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名箫》

第075章 大智大勇

作者:卧龙生

唐璇高声喝道:“上官兄,如能活捉,最好不要伤他。”

上官琦已把那伪冒滚龙王的大汉圈在一团剑光之中,只待把他软鞭封出门外之后,立时可以把他伤在剑下,听得唐璇呼叫之言,剑势忽然一缓果,提出了私有制的起源问题。指出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把 ,故意露出一个破绽。

那伪装滚龙王的大汉早已被上官琦的剑势逼得团团乱转,神志不清,一见上官琦露出破绽,立时一抖右腕,软鞭笔直地点了过去。

上官琦长剑一招“排山推浪”,把软鞭封在门外,右掌突然直攻入去,一招“泛潮南海”,推在那大汉肩头之上。

他此刻功力大进,这一击,虽用出了五成功力,但那大汉已然无法禁受,闷哼一声,向后退了五步,终于站立不稳,一跤跌坐地上。

上官琦急急踏进一步,一指点中了那人穴道,随手提了过来,放在唐璇身前,道:“先生要如何发落此人?”

唐璇望了上官琦一眼,笑道:“上官兄的勇武过人,实叫在下佩服。”

上官琦微微一笑,道:“先生过奖了。”

唐璇低声说道:“点他两处重穴,别让他醒来逃走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先生放心,我点他穴道的手法甚重,决然不致逃走。”

唐璇忽然微微一叹道:“你好好运气调息,养息一下精神。如我推断不错,不出一柱香的工夫,滚龙王即将率大军攻来。”

上官琦豪壮他说道:“置之死地而后生。目下咱们已然是被困绝境,在下虽然自知武功难以和滚龙王抗拒,但却极愿和他决一死战。”

唐璇站起身来,回顾了相随的八个大汉一眼,道:“我那师妹把你们付托于我,在下自是竭尽心力照顾汝等,但目下的形势险恶无比,凭咱们几人之力,决难抵得过滚龙王属下数百高手……”

八个大汉齐齐应道:“我等都愿决一死战。”

唐璇微微一笑,接道:“极刚易折。为了拒挡强敌,在下不得不施用一些手段,虽然未必定然有补于大局,至低限度,可以乱敌耳目,多撑上一些时间。”

八个大汉应道:“我等敬遵先生吩咐。”

唐璇道:“目下时间迫促,我虽然略通五行奇变之术,但也难在这极短的时光中使各位熟记变化……”他仰脸望着天,沉吟了片刻,接着道:“但我有几种步法,只要诸位能够默记胸中,一旦动起手来,依法换位,不无小益。”当下举步而行,指点八人方位移换之法。

他运用最单纯的方法,分别传授,使每一个人单记他个人换位之法,化繁为简。

在这等生死关头之中,每人都不自禁地集中了精神学习,竟在顿饭工夫之中,各自熟记于胸。

唐璇眼看那八个大汉的步位已熟,微微一笑,道:“各位请休息一下,准备迎战。”

时间在沉默的紧张中过去,足足等了一住香的工夫,仍不见滚龙王的人手攻来。

上官琦仰脸长长吐一口气,摇了摇手中的长剑,西斜的阳光,照射在森冷的寒锋上,只见那百炼精钢的长剑上,有不少卷刃缺口,暗道:“我已经杀过了不少的人……”长长叹息一声,放下了手中的长剑。显然长久沉寂,已使上官琦有些不耐起来。

唐璇的体力,似是已无法再支持端坐的身躯,一仰身,卧在草地。

偷眼向排列在身侧的八个大汉望去,只见他们脸上忽青忽白,虽然是闭目而坐,但心中却有着甚大的激动。

唐璇望着天上的白云,心中盘算着应付眼下情势的策略。时间,似是对自己甚为不利。相随这八个大汉,虽受过滚龙王后的救命之恩,但他们久处在滚龙王的积威之下,这一段长时间的沉默,使他们回想很多的往事,从神色中,隐隐可以看出这八人的战志在逐渐的崩溃瓦解中,再这样拖下去,可能……

忽听上官琦弹了弹手中长剑,说道:“先生,咱们冲出去吧,也许滚龙王故弄玄虚,这周围并无埋伏。”

在等待大风暴来临前的镇静,实需要极大的定力。

唐璇忽然坐了起来,左手摺扇轻轻一击右掌,道:“我倒忘了,他老人家已经出山了。”

上官琦茫然说道:“先生,你说什么?”

沉默的等待,已在心中贯注了甚多忿郁,长长叹息一声,不容唐璇接口,又抢先说道:“先生,咱们不能永远这样地等待下去。太阳要落了,这地方又无存粮积水,咱们的体力和战志都在等待中逐渐地消沉。”

唐璇忽然微微一笑,道:“恭喜上官兄。”

上官琦呆了一呆,道:“先生,我说得不对么?”

唐璇笑道:“对,你已经知道如何运用自己的智慧了。焦虑可以给人智慧的锻炼。”

上官琦恍然大悟般点点头,道:“先生说得很对。这一段时间,我似是度过几年时光,想到了很多的事。”

唐璇笑道:“如你能把那些想的事集中于一件事上,再把那想的片断连接起来,分析、判断之后,找出一个方向,那就是策略。”

他的神彩忽然间焕发起来,挥摇着摺扇接道:“每一个预想的策略,都可能有着甚多的错误,端赖在进行中去发掘修正,见机应变。”

上官琦恍有所悟,默然静听。

唐璇回顾了上官琦一眼,笑道:“我遇上了生平中最强的敌手了。”

上官琦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那是什么人?”

唐璇道:“论辈份,他该是我的师叔。”

上官琦怒道:“他师兄被滚龙王杀死,此人不谋报仇,竟然又帮起滚龙王来。”

唐璇笑道:“这其中容或别有原因。”

上官琦还待发泄几句,忽然想到那人既是唐璇的长辈,自己岂可轻侮,当下住口不言。

唐璇目光转动,扫掠了八个大汉一眼,说道:“滚龙王迟迟不肯攻来,定然有着更为恶毒的阴谋……”

上官琦突然弹剑长啸一声,道:“先生,他既不肯攻来,咱们为什么不可攻去?”

唐璇笑道:“他们早已在四周布下了陷饼,等待咱们入伏。”

上官琦道:“话虽如此,咱们也不能就这般和他们相峙下去。”

唐璇仰首望天,沉吟了一阵,道:“天色就要黑了,待入夜之后,咱们再行脱身不迟。”

上官琦道:“敌暗我明,入夜之后,咱们形势更将危急。”

唐璇笑道:“很好,你已开始去想很多的事了。”

上官琦尴尬一笑,道:“还得先生多多地指教。”

唐璇道:“咱们要易明为暗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咱们一直在他们暗中的监视之下,此事谈何容易。”

唐璇道:“想想为难,做去并非和想的一般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在下追随先生,一日间获益甚多。”

唐璇笑接道:“每个人都有着天赋才智,所谓良师益友,只不过导引你如何去运用这才智而已。”

上官琦点头赞道:“与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古人诚不我欺。”

唐璇道:“此刻寸阴如金,诸位请好好养息一阵。入夜后,咱们只怕要经一番大大的厮杀。”

上官琦不再言语,闭上双眼养息。

唐璇也仰身卧在草地上,望着天上一朵飘动的白云出神。

时光在沉寂中悄然溜去。

太阳沉在西山下,黄昏吞没了天际泛出灿烂的晚霞。

天色入夜了。

风势更显得劲急,吹得四周的草木簌簌作响。

上官琦只觉幽寂迫得人喘不过气,忍不住拔剑而起,仰天一声长啸。啸作龙吟,直冲霄汉。

八个环绕唐璇而坐的大汉,早已忍不住因恐惧产生的一股忧闷之气,一受上官琦动作的引诱,立时齐齐怒吼一声,挺身跃起,手舞兵刃,大声狂吼。

上官琦看几人抡动兵刃,刀光如雪,不禁呆了一呆,喝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?都发了疯么?”

唐璇微微一笑,道:“不要管他们,让他们把胸中憋的一股忧闷之气完全发泄出来吧!”

上官琦奇道:“为什么呢?大喊几声,以舒闷怀,也就是了。这般舞刀弄剑,形同发疯……”

唐璇道:“唉!他们胸中忧闷之气,哪里能和你相同……”

上官琦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先生的养气工夫,实叫在下佩服,在这等沉闷的气氛中,竟然能不为所动……”

只听那八个大汉声音愈喊愈大,手中的兵刃,越舞越快,直似在和强敌相搏一般。

上官琦怕几人手中兵刃伤到了唐璇,高声喝道:“住手!”

八个大汉一听上官琦喝叫之声,不但未停下手,反而更加急快。

唐璇缓缓站起身子,笑道:“他们在滚龙王的积威之下,心中早已积存了无比的畏惧,此刻要他们和平日敬畏无比的人为敌作对,心中恐惧何等强大!再经这一阵沉寂拖延,心中积存的惊恐、忧闷,一起爆发出来。别管他们,让他们把心中的积忿全部发泄出来。”

上官琦不再言语,默然走到唐璇身侧,横剑相护。

沉寂的静夜中,八人的喝叫,更显得凄厉动人。

足足过了有顿饭工夫之久,八个人都累得满头大汗,才逐渐地停了下来。

八个人的神志逐渐地清醒了,十六道目光一齐投注到上官琦身上,尴尬一笑,拭去了头上的汗水。

唐璇淡淡一笑道:“你们很累了。”

八个大汉齐齐躬身,说道:“还好,两位见笑了。”

唐璇摺扇一挥,肃然说道:“你们胆气可壮了一些么?”

八个大汉齐声应道:“我等死而无憾。”

唐璇道:“好!咱们准备走啦!”

上官琦道:“恭候先生之命。”

唐璇庄严他说道:“这是一段艰苦的行程……”

忽见一道火光,划空飞来,在几人停身处三丈外,爆烈成一团火光,坠落在地上,熊熊燃烧了起来。

上官琦愕然说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唐璇叹息一声,道:“火焰箭。家师除了精研八卦奇术之外,对火器一门亦有着精深的造诣,善制各种奇形火器。这支火焰箭,必是我那师叔制成的火器之一。”

上官琦目光一转,只觉那坠地高烧的火焰,逐渐地扩大燃烧起来,恐怕蔓延开来,立时举手一掌,劈了过去。

那高烧的火焰,蔓延未开,吃上官琦强猛的掌风一震,立时熄灭。

唐璇微微一笑,道:“上官兄当先开路,咱们先冲向正西。”

上官琦应了一声,举步慾行。

唐璇忽然高声说道:“且慢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先生还有什么吩咐?”

唐璇道:“上官兄请脱下外衣。”

上官琦奇道:“脱下外衣干什么?”口中虽在发问,人却依言脱了外衣。唐璇接过上官琦的外衣,盖在一堆枯枝丛草之上。然后自己也脱下长衫,又要那八个随行大汉,各自解下外衣,盖在草丛之上,低声对上官琦道:“你带着四人,直向正西冲去,尽管放手施为,最好能把遇上你的人,尽都杀死,故布疑阵,冲向正西……”

上官琦道:“先生不走么?”

唐璇道:“滚龙王早已有备,哪还容咱们冲得出去?”

上官琦道:“难道咱们就这般坐以待毙不成?”

唐璇笑道:“结局如何,眼下还难作论断,但守在此地,确然要比硬行闯出埋伏的生机要大。如果我们的行动出了滚龙王的意料之外,反将引起他的疑心。目下咱们实力过弱,实难和滚龙王硬行相拼,如其斗力,倒不如和他斗智的好。”

上官琦道:“在下相信先生定有出奇制胜的安排。”当下选了四人,直向正西冲去。

唐璇低声吩咐余下的四个大汉,道:“一个人的生死,一半操诸自手,一半委诸天命。只要能死得心安理得,也就不惧死亡了。”

四个大汉齐齐欠身作礼,满脸愧咎之色。

唐璇指命两个大汉,抱起那伪装滚龙王和梅娟黛,低声说道:“诸位请随我来。”当先带路,走到七八丈外一处满堆乱石之处,指着一片乱石,接道:“诸位请把这块乱石移开。”

那两个大汉虽然不解用意,但却依命施为,伏下身去,捡起卵石。

唐璇早已蹲下身去,指点那卵石移放之处。

两个大汉遵照着唐璇的指示移动那石头,不大工夫已然移开了甚多。

唐璇立起身来,向后退了几步,命四个大汉一齐动手,移开石头。

这四个大汉似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5章 大智大勇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无名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