误了。”

欧阳统默然不语,显然对唐璇的宏论,仍然未尽同意。

杜天鹗突然插口说道:“以滚龙王为人的毒辣阴险,一旦发觉了在下逃走,势必要追查原因不可,只怕那绿衣人……”

唐璇接道:“这个杜兄尽管放心,如若那绿衣人没有把握,决不敢释放于你。”

欧阳统微微一笑,道:“此等人性上的变幻,当非我们预可测知。本座虽不同意先生的论断,但一时之间,确也想不出原因何在。此事暂时不谈也罢……”目光转投到杜天鹗的身上,又道:“杜兄可否把详细经过之情,尽所记忆,细述一遍,也好让我等早些有个准备,筹谋对敌之策?”

唐璇轻轻摇挥了两下摺扇,慾言又止。

杜天鹗略一沉吟,又仔细地把经过之情,说了一遍。

欧阳统沉默了片刻,回顾了唐璇一眼,道:“先生,滚龙王尽招属下高手,布成‘血河大阵’,分明是想和咱们一拼实力了。”

唐璇道:“不错。”他一向宏论滔滔,此刻却突然不肯多言。

欧阳统道:“先生之意,咱们可要尽出帮中精锐,和他们决一死战么?”

唐璇道:“事已如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了。但属下却不主张尽出精锐,决一死战。”

欧阳统道:“这么说来,先生已早有成竹在胸了广

唐璇道:“运筹行略,我和滚龙王同出一门,当是在伯仲之间,但他却强过我一身武功。”

欧阳统道:“先生却强过他三分才智。”

唐璇道:“只能说比他多读过几年诗书而已。”说完,缓缓起身,来回在室中走动,显然他在筹思对敌之策。

欧阳统知他正在运用全力,也不再打扰于他。

忽见唐璇停下脚步,道:“杜兄……”

杜天鹗道:“有何吩咐?”

唐璇道:“不知你是否还有胆量混人黑衣卫队中去?”

杜天鹗沉吟了一阵,道:“重混入黑衣卫队,虽然有些凶险,但如确有需要,在下万死不辞。”

唐璇道:“凶险虽有,但杜兄如肯照兄弟之言去作,险算当不致超过一半。”

杜天鹗道:“愿闻高论。”

唐璇道:“法不传六耳,杜兄请附耳上来。”

杜天鹗一面点头,一面赞道:“先生的妙算神机,当真是鬼神难测,在下就此告别。”抱拳一揖,出了草棚,急急而去。

欧阳统低声说道:“你和他说些什么?”

唐璇道:“我告诉他应付危急之法。”

欧阳统知他性格,如是不肯说出之事,再追问也是无用,立时不再多问,起身说道:“先生近来一直多未得休息,该好好歇歇了。”

唐璇摇头说道:“帮主且慢,属下还有下情禀告。”

欧阳统重又坐了下来,道:“什么事?”

唐璇道:“滚龙王借数十里外一片莽原,布下了‘血河大阵’,要一网打尽咱们穷家帮中之人。”

欧阳统道:“在下相信先生之能,早已有破阵之策了。”

唐璇道:“‘血河大阵’这名字取得奇怪,属下如不到现场去勘查一番,只怕临时措手不及。”

欧阳统吃了一惊,道:“先生一个人去么?”

唐璇道:“属下之意,请帮主招来铁木大师以及黄山大侠费公亮。带同周大志、柏公保一齐前往。”

欧阳统道:“柏公保叛行已露,带他同去,岂不增多凶险?”

唐璇笑道:“正因如此,才要带他同行,帮主佯作不知,由属下暗中查看他的举动。”

欧阳统道:“深夜之间,请来铁木、费公亮等,岂不有扰佳宾,何不就帮内选带几位高手同行?”

唐璇道:“逍遥厅中存书之内,分录了属下所学,滚龙王是否已尽读存书,目下甚难测知。看他的举动,似是胸罗已非昔年可比。属下能否和他一较智力,眼下还难预料,何况文才武学,相辅而用,属下不解武功,先吃了大亏……”

他突然长长叹了一口气,接道:“当今之世,有两人才智尤过属下。如若那两人也被滚龙王网罗手下,这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8章 风暴前夕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