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68章 十天十夜

作者:卧龙生

上官琦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连姑娘。”

连雪娇缓缓睁开了一双星目,打量了上官琦一眼,道:“什么事?”上官琦道:“姑娘可是要等人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不错啊!”

上官琦道:“等待何人?”

连雪娇忽然挺身站了起来,缓缓说道:“就是等你。我知道在十日之内,非得要遇上你不可。”

上官琦呆了一呆,道:“这不是太冒险了么?如若不是在下延误了十日光景,只怕咱们遇不上了。”

连雪娇道:“不论原因如何,反正我想的没错。”

上官琦淡然一笑,道:“你等我有什么事?”

连雪娇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你不是要我好好地听你的兄弟话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是啊!”

连雪娇适才那痛苦之情,也随着消去,代之而起的是一片隐隐彩光,洋溢于眉宇之间,问道:“你这袁兄弟说,他居住之处,有一柄金色之刀……”

上官琦接道:“怎么样?”

连雪娇道:“他说,那是世间最好的一把刀。”

上官琦呆了一呆,忽然想起白马山中所见之事。袁孝来自那深山之中,自然知那石洞中遗留的男女两具尸体了。那时他还浑浑噩噩,不解人间之事,但那洞中的一切情景,都在他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,慢慢地他都将卧亿起来。

连雪娇两道清澈的眼神凝注在上官琦的脸上,说道:“你这人想什么心事,为什么不说话了呢?”

上官琦啊了一声,仍然卧忆着往事。那山洞的金刀看似钝笨,其实锋利无比,隐隐记得刀柄之上,还雕刻着“惊魂之刀,无坚不摧”八个小字。

只听连雪娇一跺脚,道:“你变成了哑子了!”

上官琦如梦初醒般,答非所问他说道:“不错,那里确然有一柄金色之刀,我兄弟不会骗你!”

连雪娇摇摇头,叹息一声,道:“你当真希望我跟着你那兄弟去么?”

上官琦呆了一呆,不知如何回答。

抬头望天,只见一片白云随风飘过。

只听连雪娇清脆的声音起自耳际,道:“我想了十天十夜,但我现在相信,你是真心地让我跟你兄弟走了。”

她伸出纤纤的玉手,轻掠一下鬓边的散发,日光照耀之下,只是她容色艳丽,嫩脸匀红,眉宇间原有的阴沉之气也突然消失不见,隐隐泛现出一股羞喜之态。

上官琦暗暗地赞道:“果然是一位绝世美人,让她常伴袁兄弟,实在是委屈了她。”

目光转处,只见袁孝远远地蹲在丈余之处,瞪着一双赤红的双目,正凝神向他望来,那目光中,充满着黯然和自卑,似是在他的心灵之中,也知道自己半人半猿的长相,难以配得上连雪娇的绝世容光。

上官琦轻轻地咳了一声,道:“连姑娘。”

连雪娇嫣然一笑,道:“什么事……”声音微微一顿,又道:“唉,这几天来,我觉着自己变了很多,我也想到了自己终是一个女孩子,强煞了也得嫁……”忽觉一股羞意,直冲上来,倏然住口不言。

上官琦只觉一阵激动之情泛上心头,赶忙重重地咳了两声,道:“如若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呢?”

连雪娇脸色一变,道:“让我和你兄弟远走天涯?”

上官琦道:“他天生异禀,又得良师真传,假以时日,定有大成。

如若佐以姑娘的才智,不难荡平武林中妖氛……”

连雪娇星目眨了两眨,道:“我等你十天,冒万死之险,就只是要听你两句话……”两行泪珠滚了下来。

上官琦道:“我早说过了,再说一遍也是一样。”

连雪娇拂拭一下脸上的泪痕,道:“你再说一遍,不要勉强,说出你心底的话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姑娘要好好照顾我那袁兄弟……”陡然住口不言。

连雪娇道:“你怎么不说了?”上官琦道:“就是这一句,说上一千遍,一万遍,也是一样。”

连雪娇艳红的脸色,忽然变成了一片苍白,身躯摇了几摇,几乎倒了下去。

上官琦仰天长长吁一口气;道:“袁兄弟,快些过来。”

袁孝缓缓地走了过来,说道:“大哥叫我么?”

上官琦道:“快扶着连姑娘,她身体不好,你以后要好好地待她。”袁孝伸出手去,但又迅速地缩了回来。他骁勇善战,胆气豪壮,但对连雪娇,却是畏惧异常。

上官琦只觉一阵伤疼之情,泛上心头,赶忙别过头去,偷弹下两滴泪珠。

只听连雪娇凄惋他说道:“你认为我不敢跟他去么?”

上官琦缓缓转过脸来,抱拳一个长揖,道:“但望姑娘善为照顾我袁兄弟,上官琦有生之年,感激不尽。”

连雪娇突然张开双臂,泪水泉涌,目注袁孝,低声说道:“快过来。”

袁孝依言走了过去,畏畏缩缩,不知如何是好。

连雪娇道:“快抱起我。”

袁孝伸出双臂抱住连雪娇纤纤柳腰。

连雪娇伏在袁孝肩上,低声说道:“你可要带我去取那金色之刀么?”

袁孝道:“是啊!那柄刀和世上所有的刀,都不一样。”

疾雪娇道:“我们走吧!”

袁孝道:“我和大哥说几句话,咱们再走好么?”

连雪娇道:“不用说啦,咱们以后,永远不要见他了。”

袁孝怔了一怔,道:“大哥待我好……”

连雪娇接道:“我会待你更好。”

袁孝道:“可是大哥,大哥……”他心情激动,词难达意,大哥大哥地叫了几十句,仍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上官琦挥手说道:“袁兄弟,你们去吧,见着师父之时,别忘了代我请安。”

袁孝楞了一下,突然纵声长啸,直冲云霄,啸声中拔身跃起,疾奔而去。

上官琦望着两人的背影,说不出心中是一股什么滋味,只觉一股伤痛,泛上心头,张口吐出来一口鲜血。

他缓缓坐下去,闭上双目运气调息,但觉心情烦躁,难以安静下来,无法把真气导人经脉,心头黯然,滚下来两滴泪水。

只听一声长长的叹息,传了过来,道:“兄弟,很难过么?”

上官琦缓缓转过头去,只见杜天鹗遥站在四五尺外,神情肃然,当下摇头一笑,道:“还好,多谢杜兄关顾。”

杜天鹗缓步走了过来,说道:“兄弟安不下心,不要行功调息,那不但无补于事,且将大伤身体。”

上官琦微微一笑,道:“我很好。”

杜天鹗道:“唉,兄弟不用骗我了。我跑了几十年的江湖,岂是白跑的么?我有眼可以看,有耳可以听,你们说些什么,我都听到了。”

上官琦苦笑一下,道:“我没有作错事?”

杜天鹗道:“是非由来凭人论,这些事很难说谁对谁错……”

他语音一顿,又道:“连雪娇容色如花,袁孝却丑陋异常,你虽然费尽了心机,但也难以促成他们。唉!”

上官琦接道:“会的。连雪娇容色美艳,才犹胜貌。我那袁兄弟,天生异禀,气度非凡,假以时日.不难出人头地,成为武林第一人;佐以连姑娘盖代才华,底定江湖,并非难事。英雄美人,将留给后世无限景仰。”

杜大鹗轻轻叹一口气,道:“也许你说得不错……”他抬头望望天色,又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咱们该走了。滚龙王黑衣卫队伤败而退,岂肯罢休,何况连姑娘又是他们必慾生擒之人。如果我预料不错,不出顿饭工夫,定然有滚龙王手下的高手赶来。”

上官琦缓缓站了起来,道:“大哥高见,咱们走吧!”

杜天鹗伸出手来,道:“兄弟,可要我扶你一把?”

上官琦道:“不用啦!”摇摇摆摆地向前走去。

杜天鹗紧随他身后而行,走约四五里路,到了一片杂林旁边。

上官琦突然扶着一株树干,停了下来,说道:“我走不动了,咱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吧!”

杜天鹗目光转动,只见他脸上一片赤红,不禁心中一动,伸手摸去,果觉上官琦头上一片火烫,吃了一惊,道:“兄弟,你病了。”

上官琦道:“不要紧,这几日学剑过劳,心神交瘁,休息一会就好了。”

杜天鹗道:“英雄只怕病来磨,不能大意。”

忽听一阵凄厉的哨声,传了过来。

杜天鹗脸色微微一变,低声说道:“滚龙王属下追赶来了,咱们得先行躲避一下。”

这时,上官琦亦觉着自己全身已发高烧,四肢酸软,但心底之中,却有着一股强烈的冲动,当下一挺胸道:“杜兄请自避开,小弟要和滚龙王属下决一死战。”

杜天鹗先是一怔,继而摇头叹道:“此时此情,不是逞一时豪强之时。我混迹黑衣卫队中这些时日,对他们几种常用的哨声,已隐隐可以分辨。听这哨声,似乎是来人甚多,而且由四面八方排搜过来。纵然是你身体如常,凭咱们两人之力,也无法和众多强敌抗拒,何况你此刻病势正在发作。”

上官琦仍然倔强他说道:“不要紧,我自觉还能支持得住。”

杜天鹗心知他为着连雪娇的负气而去,内心之中积压着一种强烈的痛苦,听得滚龙王派遣高手来袭,那痛苦却蜕化成一股强烈的冲劲,大有罔顾生死、舍命一战的决心;再加上病势发作,已使他失去了主宰自己的能力和冷静。这漠视生死、全无章法的一战,无疑授敌以可乘之机。

只听那凄厉的哨声越来越近,已到了数十丈外,而且隐隐可闻得四面和应的哨声。

危机渐近,已迫眉睫。

久历江湖的杜天鹗,心知已不是说服上官琦的时机,多延迟一分时刻,两人就将增加一分危机,当下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兄弟,咱们当真的要打么?”

上官琦翻腕握着剑把,坚决他说道:“人活百岁,也是难免一死……”

杜天鹗突然伸手一指,疾快绝伦地点了上官琦的穴道,一把抱起了上官琦的身子,奔入了丛林之中。

上官琦心中虽然明白,但他穴道受制,口不能言,身不能动,只有听任杜天鹗的摆布。

杜天鹗四下打量了一阵,选择了一棵枝叶茂密的大树,背好上官琦,疾快地爬了上去。他久走江湖,做事谨慎,放好上官琦后,重又跃下树来,抹去留下的痕迹,重又跃上树去,隐身在茂密的枝叶中。

他刚刚藏好身子,那哨声已到了林外,四个手执兵刃的黑衣卫队中人,已然鱼贯奔入了林中。

杜天鹗凝神望去,只见那当先之人,手执鬼头刀,背上斜斜背着一把虎头钩,身躯魁梧,正是黑衣卫队中的副首领冷箭郭杰。

他混入黑衣卫队中,时光虽短,但他别有用心,处处留心,对黑衣卫队中的几个杰出高手,记得甚是清楚,知这郭杰不但武功高强,内功雄浑,而且全身暗器,百发百中,故有冷箭之称,在黑衣卫队之中,列名第二。

上官琦虽然被点了穴道,但他耳尚能闻,目尚能视,虽然无法挣动,但心中却明白强敌已到自己停身的树下。

只听冷箭郭杰说道:“就在此处么?”

一个黑衣人躬身应道:“不错,相距此处不远。”

郭杰道:“量这一阵工夫,他们也跑不了多远,何况咱们从四面八方兜围过来。”

他身份在这群黑衣卫队之中,最是尊高,这班人一个个不敢接口,只听他一个人自说自话。

尖厉的哨声,由四面八方传了过来,此起彼落,连续不绝。

冷箭郭杰探手从怀中摸出一个铜哨.放在口中,吹出了一种尖锐刺耳的声音。

但闻四野的哨声渐近,片刻工夫,四面八方奔过数十个黑衣人。

这班人一见郭杰,立时垂手静立,神态间十分恭谨。

冷箭郭杰目光环扫了四周一眼,冷冷问道:“你们可曾遇上敌人了么?”

四周的黑衣人相顾愕然,默不作声。

郭杰怒道:“你们究竟是遇上没有,难道一个个都聋了不成?”

只听一个黑衣人答道:“我从正东方向兜来,沿途未遇一人。”

另一个黑衣人接道:“正北方向,亦未发现敌踪。”紧接正南、东南、西北、东北、西南各方带队之人,齐齐禀告,未遇敌踪。

冷箭郭杰沉吟了一阵,道:“这么说来,难道他们生了翅膀飞走不成?”

只听紧靠冷箭郭杰身侧的一个黑衣人道:“也许他们藏在这片杂林之中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8章 十天十夜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