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60章 大战序幕

作者:卧龙生

青衣老人脸色大变,双目中闪动忿怒的火焰,身躯抖动,似是已尽了极大的定力,在克制着心中的忿怒。

唐璇低声说道:“老前辈暂请忍耐一下,替令媛疗伤要紧。我们已在这数丈外布下了阻敌人手,强敌一时间决难突破。此刻时光,寸阴如金,就事而论则非出一人之手,大抵完成于战国至汉初之际。强调万物之 ,老前辈也该争取这片寸光阴,疗救令媛的伤势。”

那青衣老人,面色逐渐地缓和下来,点头应道:“多谢兄台指教。”大步行了丈余,找一处深草丛中,放下怀中的女儿。

他冷做孤僻的性格,又一次明显地流露了出来。在这等险恶的情势之下,他急步从费公亮和铁木大师身侧而过,但却连头也未回过一次,生似未曾看到几人一般。

唐璇高声说道:“老前辈如需什么葯,请招呼在下一声。”

那青衣老人低声说道:“不用了。”声音低沉得三四尺外就没法听到。

欧阳统缓步走了过来,低声说道:“连续有受伤之人赶来,想来那滚龙王属下之人亦即将找到此地,先生最好不要再亲身涉险了。”言词之间,充满着关怀之情。

唐璇微微一笑,道:“多谢帮主关顾,属下自知珍重。”

费公亮突然大步走了过来,说道:“帮主可认得那青衣老人么?”欧阳统摇头说道:“素昧生平,从未见过。”

费公亮道:“此人颇似传言中的南翁姜……”

只听一声尖叫传了过来,打断了费公亮未完之言。转脸望去,只见一个长发散披的中年妇人,满身鲜血地跑了过来。

欧阳统急声说道:“柏公保,快去接她过来。”

柏公保应声而出,疾跃过去,伸手扶住了那满身鲜血的妇人,奔回到欧阳统的身前。

欧阳统目光一转,看她全身伤痕累累,多达六七处,纵有灵葯,也是难以救得活了。

那妇人望了欧阳统一眼,道:“你可是穷家帮的帮主么?”

欧阳统道:“在下正是欧阳统。”

那妇人道:“欧阳帮主……”“主”字刚刚出口,突然一闭双目,气绝而逝。

那隐身在草丛中的青衣老人忽地探出头来,望了那妇人一眼,重又隐入草丛之中。

欧阳统满脸激忿之色,说道:“先生,滚龙王的属下,当真是残忍得可以,对待妇人孺子,也下得如此毒手!”

唐璇道:“有一种奇怪的葯物,只要人一服用,立时将失去人性,残酷嗜杀,视人命如儿戏——”

忽听一声暴喝道:“站住!”紧接兵刃相击,传入耳际。

唐璇道:“滚龙王属下已到,帮主、费大侠,快请四面接迎。我已嘱咐过八英,如遇高手,难以抵敌之时,立时向后撤退,布成九宫奇阵,合力拒敌。”

欧阳统道:“先生自重。”飞身一跃,直向那喝叫声处奔了过去。费公亮紧随欧阳统身后追了过去。

唐璇目光一扫柏公保和周大志,道:“你们快把伤者抬到这草丛旁,集中一起。”

周大志道:“死人的尸体呢?”

唐璇道:“那就顾及不到了。”

只听暴喝连起,四方八面一片“站住”之声。

唐璇举起摺扇一挥,那停在丈余外的马车突然疾快地驰了过来,但那驾车的黑衣人仍然静坐在车上不动。

但见人影一闪,紧随欧阳统而去的费公亮突然转了回来,说道:“先生,滚龙王手下高手已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……”

唐璇点头接道:“这一战势所难免,穷家帮的成败、存亡,端在这一战了。”

费公亮道:“帮主之意,咱们分布之面太过辽阔,命在下请命先生,可否撤退集中?”

唐璇笑道:“我已告诉分布在四周之人,遇上强敌,不可硬拼,他们会自然撤入八卦阵之位。费大侠等只要相机救应,不让有所伤亡就行。”

他轻轻叹息一声,接道:“这是一场实力相差极为悬殊的险恶之战。在三个时辰之内,咱们难有援手赶到,但滚龙王的属下,却是愈战愈多。八英势必不容有所伤亡,伤一人全阵即将失去均衡。不过,有帮主、费大侠和铁木大师三位高手及时施援,当可保八英无恙。”

费公亮肃然说道:“先生想必早已有安排,属下这就覆命帮主。”说话声中,突然一跃而起,破空而去。

只见周大志哇哇叫道:“唐爷小心了。”大步直向正南迎去。

唐璇目光一转,只见两个黑衣劲装大汉,手执兵刃,冲过了八英的封锁,直奔而来。

柏公保突然欺上一步,道:“唐爷,形势险恶,属下……”

唐璇突然一挥招扇,接道:“退下去。”

柏公保微微一怔,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。

只听周大志大声喝道:“好小子,接俺老周一拳。”右拳一式“浪撞礁岩”,击了出去。

但闻前面一个执刀大汉,闷哼一声,应手倒了下去。

周大志怔一怔,道:“好不禁打的小子,老周拳还未到,你已吓晕过去。”

刀光一闪,另一个黑衣大汉,趁势一刀,疾向周大志的便便大腹上面刺去。

周大志看去虽然很笨,其实轻灵异常,大腹一侧,避过刀势,顺手一招“海底捞月”,抓了那黑衣大汉右腕,左拳一扬击去。

他拳势尚未中那大汉前胸,那大汉却仰面倒了下去。

周大志一把夺过单刀,回身走了过来,笑对唐璇说道:“唐爷,滚龙王手下个个脓包,受不了俺老周一拳。”

唐璇淡淡一笑,举步登车,拱手对那草丛一礼,道:“多谢相助。”周大志听得微微一怔,仔细向那倒摔在地上的大汉望去,只见两人双目紧闭,面色铁青,不似中拳而死,不禁心中动了怀疑。

但他天生心地钝迟,一时之间,仍是想不通原因何在,凝目寻思了良久,突然一拍脑袋,大声叫道:“我明白了,明白……”大步走到那草丛之中,叫道:“喂!可是你帮助俺老周的么?”

草丛中探出那青衣人的脑袋,举手一挥,道:“走开去。”说完一句话,立时又隐入草丛之中。

周大志怔了一怔,道:“哼!好大的架子。”

唐璇低声叱道:“不要惊扰了人家疗伤,快退回来。”

周大志回顾了柏公保一眼,大步走到唐璇的马车前面,低声说道:“那青衣老人武功很好……”

唐璇摇摇手不让他再说下去,接道:“不用你多管闲事……”

突然白影一闪,一道白光划空飞来,直向唐璇飞击过去。

唐璇不会武功,虽然眼看暗器袭来,但却无法闪避。

周大志虽然内力深厚,拳势威猛,但对轻功一道,却是毫无造诣,眼看那袭来自光逼近唐璇,但却救援不及。

正在危亡一发之际,突有一股暗劲涌来,那疾飞而来的白光,吃那暗劲一撞,登时斜斜飞向一侧,跌落在草地之上。

唐璇目光横掠了落在地上的飞刀一眼,淡然一笑,回顾了铁木大师一眼,道:“不是老禅师劈空掌力强快,唐璇势必要伤在飞刀之下不可。”

铁木叹道:“这发刀之人的手劲,实是惊人。如若老衲的料断不错,发刀之人,当在五丈之外……”

他微微一顿,又道:“唐先生身系武林安危,老衲深望先生能保重自己。坐在车上,固然可一目了然看到四周变化,但自登高而望,目标太过显明……”

唐璇笑道:“多谢老禅师关顾,我这里致谢了。”拱手一礼,缩身入马车之中。

只听欧阳统的声音遥遥传了过来,道:“周大志,你负责保护先生的安危,先生如损伤了一毫一发,你就别再见我。”

周大志应了一声,横身挡在唐璇的车前。

铁木大师突然走近马车,低声对唐璇道:“先生,滚龙王的属下分明已迫近四周,而且适才兵刃声响,已然动手相搏,不知何以此刻突然会沉寂下来?”

唐璇道:“大风雨来临之前,总会有一段时间的平静。滚龙王的属下不但已迫近四周,而且来人甚多,不乏高手,不出一盏热茶工夫,定将发动强猛攻势。”

说话之间,忽见草丛之中人影闪动,缓步向后退了过去。

唐璇低声说道:“大师,滚龙王的属下已经向前逼了过来。本帮中八英已然向后移动……”

只听衣袂飘风之声,欧阳统、费公亮双双跃落唐璇车前。

欧阳统低声说道:“先生布成的阵图,中间有多大地方?”

唐璇略一沉吟,道:“以属下这马车作为中心,方圆不过两丈。”欧阳统脸色严肃地点头,说道:“由铁木大师、费大侠全力相助。或可支撑一些时间。”

费公亮突然朗朗一笑,道:“眼下的费某人已经是穷家帮中所属之人,帮主有何差遣,但请吩咐,属下万死不辞。”

但见八英缓缓向后移动,同时手中都已亮出了兵刃。

只听一个苍劲的声音传了过来,道:“哪一位是穷家帮的帮主,请来答话。”

欧阳统回顾了铁木大师等一笑,正待开口,费公亮己抢先说道:“什么人这等放肆,我们帮主是何等身份之人,岂肯听你支使?你有话过来说吧!”

过了片刻,那苍劲的声音重又传了过来。道:“老夫顾八奇,乃滚龙王属下四大侯爵之一。”

费公亮大声喝道:“什么侯爵不侯爵,如若要见我们帮主,就得以江湖规矩,亲来求见。”

只听一声冷哼传了过来,道:“你们已被我们重重围困,还是这般的不知死活……”声音微微一顿,接道:“如不是王爷有命,老夫早已下令围攻了。”

费公亮道:“有什么狠毒之处,尽管施出来就是。”

那声音沉寂了良久,重又传了过来,道:“好吧!受命在身,不得不去见他一面,我这立刻就走。”

欧阳统抬头望了望唐璇,道:“先生,眼下情势,咱们已如网中之鱼。滚龙王何以不肯下令围攻,却派人和咱们谈判起来?”

唐璇笑道:“滚龙王未料到咱们会这等冒险……”

忽听铁木大师说道:“滚龙王遣派之人来了。”

欧阳统抬头望去,只见一个身躯壮伟的大汉肩着一根亮银棍大步行来。

这时,八英已然各自退人方位,布成了阵图。

欧阳统说道:“周大志,去接他过来。”

周大志应了一声,挺着大腹迎了上去。

在那壮伟大汉的身后,随着一个矮瘦的老叟。

那大汉行近八英,突然一振手中的亮银棍,道:“闪开路。”声音宏亮震耳,横棍而立,神威凛凛。

周大志只看得暗暗赞道:“好一条汉子!”加快脚步,迎了上去,低声对八英说道:“帮主传谕迎客,你们让让路吧!”

那缓缓移动不息的阵图,陡然停了下来,阵图分裂,闪开了一条大路。

那壮伟大汉环目凝望了周大志一眼,忽然向旁侧一闪,让开去路。

那矮瘦老叟缓步而行,当先入阵。

周大志拱手对那壮伟大汉说道:“朋友贵姓?”

那大汉道:“在下金元霸。”

周大志道:“人如其名,不同凡响。兄弟叫周大志。”

金元霸哗啦哗啦地一阵大笑,道:“在下久闻穷家帮中铁卫大名,今日有幸一会……”

周大志道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金元霸道:“江湖上传言,说你铁卫如卡,难越一步,咱倒是有些不信。待会儿咱们得好好地较量一阵。”

周大志笑道:“在下自当舍命奉陪。”

金元霸道:“好!届时不论拳脚兵刃,任由周兄选择。”大步向前行去。

周大志紧随他身后而进,目光一掠他那粗如鸭蛋的亮银棍,心中暗暗忖道:“此人能使这等沉重的兵刃,两臂杏力定非小可,等会动手之时,倒是得小心一些。”

那当先而行的矮瘦老叟,一直行近欧阳统两三步处,才停了下来,拱手说道:“在下北成侯顾八奇,奉王爷之命,面见帮主,有事相商。”

欧阳统脸色肃穆,一派庄严,淡然一笑,道:“在下洗耳恭听。”顾八奇目光转动,缓缓扫掠了四周之人一眼,道:“你们已被围困此地,如入网之鱼。”

欧阳统冷冷说道:“这个不劳大驾费心。”

顾八奇道:“你们四周已经满布火葯、干柴,如若我们放起一把火来,四面围烧,除非诸位胁生双翅、飞空而遁之外,决难逃出火劫。”

欧阳统听得心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0章 大战序幕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